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土崩瓦解

繁华这个词是一个形容词,所以,他分虚假跟真实。

秦淮河的繁华寇白门几人非常的熟悉,而蓝田县的繁华是她们闻所未闻的。

秦淮河边的繁华是她们这些歌姬以及达官贵人,商贾巨富们营造出来的,在这里,可以看见一掷千金的浪荡子,也能遇见醉生梦死的王公。

不过,这些人是有数的,任何一个妈妈都能辨认出任何一个有资格,有钱能船的恩客。

在蓝田县是做不到的。

尽管明月楼已经把门票的价格定在十个银币这样的天价了,寇白门出场弹筝的时候,还是被浩大的场面惊呆了。

巨大的足够装下一千人的大厅里座无虚席……全秦淮河能掏出十两白银为看她们姐妹的人,也没有这么些。

整整一个晚,寇白门出场六次,只是清歌,或者曼舞,或者弹筝,或者接过坐在最前边的儒生创作的新词……没有血色罗裙翻酒污的狼狈,更没有五陵年少争缠头的羞辱。

年长者侧耳倾听,击节赞叹,年少者目光炽热,留恋不舍……

“姑娘们,姑娘们,干的好啊,干的好啊,歌好,曲子好,舞美,人更美,今晚还要好好表现啊,你们的歌舞已经倾倒了玉山的老山长,他邀请姑娘们十天后进入荷花池呢……

哈哈哈,这可是无的荣光啊,只要姑娘们多费些心思,要是被县尊邀请进玉山城再演一场,姑娘们就能在我关中六十八州畅通无阻。”

明月楼的女管事醉醺醺的一头冲进寇白门等人梳妆的后台,不等脚跟站稳,就连珠炮一般的说了一通。

寇白门低头道:“妈妈,我们这样的表现还不能让县尊出山一观吗?”

明月楼管事笑道:“不够,论美艳你们比不过县尊夫人,论风情你们更是不足,我家县尊曾经说过——帝王后宫三千,他有五千九百九十八个……”

顾横波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他竟然荒淫到如此地步了吗?当年大明皇帝分一半后宫赠与蓝田,都被他囊人后宫了吗?”

顾横波的话才出口,卞玉京,寇白门,董小宛以及其余两个江南佳丽同时色变。

明月楼女管事呵呵笑道:“看把你们吓得,其实呢,要是被我家县尊纳入后宫反倒是你们这些人的福气。

我家县尊英俊年少,又博学多才,有诸葛之智,又有周郎之风貌,指挥倜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坐关中虎视天下,一声令下,天下英雄无不战战兢兢,

当年更是百骑出关,在荒原与蒙古鞑子作战,杀的蒙古鞑子血流成河,又新建了蓝田城,威逼建奴不敢轻易从张家口入关。

这般少年英豪,还不能让姑娘们心生倾慕之念吗?”

寇白门冷声道:“小女子宁愿嫁作农妇,也不愿意进入你们县尊的后宫帮他补足六千之数。”

明月楼女管事单手挑起寇白门的下巴下看了几遍之后点点头道:“县尊两位夫人就占了五千九百九十八,你这样的容貌风情,又非处子之身,恐怕不能弥补县尊后宫的六千之数。”

女管事说完这些话,原本醉醺醺的模样立刻就不见了,声音也变得尖利起来,从寇白门,顾横波,卞玉京,董小宛等人的面前一一走过。

然后抱着双手道:“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会对我家县尊有如此大的敌意,话语中总是透漏出一股子鄙薄我家县尊之意。

我今年三十有三,见过的男人多如过江之鲫,情痴见过,怨女见过,两情相悦到寻死觅活的见过,忘恩负义到抱着宝盒沉江的也见过。

要说男子,我蓝田县尊当为世第一等!

你们的事情我多少都听说过,你认为能保护你的什么朱国弼,在我蓝田只是士子们臧否天下人物中的笑料罢了。

你以为才高八斗的龚鼎孳恐怕连进入玉山书院就学的资格都没有。

还有你们,别以为你们那些才子情郎现在跟你们两情相悦的,等到灾难到来的时候,哪一个不是将女人推在前边帮他们挡箭的龌龊鬼?

今天,你妈妈我,也是饮了些酒,才跟你们说点不中听的好话。

找男子,定要找我关中汉子。

不说别的,仅仅一条,就能让你们嫁的无怨无悔——大难来时,只会让你先跑,他为你断后!

记住了,现在是乱世!”

明月楼女管事训斥完毕了,就冷哼一声离开了后台。

董小宛落泪道:“如此凶恶的妈妈,我们哪里会有好日子过。”

顾横波道:“也就这样了,我们不过是一群外皮好看的可怜虫,什么时候轮到我们来作什么主了,都不过是水中漂萍,走一时,过一时吧。”

一直闭着眼睛的卞玉京睁开眼睛道:“我约了明月,寒星两位姐姐去蓝田市,你们去不去。”

寇白门冷笑道:“我们这些人也能逛街?”

卞玉京道:“听明月跟寒星两位姐姐说,她们平日里烦闷了,就会出门去大肆采买一番,也从来没有恶人来纠缠她们,最多多看两眼罢了。

我们都是什么啊,天生就是要被男人看的,你们不去,我走了。”

说完话,卞玉京就带着自己的丫鬟,抬腿出门去了。

董小宛低声道:“我去休憩了。”

寇白门,顾横波两人联袂回到房间,打发丫鬟看好门户,就低声叙谈了起来。

“昨日,第一场演出,四位公子就该出现在场中,我特意看了,没见到人影。”

寇白门有些惊慌。

顾横波道:“你还准备为那些男人豁出性命吗?董小宛为什么会害怕?你不明白吗?”

寇白门道:“他们说过的,还说万无一失。”

顾横波嗤的笑了一声道:“以冒辟疆这些人的能力,你觉得他们能斗得过云昭这等身经百战的枭雄?

这些人除过喜欢怂恿别人为他们卖命之外,何曾会亲自出手?

你看看他们,收买了几个刺客,又笼络我们这些对云昭有怨隙的人帮他们下毒。

事情成不成,我们姐妹的下场将惨不堪言,他们呢,无非是写一出折子戏,吟诵两首不值钱的诗文,再掉几滴用姜末熏出来的眼泪,事情就结束了。”

寇白门面色如纸,颤声道:“我们该如何自处?”

顾横波笑道:“有什么不好自处的,我觉得蓝田县不错,准备在这里住下来,你也看见了,就昨晚我们演出的那个盛况,在长安过日子不难。

就如妈妈所说,我们就好好跳舞,唱歌,弹琴,作画,与这里的士子对唱应答,又不用出卖皮肉,加这里平安无事,多赚点钱养老没什么不好的。”

寇白门道:“万一事发?”

顾横波笑道:“自从我们从潼关进入关中,我就看来了,必定会事发。”

寇白门道:“那该怎么办呢?”

顾横波毫不在乎的笑道:“我们最大的本钱就是这身皮肉,只要我们不出手害了云昭,最多侍寝罢了,难道他会娶我们回去?

顶着一个云昭女人的名头,岂不是要比什么朱国弼,龚鼎孳的女人名头要强百倍千倍?”

“这怎么可以?”寇白门惊叫了起来。

顾横波冷笑道:“又有什么不可以呢?这本就是我们这些人的谋生之道!”

“我这就去跟董小宛,卞玉京说一声。”

顾横波抬手擦干寇白门脸的泪水道:“你放心,卞玉京早就没有了要谋刺云昭的想法,至于董小宛,八成也是不肯的,我们干的就是以色娱人的活计,干好自己的活计就成了。

说真的,这家国天下,与我们几个娼妇何干?”

寇白门重重的点点头。

钱少少拿着一柄笤帚不断地将泡软的黄豆扫进磨眼里,随着石磨转动,黄豆没磨碎,周边有白色的浆汁从石磨缝隙里流淌出来。

钱少少喜欢喝豆浆,从小就喜欢,而且对豆浆品质的要求很高,所以,他喝的豆浆都是他自己亲手磨出来的。

平日里他用的都是家里的小磨,楚楚在一边摇磨,他在这边加豆子,一柱香的功夫就能制作出足够全家饮用的豆浆。

今天不一样,他要准备五百人份的豆浆,所以,只能用大磨,再用四个人力才够。

磨坊里两头驴子悠闲地在门口吃着豆渣,屋子里有四个**着身披头散发的男子在吃力的推磨。

稍有懈怠,蘸水的鞭子就会抽在他们光滑的脊背,不由他们不用力。

四个人嘴里都勒着马嚼子,看的出来,他们很想说话,可是,钱少少完全没有要审问他们的意思,只是一勺子,一勺子的往磨眼里塞似乎永远都塞不完的黄豆。

日头偏西的时候,黄豆终于处理完毕了,那些豆浆也被凤凰山大营的厨子提走煮豆浆做豆腐去了。

钱少少掏出酒壶喝了一口酒,对门外的一个壮汉道:“把这四头大牲口牵去牛棚,用点精饲料喂饱了,明天还要磨麦子呢。”

壮汉答应一声,就用一根铁链子把勒在四人嘴的马嚼子串在一起,用力一拽,这四个精疲力竭的人,就踉踉跄跄的跟着壮汉走了,嘴里还发出含含糊糊的吼叫声。

钱少少冷笑一声道:“从今后,你们将没有名字,只有编号,就是这座磨坊里的大牲口,一生推磨,直到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