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章一定要闭关锁国啊

第一六七章一定要闭关锁国啊

对于一个有上进心的官员来说——盛世何其的枯燥!

缺少了日走千家,夜盗百户的飞贼,没有了离奇古怪的案子,百姓忙着过自己的日子没工夫犯罪,大户人家忙着赚钱扩充家业,没有理由盘剥伙计。

官员家的孩子还小,还没有到欺男霸女的时候。

市场有市舶司管理,计划由政务司制作,加上蓝田县的麦子已经收进了粮库,夏税正在由税吏征收,有一个能干的主簿管着。

云昭这个蓝田县正堂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云昭担任蓝田县令已经很多年了,虽然他还挂着西安府通判的官职,可是呢,最近已经没有人再讨论这个官职了,所以他还是蓝田县令。

当了十几年的县令没有升迁,云昭已经很习惯了。

皇帝旨意里面已经不在提起关中,朝廷塘报上也取消了关于关中的任何介绍,所以,吏部忘记给云昭这个政绩突出的县令升官,也就顺理成章。

虽然,用来装剥皮实草的贪官人偶的地方,还用铁链子锁着几个骗子,官员在这个时候还是无事可做。

县衙正堂上有穿堂风吹过,加上房子实在是高大,因此,这里就成了一处凉爽的地方。

每年这个时候,云昭都会在蓝田县正堂坐镇十天。

这是关中普通百姓唯一可以见到云昭的机会。

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很好奇,想要围观,却被衙役们撵走,这个规矩执行了几年之后,大家也就明白了,没有实在过不去的事情,不必来打扰县尊。

刘主簿弯着腰端来一壶凉茶,放在云昭的桌案上,又弯着腰倒退着离开了大堂。

在这中间,正在看书的云昭的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显得很没有礼貌。

不过,这就是刘主簿需要的。

他从不认为县尊需要对他表现出什么礼贤下士的模样,他自觉不配,县尊礼贤下士的态度应该留给能帮助县尊一统天下的奇人异士。

一个高高在上,喜怒无常的县尊才是他眼中的关中之王。

一声蝉鸣如同惊雷一般在刘主簿的耳中响起,他愤怒的用昏花的老眼找到了那只漏网之鱼,用一根短竹棍将这只蝉,碾成肉泥,这才松了一口气。

隔着窗户,见县尊喝了一口他送上的凉茶,刘主簿顿时心满意足,一张老脸笑的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一般,背着手昂首阔步的离开了大堂。

云昭坐堂,对所有官员,以及土豪劣绅,豪商地主们是一种严重的威慑力量。

全关中的人都知道,哪怕在自己被人冤枉的海枯石烂了,最后还能在蓝田县尊面前哭诉。

大家都清楚,别的官员或许会官官相护,县尊不会,自己总能博一个是非公正出来。

在蓝田县,乃至关中,总有一个可以讲理的地方。

每年到了云昭坐堂的时候,关中官员无不战战兢兢,拼命回忆自己到底有没有在无意中犯下弥天大错。

自从獬豸纸张蓝田司法以来,司法有了条例,云昭就准备不再坐堂了,却被獬豸极力阻止。

他认为此时此刻关中还没有到完全用律法处理事情的地步。

还需要云昭用自己的威望与口碑来安定关中人的心。

毕竟,青天大老爷情节已经纠缠了关中人上千年,想在短时间里让他们彻底的相信律法的公正,这不大可能。

云昭坐堂,只管理刑事案子,其余都不理会。

他很想遇到类似杨乃武与小白菜这样的案子,好大显身手一下,关中人似乎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自他坐堂以来,审判的案子大多是地方官无法拿出一个确切解释的伦理案子,并没有云昭期望的,可以考验他智商的刑事案子。

眼看着白日西坠,云昭打了一个哈欠,放下手中笔,准备结束今天的坐堂时间。

却猛地听到了一阵阵惊堂鼓声从外边传来。

云昭坐直了身子,换上一张严肃的面孔,冷冰冰的瞅着大堂外边。

与此同时,刘主簿飞一般的从侧面的公廨里钻了出来,两个童子迅速帮在侧面的桌案上为他准备好了笔墨纸砚,他才坐定,三班衙役就已经雄赳赳气昂昂的进入了公堂,抱着水火棍大声的喊着“威武——”

等衙役们呼喊停止,云昭拍一下惊堂木道:“何人喊冤,带上堂来。”

蓝田县的两个捕头已经拖着一个身着白衣,脸上涂满白灰,眉毛只有两点,嘴唇涂的猩红的倭国女人丢在大堂上,且喝令跪下。

云昭皱着眉头瞅着这个梳着唐朝发式的倭国女人,不理解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按理说这个女人是韩陵山带回来的,应该去找韩陵山才是。

“德川家光将军座下女史千代子见过云昭将军。”

云昭眉头的疙瘩并没有松开,冷冷的道:“德川家光不是正在忙着平息“岛原,千草之乱”吗?怎么还有功夫派你来向万里之外的我送上敬意呢?”

千代子吃了一惊,她没有料到,云昭这个身处大陆内陆的诸侯,居然对倭国的现状如此熟悉。

膝行两步,再次将头贴在地板上道:“德川家光以为,不论是中原,还是我倭国,都同出一脉,绝对不能让异国宗教玷污我们的人民。

中原安,倭国安,中原被天主教荼毒,那么,倭国也将被天主教荼毒,此为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分不出一个前后左右来。”

云昭微微点点头道:“这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你倭国的神道教如今并不能占据优势,以我看来,神的就应该让神去解决。

世俗权力一旦管理到了神权,如果不能斩草除根,必定会遗祸无穷。

如果,你们还准许那些红毛人在你们的国土上横行,倭国堪忧。”

千代子继续将额头贴在地板上道:“将军说说极是,千代子必定把将军的原话一字不差的带给德川将军。”

云昭点点头又道:“听闻德川将军准备闭关锁国,可有这件事吗?”

千代子叩头道:“德川将军准备封锁,长崎,断绝与西方人的联系。”

云昭沉默片刻道:“中原与倭国的商贸往来已经延续了千年之久,既然德川将军心向我东方,那么,我准许你们在蓝田采购你们需要的物资。”

千代子惊喜莫名,她万万没有想到云昭居然如此的好说话,再一次大礼参拜道:“请将军赐下手书,千代子将即刻呈于德川将军。

开启我倭国与大明商贸之路。”

云昭挥挥袖子道:“你且安心在馆驿休息,蓝田政务司评估之后,自然会有正式的文书与你。”

千代子连连叩头,再抬头的时候,发现云昭已经离开了公堂。

她强行按捺住激动地心情,朝空空的位置上朝拜之后,就要起身,却发现那个坐在墙角的蓝田老年官员面目y沉的站在她身边。

不等她说话,这个老官员就对捕头道:“敲了惊堂鼓,重责三十大板!”

两个捕快捉着千代子就像捉小鸡一般剥掉裤子放在一个长条板凳上,才捆绑结实,高举的板子就重重的落在千代子白嫩的屁股上。

千代子咬着头发一声不吭,在敲鼓之前,她就知道会有这个后果,每一板子都让她痛彻心扉,不过,她却一言不发,这一次冒险见到云昭获得的收益,让她对眼前的这点惩罚毫不在意。

千代子的屁股被打成什么模样云昭自然是不会理睬的,如果是关中别的女子,脱裤子打板子这种事能免自然会免掉,不过,现在是倭国女人,她估计不是很在乎。

大明朝的银子价值过高,这是云昭一直想要改变的一个弊病。

因此,他不停地收纳大明朝的银子,添加杂质之后,再把银子筑造成了银元使用。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稀释银子的价值,久而久之,当人们都开始使用银元作为货币之后,银锭一类的东西将会逐渐退出货币市场。

想要尽快的将银锭一类的东西驱逐出货币市场,蓝田县就需要大量的银子,而倭国的银子很多。

至于对付红毛人,云昭没有欺骗千代子,在这一点上,他与德川家光的目标是一致的。

不过,云昭驱逐红毛人的目的在于独占海上贸易,而德川家光将要正式施行他闭关锁国的政策。

倭国这一次闭关锁国之后,他们的国门会被红毛人的坚船利炮一次次的打开,直到明治维新时期,才算是真正开始了腾飞。

云昭的计划很简单,他既然要一统海上贸易,那么,倭国将是他重点的保护对象。

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红毛人用坚船利炮轰开倭国的国门,他一定会让倭国一直对外闭关锁国下去,并让幕府大将军一直保有权势,也一定让倭国的战国状态继续下去。

以保留一个善良,淳朴的化外之地。

人应该靠自己,不应该背弃老的传统,让祖先遗留下来的一些糟粕没了出路。

这种事情云昭想想都有些热血沸腾。

回到后宅就抱住了冯英,正准备将脑袋贴在冯英颈项间说一些肉麻情话的时候,有人却在用力的撕扯他的袍子。

低头看见一对乌溜溜的黑眼珠,云昭讪讪的松开了冯英,就听云彰用很大的声音嚎叫道:“娘是我的,不准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