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书院学子本色

“她们两个很奇怪啊!”

刘明亮伸长了脖子瞅了一眼韩秀芬跟雷奥妮道。

正在看信的张传礼哼了一声道:“有我们两个这么奇怪吗?”

刘明亮揪着自己的头发道:“我想回玉山,再不回去我们会成为县尊口中的变态的。”

张传礼小心的把信纸折叠好揣进怀里叹口气道:“不把小克里斯蒂安安置好,我们两个就永远是玉山书院的大笑话。”

听张传礼说到女仆塞维尔生的那个漂亮男孩,刘明亮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蓝田县对属下官员的品德要求不是很严,但是,云昭对官员的男女之事还是有最起码的要求的,那就是敢作敢当!

尽管韩秀芬很愿意帮助他们两个人隐瞒这一桩风流韵事,可是,不论是刘明亮,还是张传礼,他们都不愿意对云昭有什么隐瞒,尤其是带着一大群人远在万里之外的时候。

塞维尔抱着一个漂亮的黑头发蓝眼珠的孩子幸福的坐在一张吊床上,瞅着大海。

时不时地摸摸挂在腰带上的钱袋,这让她更加的幸福。

只要钱袋里的金币还在,这个孩子就该是一个幸福的孩子。

这笔钱足够塞维尔在巴伐利亚乡下购买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现成庄园,甚至还能买几个男女仆人,以及一百头猪,一百羊,如果在离开小姐的时候,小姐再赏赐一点钱的话,就还能买上十头牛。

迎着清凉的海风,塞维尔甚至已经开始幻想那些仆人在早上的端来美味的煎蛋,牛奶,煎猪肉,香肠面包喊她夫人进餐的场面。

“煎蛋我只要单面煎的,蛋黄必须完整且微微有些凝固的,牛奶我只要早上新挤出来的,煎猪肉必须要脆,香肠必须是储存了一年以上的,至于面包……我只要中间,不要皮!”

塞维尔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话一出口,她就迅速的左右看看,见雷奥妮小姐端着饭盘从大当家的屋子里才出来,就抱着孩子匆匆迎上去道:“我来拿。”

雷奥妮瞟了一眼塞维尔怀里的孩子道:“让你的小崽子离我的餐盘远点!

这里还有剩下的面包皮跟半个苹果你可以吃掉。”

塞维尔低头应答之后,将孩子绑在自己怀里,才伸出双手要去接盘子,就听一个烦躁的男人声音从背后传来。

“雷奥妮,你没有长手吗?没看见她抱着孩子吗?”

然后,塞维尔就看到刘明亮阴沉着一张脸从房子转角处走出来。

雷奥妮惊讶的指着塞维尔怀里的孩子道:“这只是一个卑贱的私生子,而且只有一半可能是你的私生子!”

刘明亮哼了一声道:“一半就足够了,即便只有一半,他的尊贵程度也远远超过了你的想象!”

雷奥妮清楚地知道,这支队伍最初的指挥权其实就是握在这个人手里的,即便是她认为强悍无比的大当家的,在这个男人掌握权柄的时候,也不敢有丝毫的忤逆。

直到现在,雷奥妮还是弄不明白这些自称汉人的人。

明明这个该死的刘已经被大当家的夺走了权力,可是,不管在任何时候,这个人依旧能左右大当家的一些命令,甚至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推翻大当家的命令。

在雷奥妮的认知中,一旦一支队伍中出现了这样的状况,大当家的都会在第一时间把这种碍眼的人除掉。

可是,不论大当家的对这个人如何的不满,甚至已经单手掐住了这家伙的咽喉,只要大当家的手稍微扭转一下就会拗断他的脖子,大当家的每次都会住手,最后愤愤的收回成命。

看起来这个家伙似乎跟大当家的水火不容,可是呢,大当家的最信任的人却永远都是这个丑陋的家伙!

他似乎永远是这支队伍中举足轻重的二号人物。

雷奥妮是第四号人物,这是她给自己的定位,所以,当二号人物发怒的时候,她没有顶撞,选择自己拿着盘子离开。

刘明亮从泪流满面的塞维尔手中接过孩子,再次看看孩子的眉眼,皱着眉头对没有走远的雷奥妮道:“雷奥妮,怎么样才能给这个孩子在你的故乡弄一个贵族头衔?”

雷奥妮吃惊的停下脚步,瞅着刘明亮道:“你疯了?”

刘明亮把孩子还给塞维尔,背着手在走廊里来回走了两步道:“我的孩子如果在蓝田,就该是一个平民,可是,从最新的蓝田律法来看,这有些难度。

所以,我决定把孩子送回你们的故乡——巴伐利亚,给他弄一个贵族头衔,让他快活的长大。”

雷奥妮笑了,将餐盘放在一边,来到刘明亮身边道:“我应该给你说过,我的父亲是如何从一个穷小子变成贵族这一过程的吧?”

刘明亮看着雷奥妮道:“只要有钱就成是吧?”

雷奥妮道:“还需要有人。”

刘明亮从怀里掏出一枚印章戒指放在雷奥妮手里道:“这个东西能让这孩子成为贵族吗?”

雷奥妮摇摇头道:“这是一枚西班牙卡斯蒂利亚王国罗德里戈男爵纹章,这样的纹章如果这个孩子用,会引起很大纠纷的。”

刘明亮道:“什么样的纠纷?”

“他们家族的人会找上门来的,然后,这个孩子会被剥夺他所有的财富,成为罗德里戈家的奴隶。”

“谁来执行?”

“贵族,唯有贵族才能审判贵族。”

“那就好,这孩子以后就是罗德里戈男爵。”

雷奥妮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指着那个孩子道:“他这么小,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没有武力支撑的贵族连平民都不如。”

两人说话的功夫,马里奥船长被张传礼给掐着脖子抓过来了。

刘明亮继续道:“他会保护这个孩子的,当然,他本身就是贵族,这一次我们蓝田去欧洲的时候,会帮他夺回他的财产以及荣光。

当然,他的领地以后就是我们蓝田县在欧洲的活动基地,会有持续的武力支持。

所以,我想摆脱我们的兄弟帮我干一点私活,就是顺便看护一下这个孩子。”

雷奥妮看着被张传礼提在手里,眼珠子乱转的马里奥船长叹口气道:“你们不满足于现有的土地,开始向哈布斯堡王国进发了吗?”

张传礼丢下马里奥道:“第二批进入欧洲的人马上就要来了,他们可以一起走。”

雷奥妮吓了一跳,连忙道:“你们就是一群疯子。”

刘明亮对张传礼道:“看来这个法子可行。”

张传礼看看惊恐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赛维尔怀里抱着的孩子,叹口气道:“我们能为你做的事情只有这么多了。”

雷奥妮在一边嫉妒的道:“我都想成为你们的私生女了,你们东方人都是这么对待孩子的吗?”

刘明亮瞅着远处的大海慢吞吞的道:“那个家伙也该游上岸了吧?”

雷奥妮皱着眉头道:“你们说的是谁?”

张传礼道:“这个孩子的管家,一个骑士。”

“他已经淹死了。”

刘明亮鄙夷的瞅了雷奥妮一眼道:“韩老大只说把他丢进海里,没说要处死他,所以,他就死不了。”

“可他是医院骑士团的骑士,尊崇鲜血与荣耀,他不会投降的。”

张传礼淡淡的道:“你可能忘记了,他所有的荣耀都在那一场海战中被抹杀了,当别人都奋勇战死的时候,他躲进了箱子里。

看的出来,他非常的想要活着……

只要他不想死,他就一定会成为这个孩子的管家。”

听着张传礼淡漠的语言,雷奥妮忽然觉得浑身发冷,她知道张传礼接下来要干什么,她知道这些黄皮肤的人中间有一些奇怪的人,也见过这些黄皮肤的人是如何将桀骜不驯的黑人海盗训练成一支为他们冲锋陷阵的军队的。

现在,就等那个可怜的骑士爬上海滩了。

雷奥妮一刻都不愿意跟这两个平日里笑嘻嘻,现在却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男子在一起了,拖起已经被这两个男人的行为感动的快要哭晕过去的塞维尔,急匆匆的去找韩秀芬。

她必须要让韩秀芬知道,这两个男人是如何在韩秀芬面前伪装成无害的小白兔的。

他们的野心很大,是两只披着羊皮的恶狼。

韩秀芬双手交叉着放在桌子上,认真的听取了雷奥妮的控诉,紧绷着的脸露出一丝笑意,对雷奥妮道:“他们本身就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从来都是。”

“可是,可是……我有些害怕他们了。”

韩秀芬瞅着雷奥妮那张洁白无瑕的脸蛋道:“因为你跟着我,所以才能感受到他们人畜无害的一面,因为你身边都是我蓝田人,所以,你才能看到他们的欢快的本性。“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韩秀芬悠悠的道:“在很远很远的东方,有一座雪山,这座雪山上的积雪终年不化,在这座雪山的山腰上,有一座学院。

学院里有很多孩子,他们同吃同住亲如兄弟姐妹。在这里学习各种学问,学习各种武技,也学习各种他们能触碰到的任何手艺。

一般情况下,这里的孩子们需要在这里学习八年,最出色的孩子也在学习了七年,最终,只有最出色的孩子经过严苛的考试,才能离开这座学院去闯荡天下。

我是,他们两个也是。

也就是说,你今天看到的刘明亮,张传礼两人的模样,才是他们本该表现出来的模样。

雷奥妮,相信他们,他们不会背叛,更不会造反,他们只会跟我一起,为我们想要的新世界奋战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