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韩秀芬的第一次尝试

第一五三章韩秀芬的第一次尝试

“下桨!”

海流的速度不够,眼看着荷兰人的战舰已经露出巨大的撞角,韩秀芬下令划船加快船速。

蓝田号的撞角相比荷兰人的战舰而言,毫无美感。

只有一块巨大的三角破甲锥。

而对方最大的那艘船上的前伸的部分却是一个金灿灿的美杜莎头像,面对高度不及自己一半,吨位不及自己一半的黑鱼船,这样的撞角一次就能将黑鱼船撞得粉身碎骨。

好在黑鱼船小,去却也算是灵活,在巴德的带领下,四艘船向两边散开,紧接着,韩秀芬就看到居中的荷兰商船上就冒起了硝烟。

巴德不敢距离荷兰战舰太远,否则,一旦人家层甲板上的火炮一起开炮的话,将是他们的末日。

他只好下令扯起所有风帆,准备逃离这艘战舰的控制。

一团团的硝烟冒起,黑黝黝的炮弹在两艘船之间纵横,炮弹落处舰船如同瓷器一般破裂不论是那一艘战舰都在默默地忍受。

即便是远在两里地之外的韩秀芬都能从望远镜里感受到那些大船发出的呻吟声。

荷兰战舰上不断有钩锁被船头炮射击出来,巨大的锚勾才落在甲板上,就有水手奋不顾身的砍断绳索,而舰船低处的霰弹炮总会有鸡蛋大小的铁球喷出来,如同暴雨一般横扫整个甲板。

巴德的黑鱼船上,炮窗全数打开,黑黝黝的炮口喷出一股火焰之后,便迅速后退,然后,就有炮手迅速清洗炮膛,然后装填弹药

炮弹砸在卡拉克大帆船的船身上轻易的砸开了这艘古老战舰的外壳,这给了巴德极大的信心,他甚至降下了被链弹撕扯的烂糟糟的中帆,并不在斩断敌人丢在他船上的钩锁。

他很希望能跳上对面的巨舰,他相信,只要能短兵相接,他就能缠住这艘船,等到韩秀芬的支援。

见巴德在这样做,其余的三艘黑鱼船也落得了同样的下场。

两艘巨大的卡拉克战舰如同一只会吐丝的蜘蛛,他们抛出无数条钩锁,牢牢地捕捉住了四艘黑鱼船,这些钩锁绳子不断地拉紧,黑鱼船不由自主的向卡拉克巨舰缓缓靠近。

巴德推开趴在船舵上的死人,干脆把船舵向左打死,原本竖着接受猛烈炮火的黑鱼船船身慢慢横了过来,他甚至砍断了毫无用处的桅杆,让桅杆充作自己的撞角,在海风的作用下,凶猛的向卡拉克巨舰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响,霰弹炮再次发出怒吼,打在原本就已经千疮百孔的黑鱼船上,巴德眼看着自己那些已经做好跳帮作战的部下们被这场暴雨击打的血流成河。

“海德,你来掌舵!”

巴德大叫一声,不等海德接手,就松开了手里的船舵,任由船舵乱转,他却攀援着绳索向荷兰人的巨舰上攀援。

巨舰上弹如雨下。

不断地有海盗掉进大海里,却有更多的海盗勇猛的向巨舰上攀援。

黑鱼船的船头,终于靠近了巨舰,海盗们攀援的绳索却被荷兰水手斩断,眼看着这些黑海盗们掉进海里,巨舰上的荷兰水手发出一阵阵大笑。

对于这种黑海盗,他们是看不起的,只要略施小计,就能重创这些人,这对他们来说早就习惯了。

“小心撞击!”

卡拉克巨舰的水手长大喊一声,黑鱼船船头横放的桅杆笔直的刺进了船舷,船舷破裂,桅杆崩裂,细小的木刺崩飞,一个黑海盗绝望的捂住了自己的脸,掉进了海水中。

巴德抱住了船锚,踩着巨大的铁链缓缓向上攀爬,在他身后,挂着一串伙伴。

“轰”的一声响,黑鱼船的船头终于撞上了卡拉克巨舰的船舷,撞开了一个大洞,只可惜,大洞在吃水线以上,躲藏在黑鱼船里的剩余海盗们,就沿着这个大洞钻进了巨舰。

不一会,巨舰上就不断地响起了爆炸声,厮杀声。

韩秀芬放下望远镜对自己的副手裴玉林道:“跳帮作战对我们还是比较有利的。”

裴玉林也放下望远镜道:“可是在,炮战中我们还不成,尤其是巴德他们的操炮的本事差的太远,您也看见了,巴德的船上有十八门十八磅炮,按理说已经很强大了。

可是面对敌舰的火炮,他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这些战舰还是一些老旧的葡萄牙人的战舰,我甚至怀疑,这批战舰是欧洲人淘汰下来的老旧战舰,他们的纵帆船没有出现。

新的战列舰,以及护卫舰也没有出现,我敢打赌,一旦新的纵帆船巨舰到来的话,我们可能没有还手之力。”

韩秀芬点点头道:“所以,这一战必须要打了,这是我们的磨刀石,做好准备硬憾绕过来的两艘大帆船,这一次不要大肆杀戮,我们需要一批好的操炮手。”

说话的功夫,韩秀芬率领的八艘船已经进入了卡拉克巨舰的射程,对方射出来的测距炮弹落在海水里激起朵朵浪花,眼看着炮弹一次比一次接近蓝田号,韩秀芬点点头表示赞赏。

三轮炮,就能瞄准蓝田号,这很不容易。

他再次朝疾驰而来的卡拉克大帆船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投向马六甲河口。

果然,马六甲河口出现了密密匝匝的小型船只,这该是上一次被她打败的默罕默德王的船只。

这些该死的土王终于与荷兰人沆瀣一气了。

“命雷奥妮,跟王通两艘船去对付那些土狗,我们对付这五艘船。”

裴玉林立刻摇晃着旗子通知了雷奥妮跟王通。

韩秀芬坐在船头,眼看着从天而降的炮弹若有所思。

炮弹落在船头不远处的海水里,蓝田号船头的火炮也开始发威,紧跟着其余战舰上的船首炮也开始了射击。

隔着一里远,发射出的炮弹基本上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这只是两只即将搏斗的雄狮在相互发出怒吼震慑对方。

两支舰队靠近的速度远比韩秀芬想象的要快,似乎海神等不及要看这场血肉搏斗。

一发炽热的炮弹落在蓝田号上,重重的砸在甲板上,却没有穿透甲板,在甲板上跳动几下之后,就滚到韩秀芬的脚下。

这是一枚十二磅炮的炮弹,没有动能的加持,只能依靠自己的重量,很难对结实的蓝田号造成威胁。

“嗡”的一声,蓝田号上长达一丈的巨箭被强劲的弩弓射了出去,长长的弩箭越过宽阔的海面,准确的落在对面的巨舰上,只是同样没有强横无匹的威势,如同一柄鱼叉一般钉在了巨舰的甲板上。

此时,舰队已经到达了马六甲海峡最窄处,海流明显变得强劲起来,韩秀芬回头看看站在身后的蓝田众人道:“此战当决一死战!”

已经在海上飘荡了一年多的蓝田众,已经开始熟悉海上生活了,闻言齐齐的敲击一下皮甲,端起了自己的鸟铳。

两艘船的船首正对着疾驰而至,就在要撞击的时候,卡拉克大帆船却微微向右边让开,这让凶猛无俦的蓝田号扑了一个空,也就在此时,“开炮”,“开炮”的呼喝声同时在两艘船上响起。

炮火轰鸣。

两艘刚刚看起来还完好无损的船只,在一轮火炮之后,相对的一面,就已经变得破破烂烂。

韩秀芬奋力甩出一枚手雷,手雷落在甲板上炸开,她就大喊一声道:“右满舵”

蓝田号向右边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避免了与第二艘完好的卡拉克大帆船硬憾。

在随着韩秀芬轰击了卡拉克大帆船一轮的刘明亮,在重新做好射击准备之后,就与第二艘大帆船一同开始射击。

海面上再次起了浓密的硝烟。

蓝田号砸海上转了一个圈子之后,并没有理睬不远处的武装商船,而是重新扯起风帆向同样借助海流回转回来的卡拉克大帆船冲了过去。

这一次,谁都没有避让的意思,上一轮的炮战,双方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不约而同的准备在跳帮战中击溃对方。

三棱破甲锥与美杜莎头像撞击在一起的时候,两艘船都从快速行动状态瞬间停滞了一下,破甲锥刺破美杜莎啥的头像,而排水量更大的卡拉克大帆船在抵消了破甲锥的力量之后,便推着蓝田号缓缓向前。

船身慢慢的横了过来,又是一阵激烈的炮火,这一次与上一次炮战不同,蓝田号的甲板上有上百个黑色铁球被丢了出去。

卡拉克大帆船的甲板上顿时火光一片。

韩秀芬纵身跳上了卡拉克大帆船,一刀砍死了一个手持鸟铳的荷兰水手,直奔舵手。

鸟铳声爆豆一般的响起,身着皮甲的蓝田众,纷纷跳上卡拉克大帆船,在放空了鸟铳之后,便越过满地的尸体挥舞着战刀向刚刚从船舱里爬出来的荷兰人扑了过去。

控制船舵的荷兰人雄壮如狮,他诧异的发现有一个女人居然绕开那些正在作战的军卒们向他冲了过来,就狞笑着松开船舵,从地上捡起一柄战斧,丢掉自己头上的铁盔,露出一头的栗色头发,对匆忙而至的韩秀芬道:“从今天起,你将是我的女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