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最后的盛宴

第一百五十章最后的盛宴

满世界的人里面,恐怕只有云昭明白,在大航海刚刚开始的时候,正是开疆拓土的好时候,错过这一波,随着世界的秩序逐渐确定,道德伦理也已经有了基础,人们的智慧已经开了,再想扩张土地,就变得无比的艰难。

卑斯麦,拿破仑,希特勒,这些著名的人物,哪一个不是当时豪杰,哪一个不是在为自己的民族未来着想,如果放在现在,他们一定是举世无双的王。

就因为出生的时间不对,这才折戟沉沙,没有完成他们宏伟的理想。

这是最后可以肆无忌惮瓜分世界的机会,云昭不想错过,一旦错过,他即便是死了,也会在坟墓中日夜咆哮。

在草原上,不仅仅是李定国带领着军团不断地跑马圈地,蓝田城的高杰,此时也不在城池里,按照蓝田县的惯例,军队不入城,所以,他的大军正在一步步的向东方扩张。

一步步的压缩蒙古人,与建州人的生存空间,给蓝田城重建张家口城留足时间。

此时的河套之地已经成了蓝田县的腹地。

这就是李定国,高杰工作的所有意义。

当一个人的目光投射在地球仪上的时候,大明不过是地球仪上的一个角落,需要睁大眼睛才能看到他的存在,云昭想要的大明,应该在看到地球仪的时候,就能看到清楚地大明疆域。

且不论是多大的地球仪。

崇祯十四年的大明国内,蝗灾,旱灾,瘟疫才是主角,任何势力在天灾面前,能做的就是俯首低耳,等天灾过后再出来继续祸害大明。

只有大明皇帝枯坐在皇宫中,日夜忧叹。

这种局面的大明,就连建州人都不肯轻易进犯,他们也害怕这场恐怖的疫病。

跟蓝田县一样,他们也封闭了边境,不再允许汉人商贾踏进白山黑水一步。

只是那个令人憎恶的云昭,却派出大军蚕食东方,他们不得不起兵防范。

很多有识之士都明白,随着这场疫病的降临,大明皇帝对这片土地的合法统治性将荡然无存。

一旦疫病消失,一场更加残酷的战斗将在大明国土上展开。

大明朝最后的命运将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得到裁决。

裁决是一柄剑!

这柄剑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钢铁制成,三尺七寸,宽三指,剑柄上镶嵌了一颗红宝石,算不得名贵,也算不上锋利,至少跟韩秀芬蓝田县名匠精心锤炼的长刀没法比。

已经熟读西方史册的韩秀芬做梦都没有想到,她会在蓝田县的领地上,遇到一位手持裁决骑士剑,并指明道姓要她这个罪人接受教廷审判的裁决骑士!

这件事发生在一场海战结束之后。

韩秀芬带着刘明亮,张传礼这哼哈二将刚刚打劫了三艘大船。

这三艘船上堆满了金银首饰以及器皿,以及香料。

从金银首饰器皿的式样来看,这些东西并不属于东方。

不过,她不管,只要是金子就说明价值了。

在海上,韩秀芬是从来不管对方是谁的,她只看对方有没有值得劫掠的价值,反正,在大海上,她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在拖着三艘船回到天堂岛上的时候,有一个穿着链甲的骑士从一个箱子里跳出来,用一柄剑指着韩秀芬要求她这个抢劫了医院骑士团货物的罪人受死。

他的出现,让载歌载舞的天堂岛海盗们顿时就安静下来了。

雷奥妮甚至亲自站出去跟这个骑士要了他的骑士徽章,查验过后,才告诉韩秀芬,这家伙真的是一个骑士,还是教廷医院骑士团的正牌骑士。

她甚至告诉韩秀芬,如果一个贵族在接到骑士的挑战的时候,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战胜骑士,并光荣的杀死骑士,另一个选择就是向骑士道歉,并付出一定的补偿之后,骑士才会饶恕她。

在雷奥妮看来,韩秀芬杀死这个骑士轻而易举。

就在她准备看一场有可能比较精彩的战斗的时候,她看见刘明亮,张传礼两人不约而同的在很近的距离内,向这个光辉的骑士扣动了扳机!

他们每人扣动了两次,双管的短铳也就喷出来了四次火焰,然后,这个光辉的骑士的骨头就被铅弹打断了好多。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甲胄很好的保护了他,此时他的身体早就可以拿去养蜂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韩秀芬下令将这个人身上的甲胄剥下来,然后再把他丢进海里去喂鲨鱼。

她相信,一个满身都在流血的人,在南洋温暖的海中不可能活下去。

那柄裁决剑自然也就成了韩秀芬为数不多的收藏品。

天堂岛最好的时刻就是清晨。

尤其是太阳还没有出来散发它恐怖的热量之前,海风习习,最是凉爽不过。

只要回到岛上,韩秀芬就会在太阳没有出来之前,一个坐在临窗的位置上,一边享用自己的早餐,一边翻看一下蓝田县刊发过来的文书。

因为距离跟时间的关系,韩秀芬收到的文书大多是装订成的一本厚厚的书,所以,哪怕她身在万里之外,依旧知道在大明建州发生的事情。

今天,这本书上的一份文书她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总觉得中间好像缺少了一些东西。

县尊应该不会对自己有所隐瞒,如果需要隐瞒的话,那么,一定是跟所有人都隐瞒了。

这挑逗起了她浓烈的兴趣,其实,任何关于韩陵山的消息都能挑逗起她的八卦之心。

所以,她快速的将两颗煎蛋塞嘴里,又一口气喝光了牛奶,最后再把两枚拳头大的包子迅速吃掉,就重新洗了手,准备好好地研究一下韩陵山到底在辽东干了些什么坏事!

“八月在京城坐牢……九月就到了山海关……然后一直在山海关停留了半年之久?

骗鬼呢!

嗯?辽东赫图阿拉被野人偷袭?且被付之一炬?

努尔哈赤妃子自尽?

不用想了,一定是这个混蛋干的,他对女人就没有半点的怜惜之意!”

如果说韩秀芬还对哪一个男子还有一点念想的话,一定是韩陵山!

想起书院最后一场大比她跟韩陵山恶战的场面。

韩秀芬刚刚升起来的一丝遐思立刻消退的干干净净。

那一战,韩陵山弄断了她的胳膊,她也弄断了韩陵山两根肋骨……从结果看,两个人在那一刻都想弄死对方!

韩秀芬继续翻看装订本文书,等她看到韩陵山下了潮州之后,这家伙的记录又消失了半年之久。

不知怎么的,她立刻就联想到了郑芝龙之死,以及大明沿海港口被荷兰人炮击的事情……再加上自己马上就要接收三艘荷兰武装商船的事情,那么,韩陵山的行踪就不难猜测了。

“这也该是那个家伙干的。”

韩秀芬有些遗憾的合上书本,且有些顾影自怜……那个家伙已经可以以一己之力闹得敌人翻天覆地的,而自己……只能在窝在海上当一个不出名的海盗。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你快来看啊!”

雷奥妮带着古怪口音的大明话在楼下响起。

韩秀芬皱着眉头朝下看了一眼,发现雷奥妮手里拖着一张渔网,渔网里似乎还有一个人。

“那个骑士没死,居然没死,我们从悬崖上把他丢下去,他居然绕过半个岛,又从海滩上爬上来了。您说,这是不是主显灵了?”

“咦?”

听雷奥妮这样说,韩秀芬非常惊讶,仔细看看被雷奥妮揪着头发露出来的那张脸,果然是那个叫嚣着要自己受死的骑士。

那个家伙不但没死,还不断地张着嘴向她激烈的说着什么,也就是他的嗓子被海水泡坏了,说话的声音极为沙哑。

“他说您是魔鬼,还说您将来一定会下地狱,主的审判之光会一直等着你,直到将你的肉体跟灵魂一起毁灭!”

韩秀芬皱皱眉头道:“那就把他再从悬崖上丢下去,这一次给他的腿上绑好石头,看看他还能不能再活过来,如果这样都活了,我就接受他的挑战。”

雷奥妮听韩秀芬这样说,显得极为兴奋,她叫来海盗,在这个人的脚上绑好了一个铁球,还大发慈悲的给这人喝了一瓶酒,喂他吃了一些东西,然后就兴高采烈的带着海盗们扛着这个家伙。

再次来到悬崖边上,把他丢了下去,临别时,还对那个骑士说:“主会保佑你的。”

眼瞅着那个家伙砸在海面上渐起大片的浪花,眼看着他在海面上连挣扎一下的动作都没有,就被铁球拖去了海底,雷奥妮多少觉得有些扫兴。

“医院骑士团的人也在海上讨生活,不过,他们一般不来南洋,他们的主要目的是新大陆,我听说,新大陆上的太阳王非常的富庶,他们的金子多的数不过来。

太阳王不但富庶,还很愚蠢,我们的力量不够强大,船也不够大,没法子穿越整个大洋也参与对太阳王的抢劫。

既然他们已经出现在了南洋,那么,他们还会连续不断的出现,就像讨厌的蟑螂一样,你发现了一个,后面就会有一百只!”

没能有机会抢劫太阳王,雷奥妮觉得很是可惜。

韩秀芬微微一笑,抚摸着雷奥妮的金发短发道:“会有机会的,一定会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