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劳动教育法

第一四三章劳动教育法

从磨坊里出来之后,钱少少再看看远去的那四个人。

轻轻摇摇头。

他不由得想起云昭对这四人的评价。

这四人皆出生在于世代仕宦之家。

幼年就随父祖在任所读书,少年时就崭露头角,文苑巨擘董其昌把他们比作初唐的王勃,期望他们“点缀盛明一代诗文之景运”。

然,此时的大明王朝已成溃乱之势,东北在建奴的铁蹄之下,川陕湖广河南,山西是“流寇”驰骋的战场。

而江浙一带的士大夫依然过着宴安鸩毒、骄奢淫逸的生活。

秦淮河畔,妓家所居的河房开宴沿宾,樽酒不空,歌姬的翡翠鸳鸯与书生的乌巾紫裘相交错,文采风流,盛于一时。

这四人也沾染了一般豪贵子弟的浪漫风习。

一方面,他年少气盛,顾盼自雄,主持清议,矫激抗俗,喜谈经世大务,怀抱着报效国家的壮志另一方面,又留恋青溪白石之胜,名姬骏马之游,过着脑满肠肥的公子哥儿的生活。

如今,他们好不容易来关中了,就必须好好地接受一场可以洗涤灵魂的改造!

怎么才能改造这些公子哥呢?

云昭认为劳动既然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源泉,那么,劳动也一定能把一个诗赋风流的公子哥,改造成一个脚踏实地的人间俊彦。

总的来说,这些人一直漂在社会的最上层,从不知民间疾苦,既然来关中了,那就一定要给他们好好地上一课,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

人才这东西,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稀缺的,都是不可替代的,因此,云昭没有杀这些人的心思,而是抱着治病救人的态度来对付他们。

钱少少认为,想要让他们老老实实的接受改造,首先就要堵上他们那张舌灿莲花的嘴巴。

毕竟,嘴巴才是这些人最强有力的武器!

再者,不揭穿他们的身份,只把他们当做一般的流寇来对待,只是,他们接受的改造烈度,要比一般的流寇酷毒的太多。

对于云昭的说法,钱少少非常的同意,毕竟,“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推了一天的磨盘之后,冒辟疆,方以智、陈贞慧、侯方域最后的一丝精力都被压榨的干干的。

人在过度疲惫的时候,仅仅是劳累的身体就抽空了人所有的精气神,就没有太多的营养供应大脑。

因此,这四人倒在草堆上,双眼呆滞的望着天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是经验之谈,想当年我背着二十公斤重的倒链在荒山上跋涉的时候,一个半月,我就是一头牲口,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只知道快点把活干完

片刻功夫,他们就睡了过去。

监视他们的壮汉眼瞅着手边的一柱香烧完就提起水桶,将满满一桶井水泼在他们身上……

“起来,干活了,今天要磨麦子,敢偷吃一口撕烂你们的嘴。”

壮汉吼叫着,鞭子就劈头盖脸的抽了下来。

为了防止他们偷吃麦子,再一次被戴上了马嚼子。

冒辟疆激烈的反抗了起来,却被另外两个壮汉按在地上牢牢地绑上了马嚼子,才松手,冒辟疆就凶猛的向马槽撞了过去。

脑袋还没有撞到马槽上,就被壮汉拖着马嚼子拉扯回来,再一次被捆在磨盘的横杠上。

挥动一下鞭子,就重重的抽在冒辟疆的脊背上,一道血痕立刻暴起,他心丧若死的挂在横杠上,宁死也不愿意再推横杠一下。

壮汉的鞭子不再抽打冒辟疆,而是落在陈贞慧这些人的背上,于是,磨盘再次缓缓转动了起来,只是这一次,横杠上还挂着一个不愿意出力的冒辟疆。

“九哥,有一个杂碎为了偷懒弄断了自己的腿昏死过去了。”

被称作九哥的壮汉嘿嘿笑道:“正好,这里也有一头懒驴不肯干活,把那个没用的家伙拖过来,让我给这头懒驴看看偷懒的下场。”

很快一个腿部被石头砸的血肉模糊的汉子就被拖过来了,那个汉子现实不断地惨叫着,后来看到绑在横杠上的冒辟疆四人忍不住大叫起来:“公子,公子,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

陈贞慧看的清楚,这个人就是他们花重金请来刺杀云昭的刺客。

此时此地,冒辟疆四人那里敢与此人相认,即便是双腿拖在地上的冒辟疆也开始推磨了。

壮汉桀桀狞笑道:“老子不管你是谁,腿断了就是废物,把他的皮剥下来,肉磨碎了喂牲口。”

说着话,就把那个汉子拖了出去,不一会,外边就传来惨烈的吼叫声,并有浓烈的血腥气被风送进了磨坊。

冒辟疆四人眼中噙着泪水,嘴里发出一阵阵毫无意义的嘶吼声,将沉重的磨盘推得飞快。

不一会,那个壮汉就走了进来,瞅瞅这四人刚刚磨好的面粉,满意的点点头,就在磨坊里的水桶清洗自己满是血污的双手。

一边洗手,一边夸赞四人道:“这就对了,落到这步田地好好干活就是了,谁也会不会虐待家里的大牲口不是?

别给自己找麻烦,要学会干活,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到了老子这里统统都是大牲口。

把犯人当人的那是县衙,那是对老百姓们才用的手段,老百姓犯了错么,打上几板子,关上一段时间,要嘛发配去宁夏镇开荒,教训教训也就是了。

回来了日子还能过。

你们这些密谍可不一样,来我蓝田县就是来干坏事的。

老子们好不容易把我蓝田县整饬成天堂一般的地方,容不得你们这些杂碎来坏事。

此言一出,冒辟疆几人算是真正的绝望了。

如果落在官府手中,自己或许还能凭借强大的人脉把自己从魔爪中解救出来,现在看起来,自己这群人并非落在了蓝田县官府,而是落在了山贼手中。

这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最坏的状况。

冯英穿上云昭的衣衫之后,显得比云昭还要英气勃勃一点,至少,那种纯粹的武人英姿云昭就表现不出来。

钱多多说两人相貌很像,完全是一种大概念意义上的,等冯英装扮好之后,一个面貌英俊,英气勃勃的云昭就出现了。

至于钱多多早就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美艳无双的贵妇。

跟冯英站在一起的时候很是相配。

比跟云昭在一起匹配的太多了。

云昭出行的时候一般是不喜欢有一大群人跟着的,但是,架不住钱多多喜欢,所以,冯英跟钱多多两个就在五百云氏亲卫的护卫下去了长安。

“派你老婆帮你挑女人,这一手我们还要跟你好好地学一下。”

韩陵山怨念深重。

“所以说找老婆要嘛自己从小就开始挑拣,要嘛看中一个就快快下手,不要妄想鸡窝里能飞出金凤凰,即便有,这个可行性也太小了。“

云昭不打算跟韩陵山把事情说透。

“你当年买我们的时候但凡肯多出点粮食,给我们购买一些好看的女同窗回来,我们这些人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下场。

外边的女人长得漂亮的却庸俗不堪,书院里长得丑的内在不错,外在却让人下不去手,我告你啊,你不仅仅是害了我们,也害了那些女同窗。

我现在轻易不敢去政务司,一旦去了政务司,放眼望去……天啊,身为男人我不想活了。”

段国仁在一边道:“我喜欢异族女子。”

“欧洲那些不喜欢洗澡的?”

“也不是,拿回来洗干净之后再用也不错……对了,刘传礼,张明亮两人的孩子出生了。”

云昭跟韩陵山对视一眼后,韩陵山诧异的道:“我记得这两个家伙都是男人吧?”

段国仁丢给韩陵山一份文书道:“你自己看吧,我说不出口!”

韩陵山一目十行的看完文书漫不经心的道:“不是什么大事。”

段国仁瞅着韩陵山道:“是不是生出一种同病相惜的情愫出来了?”

韩陵山随手在文书上用了印鉴丢给柳城道:“好,到此为止!”

段国仁道:“这事情可以稀里糊涂的过去,以后,我蓝田县人与异族人的通婚问题,我觉得现在就该拿出一个章程来。

别弄得一堆堆的长相怪异的孩子来找我们非要说自己是蓝田人,你让户籍处怎么处理?”

獬豸在一边道:“追本溯源,孩子到底是跟母亲走好,还是跟父亲走好呢,这件事也不是小事,我们扎紧了户籍这个口子,就是为了保持纯洁性。

因此,老夫以为,异族人不得入本土籍贯。

要严令韩秀芬,控制此事,不得小觑。”

说着话,他拿过来一份文书放在云昭的桌子上,用手指点着文书道:“远洋舰队居然出现了异族女人为官的场面,真是胡闹。”

云昭打开文书瞅了一眼道:“这个叫雷奥妮的西洋女人对远洋舰队的建设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并且愿意以遵守蓝田县律法,我认为不可一概而论。

官职,爵位都能给她,但是,名字要改过来,语言要改过来,还要遵循我大明礼仪,如此,给她一个身份不是不可以。”

獬豸皱眉道:“华夏衣冠?”

云昭点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我估计,以后这种状况多发于海上,陆地上就算了,同时命令韩秀芬,从严考虑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