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干杯,干杯!

第一五五章干杯,干杯!

“巴德已经对我们心生不满了,您为什么还要派他去找默罕默德谈判?”

听闻韩秀芬派了巴德去了岸上,刘明亮就匆匆的结束手头的活计赶了过来。

韩秀芬坐在椅子上头都没抬的道:“不让他去找默罕默德,我拿什么借口来替换掉他呢?”

刘明亮闻言放松了下来,来到韩秀芬面前道:“下一个黑人中的实权派人物是谁?”

“巴蒙!”

刘明亮回忆了一下这个巴蒙,似乎没有什么印象。

韩秀芬又道:“还记得因为在天堂岛上造反,被你们处死的巴里吗?”

刘明亮点点头。

韩秀芬道:“巴蒙是巴里的弟弟,巴德也是!”

听韩秀芬这样说,刘明亮又有些费解。

韩秀芬看看刘明亮有些不耐烦的解释道:“权利需要继承,阶层需要培养。”

刘明亮忽然想起给了巴里最后一击的人正是巴德,就恍然大悟的道:“巴蒙会监视巴德是吧?”

韩秀芬瞟了刘明亮一眼重新恢复了闭目沉思的状态。

“被俘虏的荷兰人很值钱,火炮更值钱,你为什么要分给默罕默德一半呢?

如果武装了他,我们在这里的领地就危险了。

对这里的汉人也是不公平的。”

韩秀芬叹口气道:“我们第一次遇见了一群可以背着都城到处乱跑的人,我们今天击败了默罕默德,人家明天就背上东西转移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只要把背上的东西放下来,都城就会重新出现。

对付这样的一群人,只能尽量减少他们的存在,而不是一遍遍的击败他们。”

“默罕默德没有这么容易上当。”

“我也只是试探一下,这就要看巴德的本事了。”

刘明亮点点头,从韩秀芬房间出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被绑在树上的巨汉,就重新回到房间里,对韩秀芬道:“你需要两个女仆,而不是男奴隶!

我们人在荒蛮之地,不代表着我们也要变成野蛮人,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韩秀芬低声道:“我与他作战的时候,他声称要我做他的女奴。”

这就是血海深仇了,刘明亮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他再一次离开韩秀芬的房间,来到那个壮硕的巨汉身边,掏出短剑,狠狠地刺进了巨汗的胯下,只听巨汉狂吼一声,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树叶雪片一般的往下落。

刘明亮丝毫不为所动,捏着短剑狠狠地转了两圈,确定做的很干净,这才抽出短剑,对守卫在边上的黑衣众道:“给他治伤,这是韩老大的奴隶。”

说完话,就在已经昏过去的巨汉身上擦拭干净了短剑,扬长而去。

雷奥妮亲眼目睹了这场惨剧,笑嘻嘻的进到韩秀芬的房间道:“大当家的,我觉得我们二当家的喜欢你。”

韩秀芬哪里会不明白雷奥妮的说法,无奈的摊摊手道:“他就是这个样子的,自从他在你的女仆身上栽了大跟头之后,整个人就变得不正常。”

雷奥妮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塞维尔很希望再给我们的两位当家的生孩子呢,这是她的致富之道。

咦?

我要是遇见一个心爱的男人,他们不会也这么干吧?”

韩秀芬看看雷奥妮道:“你如想在蓝田做一个真正的贵族,最好保持住你的处子之身,等我们有一天回到了陆地上,去了辉煌的蓝田接受册封的时候,你会发现因为这个,你会获得很大的优待。”

雷奥妮认真的点点头,她与他的父亲卡恩其实是同一种人,对地位荣耀有着变态般的追求。

巴德与默罕默德的谈判起效果了。

根据约定,默罕默德的木头王宫不用再搬迁了,海边的渔民们也不用收拾自己的东西跟着王宫四处乱跑了。

而韩秀芬需要付出的就是那些沉没在海峡中的火炮。

这些被打捞出来的火炮,原则上全数归默罕默德所有。

当然,想要打捞这些火炮,需要蓝田海盗跟默罕默德王派出大量可以潜水很深的渔民。

这里的海床并不深,那艘沉默的卡拉克大帆船的桅杆还裸露在海面上。

只要把轻木一根根的绑在火炮上,最终就能把沉重的火炮从海底提上来。

这需要很多的人力。

大帆船上一般都有修整帆船的材料,只是这一次所有的战舰都损伤严重,那点修补材料根本就不够,而战舰上用的木材大多是质地坚硬的北方木材,像马六甲这种炎热的地方生长出来的质地疏松的木材根本就不能用来造船。

所以,唯一完好的两艘战舰不得不挡在马六甲海峡上捕捉商船,然后把他们拆掉木料用来修补战舰。

这是一个极度缓慢的过程。

两个月后,当蓝田号升起满是补丁的风帆缓缓驶出马六甲河的时候,这些天来神经一直绷的很紧的韩秀芬终于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段时间里,葡萄牙人,英国人,西班牙人在听说这场海战之后,一个个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纷纷向马六甲赶来。

英国人在马六甲河的对面正忙着修建炮台,葡萄牙人也在马六甲海峡的顶端修建了属于自己的领地,至于西班牙人在屠杀了一部分土人之后,占领了默罕默德的一部分土地建立了自己的基地。

韩秀芬对这些炮台,基地的修建保持了冷眼旁观的态度。

她相信,默罕默德将会比她还要焦急。

昔日的敌人,在遇到了新的状况之后,很快就成了朋友。

张传礼在与默罕默德见面的时候,从这个家伙嘴里知晓了一个秘密。

巴德背叛了蓝田众!

巴德希望借助默罕默德力量打击一下韩秀芬,然后他会带着自己残存不多的部下充作内应,先炸掉韩秀芬的火药库,然后与默罕默德一起内外夹攻,夺取韩秀芬剩余的船只。

默罕默德的背叛是**裸的,甚至是当着巴德的面,把他们之间密谋的事情告知了张传礼。

想要逃跑的巴德,还没有来得及跑出棚子,就被他的亲弟弟巴蒙拦腰抱住摔倒在地上。

兄弟两就在刚刚下过雨的烂泥坑里相互厮打。

“我们可以持续不断的提供给您武器,火药,当然,您想要这些,就需要用金子来换。”

张传礼看了一眼那两个在泥坑里厮打的亲兄弟,优雅的用手帕沾沾嘴角,端起手里装满酒的玻璃杯向一直直视着他的默罕默德敬酒。

严令部下,人民不许喝酒的默罕默德却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对于张传礼送来的葡萄酒来者不拒。

“我们可以用奴隶交换武器跟火药吗?”

“您是说那些荷兰人?”

“不不不,我的安拉啊,我是指那些丛林里的土著。”

张传礼摇摇头道:“我们对这些低矮的土人没有任何兴趣,如果是你的那些渔民,我或许会考虑一下。”

“我不会出卖我的子民的。”

张传礼不置可否的先点头道:“这是您的权力。”

默罕默德沉默了片刻道:“如果你们能帮我赶走马六甲河对面的西班牙人,我就同意用金子购买你们手里的武器。”

张传礼伸手道:“我的战士们出动需要金子。”

默罕默德的部下丢过来一袋金沙。

张传礼道:“我们需要十袋金子。”

默罕默德张开双臂大声道:“你们是魔鬼!”

张传礼默不作声,只是将那一袋子金沙从面前推了出去。

“好吧,好吧,你这个魔鬼,我答应你们了。”

张传礼面前又多了九袋金沙。

此时,一个黑乎乎的泥人从水坑里爬了出来,手里还拖着一具尸体。

默罕默德派人用水把两人清洗干净之后,赫然发现活着人却是巴德,死掉的人是巴蒙。

巴德虔诚的跪在张传礼的脚下,不断地亲吻着他的脚尖道:“尊贵的三当家的,巴德已经被我杀掉了。”

张传礼看着脚下的巴德微微叹口气,抽出自己的长刀狠狠地刺了下去,他的用力是如此之猛,以至于巴德的身体被刺穿,被牢牢的固定在木板上。

巴德艰难的抬起头,张传礼瞅着他那张痛苦的脸道:“对于我们来说,只要背叛一次,就是敌人,不会再有第二次信任可言。

你杀死了巴蒙,只能说明巴蒙失去了成为黑海盗首领的可能,而你,必须死!”

默罕默德拍着手在一边道:“多么精辟的道理啊,多么美妙的语言啊。”

张传礼抽回长刀,默罕默德却一刀砍断了巴德的脑袋,然后对张传礼道:“我们有古老的寓言说,想要确定一个人死了没有,那么,请砍下他的脑袋。

尊贵的三当家,三天后的清晨我们一起进攻西班牙人如何?”

张传礼弯腰抚胸施礼道:“如您所愿,马六甲的王,不过,战利品我们要一半。”

默罕默德笑道:“都是你们的,我们只要属于我们的土地。”

张传礼从默罕默德的王宫回到了营地,先藏好了金沙,然后才来到一个更大的棚子里,对坐在上首的韩秀芬道:“三天后的清晨,默罕默德准备倾巢出动。”

韩秀芬转过头,目光落在英国人巴蒙斯的脸上道:“巴蒙斯男爵,三天后您的军队确定可以截断默罕默德逃往密林的通道吗?”

留着一撇山羊胡的巴蒙斯道:“那是自然,我美丽的东方男爵。”

韩秀芬的目光又落在葡萄牙人的身上道:“您做好拦截他们向马六甲河上游逃亡的准备了吗?”

胸口挂着一颗硕大勋章的克里斯蒂亚诺男爵微微躬身道:“如您所愿。”

韩秀芬最后对年轻的西班牙安东尼奥男爵道:“您做好参与这场血肉盛宴的准备了吗?”

安东尼奥男爵笑道:“清理马六甲废物的战事就从马六甲河开始吧。”

韩秀芬端起酒杯道:“三天后,我们将迎来马六甲海峡上新的太阳,这一次,海上的朝阳将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干杯!”

“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