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章学霸就是学霸

玉山,与秦岭相连,玉山为龙头,身体迤逦进入秦岭,深不知几何。

在一座幽静的山谷里,有一道清泉汩汩的从草叶下流过,也有几座新修的坟茔,孤零零的坐落在向阳的山坡上。

一间简陋的茅屋矗立在小溪边上,显得幽静而凄凉。

张春坐在溪水边,眼看着小溪里近乎透明的小鱼已经很久,很久了。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你如果想要哭,就哭吧。”

张春缓缓转过身朝云昭慢慢拜倒道:“张春知错了。”

云昭笑道:“身为人,你没做错,你的心可表天日,你错在不该为官,身为官员,爱民之心,仁慈之念仅仅是一部分。

还要有严厉的一面,这一次你该严厉的时候却过于仁慈了,所以说,你错了一半。

即便是你错误的这一半,我都没有法子说你做的是错的。

因为,你的行为代表了人世间最美好的一种情感。

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感过于高尚,以至于,我明知道你的行为不妥,却不能说你的行为是错的。

在天地大道面前,这种情感可以贯穿日月,可以抹平任何过错。

我泱泱中华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我们史书才有了真正的重量。

相比之下,即便有错误,也是瑕不掩瑜。

我知道最近有人说你舍命求名,害死了同窗,害得渑池疫情更加泛滥……但是,我不这样看。

每天看着一车车的人被焚烧,一群群的人病倒,眼看着繁华的村落变成了鬼蜮,这对你这个曾经发誓要把渑池变成.人间乐土的想法相违背。

我知道你是真的受不了了。

或者说你那一刻生出了求死之心!”

张春先是饮泣,听云昭的话之后,就开始嚎啕大哭,匍匐两下抱住云昭的小腿哀求道:“县尊,救救我,救救我,害死同窗的罪名太大,我实在是承受不起啊……

如果将我开刀问斩能够消弭掉这个罪名,我求县尊现在就杀了我。

每天我在梦中都会见到冯正,聂远,赵鹏,我已经请求他们原谅很多次了,他们都只是看着我不说话,呜呜……我宁愿他们化作厉鬼,把我生吞活剥,也不要受这样的煎熬。

县尊,救我,救我……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们会学我……”

云昭叹息一声,坐在沙滩上,任由张春继续抱着自己的小腿哭泣。

过了半晌,张春逐渐停止了哭泣,坐在云昭对面红着眼睛道:“卑职失态了,这就去獬豸那里投案。”

云昭摇摇头道:“你的案子獬豸审判不了,也没有办法审判,我只问你,此次事件过后,你该如何面对渑池一县的百姓?”

张春呆滞片刻道:“我只想留在这里给冯正,聂远,赵鹏守灵。”

“这里只有他们三人的骨灰,牌位在英灵堂,你要是想他们可以去那里看他们。”

张春低头道:‘无颜以对啊。”

云昭道:“这是他们愚蠢的选择,已经被我呵斥过了,不会怪你的,至于书院里一些不好的声音,你也不必在意,骤然间痛失好友,自然会有埋怨声起来。

让时间慢慢抚平伤痛吧。

今日就随我出山,渑池一地疫情虽然退去了,如今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

正是你一展所学的时候,抚平那里的伤痛,也让自己的伤痛慢慢平息。”

云昭站起身,转身向山谷口走去,张春回头再看了一眼向阳坡上的三座坟茔,深深一礼之后,便踩着云昭的脚印一步步的走出了山谷。

玉山书院培育出一个学子不容易,培育出一个大里长更是难上加难,蓝田县的长征路还长,云昭不允许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自暴自弃。

张春的问题是不敢见人!

尤其是不敢回玉山书院。

不能回玉山书院对这个早就把书院当成家的男子来说太痛苦了。

所以,云昭就带着张春回到了玉山书院。

走进玉山书院,云昭就是玉山书院的学长,而不是什么县尊。

因此,云昭走在前边,张春跟在他身后,面对死亡都不曾低头的张春此时如同一个做了错事了的孩子一般,低垂着头,连看看左右的胆量都没有了。

平日里一向与人为善的玉山学子,只要看到张春,脸上的笑容就会迅速消失,如果不是云昭挡在前边的话,他们看样子很想围过来质问一下张春。

云昭是玉山书院中唯一的恶霸学生,因为只有他可以找帮手揍人。

所以,当云昭目光炯炯的扫视四方的时候,那些骄傲的学生们就会把脑袋转过去,这一刻,他们认为云昭在偏袒张春。

“学长,你让开,我有话问张春!”

一个身材高大的学子推开众人挡住了云昭的路。

云昭翻了翻眼皮道:“你这是在找打!”

学子握着双拳道:“学长,以你当年勉强合格的成绩,你可能打不过我。”

云昭尴尬的抖抖袖子道:“你这一届排第几?”

高大学子傲然道:“我在前二十。”

云昭围着这家伙转了一圈,忍不住笑了,拍拍他的后背道:“莽夫!”

高大学子冷笑道:“等我吴荣离开书院,等县尊用我的时候就知道我到底是不是莽夫了,在书院里,我宁愿是一个莽夫,因为我不愿意把心眼用在同窗身上。”

“这么说,你已经学会了思考?”

“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包括如何应对疫情。”

云昭还想说话,张春走出来道:“你正在等待分配?”

吴荣傲然道:“长安县要我,我没去,我只想去最艰难的地方建功立业。”

张春点点头道:“果然是书院的好汉子。”

吴荣冷笑道:“这样的好汉子被你害死了三个。”

张春再次点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渑池县如今少了三个好汉子,不知道你这个好汉子敢不敢再去渑池县?”

吴荣大笑一声道:“这么说县尊没有解除你的大里长职位?”

张春朝云昭拱拱手。

云昭笑道:“我判定,张春没有犯足以撤职的错误。”

吴荣闻言,并不感到吃惊,蓝田县大里长一级的属官很少有被撤职的,加上云昭带着张春出现在玉山书院就很说明问题了。

吴荣瞅着张春道:“好,我去你渑池县当里长。”

张春笑了,对周围的学子道:“你们中间如果还有没分配的人,如果出于对我这个渑池县大里长不放心这个理由的,也可以来渑池县。

因为,这里空出来了三个里长职务。”

张春话音刚落,一枚鸡蛋就砸在他的脸上。

鸡蛋是熟的,应该是学子从食堂偷拿当零食吃的。

砸在脸上就贴在脸上了,张春从脸上撕下破碎的鸡蛋饼,也不剥掉残存的皮,就全部塞进嘴里,嚼碎之后就吞了下去。

继续道:“还有没有?”

人群里终究站出来两个少年,他们的神情都是一般的阴冷。

“我们担心你祸害死渑池的百姓,所以,我们两也去。”

张春笑道:“很好,我这就带你们去办手续,马上送政务司通过,秘书监存档,明日就去渑池,你们看如何?”

吴荣冷笑道:“县尊跑了。”

张春张开双臂道:“这是我的公务,县尊自然不会理睬。

我知道你们这时候在书院里站出来是什么意思,既然还在书院,你们可以挑战我。”

吴荣三人蔑视的看了张春一眼转身就去了擂台区。

张春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节奏,云昭自然要走。

徐元寿的茶叶刚刚泡开,云昭就进门了。

徐元寿在别的事情上看的很开,唯独茶——他的吝啬是出了名的,而且,他对别人溜他茶根更是深恶痛绝。

云昭重新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就听徐元寿道:“张春知错了吗?”

云昭坐下来叹口气道:“先生,你教弟子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差了。”

徐元寿喝了一口茶道:“你给我一批死囚,我能教出更厉害的人物出来。”

云昭闻言打了一个冷颤道:“还是正常一些的好。”

徐元寿道:“张春这个孩子最大的弊病就是做事容易走极端,这种孩子用好了能成大事,用不好就是目前的样子。

他满腔热血,脑袋里只有书院教诲的光明未来,他本来在渑池已经干的有些成绩了,却遇到了这场灾难,眼看着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他当然会生出极大的挫败感。

这个时候,只要是能做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去做。

你要注意了,这也是书院学子的通病。

他们骄傲,他们狂热,且为了目标不惜牺牲生命。

学子们就该是这个样子,至于如何保护他们,就是你这个蓝田县尊的事情。”

云昭端起自己的茶水朝徐元寿遥遥的敬了一下道:“我知道,这是蓝田县最珍贵的财富,我会小心使用的,也同时会保护他们的。

只是,你把他们教的也太无礼了一些。

刚才有一个家伙仗着自己人高马大要揍我!”

徐元寿叹息一声道:“书院里唯才唯德是举,你偏科严重,一百六十七名的成绩确实不足以服众,当初我怕你出丑,免掉了你的考试,是你自己认为自己才高八斗要参加比试的。

如果不是我们几个暗中做了一些手脚,你的名次会更加难看,而武试的时候,谁强谁弱大家一目了然,实在是没法子作弊。

落到如今这个下场,你还来怨我?”

云昭怒道:“是你当初告诉我说,以我的谋略,轻取前十名没问题的……咦?你说谋略,不包括别的是吧?”

徐元寿淡淡的道:“你是蓝田县尊,又是玉山书院的主人,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他们就不怕毕业后我给他们穿小鞋?”

徐元寿鄙夷的道:“你舍得吗?”

云昭想了一下道:“好像舍不得。”

徐元寿道:“你既然拿出了真性情对待他们,他们就一定会用真性情来回报你,那个吴荣有投机取巧之嫌,想必张春此时正在替你挽回颜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