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一百万个御史言官

第一五七章一百万个御史言官

“我的红薯呢?”

“被你上次一拳给打没了。”

云杨说着话,还是摸出来两块红薯放在桌子上,“热着呢。”

云昭取过红薯递给云杨一个,自己吃一个,低声道:“我一直都不怎么喜欢这东西,也就是你拿来的我才能吃出几分滋味。”

“你吃我红薯的时候,还能一边用拳头打我的鼻子”

云昭抬头瞅瞅卸掉飞贼装备的云杨道:“我是为你好。”

“包括打我?”

“包括打你!”

“这就是说,你以后还准备打我是吗?”

云昭一口吃光最后一点红薯,用手帕擦着手道:“我觉得我能打你一辈子。”

话说到这个份上,云杨就对云昭打他一拳的事情不怎么在意了。

屁股一抬坐在云昭的桌子上道:“我们该出潼关了,我想重现函谷关。

当年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

你云昭文才武略远胜秦孝公,如今也占据了故秦之地,就该有并吞八荒之心!”

云昭没好气的将他的屁股推下去,冷声道:“函谷关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如此重要的一座军事要塞,你知道自秦汉以后历朝历代的人为什么没有人重建函谷关吗?”

云杨道:“有了潼关。”

云昭抬头瞅着高大的云杨,强忍着再在他鼻子上来一拳的冲动,压低声音道:“你在如今的函谷关旧地看到黄河了吗?

你就不觉得函谷关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这三句话少了北塞黄河听起来就没有那么动听了?”

“黄河还在啊!”

云昭长吸一口气,让这口气在胸中徘徊良久才吐出去,心平气和的对云杨道:“汉武帝把函谷关向东挪了三百里的事情你知道不?

你知不知道原来的函谷关之险峻号称车不能并轨,马不能并鞍?一线天之下还有雄关,堪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向前挪了三百里的函谷关快到洛阳了,仅仅是险峻的崤山就有两条道,而新的函谷关只守住了一条,这样一来,一个没有修建在险要处并且不是唯一能通往关中的函谷关,你重修他做什么?”

云杨犹豫一下依旧强辩道:“我就把函谷关修在秦时的旧址上。”

秘书监柳城见县尊被气的面红耳赤,就低声对云杨道:“黄河水不断下切,早就改道了,昔日的一线天一般的函谷关,现在走宽阔的老河滩就能过去。”

云杨瞅瞅柳城道:“我这是在谏言,重修函谷关就是打个比方,请县尊关注一下城池的修建事宜,好多老秦人都跟我说,关中应该修建高墙壁垒,这样,我们才能进可攻,退可守。”

柳城苦笑道:“您的这个例子选的真不怎么样。”

云昭瞅着云杨道:“你告诉那些老秦人,蓝田县以后不会修建任何城池,旧有的城池大门我们也会在安全之后一一的拆掉,包括城墙。”

“为什么啊?”云杨吃了一惊,他很担心是自己刚才把云昭给气坏了。

云昭把手上的文书递给柳城,淡淡的道:“我们这个族群的人,一有事情,就想把自己包裹圈起来,家里有院子还不知足,就盖了城池来保护自己,城池有了还不满足,就盖了一条长达万里的长城。

历史走到今天,该是我们放眼世界的时候了。

我们不能让城墙挡住我们的视线,更不能让一道长城就阻碍住我们的马蹄。

现如今,城池在火药,火炮面前孱弱不堪,它已经不能承担起保护我们的责任,反而成了我们看世界,走世界的桎梏。

既然如此,还修它做什么?”

云杨努力的记着云昭的话,可是,云昭的语速很快,他记录的速度赶不上,急的抓耳挠腮,柳城就在一边道:“您不用费事了,下官抄一份拿给您。”

今天是云杨第一次正经的跟云昭奏对。

看样子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

云昭明白了云杨说话的意思之后,就把云杨将屁股搁在他桌子上的事给忘记了,站起身看着云杨道:“很好,以后这种事情要多做。

既然已经成老秦人的领袖了,那就要担负起这个责任,把上传下达的事情做好,做通,我们兄弟之间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说错了,最多挨拳头,没有大事。”

云杨有些为难的道:“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老秦人有事都来找我,他们说的话也好听,也中肯,有些老人家甚至说着说着就涕泪横流的,我有些不忍”

云昭笑道:“这是一个很好地现象,不管他们处于什么目的,只要他们开始关心我关中事物了这就是好事,这说明,他们已经开始认同我们这个集体了。

开始心忧国事,开始主动关心我们的安危了。

很好,很好!”

云杨神色不定的道:“我的副将云舒说这群人在拿我当枪杆子使唤呢,我总觉得不是这么一回事,想到跟你说了,最多挨揍,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说了。”

云昭笑而不语,柳城将刚刚抄录好的云昭原话递给了云杨,见县尊在笑眯眯的看着他,他心头猛地一震,连忙颤声道:“县尊,这就是您说的合适的时候吗?”

云昭点点头。

柳城快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从书架上翻出一张很大的纸,来到云昭面前,将纸张在书桌上铺平,研好浓墨,挑出一枝大字毛笔,双手递给云昭道:“请县尊赐名!”

云昭接过毛笔,思忖了片刻饱蘸浓墨,在这张大纸上写下“蓝田日报”四个遒劲的大字。

在云杨不解的目光中,云昭对柳城道:“天下事,天下人要知道,从今往后,不管是皇族秘闻,还是国中大事,亦或是乡野奇谈,都在我”蓝田日报”。

从今往后,有国贼戕害国家,有狗官鱼肉百姓,天下但有不平事,“蓝田日报”都将秉笔直书,将之恶行,恶迹昭告天下。

让救国救民者,舍生忘死者,让大义凛然者,让忠孝仁义者之名为天下知!

从今往后,只要是一心为国者,秉持一颗汉人之心者,只要是为国为民,即便是痛斥我云昭者,他的文字也可登录“蓝田日报”。

这些话,可以永远登录在“蓝田日报”最显眼的位置上!

且不容任何人更改!”

柳城泪流满面,哽咽着用衣袖吸干了墨汁,待墨汁风干,就小心的高举着这四个大字对早就围拢过来的秘书监同仁高声道:“从此,我蓝田将不再有丑事可以在暗中滋生。

从此之后,我蓝田人人都是御史言官。

从此后,我蓝田必将做到正大光明!”

说完这些话,柳城重新将大字铺在云昭的桌面上,小心的垫好毛毡,从宝盒里取出云昭的大印,双手彭给云昭。

云昭在白纸上用了大印,柳城就高举着那张纸就冲出大书房,领着一群秘书监的年轻官员大呼小叫的跑向玉山城。

云杨不解的看看跑远了的柳城等人,再看看云昭道:“你刚才好像干了一件很了不起的大事?”

云昭笑着坐下来,手指轻叩着桌面道:“我只不过允许他们刊印邸报而已。”

云杨不解的道:“这有什么,我们不是一直都有吗?”

云昭道:“这一次不同,以前的邸报是给官员看的,现在,这份蓝田日报全天下人都有资格看,一份两个铜子不贵吧?”

“啊?阿昭,不对啊,我记得有一次咱们的邸报上刊印了我挨打的事情是吧?”

云昭大笑道:“不错,现在不仅仅是全天下人都能看,同时,全天下人都能写!”

“啊我爹也能看是吧?”

“没错!你以后要谨言慎行了,我告诉你,有了蓝田日报,很快就会有长安日报,玉山日报,关中日报,到时候,你跟明月楼老鸨子的事情说不定都会有人当做奇谈挖出来。”

“啊”

云昭回到后宅的时候,发现钱多多正躺在石榴树下翘着脚嗑瓜子,瓜子皮掉了一地,云春,云花陪在她身边,她们磕掉的南瓜子更多,皮堆了一堆,看样子她们已经这样无所事事的有一阵子时间了。

“云显呢?”

“冯英带走了,她说我现在有身孕,身子金贵,儿子交给她带,估计在练武!”

“你就不担心?”

“不担心,我儿子聪明着呢,冯英就算想给我儿子喂奶,也过时候了,再说,她也没奶水了。”

“练武的话,彰儿,显儿都太小了一些。”

“练习眼力,练习怎么不摔跤。”

“以后不要再跟冯英打架了。”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可以占九个月的上风。”

“因为蓝田日报被我刚才批准刊印了,你要是被云春她们出卖,说你整天殴打冯英,对你母仪天下大业不好。”

钱多多闻言,一下子就从锦榻上坐起来,回头看着云春,云花道:“你们敢?”

云春,云花齐齐点头表示不敢。

云昭笑着对钱多多道:“像你这种天下第一美人的消息,估计能卖一个好价钱。”

钱多多看看依旧一脸忠贞之色的云春,云花,慢慢的摇摇头道:“我以后还是不欺负冯英算了,这两个蠢货根本就引不起这种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