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美女与才子

第一四零章美女与才子

蓝田县官员做事,都会计算一下得失的。

除过民生方面每年按照既有的比例雷打不动的进行投资之外,其余的投资基本上都是捡回报率最高的项目进行大额投资。

因此,造成了蓝田县的领地模样像一只很大的蜘蛛,关中是蜘蛛的身子,宁夏,塞上,山西,河南,湖北,汉中,蜀中,云贵,岭南的势力就像是蜘蛛伸出去的八条腿。

而密布大明国土的密谍们,则是这是这只蜘蛛吐丝结成的网。

至于崇祯皇帝,闯王李自成,八大王张秉忠这些人则是被黏在这个大网上的猎物,别看这些猎物如今还能用力挣扎,有时候还能破网走动一下。

随着这头蜘蛛不断地吐丝结网,只要时间到了,等在这些猎物的力量消耗干净了,最终,都难逃一死。

云昭甚至希望建州人也能踏进这张大网里面……好方便他一网打尽。

然而,云昭给外人的感觉并没有那么锋芒毕露,也没有显得老奸巨猾,更没有刻意装出一副假痴不癫的模样,世人对他的赞誉满天下,同时,毁谤如海潮。

这里面的很多负面因素都是玉山书院学子炮制出来的那本《三王争美录》带给他的。

现如今,大明人那个不知道他云昭乃是著名的色中饿鬼?

春风明月楼出了很高的价格,严苛的人身保证,邀请著名的秦淮八艳来明月楼登台献艺,都被那些美人儿所拒绝。

其中胆子最大,靠山最稳当的寇白门甚至放话道:“弱柳之身,不敢与野兽共舞。”

为了这事,蓝田县大鸿胪朱存机甚至给寇白门的靠山,声势显赫的功臣保国公朱国弼去了亲笔信呵斥!

并声言,如果秦淮美人不到,他就去秦淮!

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人把朱存机当做什么大明藩王看了,只认为他现在就是蓝田县的高级官员,为此,崇祯皇帝甚至剥夺了朱存机的本命玉牒。

为了这件事,朱存机甚至大宴宾客三日,欢庆他终于脱离了皇族。

人人都看的出来,他是真的高兴,绝非装模作样。

身为蓝田县大鸿胪,他已经开始参与蓝田县的高级会议了,从这些会议上,他逐渐发现,蓝田县绝非人们说的只控制了天下六十八州之地的军阀。

在参观完毕凤凰山军营,以及玉山武库之后,朱存机对大明王朝再无半点留恋之意。

现如今,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在宁夏镇苦熬岁月,另一个在玉山下院苦读,只要这两个孩子肯用心,不出十年,朱存机一家,将会摇身一变,变成蓝田县的官宦之家。

如此,就能保证秦王一脉可以继续过上富贵荣华的日子。

对这个变化,朱存机或许在午夜时分会痛哭流涕,但是在梦醒之后,让他再选择一次,他依然会坚定的走现在走的道路。

一个陕西的藩王说的话,朱国弼自然不会当一回事的,可是,蓝田县大鸿胪发出的威胁,即便是朱国弼也不敢硬顶。

于是,在三月底的时候,以寇白门为首的六个秦淮美人战战兢兢的抱着以身饲虎的心态来到了长安!

“入眼繁华诉不尽,长安风情满乾坤。”

寇白门用团扇遮脸,透过车窗看着繁盛的长安街市,虽然愁眉不展,却依旧出口成章。

“此地虽然繁华,毕竟是禽兽之都,白门不可有过高之期望。”

几人中年岁最大的顾横波看也不看外边的场景,冷声道。

寇白门凄婉一笑,扑倒在顾横波的怀里哭泣道:“都是我的错,害了姐姐,也害了其他姐妹。”

顾横波苦笑道:“也不一定是害了谁,我以为此生遇见龚鼎孳可以托付终身,哪里料到,野猪精一纸诏令就能把一向自忖硬骨头的龚孝升吓得屁滚尿流。

巴巴的将他海誓山盟的情人送上香车,不远千里送到野兽身侧。”

寇白门苦笑道:“我也不是一样吗?朱国弼富贵已极,野猪精一声令下,他还不是将我送过来了?有时候,我深恨此生生了这副模样,以致我不得快活。”

两人正说话的功夫,一个黑脸婆子把脑袋伸进马车笑嘻嘻的道:“姑娘们是外来的吧,可曾听说过蓝田香水?”

寇白门正要打发掉这个婆子,顾横波却笑嘻嘻的道:“你有蓝田香水?”

婆子嘿嘿笑道:“家里就是产这东西的,姑娘们如果要,婆子这就拿。”

说着话就从窗户里递进来一个锦缎盒子,一边跟着马车走,一边期待这桩生意能成。

顾横波打开盒子,一排精致的玻璃瓶子出现在眼前,而在这些美丽的玻璃瓶子里装着五颜六色的香水,瓶子上还贴着玫瑰,玉兰,桂花的图案。

不用猜就是表示各种香味的。

“姑娘放心,这东西做不来假,就这些玻璃瓶子只有玉山才有产出,一年只出两千个。”

顾横波道:“需要多少银两?”

老婆子听闻顾横波不是关中人,笑的越发开心,叉开两只手掌道:“十两银子一瓶。”

寇白门冷冷的道:“定是假的。”

老婆子听了这话,立刻老大的不高兴,正要收回她的货物不卖了,顾横波却给了老婆子十两银子,拿走了玉兰香。

老婆子生意做成了,却不再跟寇白门兜售,抱着自己的香水盒子气咻咻的走了。

寇白门道:“公爷也曾送过我一套香水,听说花了他五百两银子。”

顾横波淡淡的道:“这东西在长安就是十两银子,还是官价,没有第二个价钱。”

寇白门神情一黯,低着头不再言语。

不大时候,马车就来到了春风明月楼。

这座楼阁不停地被火烧,不停地修建之后,此时越发显得气势恢宏,只是在楼阁前边修建了一座很大的水潭。

在楼阁三楼位置上,挂着一个硕大的麒麟兽头,一股白练一般的水从兽头里喷出来,落在幽深的水潭里,水声压过街道的喧闹,颇有一种闹中取静的意思。

寇白门戴上面纱,抱起琵琶在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就被楼里的女管事将她们迎进了楼里。

一群人站在高大的厅堂里,却没有看见寻欢的客人,只有一盏美轮美奂的琉璃灯从房顶垂下来,被一缕阳光照射之后,就发出璀璨的光芒,诺大的厅堂被照耀的亮堂堂的。

一身女冠装束的卞玉京见大厅里只有自己这些人以及明月楼的管事,显得有些冷清就对明月楼的女管事道:“妈妈,平日里也是如此冷清吗?”

昔日的老鸨子,现在的女管事笑道:“姑娘们来了,如何能让那些臭男人进来呢,春风明月楼并非皮肉买卖场所,姑娘们多虑了。”

董小宛掀开面纱问道:“云昭也不来吗?”

女管事叹口气道:“春风明月楼开了这么多年,县尊一次都没有来过,倒是大将军云杨经常来,自从大将军成亲之后,来的次数也不多了。

姑娘们且放心,我知晓诸位在想什么,邀请诸位来春风明月楼的是我蓝田大鸿胪,并非县尊。

县尊平日里也绝不会踏足明月楼这样的地方。

姑娘们来了,只是为了向长安士子们展现才艺,并非以色娱人。

现如今,关中是天下最讲道理的一个地方,即便是县尊也不能把姑娘们掳了去。

这一点,我就能给诸位姑娘作保。”

老鸨子的一番话,对寇白门她们而言是白说了,很早以前就沦落风尘的她们如何会傻傻的相信一个老鸨子的保证。

所以,在被安排了住处之后,这些人就迫不及待的准备拜访明月楼里的姐妹,尤其是明月楼中艳帜大张的明月,寒星两位姑娘。

此时,云昭正在大书房与韩陵山等人商谈完毕加强海军人手的事宜,正要歇息一下,就看见大鸿胪朱存机站在窗外不断地向里面眺望,似乎有很紧急的事情。

柳城低声对云昭道:“朱存机从江南邀请来了寇白门,顾横波,董小宛跟卞玉京。”

云昭抬头奇怪的瞅了柳城一眼道:“一群歌姬来长安,这种事情不用告诉我吧?”

韩陵山的眼珠子转了一圈道:“都是美人啊。”

云昭撇撇嘴道:“我家有的是美人。”

韩陵山道:“美人风韵不同。”

云昭朝韩陵山翻了一个白眼道:“所以你要了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妇人?”

韩陵山大言不惭的道:“现在带着三个,一个月前,刚刚给我生了一个闺女。”

云昭满含恶趣味的道:“我知道,听说那孩子姓袁?”

韩陵山摊摊手道:“你这样说话,我们就没法子继续说美人了,我告诉你啊,你小舅子已经跑了。”

云昭哼了一声,就让柳城把朱存机这个家伙撵走。

“你真的不动心?”

云昭笑了一下,就取过一份新的文书仔细看了起来。

秦淮河畔著名的美人来了……玉山书院下院那些自命风流的才子们就闻风而动。

包括那些黄土埋了半截的老才子们。

回到后宅的云昭觉得家里的气氛非常的诡异。

才习惯性的躺在一张锦榻上,冯英跟钱多多两人就一起带着孩子们走了进来。

云彰习惯性的骑坐在云昭的胸口上,云显对此非常的不忿,就越过兄长试图把屁股搁在父亲脑袋上。

冯英坐在左边,钱多多坐在右边,将云昭牢牢地包围在中间。

“不管了,我要弄死朱存机。”

冯英笑道:“你小看你夫君了。”

钱多多冷笑道:“是你高看你夫君了,当初没成亲的时候,要不是我多番推辞,在你成亲的时候,我就该生孩子了。”

云昭再一次把儿子的屁股从脸上挪开,幽怨的道:“关我屁事!

不过呢,朱存机的做法没错,长安的繁盛需要让外人知晓,这些名女人到来之后,会让长安的繁盛拉高一个台阶,所以说,还是很值得的。

她们要干什么就随她们的便,只要把长安富庶之名,弄得天下皆知,我们就算是赚到了。

另外,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如皋冒辟疆,桐城方以智、宜兴陈贞慧、商丘侯方域也一并暗中赶来了。”

钱多多皱眉道:“一群纨绔而已,他们来干什么?”

云昭轻笑一声道:“听说要行荆轲刺暴秦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