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天助自助者

人活得如同山魈一般在杨雄眼中没有任何继续活下去的意义了。

现在,他面前的人——黧黑,瘦弱,肮脏,凶狠,绝望,活的连山魈都不如。

女人身上好歹还有一些布片遮身,男子……一言难尽。

一些光屁.股的大脑袋小孩将手含在嘴里瞪着一双硕大的眼睛瞅着杨雄。www.00kxs.com

说他们不是土匪,他们确实在劫掠山下的商贾跟路人。

说他们是土匪,在劫掠的过程中,他们需要付出好几倍的人命代价才能抢劫到一点东西。

杨雄在这些人的注视下,来到溪水边上,清洗了手帕之后开始擦拭手臂上的水蛭叮咬之后留下的血迹。

这些人不说话,他就不准备说话。

免得让这些神经比野熊猫还要脆弱的人以为他另有所图。

无数年来,这一带都是盗匪横行的地方。

不是李洪基,张秉忠,云昭这种级数的土匪祸害了这个地方,他们一个个都有雄心壮志,还看不上这些赤贫的人。

是那些当地的豪强们相互厮杀的结果。

一个豪强就是一个草头王,这里城头变幻大王旗的速度几乎是一日一变,导致这里的人永远都活在战乱与惊恐之中。

加上这里不但贫瘠,还是文化的远乡,

这么多年,也没有出现一个强力人物一统当地,给当地带来些许秩序,与有限的平安。

强人统治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碎片化割据。

这些天,山上的人经常成群结队的来到平原上打劫,杨雄围剿了几伙野人强盗之后发现,这些人不用围剿,发现官兵在追他们,跑不了几步就倒地累死了。

从几个活口嘴里知道了山里天天饿死人的消息之后,才有了杨雄孤身上黎家坪的事情。

汉中原本是富庶之地,奈何人口稀少,想要快快的发展起来,必须要有人口,否则,关中就算有耕牛,种子种种物资拨下来,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去操持。

“官人来这里何为?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粮食,没有财货,更没有美女。”

一个骨骼高大,身上却没有几两肉的男子佝偻着腰慢慢靠近杨雄,谨慎的问道。

“跟我下上吧,想活命的就跟我下山。”

杨雄开始擦拭皮靴身上的泥巴。

“官人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呢?我们什么都没有。”

男子一遍又一遍的向杨雄重申,他们什么都没有。

“还有一把子力气,种地!”

“官人也看见了,我们什么都没有,拿什么种地呢?”

杨雄皱起眉头烦躁的道:“我说了,你们还有一把子力气!”

男子叹息一声,回头看看那群鬼一样的人,对一个少年道:“把皮子拿来。”

少年倔强的咬着牙不做声。

枯瘦男子有些发急,抬手在少年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拿来!”

少年眼睛里噙着眼泪道:“娘会冻死的。”

枯瘦男子怒道:“拿来!”

少年人发出一声狼一样尖锐的嚎叫声,转身就朝树林里跑去。

不一会,他手里抱着一张卷好的皮子狠狠的丢在枯瘦男人手中,看杨雄的眼神却越发的仇恨。

枯瘦男子抖开皮子,是一张野熊猫皮,非常的完整,且黑白分明。

杨雄瞟了一眼野熊猫皮摇摇头道:“把你儿子给我!”

原本唯唯诺诺的枯瘦男子听了杨雄这句话,佝偻的身体立刻挺得笔直,用最阴冷的语调道:“官人未免太贪得无厌了一些。”

杨雄对枯瘦男子的威胁视而不见,瞅着那个少年道:“我要你的原因不是别的,是因为这么大的一群人中间,只有你算是一个人。

余者,不过行尸走肉而已。

我只问你一次,你有没有胆子跟我走?

是好,是坏,跟我出山去看看天下变好了没有。”

“黎城,不许去!”

枯瘦的汉子声色俱厉。

杨雄见少年人有些犹豫,就竖起五根指头道:“五十斤米!”

少年黎城眼睛一亮向前一步道:“白米?”

杨雄道:“去年的新米,五十斤,童叟无欺!你跟我走,我就让随从把米送过来。”

枯瘦的汉子一把按住儿子的肩膀,对杨雄道:“我不换!”

杨雄笑而不语,黎城抬头瞅着父亲哀求道:“爹,母亲病重,妹子快要饿死了,就让孩儿去吧,有了五十斤米,你好歹能给娘跟妹子熬几顿白米粥喝。”

枯瘦汉子摇头道:“你娘就算是死,也不会喝拿你的命换回来的白粥,一家人,生在一起,死,在一地。”

就在他们父子理论的时候,几个黑乎乎的野人推着几个瘦弱的少年来到杨雄身边道:“官人,一个娃换五十斤白米?”

杨雄笑道:“当然可以,不过,黎城一定要在,他在,有多少孩子我要多少,黎城不在,我一个都不要。”

一个黑乎乎的苍老汉子嘴唇哆嗦了许久才对枯瘦汉子道:“黎雄,你自己不想活,难道也不给我们一点活路吗?”

黎雄大叫一声道:“我儿子不卖!”

杨雄闻言冷笑一声,站起身准备离开。

黎城大声道:“我跟你走!”

说着话挣脱父亲逐渐无力地手来到杨雄身边,黎雄在后边哀哀呼唤儿子,黎城只当没有听见。

杨雄远远地吆喝了一声,不一会,从泥泞的山路上就走上来三匹驮着粮食口袋的滇南矮脚马,一匹马背上驮着两百斤大米。

共有六百斤!

杨雄秉承自家县尊当年四十斤糜子买孩子的传统,也不挑拣,只要是送到身边的孩子他都要,要了十二个男女孩子之后,他就果断的牵着三匹矮脚马带着十一个哭哭啼啼以及一个眼中没有半滴眼泪的家伙踏上了归途。

背后传来男人,女人声嘶力竭的叫喊声,杨雄却面带笑容,走的极为迅速。

拐过山弯,杨雄就对一路上总是东看西看的黎城道:“你想跑的话,刚才错过了三次机会,一次是我们过木桥的时候,你可以跳水逃遁。

一次是过弯脖子树的时候你可以跳上那棵大树,然后进入树林。

最近的一次是我们拐弯的时候,你可以用你手里捏着的石片划开我的脖子……现在晚了,我的伴当就在前边,你没机会了。”

黎城道:“我没有把握!”

杨雄大笑了起来,拍拍黎城的脑袋道:“你的选择是对的,刚才我说的三次机会,没有一次机会是真的。”

说着话,就掏出双管短铳朝着身边的河里开了一枪,轰鸣声过后,河里漂起两条被霰弹打的乱糟糟的死鱼。

又朝树上开了一枪,硝烟散去,一只猴子从树上跌落下来,掉在地上已经死了。

他收起短铳,呛啷一声抽出腰后的长刀,大喝一声,长刀闪出一道寒光,只见碗口粗的一段树干居然从中而断,收回刀,断成两截的大树这才轰然倒地。

“你敢逃,我就杀光你们全族。”

杨雄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可是,那双蕴涵笑意的眼睛,却让黎城浑身发冷。

他本来就抱着先骗走杨雄的白米,然后再找机会逃回来的主意。

现在,见了杨雄的本事之后,他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惶恐,眼泪终究流淌了下来,他实在是不愿意离开父亲跟生病的母亲,以及瘦弱的跟芦柴棒一样的妹子。

行尸走肉般的跟随杨雄来到了一块空地上,这里已经搭好了七八个帐篷,帐篷中间有人点了好大一堆火,他们正在烤肉……

十二个孩子缩在一起,黎城在最外边,烤肉的香味刺激着他的味蕾,口水擦了一遍又一遍,总是擦拭不干净。

一个慈眉善目,就是左脸上有一块红色胎记的年纪不大的人端着一个锅来到这群孩子身边,给他们每人装了一大碗粥放在他们面前。

见黎城在看烤肉,就摇摇头道:“你们饿了太长时间,这时候吃肉肠胃受不了,喝些粥养养胃,过上几天就能吃肉了。”

黎城并不相信这人的屁话,不过,有粥喝就很好了,他端起大碗才喝了一口,就猛地停住了,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在喝粥的时候,妹子的眼睛正羡慕的看着他。

这时候,再美味的粥,此时也没办法喝下去了。

他端着粥碗来到正在吃烤肉的杨雄身边道:“我想把这碗粥给我妹子,我去去就回。”

杨雄笑道:“那就快去,你只有半个时辰。”

黎城瞅着杨雄放在身边的长刀认真的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杨雄笑道:“我知道!”

黎城长吸一口气,就抱着粥碗飞快的向山上跑,速度很快,手里的粥碗却很平稳。

脸上有胎记的青年人笑道:“你何苦这般折磨人呢,告诉他们一起下山种田,过平安日子很难吗?”

杨雄摇摇头道:“胎记黄,你忘记人性了吗?”

黄贵道:“我总觉得人的善意可以化解所有误会。”

杨雄再次摇头道:“白给的没有人会珍惜,这样做的话,我们的支援就显得太廉价了,胎记黄,你不要以为我们的救济是面对所有人的。

只有那些不甘心目前困境的人,才值得我们救济,因为这时候救济他们,将来我们能收到更大的回报。

而我们的救济也不是长久的,只是一时之计,到了明年,他们依旧要凭借自己的双手从土地里找食物。

天助自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