第一三七章孙传庭之死(2)

第一三七章孙传庭之死(2)

黑衣众,其实就是蓝田县的老强盗。

也是云氏的私兵,以前受制于云娘,现在受制于冯英。

在蓝田县界碑以外行走的大部分都是云氏私兵,至于蓝田军队,一般很少跨出潼关。

派来迎接孙传庭回蓝田的队伍就是黑衣众,这次来了两百人。

他们有自己的营帐,有自己的活动区域,并不与孙传庭的大军混合。

这些人目睹了孙传庭从一位名满天下的督帅变成率领两千人迎战七十万敌军的死士。

老贼何柳子蹲在汝州城头,一边给自己卷烟,一边瞅着贼头贼脑慌乱逃跑的孙传庭部下,心头没有任何波澜。

卷了一枝满意的烟,刚刚点着,就被另一个玉山老贼给拿走了,张孟子阴郁的吐出一口烟对何柳子道:“都他娘的跑了。”

何柳子打不过强壮的张孟子,就从羊皮烟袋里又抓出一撮烟叶,放在刚刚撕开的纸条上,如果这家伙识字的话,就能知道,这条将要被他拿来卷烟的纸条上写着——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这两句话其实是两段话,无论如何是不能放在一起诵读的。

可是,何柳子是山贼,他觉得自己有权力将手中的这本《大学章句》撕扯成任何自己想要的纸条,总之,此时的《大学章句》唯一能服务的对象就是那一撮烟叶。

两个人都抽上烟了,身体强壮的张孟子就不会抢夺他的,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何柳子深谙此道!

“他们跑什么?”何柳子很不理解。

“李洪基的七十万大军来了,不跑等着被宰啊?”

“一万人可以守住城池了吧?”

“不成!”

“狗屁的不成,少爷一个人在伏牛山下就拦住了李洪基的数百万大军!”

“孙传庭又不是少爷,也不是野猪精下凡,少爷使唤出法相,身子比嵩山还高,蹄子比柱子还粗,獠牙有数十丈,借给李洪基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过来。”

“也是,不过这群怂货也太怂了吧?看的来气。”

“看爷爷给他们送行。”

张孟子说罢就站在城门上边,解开裤带,对着城门下拥挤的人群就降下了一片甘霖。

何柳子见底下人居然有叫骂的,遂解开裤带不等张孟子结束,他就接力了。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活动,守在城门上的两百余玉山老贼齐心合力的朝城下撒尿,弄得城下骚气冲天,那些急着出城门的兵卒们却没有一人愿意让开有利地形。

城门被他们弄开了,这些人就一哄而散。

玉山老贼们骂骂咧咧的系好腰带,就重新乱糟糟的守在正门上晒起太阳来。

对于李洪基将要到来的几十万大军,这些人是不怕的,就算是被包围了又怎么样呢?到时候还要打开一条大路让爷爷们回玉山。

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没什么稀奇。

李洪基要是敢弄死他们,少爷就会化成野猪拱死他们所有人。

孙传庭仅剩的两千亲卫骑着马从城里出来了,死气沉沉的。

亲卫将军张合朝站在城头的张孟子拱手道:“张头领,督帅就有劳你们照顾了。”

张孟子笑道:“好说,好说,你们走吧,免得被李洪基剥皮哈哈哈。”

张合一点都不觉得好笑,当年在韩城,他张合下令宰杀的李洪基部属不下三千人,如果落在李洪基手里,估计剥皮都是轻的。

张合的带领着军队朝潼关去了,张孟子手搭凉棚见这些人走的没影子了,这才对何柳子道:“干嘛他们去了潼关方向,却不带上他们老大?”

何柳子朝城里努努嘴,张孟子就朝那边看过去。

只见孙传庭骑着一匹战马,身上穿着甲胄,脑袋上顶着铁盔背后系着红披风,手持一柄丈二长的红缨枪,正从城里慢慢走来,在他身后,是一个骑着驴子扛着孙字大旗的老仆还在不停的规劝自家老爷。

何柳子纳闷的道:“这老倌准备一个扛李洪基的大军?难道说他也有咱家少爷化身野猪的本事?”

张孟子舔舔嘴唇道:“听说这个老倌是文曲星下凡,看来还是有两下子的,我们在这里为他呐喊助威?”

何柳子摇摇头道:“不对,他要是有这本事,少夫人派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张孟子打了一个哆嗦道:“对啊,这老倌别被人家的先锋一刀砍掉了脑袋,回去了我们怎么跟少夫人交代呢,跟上,跟上……”

何柳子朝其余老贼唿哨一声,这两百余玉山老贼也就匆匆下了城墙,骑上自己的战马,紧紧的跟随在孙传庭后边。

孙传庭脑袋里空空的,准备自杀的人嘛,如果脑子里念头太多,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自杀勇气就会消失。

张孟子一把拉住孙传庭老仆的坐骑缰绳道:“老福头,你家老爷这是要什么?”

孙福低声道:“我家老爷不回蓝田了,准备跟逆贼决一死战。”

张孟子呵呵笑道:“一个人?”

孙福流泪道:“还有我。”

何柳子低声问孙福:“你家老爷也会化身成山一样大?”

孙福道:“我家老爷就是一个读书人。”

何柳子瞅着张孟子道:“这老倌疯了。”

张孟子瞅瞅孙传庭的后脑勺,对孙福道:“我们要是把老倌掳走你以为如何?”

孙福摇头道:“我家老爷不想活了。”

何柳子跟张孟子两人齐齐哀叹一声,左右瞅瞅,发现早上从城里出来的不仅仅是逃兵,还有一些乡老们牵着猪羊,美酒,也在等待李洪基大军的到来。

所有人都看见了孙传庭,眼中的怒火却是一致的,他们的发怒的对象并非是将要到来的李洪基,而是这个单人独骑出城与李洪基决战的孙传庭。

人太多了,不好下手……

不多时,地平线上就出现了一片汹涌的马头,马头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个骑兵,这些骑兵有的身着铁甲,有的穿着皮甲,更多的人身上并没有甲胄,只穿着土黄色的布衣。

不过,他们终究是骑兵!

这些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那些准备犒劳李洪基大军的乡老们就跑了一半,另一半看样子属于是逃无可逃的人,为了一家老小,不得不打着哆嗦,等待李洪基大军到来。

何柳子早就打开了一面大旗,大旗上有一头模样狰狞至极的野猪。

张孟子抬头瞅瞅呼啦啦翻飞的野猪旗,再看看对面潮水一般涌过来的骑兵,吞咽一口口水对何柳子道:“把旗杆抓紧,别掉了。”

对面的骑兵虽然军容不整,甲胄不全,武器堪称五花八门,当他们排成一排缓步前行的时候,依旧扬起了冲天的尘土。

尘土笼罩着大军,如同妖怪来临一般,只能听见如雷的蹄声,却看不见大军本身。

孙传庭长啸一声,面朝京师所在的方向吼道:“陛下,此战之后,孙传庭心中再无愧疚!”

说罢,就催动战马,向尘土飞扬处杀了过去。

孙福惨呼一声“老爷,等等老奴。”就掏出匕首刺在驴子的屁.股上,驴子昂嘶一声,就随着孙传庭杀进了烟尘中。

张孟子瞅瞅何柳子道:“少夫人给我们下的不是死命令吧?”

何柳子连连摇头道:“不是,只是要我们找机会护送孙传庭回关中,现在没机会了,怎么办?”

张孟子抬头瞅瞅飘飞的野猪旗,再看看越来越近的滚滚烟尘,扯开嗓子吼道:“风紧,扯呼!”

话说完,就拨转马头,带着部众落荒而逃。

滚滚烟尘贴着汝州城墙从东席卷向西。

烟尘散去,孙传庭不见了踪影,老仆也不见了踪影,黄土地上只有一面对马蹄踩踏的破败不堪的旗子,以及一袭沾满灰尘的披风。

一个乡老从地上捡起旗子跟披风,对同样灰头土脸的其余乡老道:“一代名将死在这里了。”

“督帅冲阵,大明完了。”

“闯王来了,我们就不要再起什么心思了,好好地侍奉闯王,弄不好我们现在侍奉的将是一位皇帝。”

“我听说,关中云昭颇有帝王之相。”

“看看吧,那一路大王来了,我们都精心侍奉就是了,乱世之下,我辈小民能活着就好,管他帝王将相千秋功业,与我们无关。”

“那就回去,把这些沾染了灰尘的猪头糕饼弄干净,跪迎进入汝州城的大王吧。”

何柳子,张孟子纵马狂奔,他们本意是要直奔渑池的,可是,身后的那片烟尘却似乎跟着他们也要去渑池。

眼看着就要进入山地了,张孟子猛地勒住战马缰绳大声吼道:“不能再跑了,再跑这些狗杂种就跟着我们进渑池我们的地盘了。

何柳子勒住了战马,回头瞅瞅阴魂不散的李洪基骑兵也怒了,指挥众人上了一道矮坡,每人都抽出自己的长刀挂在肋下,握住刀柄向前一推,沧浪一声响锁在肋下牛皮甲上的长刀立刻横了起来。

就等李洪基的骑兵进入预定战场之后就发起冲锋。

与此同时,有三个游骑已经脱离大队,疯狂的向渑池方向狂奔。

张孟子,何柳子不知道自己这两百人能支撑多长时间,他们只知道,丢了孙传庭算不得大事,要是让李洪基的骑兵尾随他们进入蓝田控制的渑池县,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