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章压垮大明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了

第一四七章压垮大明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了

桃花盛开的时候天边隐隐有雷声——是为惊蛰。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这本该是一个万物复苏的令人心旷神怡的时节,可是,在崇祯十四年春日,惊雷不仅仅惊醒了蛇虫,也惊醒了另外一个可怕的魔鬼——疫病!

崇祯九年的时候,这种奇怪的疫病仅仅发生在山西,一般春日时候勃发,盛夏时节消散。

疫病像是一头饥饿的猛兽,人们期待它吃饱了人命之后就会消失。

可是,在来年的时候,这头猛兽又会如期而至,且不断地向周边扩散至今已经连续降临人间六年了。

崇祯十四年的春天到来的时候,疫病越发的凶猛了。

已经从山西漫延到了河南,河北,山东,乃至京师。

幸好,云昭已经搬空了延安府的人口,否则,延安府一定在劫难逃。

在云昭眼中,摧垮大明的并非只有建奴,李洪基,张秉忠这些草寇,还有自然环境变化带的种种恶果。

更是大明无数国贼们齐心协力的结果。

如果做一个排序,大明皇帝精心挑选并担当大任的国贼们,才是真正的第一。

自从云昭发现这东西出现之后,他甚至不顾政务司,秘书监的劝说,执意将所有潜伏在河北的人手尽数抽调回来,同时,也封锁了潼关,且对潼关到渑池之间的蓝田县属官也做了无事不得进入潼关的命令。

以前的时候,云昭一心想要以潼关作为蓝田县的大门,隔绝关中与大明的联系。

可惜,不断涌过来的流民,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最初的计划,继而将大门放置在了古代函谷关所在的位置上。

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占领土地,而是为了安置数量庞大的流民。

自从有了这个计划,不知不觉的,潼关外边已经聚集了上百万的流民。

这些人,如今,也以蓝田县属民自居,这让云昭又是欢喜,又是头疼。

欢喜的是他的属民有多了,头疼的就是被潼关隔绝的疫病。

如今,疫病这头恶魔终于还是找到了云昭的头上——渑池疫病爆发,十天时间里,发病者超过三千人。

当云昭从渑池官员送来的文书上看到——疙瘩瘟三个字的时候,浑身都感到冰冷。

‘疙瘩瘟’这三个字对云昭来说并不陌生,他甚至知道这是鼠疫中比较可怕的腺鼠疫,一旦感染,死亡者超七成。

他不仅仅知道腺鼠疫,他还知道能让人十死无生的肺鼠疫!

他当年在西北之地担任基础官员的时候,曾经遇到过由旱獭传播的鼠疫,为此还专门被强制学习了关于鼠疫的所有知识。

虽然那一次死亡的只有一个人,可是,云昭他们为此整整忙碌了一年,灭鼠,灭虱子,灭跳蚤,在村子里的建洗澡堂,催促村民们勤换衣衫,勤打扫房间,一个不大的村子下发的灭鼠药超过两百斤。

共计毒死鸡二十只,狗四条,兔子七八只,羊四只,以及两个不想活的人,至于老鼠则死伤殆尽,一时间,天上的飞鸟都几乎绝迹。

这段记忆,成了云昭为数不多不愿意回忆的事情。

现在,他要面对上百万人的安危。

于是——云昭一纸诏令下达之后,关中所属六十八州人人忙乱。

洗澡这种事情很多人喜欢,也有很多人不喜欢,干净的衣衫有人喜欢,也有人钟爱一件满是跳蚤虱子的老羊皮袄穿一辈子。

现在不成了,蓝田县尊有令——所有人两日洗澡一次,衣衫两日一换,所有的衣衫都要用生石灰泡过,所有人家都要仔细清扫,发现有跳蚤,有老鼠虱子一律罚钱一百。

同时,乡间还大量的收老鼠尾巴,一根两个钱!

这样的策略与后世一般无二,只是毒药云昭实在是不敢乱发,一旦把这东西下发了,云昭相信,在关中马上就会有一大群被毒药毒死的人。

獬豸,韩陵山,段国仁都认为云昭的这道命令下的有些无理,不过,他们都没有提意见,因为云昭发布这道命令的样子,根本就不像让他们提意见的样子。

“县尊,衙役们用棍棒抽打不洗澡,穿脏衣服的人,已经有民怨发成,好多百姓都说,您是富贵人自然喜爱干净,他们就是一群苦哈哈,脏点就脏点,不能跟贵人们比。

还有人说,用生石灰泡过的衣衫容易掉色,穿上半白半染色的衣衫会更加影响观瞻!

至于有些人被衙役们打散头发,揣摩胡须的捉虱子,有伤风化。”

柳城期期艾艾的道。

云昭头都不抬的道:“奖励干了这些事情的衙役!

再告诉百姓,如果不愿意遵守这些章程,我就要学李洪基应对瘟疫的法子。”

柳城听了县尊冷若冰霜的话,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就匆匆去办事了。

此次大瘟疫自然也影响到了占据河南的李洪基。

他处理患病的以及接触过患者的人的手法简单且粗暴——直接一刀砍死,然后放火把尸体烧成灰烬!

据说非常的有成效,就是被杀的人有些多。

云昭非常的羡慕。

这法子看似残酷,说起来,却真的是最有效的法子,当然,如果李洪基再把云昭的方法配合使用的话,几乎就是最完美的控制疫情的法子。

云昭自己只敢在发生猪瘟,鸡瘟,牛瘟的时候这么干。

崇祯九年的时候,这种疫病还没有这么厉害,死亡的人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经过六年的发酵,变异,一场屠杀上千万人的灾难就在眼前了。

这场灾难之后——大明朝也就彻底的完蛋了。

云昭努力的不去想这场灾难的后果。

这个时候,还是把脑袋缩起来当乌龟好了。

人,不与天争!

不是不想争,而是要有争的本钱!

就目前而言,云昭认为以关中的力量,抗击一个水灾,旱灾,地龙翻身什么的还是可以的,抗击鼠疫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天罚,云昭半点信心都没有。

那是人类的力量继续壮大,科学昌明之后才能做的事情。

勇猛无畏的韩陵山希望亲自去渑池以外的地界实际勘察一下疫情,被云昭严词拒绝。

他甚至不允许渑池一地的官员进入潼关。

对于任何有关瘟疫的事情,云昭都做的有些不近人情。

云昭无需解释,也解释不通。

疫病最有力的武器就是人间亲情,他伤害的也是人间亲情。

一个父亲得了瘟疫,于是他们孝顺的子女,衣不解带,夜不安寝的照料,然后他就会惊奇的发现,他孝顺的孩子们也染上了瘟疫。

而那些在父亲染上瘟疫的第一时间,就把父亲连同屋子一起烧掉的不孝子,疫病并不会因为他们的无情而去惩罚他们。

就像李洪基只要发现一个村子里有一个疫病患者,他就立刻下令将这个村子全部屠杀,然后一把火连人带村子一起烧掉一样,他的军队,以及部下并没有被疫病惩罚。

本该在这个时候硬起心肠的崇祯皇帝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他不仅仅去了祈年殿向天帝哀告,请罪,还再一次从自己的嘴巴里省出粮食,派宦官送给那些因为瘟疫而衣食无着的人。

于是,到了四月,有成群结队的老鼠,一个咬着一个的尾巴,无所畏惧的跳进大河,向京师进发。

云娘养的猫,捉到了一只老鼠,大清早的就找到云昭,把死老鼠放在云昭脚下请功,于是,云昭就用酒精擦拭了猫的嘴巴跟爪子作为奖励。

至于那只老鼠,被云昭亲自找来了木柴,用夹子放在上面,泼油点燃之后,完成了一场火葬。

他在干这些事情的时候,冯英跟钱多多就站在他背后,等丈夫干完了这件诡异的事情,冯英才低声道:“老鼠很可怕?”

云昭头都不回的道:“大明亡于老鼠!”

钱多多吃吃的笑道:“不管您的命令对不对,至少城里的人一个个洗的干干净净的看起来顺眼多了。”

云昭低声道:“勤洗澡,勤换衣裳,勤洗手,比汤药更能防止疫病发生。”

冯英道:“您总要说出一个根据出来,要不然,就您现在的做法,会伤了很多人的心,尤其是您狠心的放弃了沾染疫病的官员不准他们入关看病。

这会伤了很多人的心!”

云昭用夹子扒拉一下灰烬,确定老鼠已经灰飞烟灭了,站起身淡淡的道:“你要是得了瘟疫,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送进深山老林,死活看天命。

我得了疫病,就会蹲在炼铁炉子边上,一旦发现我要死了,就一头跳进去,免得你们要给我修建陵寝,置办什么丧事。”

冯英自然是不怀疑云昭对她的情义,皱眉道:“这些道理您是怎么知道的?”

云昭抬头看着天空低声道:“瘟神下凡了,这一次要杀八百万人。”

冯英扯扯云昭的衣袖道:“这种怪力乱神的话,您不该说。“

云昭对钱多多道:“就这么告诉柳城,加盖我的印信,传遍关中,以及天下。”

“如果人家问起您是怎么知道的该怎么办呢?”

云昭瞅瞅自己两个老婆,叹口气道:“就说是野猪精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