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脚步,从不停歇

第一四一章脚步,从不停歇

这些年,针对云昭的刺杀从未停止过。

有组织的刺杀更是如此。

最让云昭头疼的是那些孤狼式的刺杀。

前者看似稳妥,实际上很难在玉山城这个云氏老巢立足,往往在没有正式进行刺杀之前,就会被钱少少捉住,死的不明不白。

而孤狼式的刺杀就很难预防了,再加上云昭比较喜欢乱跑,出现过几次不大不小的危机。

现在,江南的热血士子们终于认识到了云昭才是大明朝最严重的威胁,所以,他们在江南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除国贼,卫大明”的活动。

这样令人热血澎湃的活动,蓝田密谍怎么可能不参与呢?

其中有两个积极分子,因为武技出众,又与江南士子肝胆相照,被这些人士子们挑选为动手的不二人选。

在秘密出发的时候,这些士子们带着心爱的歌姬前来送行,不仅仅在钱粮,人脉上准备的非常充分,甚至还有人模仿当年徐夫人制作了淬毒短剑,长剑,听说剑上沾染的毒药来自于南洋箭毒木。

真正的可以见血封喉的好东西。

刺客们走了一路,这些士子们就追随了一路,直到要过长江了,才在琵琶声中高歌“风萧萧兮,江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被选中的刺客不知道感动了没有,这些人倒是被感动的涕泪交流,泣不成声。

为这些刺客作掩护的就是从江南来的六个美人……

说到这里,云昭怜惜的摸着钱多多的脸道“她们真的好可怜。”

钱多多将云昭的手放在冯英的脸上道“我不可怜,我的命金贵着呢,可怜的是冯英,她从小就出生入死的,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

冯英也不作伪,趁势倒在云昭怀里低声道“对啊,夫君应该多怜惜妾身才好。”

看到这一幕,钱多多又不干了,将冯英拽起来道“不是说如皋冒辟疆,桐城方以智、宜兴陈贞慧、商丘侯方域也赶来了吗?

他们是第二波?”

云昭摇头道“他们是指挥者,敢来我蓝田县,这四个人大概是江南士子中最有胆魄的几个人。”

冯英吃吃笑道“他们准备怎么刺杀您呢?”

云昭笑道“美人唱歌,献舞,作画,弹筝,让我陶醉于酒色之时,刺客混在舞者中间,趁机暴起,将我这个盖世枭雄刺杀于明月楼。”

钱多多皱眉道“我怎么觉得这几个美人儿似乎比那些刺客,士子一类的东西好像更加有勇气啊!”

云昭剥了一个石榴,分给了儿子跟老婆们点点头道“是这样的,这六个美人人人都带了毒药,准备在我强暴她们的时候让我吃下去,不论事成与否,他们都准备自尽呢。

这也是人家的备用方案。

所以呢,你夫君说到底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不去看她们的舞蹈就是为了让她们能活下去。”

钱多多道“夫君就打算这么放过他们?”

云昭叹口气道“我有什么办法,杀了他们?

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之辈,一群被人利用的愚蠢之人,中间还夹杂了几个苦命人,杀了他们只会让我在江南的身名更坏。

没办法啊,就当我走路的时候突然看见了脚下爬动的蚂蚁,挪挪脚也就放过去了。”

钱多多沉默片刻,然后就把云昭的脸跟冯英的脸凑到一起,看了一会道“你们两个怎么越长越像了?”

云昭趁机亲了冯英一口道“夫妻相就是这样的。”

钱多多又把脸凑过来,让冯英看。

冯英摇摇头道“你们一点都不像。”

钱多多松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没有变成你们的丑样子。”

云昭翻翻眼皮道“你想干什么?”

钱多多道“这些人要杀我夫君,我夫君大人大量不与他们一般见识,我钱多多从来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女人,你不在乎,我在乎!

冯英,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冯英慵懒的道“这句话说的在理,你想怎么办,我就怎么配合你,不就是要我假装夫君吗?容易!”

“你的胸很大,割掉?”

“不用,用布条束起来就是。”

云昭笑道“你们想去玩我没意见,就是不要玩的太过了,秘书监正在考虑怎么利用一下这群人呢,你们要想玩,多跟秘书监的人沟通一下。”

见两个老婆似乎很兴奋,云昭就抱着两个儿子去了另外的房间,把空间留给她们两个,好方便她们施展阴谋诡计。

天亮的时候,云昭是被云显揪住鼻子给弄醒的。

喊云春,云花进来伺候两个小主子,喊了半天,最后进来的人是何常氏跟另外两个丫鬟。

“夫人呢?

“天不亮就走,还把云春,云花带走了。”

云昭无声的笑了一下,也就起床洗漱。

今天的云氏内宅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坐在一桌子上吃饭的人少了两个。

云娘喝了一口粥对儿子道“听说蓝田县来了江南的狐媚子?”

云昭点点头道“是的,冯英跟多多两个去了。”

云娘笑道“在这就很好,内宅要是准备添人,也该是她们两人的事情,我儿万万不可横生枝节。”

云昭笑道“孩儿就没有继续往内宅添人的打算。”

云娘欣慰的笑了,见两个孙子正埋头吃饭,又道“也是,你的操守比你父亲要好。”

云昭翻了一个白眼道“父亲已经过世多年,母亲就不要指责父亲了。”

“我是说,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的。”

云昭放下筷子道“孩儿立身还算干净。”

“昨夜时分,你先生们一个个为老不尊,联袂下玉山去了长安,在春风明月楼里与江南狐媚子们一起,饮酒,作诗,弹琴作赋,绘画,舞蹈的不亦乐乎。

是在通宵达旦的狂欢,还作出什么’老夫白发覆黑发,又见人生第二春’这样的诗句,太让人难堪了。

我还听说,玉山今日课堂空了一半,你也不管管?”

云昭咬咬牙道“他们会遭报应的。”

云娘慈祥的在两个孙子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道“本该如此。”

云昭把孩子留给老母,自己回到了大书房。

獬豸依旧稳坐在书桌后边运笔如飞,看样子蓝田县最近的案子不少。

段国仁背对着云昭坐在墙角似乎在面壁思过,韩陵山趴在桌子上瞅着窗外的玉山发愣。

至于秘书监的柳城,在云昭喊了两声之后才如梦初醒。

“你们昨晚都去了春风明月楼?”

云昭打开秘书监准备的最新消息,一边看一边问韩陵山。

“没去。”

“没去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

“县尊想不想直到明月楼昨晚赚了多少钱?”

云昭闻言笑了。

后世巨星一场演唱会赚的钱比抢劫银行的劫匪多多了。

“一万六千枚银币!”

韩陵山故意轻描淡写的说出一个很大的数字,就是想看看云昭惊讶的模样。

“施琅准备的怎么样了?他与那些人的初步磨合完成了吗?”

韩陵山见云昭安稳如山似乎对这些歌姬如此强大的敛财能力没有丝毫的惊讶,就加重了语气道“一万六千银币,能做多少事情啊。

这样的一笔财富,听说在西方只有伯爵级别的贵族才能拿的出来,足以建造一艘纵帆船战舰并配备所有武器了。”

云昭瞅着韩陵山道“你要是觉得不忿,可以去抢劫。”

坐在左边的獬豸冷声道“可以正大光明的征税,抢劫之说,从今往后再也休提,若是为长安城防军捉拿,休怪老夫辣手无情。”

韩陵山长叹一声道“我们还是说施琅的准备情况吧,他准备六天以后就出发,就在昨日,他已经派出小吏送信给云氏在泉州,广州,潮州的商行,要求他们大力建造纵帆船。

同时,也向玉山武研院定制了大口径船用重型火炮一百门,中型火炮两百门,近战火炮四百门,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弹药,这是武研院一年半的产量。

他准备抵达潮州之后,就开始在潮州知府的帮助下招水手。”

云昭皱眉道“我们要的是水军,不是水手。”

韩陵山道“水手上了船,可以是海盗,也可以是水军。”

面壁的段国仁此时幽幽的道“批给施琅的钱,不够!”

韩陵山笑道“当然是足够的,谁家的舰队都是国家出钱建造的?国家只开一个头,然后都是舰队自己给自己找钱,最后壮大自己。”

獬豸叹口气道“说起来,还是海盗。”

云昭点点头道“即便如此,施琅的决心下的还是有些大了,重炮上船,他有把握吗?”

韩陵山道“武研院接受了施琅的订单,就说明人家有安排,最重要的是,密谍司会从荷兰人,西班牙,乃至英国人那里找到建造纵帆船的匠师。”

听韩陵山这么说,云昭还是叹了口气,这些年给玉山武研院打下根基的那些西洋人,不知不觉在玉山上,已经停留了十年之久。

有些人已经死去了,有些人还活着,却像是一个个行尸走肉,即便是那些自忖有高尚情操的神职人员,也有两个人发疯了。

看样子,玉山该换一批西洋人继续来这里做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