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看不到一丝生气

第一四八章看不到一丝生气

惊蛰,皇帝去了祈年殿,向上苍请罪,言辞谦卑,且痛彻心扉。

清明,皇帝去了南郊,再次向天帝请罪,这一次,皇帝匍匐在地,嚎啕大哭,恳求天帝将所有惩罚落在他一人身上,莫要惩罚大明百姓。

闻着无不潸然泪下。

皇帝不饮不食,在南郊祭天处跪拜一日夜,几欲昏厥,即便如此,他依旧向上苍,以及天下臣民,公布了自己的第三封罪己诏。

“诏曰“比者灾害频仍,干戈扰攘,兴思祸变,宵旰靡宁,实皆朕不德之所致也罪在朕躬,勿敢自宽。自今为始,朕敬于宫中默告上帝,修省戴罪视事,务期歼胡平寇以赎罪戾”

很可惜,皇帝的一片诚心并未能感动上苍,甚至连缓解一下疫情的功能都没有。

五月,疫情更重

有两个人骑马在路上走,正聊的开心,突然一个人不说话了,另一人回头看的时候已经死了。

有的人在家门口聊天,也是说着说着,其中一个人开始吐血,然后倒头身亡。

还有一个乡绅,他的仆人感染鼠疫死去,就派侍女到棺材铺里买一副棺材,等了半天还不见回来,心想别把我也感染了。

于是他去棺材铺里看,结果乡绅一进棺材铺,发现侍女死在棺材边了。

此类事件数不胜数。

疫情到处,十室九空。

有儿歌曰东死鼠,西死鼠,行人见之如见虎

而云昭假借野猪精之名发布的谶语瘟神下凡,收命八百万,更是让大明人如坐针毡。

云昭趁着人人敬畏的时候,再一次下达了“遮脸令”。

所谓的遮脸令就是人人必须弄一块干净的棉布紧紧的盖住口鼻,遮住自己的脸,任何时候都不得摘下来,免得被瘟神看到你的脸,将你的命勾走。

有了野猪精背书,加上,云昭给各地的官员下了死命令之后,被吓坏的百姓们终于人人找了一块厚棉布遮住了自己的脸。

云杨接到命令之后觉得很无理,趁着回来述职的功夫,笑嘻嘻的拿着红薯来找云昭的时候,却被戴着口罩的云昭一拳砸在鼻子上。

为了遮住伤痕,不得不戴上口罩。

韩陵山带着口罩小心翼翼的靠近云昭道“说说啊,不能这么不清不白的就把脸遮起来。”

云昭道“这是气疫,你说话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口水喷出来,我如果跟你很近的时候,你喷口水,我呼吸,就会把你的口水吸进肺里。

如果你有病,我很快就会有病,这就是为什么这次的疫病传染的如此快速的原因。

潼关已经开始有人死了,我不觉得蓝田县,玉山城就是安全的。

这种事情,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韩陵山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对这一张白纸滔滔不绝的说了好一阵子话,然后戴好口罩,举着湿漉漉的白纸道“真的是这样。

既然是这个道理,你为什么就不能明说呢,非要拿瘟神说事情。

这让我们总是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傻子。”

云昭揉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道“你能理解,玉山书院出来的也能理解,你让百姓怎么理解还不如用瘟神的事情说事来的迅速。”

见韩陵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叹口气道“野猪精的话是真的,是我用算学做出来的一种模型计算出来的,你看着,如果这场瘟疫病死的人少于八百万,你可以来骂我。”

韩陵山摸摸自己的口罩道“这样说我心里就舒服多了,我也该去玉山书院把你的这些话告诉同窗以及那些准备组团来呵斥你的先生们了。

另外,汪乔年被张秉忠杀了,武昌为张秉忠所夺。”

云昭摇头道“瘟疫不过去,我们不出山,你们现在的重点是把疫情扛过去,不是关心什么天下大势,只要保证没人来找我们的晦气,对我们来说就是一场大胜”

韩陵山点点头,就匆匆离开了。

自从疫病开始逼近潼关之后,蓝田县内的政务几乎就停止了,所有的官员,所有的小吏,所有的军队以及能用的人手都在忙防范疫情的事情。

忙碌多年的蓝田县突然封闭了所有入关的道路之后,关中与东部的商业活动也就基本上停止了。

尤其是面向京畿道的商队,进不了关,也出不了关。

不过,也不是没有例外,侯方域就在一支商队的掩护下离开了潼关。

他果然是他父亲钟爱的儿子,两万两银子如数交割之后,侯方域终于不用再一个人推磨了。

家中老仆见到侯方域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在这个蓬头垢面推磨的汉子,哪里会是自家娇生惯养的俏公子。

知道侯方域颤抖着声音喊出了老仆的名字,又撩开自己的头发,让老仆看清了自己的眉眼,老仆才勉强认出眼前这个奴隶一般的人就是自家的公子。

能活着,侯方域已经别无所求。

自从那一天与冒辟疆分别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当他无数次状起胆子向奴役他的壮汉们打听,得到的也永远是一阵狂笑。

于是,他坚定的认为,冒辟疆这三人已经死了。

这是他能接受的一个结果,甚至可以说是他盼望的一个结果。

复社四公子,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四个人的荣光汇聚到硕果仅存的他的身上的时候,他可以向江南士子们要求更多。

在没有离开蓝田县辖境的时候,他表现的唯唯诺诺,大气都不敢出,离开潼关的时候,他的脸上就挂满了寒霜,离开渑池地域之后,他站在一个不高的山坡上对着潼关方向咒骂了足足一个时辰。

此次在蓝田县,他遭受了平生最严重的羞辱。

他发誓,只要自己还活着,必定不与云昭恶贼干休。

发完誓言之后,他就不坐马车了,而是骑上一匹快马,在家丁们的护送下日夜奔驰回了南京。

此时居住在獬豸家中的冒辟疆等人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当他们看到卢象升的时候,都以为自己已经死掉了。

这该是一场灵魂与灵魂的见面。

当卢象升手里的鞭子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疼痛感终于让他们意识到,这里依旧是阳间。

意识到卢象升是活人的那一刻,冒辟疆等人终于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活下去了。

想要抱着卢象升的双脚大哭一番,卢象升却避开了,让仆人带着他们三人洗漱换过衣衫,并且饱餐一顿后,给他们留下了笔墨纸砚。

要他们每个人将自己对大明现在局面的看法,已经应对的方式真实的写在纸上。

这样的题对于冒辟疆三人来说并不难,平日里他们已经无数次的幻想过一旦自己掌握权柄之后,会如何做。

此时面对卢象升考教一般的命题,三人洋洋洒洒写了不止万言。

卢象升看完三人的文章之后,哀叹一声,一言不发。

开始带着这三个人游历关中。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们的脚步从未停歇过,卢象升甚至让一个蓝田县的小吏带着这三人,完整的参观了蓝田县是如何运作的。

等卢象升再次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时候,冒辟疆三人变得很沉默。

“无论如何,云昭依旧是国贼。”

冒辟疆并不因为此时依旧身处蓝田县,而在言语上有任何遮掩。

卢象升捋着胡须轻笑一声道“你们以为这天下是谁的”

冒辟疆朗声道“这天下,自然是天下人的天下。”

卢象升笑道“好,既然这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自然也有云昭的一份,朱家皇帝不能治理好天下,给百姓一条活路,云昭觉得自己可以,他为什么就不能取而代之呢

要知道,朱氏王朝也是大明太祖皇帝觉得蒙元不能好好地管理这片土地,他们才起兵为天下人讨一个公道。

当年,太祖皇帝做的事情是对的。

难道,现在云昭做的事情就是错的吗

精忠报国没错,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精忠报国,不过,你们要记住了,我们报的是这个国,不是哪个皇帝”

方以智摇头道“云昭不是儒家子弟。”

卢象升道“这天下本身就是有才有德者得之。”

陈贞慧皱眉道“如此下去,天下将永无宁日,任何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德才兼备之人。”

卢象升瞅着这三个骨头还算硬挺的年轻人,脸上的笑意更浓。

“这些天,你们看了蓝田县的士农工商四民,你们觉得蓝田县比之别处天下如何”

冒辟疆,方以智,陈贞慧三人对云昭的恶感实在是太强烈,想要从中挑选出来一些弊端抨击一下,最终却不愿意说违心话。

齐齐的道“可谓人间盛世。”

卢象升又从袖子里掏出他们三人事先写的那份考卷,一一放在三人面前道“云昭治理天下的本事,比你们在卷子中写的治理天下的手段如何”

冒辟疆羞惭的将自己写的卷子揉成一团道“远远不及。”

卢象升又看看同样羞惭的方以智,陈贞慧道“你们呢”

两人也学着冒辟疆的样子将自己的卷子揉成了一团。

卢象升哈哈大笑,朝门外喊道“黄太冲,顾宁人,你们也进来吧,老夫对这三头倔驴算是术法用尽,且看你们的手段。”

听卢象升说到黄宗羲与顾炎武,冒辟疆三人大吃一惊,齐齐的向门口看去。

只见这两人果然出现在了门口。

黄宗羲皱着眉头道“怎么如此的冥顽不灵呢”

顾炎武道“江南的脂粉气太重,追求人间大道,怎么比得过温香软玉在怀,依我看,云昭还是不够心狠,应该把他们再当大牲口使唤一阵子,说不定就能消磨掉他们身上的骄娇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