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突破,突破口

第一四六章突破,突破口

云昭一直等到自己的两个不省心的女人回来之后,才彻底放下心来。

这一次的刺杀并不是钱多多想的那么简单。

参与的人员之多,牵涉范围之广,都不是钱多多所能预料的。

看完钱少少送来的文书之后,云昭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大明公敌。

只要是有能力出动刺客的人统统派出了刺客。

冯英在荷花池遇到的刺客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还有更多的刺客埋伏在玉山城与长安的路上,他们不仅仅有火枪,有弩箭,更有火药,还是真正的云氏生产的烈性火药。

钱多多跟冯英不知道的是,她们走的那条路已经被钱少少派人几乎是一寸,一寸检查过的,她们以为没有人烟的地方,其实都暗藏着云氏黑衣众。

她们甚至不知道,这一次的风波已经导致二十二个普通蓝田人被刺客们害死了。

这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大人物一个微小的动作,小人物就死伤一地。

钱少少为此怒不可遏。

短短的九天时间,他就从蓝田县乃至关中捉到了各个地方的密谍两百一十一人。

冒辟疆早上挣扎着醒来,看到太阳的那一瞬间,他又想自杀!

以前看到朝阳的时候他总是雄心万丈,现在看到朝阳,他就明白,自己被人当大牲口用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新的一天里的每一刻,都需要他豁出性命去应对。

从水井里提出一桶水,他打量着水桶里的倒影,里面那个憔悴的不成人形的人给了他足够的陌生感,他不由得悲从中来,昔日,那个翩翩美少年再无踪影。

嘴上的马嚼子终于去掉了,他们四人却没了说话的心思。

今天的运气很好,日上三竿的时候也没有人催促他们起来干活,所以,这四个昔日的佳公子终于有了片刻的闲暇思考一下自己为何会沦落至此。

“我们被人出卖了。”

冒辟疆不是笨蛋,在出事被捉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被人出卖了。

“谁出卖了我们?”

陈贞慧吃一口干硬发苦的荞麦馍馍低声问道。

侯方域轻声道:“我们就不该相信妓子!”

方以智道:“寇白门,顾横波都是女中豪杰,不会出卖我们。”

侯方域冷笑道:“你竟然如此相信这些卑贱的妇人?”

冒辟疆抬头看一眼侯方域道:“刺杀人选是你一手挑选的,你就不觉得他们更可疑吗?”

侯方域想要辩解几句,终于还是哀叹一声道:“我已沦落至此,你们莫非连我都要怀疑不成?”

陈贞慧与侯方域平日里最是相亲,见方以智,冒辟疆都在针对侯方域,就挥挥手道:“莫要内讧,此时,我们只有同舟共济才能度过难关。”

侯方域沉默片刻道:“我北上之前,曾经给家父留书一封,说了此中全部关节,此时此刻,我们被困于此地,家父应该已经知晓,当托左公为我等缓颊,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方以智嗤的冷笑出声。

“左良玉的美艳女公子都被云昭取了首级,也没见左良玉对云昭做些什么。”

侯方域大怒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等死!”

也不知什么时候,四人停止了争吵,冒辟疆最后道:“我等当努力求生,不论哪一个能回到江南,当高举我复社大旗,与云昭这等国贼酣战到底!”

陈贞慧,方以智哀叹一声不语,只有侯方域眼神闪烁,若有所思。

今天他们的运气真的很好,直到中午还没有人来驱赶他们干活。

四人难得的躺在草堆上晒着太阳睡了一觉。

被人吼叫起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

每人发了一把锄头,就被牵着去了一处山沟。

第一天来的时候折磨他们的那个俊秀少年也在,只是这一次,这个魔鬼一样的俊秀少年披着猩红的披风坐在一个木台上。

而木台下……横七竖八的倒着百十具无头尸体。

事实上,他们的脑袋还在,只不过被人挂起来了而已。

山谷里血腥之气浓重,而杀戮还在进行。

他们四人被壮汉推进一个大坑里,命他们继续挖坑……

囚犯临死前的哀告,哭泣,惨叫之声,声声入耳。

四人除过埋头挖坑之外,脑袋中想不起任何事情。

又一声惨叫结束之后,上边终于安静下来了,很快,一具无头尸体被人丢进了深坑。

不用别人吩咐,冒辟疆四人用最快的速度掩埋掉这具尸体,很快,又有尸体丢下来,他们继续掩埋……

也不知道干了多久,原本在深坑里的四人慢慢踩着刚刚掩埋好的层层叠叠的尸体站在地面上。

此时,已经是满天繁星的时候。

地上点着好几堆篝火,那些刚刚杀过人的黑衣人就围坐在篝火边上饮酒,吃饭,并不时地朝人头堆调笑两声。

冒辟疆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似乎听到了鬼鸣啾啾。

“你说这两百多杂碎都杀了,还留着这四个狗贼做什么,我们真的缺大牲口使唤吗?”

“对啊,对啊,等小小公子回来之后,我们就这么进言,大晚上的再把这四人拖回去麻烦……”

“没错,只要是对我蓝田不利的狗贼,就应该全部千刀万剐。”

随着那些人窃窃私语声传来,四人浑身冰冷,如在冰窖一般。

“我乃大明户部尚书侯恂之子侯方域,我要求见蓝田县尊!”

侯方域一声大喊,让冒辟疆,陈贞慧,方以智亡魂大冒。

冒辟疆一把捂住侯方域的嘴巴低声道:“你忘记王文贞,左良玉,杨嗣昌差点满门被杀的旧事了吗?”

侯方域完全听不进去,疯虎一般的挣脱冒辟疆,连滚带爬的来到火堆边上,连连叩头道:“此事与我无关,都是受了冒辟疆,方以智的蛊惑。”

那些正在饮酒,吃东西的刽子手们冷漠的瞅瞅不断叩头的侯方域,再看看呆立在原地的冒辟疆,陈贞慧,方以智三人,咧开大嘴露出一嘴的黄板牙嘿嘿笑道:“这么说,都是大鱼?”

侯方域连忙道:“冒辟疆,方以智,都是江南复社的头领,这次的事情就是他们发起的,他们还勾结名妓寇白门,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等准备鸩杀蓝田县尊。

你们要快快禀报县尊,否则就晚了。”

壮汉们连连点头,其中两个壮汉迅速起身,骑上马就跑了。

面对一窝蜂涌过来的刽子手们,冒辟疆痛苦的闭上眼睛不甘的对陈贞慧,方以智道:“我等今日身死,不怨旁人,只怪我们眼瞎啊。”

已经做好引颈就戮的方以智呵呵笑道:“此人连妓子都不如!”

已经被刽子手捆绑住的陈贞慧忽然笑道:“他对我不错,终究没有说我也是领头的,哈哈,不过在这个人情我是不领的。”

侯方域眼看着这三人被人捆绑的如同粽子一般从自己身边经过,脸上的神色难明,茫然向前靠近一步想要说声抱歉的话。

可是,这三人被抬过他身边的时候竟然齐齐的转过头去,看都不看他一眼。

“我这是在求活……你们知不知道,冒襄,你上午才说过,我们中总需要有一人逃出去的。”

不管侯方域如何自辩,那三人依旧一声不吭,任由自己被刽子手们丢上马车。

一个刽子手笑呵呵的将绳子套在侯方域的脖子上道:“你不错,就不用捆绑了,不过还是要小心一些。”

说罢就勒紧了绳套,骑上马,让侯方域踉踉跄跄的跟上。

“冒辟疆,方以智,陈贞慧三人只要改掉旧文人的一些臭毛病,还是可以用的,至于那个侯方域还是算了,就连咱们蓝田老贼们都看不起此人。

声称,羞于此人为伍。”

段国仁将一份文书放在云昭的桌面上轻声道。

云昭打开文书瞅了一遍道:“世家子弟怎么如此的不堪?”

獬豸在一边低声道:“侯氏可不是什么世家,他们一族从贱籍到士人不过两代,这需要不断地钻营才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这种人还没有养成大家族的贵气,立场随风倒乃是家常便饭。”

韩陵山道:“冒,方,陈三人既然已经经受住了生死考验,那就不该继续羞辱他们,至于侯方域,我们也不能久留,让他父亲送来两万两银子,就把人接回去吧。”

云昭点点头道:“就这么办,不过呢,先放侯方域回去,等这家伙在江南彻底把冒,方,陈三人的名声毁掉之后再放这三人回去。”

獬豸点点头道:“把这三人交给老夫来处理,都是江南不可多得的才俊,以前没有用在正道上,他们需要有人引导,看到井底之外的大世界,才能幡然悔悟。”

云昭笑着把文书递给了柳城,柳城用了云昭的印信之后,就重新把文书放在了獬豸的桌案上。

獬豸抚摸着文书长出了一口气道:“江南宝树偶生黄叶,老夫喜不自胜。”

韩陵山笑道:“这四人已经是江南士子中最出名的后起之秀,如果连他们都没有气吞天下的雄心壮志,那么,江南士子偏安一隅之心已经昭然若揭。”

段国仁笑道:他们没有能力守住江南的,不论是面对我们,还是面对李洪基,张秉忠,哪怕是建奴,他们的那一张嘴,拿一支笔,也不足以固守江南,与别人划江而治。”。

云昭笑道:“可以命周国萍她们勇猛精进了,彻底撕裂江南百姓与士子之间的联系,我以为,侯方域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众人齐齐点头,柳城就笑眯眯的去拟定文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