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想发展,一定要踏准点!

第一五六章想发展,一定要踏准点!

英国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之所以会认韩秀芬这个自封的男爵,与大明朝廷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都不了解那个遥远的东方古国。

他们之所以能愉快的坐在一起喝酒,制定一些令人发指的计划,完全是因为韩秀芬击败了荷兰人的舰队,俘虏了荷兰这支混编舰队的指挥官罗宾·范佩西男爵。

清除马六甲土人的计划,原本是他们这群人在一起商议好的,范佩西男爵现在成了奴隶,那么,就换成了秀芬·韩男爵,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也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

按照计划,罗宾·范佩西男爵在击败东方人之后,就会跟默罕默德王交往,然后怂恿默罕默德王离开安全的丛林,向危险却又富饶的海边进发,好方便他们一劳永逸的将在这里的不稳定因素全部清除。

不论是荷兰人,还是西班牙人或者葡萄牙人,他们不是不能容忍一个野蛮落后的丛林苏丹国的存在,可是,当这个苏丹国在接受了土耳其苏莱曼大帝的支持之后,事情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土耳其人原为一个突厥小部族,初居中亚,迁至小亚细亚,后来日渐兴盛。

奥斯曼帝国自两百年前消灭拜占廷帝国后,定都君士坦丁堡,改名为伊斯坦布尔,且以东罗马帝国的继承人自居。

故奥斯曼帝国的君主苏丹继承了东罗马帝国的文化及文化,因而东西文明在其得以统合。

苏莱曼一世大帝在位之时,奥斯曼帝国日趋鼎盛。

势力最强大的时候他们的领土横跨亚非欧三州,在巴巴罗萨海军司令的统领下,他们甚至一度将地中海变成了自己的内海。

他们常年与欧洲诸国征战。

因此,对欧洲诸国来说,苏莱曼大帝才是欧洲最危险的敌人。

在这样的大势之下,才会出现目前这种奇怪的联盟。

“我们应该是这些人下一个铲除目标是吧?”

在送走了这些联盟者之后,刘明亮的心中满是忧愁。

韩秀芬看了刘明亮一眼道“你高估他们了,这些人之间的矛盾很深,甚至超越了我们这些异类。

刘明亮,你不用担心,越是复杂的局面对我们来说就越是有利。

跟这些野蛮人比起来,我们才是真正的阴谋家。

默罕默德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昏聩,他一定想利用我们挑起这些势力之间的内战,然后他好站在胜利者一边,就目前而言,我们才是最强盛的一方。

等我们被狼群扯碎之后,他就会依附新的狼王,直到这片土地没有外来的野狼,或者直到他成为强大的一个的时候,战争才会停止。

默罕默德太弱了,他的子民也没有开化,对我们的帮助不大,这才是我决心第一个先除掉他的原因。

刘明亮,你要记住,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谁要是弱小,那么,这就是他的原罪。

强壮者吞噬弱小者的血肉变得更强壮,这是一个明显的道理,只有迅速强壮起来的人,才有机会成为新世界的王。

只要我们足够强大,这些红毛就永远是我们的朋友。”

刘明亮点点头道“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这些人不值得信任。”

韩秀芬道“他们永远都不值得信任!”

刘明亮笑着离开了韩秀芬的房间,他该去安排三艘只有七成战力的武装商船带着所有的缴获回天堂岛的事宜了。

张传礼将十口袋金沙搬进刘明亮房间的时候,正好碰到他回来。

张传礼用脚踢踢金沙道“入账吧,这是我争取来出兵的先期费用。”

刘明亮点点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低声道“这一次你应该回天堂岛,我们又有三艘荷兰武装商船将要抵达天堂岛。

这是我们的后手,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张传礼道“这本身就是我的活计,放心吧,我会把这批缴获完整的带回天堂岛。”

“黑海盗死伤惨重的消息要记得控住一下。”

“我知道,海上的黑海盗还在源源不断的投靠我们,我们不缺这样的人,另外,我很怀疑那些黑海盗能不能数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人。

我会慢慢宣布黑海盗战死的消息,今天通知说十个战死了,明天通知说二十个战死了,后天再说有三十个人逃跑了……一个月下来,他们会慢慢习惯的。”

“协助你回去的船长是雷奥妮,必须由她来跟卡恩在这些人作赎回奴隶的事宜,她必须用行动向我们表明,她真的已经彻底融入我们了。

你要记住,雷奥妮要是善待这些荷兰奴隶,你就要虐待他们,如果雷奥妮虐待他们,你就要善待这些奴隶,总之,事情做到什么程度,你来掌握。”

天还没有亮的时候,两艘完好的战舰护送着六艘只有一站之力的战舰离开了马六甲河。

在穆罕默德的帮助下,两千多名土人将两艘完好的战舰悄悄地拖进了马六甲河。

第二天,蓝田四号,五号战舰齐齐的向河对岸的西班牙营地发起了炮击,与此同时,无数艘小舢板,木排,也从马六甲河的这一边向对岸发起了进攻。

四,五号战舰靠岸之后,就有无数手持鸟铳的蓝田众从船上来到了河岸上,匆匆整理了队形之后,他们就快速的向丛林挺进。

看到这一幕的默罕默德这才挥挥手,带着更多的彪悍土人跳上早就准备好的巨型木筏,飞速的过了河,跟在蓝田众的后边,也钻进了丛林……

六天后,重新回到船上的刘明亮跟裴玉林将一顶镶满宝石的金质王冠放在了韩秀芬的桌面上,就再无语言。

钓鱼一天都没有什么收获的韩秀芬收起鱼竿,瞅着鱼钩上完好的钓饵,微微叹息一声。

崇祯十四年三月二十八日,万丹苏丹国,国除!

“我们分到了多少好处?”

“我们拿到了六万斤金沙中的五万斤,拿到了六口袋宝石中的五口袋,胡椒四十万斤我们全得,肉蔻我们分了两万斤,丁香三万斤,奴隶我只要了三千,珍珠我们没有,金锭我们没有,粮食我们没有。”

“土地呢?”

“马六甲河流域!”

“很公平啊……为什么呢?”

“我们陆上战斗无人能比!”

韩秀芬点点头道“他们还有什么建议?”

刘明亮道“巴蒙斯男爵认为,我们这个不错的联盟可以考虑一下爪哇岛这块富饶的可以所有人发大财的岛屿了。”

韩秀芬吹了一声口哨之后道“接下来就该是印度是吧?

宝石,黄金,肉蔻,丁香,糖,烟叶,靛蓝,棉花……好东西谁不想要呢?

进军爪哇岛不是不可以,你告诉巴蒙斯男爵,只要他们的国家能在欧洲击败这些荷兰行省的人,我们就可以进军爪哇岛了。

荷兰东印度公司如今依旧强大。”

刘明亮摇摇头道“恐怕由不得我们,英国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已经在为进军爪哇岛做准备了,我们这个时候如果退出,会被视为背叛。

他们首先就会联合起来干掉我们。”

韩秀芬笑道“一日入贼窟,终生为贼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我不介意加深一下跟这些人的联系,不过,还是要提出我们的意见。

告诉巴蒙斯,我们可以加入,但是,一定要等我们的实力超过荷兰人之后才能行动。

海战是我们的弱项,我们需要加强,如果他们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进攻爪哇岛,我们能帮的只有陆上作战。”

刘明亮点点头就出去了。

韩秀芬瞅着一具已经被泡的鼓鼓囊囊的土人尸体从船边缓缓漂走,再次叹息一声,就拿起自己的鱼竿走进了船舱。

此时,马六甲河口的风光美丽如画,韩秀芬却无心欣赏。

第二次怀孕的钱多多自从确认了冯英没有身孕之后,立刻就成了后宅的女王,每天殴打冯英一顿之后,就胃口大开。

这些天,冯英只能躲着嚣张的钱多多,好几次她都把钱多多举起来了,却不敢像往常一样把她丢出去,虽然恨得咬牙切齿的,最后还是轻轻的放下来。

冯英一点都不喜欢钱多多,同样的,钱多多也一点不喜欢冯英。

在这种局面之下,这种浮于表面的争斗,就成了两个女人寻找心理平衡的方式。

没有哪一个女人喜欢跟别人共用一个丈夫,如果有,那也是被各种因素压制的不得不如此罢了。

有了第一次生孩子的经验,钱多多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什么时候该多吃,什么时候该少吃,什么时候该运动,什时候该安静,她都安排的好好地。

“多多是一个有福的!”

这是云娘当着全家人的面说的话。

所以,整个云氏都把钱多多当祖宗一样的供起来。

云氏上一代玩单传,差点把这一族给毁掉,因此,到了这一代,后宅的妇人们想要获得更多的资源,必然会出现以生孩子多少来论英雄的场面。

云昭最近心情很好。

天气逐渐热起来了,潼关外边的疫病也似乎在消失,关内的所有人已经开始摘掉蒙面布正常生活了。

只有云杨还戴着口罩,尤其是见云昭的时候,他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如同一个蒙面飞贼。

“阿昭,我准备离开潼关!”

“为什么呢?”

“潼关太窄小,我翻不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