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章没有恶,就扬善

第一六八章没有恶,就扬善

云彰想要一个小弟弟,却不许爹妈亲热,这明显是不对的。

冯英也知道不对。

不过,她还是抱起儿子,将丈夫丢在一边。

瞅着儿子冲着自己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云昭立刻就决定带这家伙去逛蓝田县的夜市。

一家三口很快就换上了普通人家的装束。

云昭成了一个留胡须的读书人,冯英青布帕包头,身着浅蓝色布裙,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至于云彰就显得阔气了。

戴着镂空虎头帽,脚下踩着虎头鞋,肚皮上裹着一件绣了虎头的红肚兜,外套一件小褂子,下穿一件时不时露出小屁股的短裤,脖子上挂着一件半斤重的金锁。

这家伙本身长得就壮,小胳膊腿跟莲藕一般一节一节的,还不愿意走路,抓着父亲的衣衫硬是坐到了父亲的肩膀上,然后就揪着父亲的头发,愉快的对母亲道“骑大马,走!”

一家三口才出了县衙,就看见刘主簿穿着一身大明富贵人家常有的黑色家奴衣衫,笑嘻嘻的道“老奴给少爷,夫人带路。”

云昭粲然一笑,不得不说,有这个老家伙在身边,确实方便不少。

刘主簿知晓,自家县尊没兴趣搞什么微服私访,也不喜欢这一套,他之所以出来,完全是因为想玩!

一般情况下,多多夫人在的时候,县尊一般会非常的稳重,县尊知道,一旦他带着多多夫人出来,多多夫人会玩的得意忘形,县尊需要照顾多多夫人,他自己没得玩。

冯英夫人在就完全不一样了,县尊一般都会玩的非常开心。

县尊来蓝田县坐堂,每年都要出去一趟与民同乐,这几乎成了惯例,所以,从县尊抵达蓝田县的那一天,刘主簿就已经做了非常详尽的安排。

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似乎比往日还要热闹,所有的店铺门口都亮起了灯笼,灯笼看起来很新,地面也显得非常干净,青石板路在灯光下微微反射着幽光。

最出奇的是街面上老人,妇人,孩童奇多,青壮男子倒是稀稀疏疏的没见到几个。

衙役,捕快们就三三两两的街道上漫步,还有一些无聊的家伙坐在房顶上晒月亮。

县衙对面就是一座关帝庙,关帝庙与县衙之间的巨大空地上,就是蓝田县最大的夜市。

这个夜市上不做大宗买卖,所有的东西都是零售,或者以物易物。

蓝田县要做大买卖,一般都会去坊市,那里有多大的买卖都能展开。

在蓝田县寸土寸金的情况下,关帝庙与县衙中间的这块空地却与财富无关,只与普通百姓的生计有关。

不管是谁,都能来这里售卖自己的东西,不管你的买卖做得多大,在这里也只能占据一丈宽,一丈长的一块地方,缴纳两个铜钱的卫生费用,就能开张自己的买卖。

只是这里售卖吃食的摊位极多,因此,烟熏火燎的极有生活气息。

才走进市场,肥胖可爱的云彰就收获了一个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关公模样的糖人,旁若无人的骑在父亲的脖子上嗷嗷乱叫。

“少爷,您要看地方物价,来这里最合适不过了,老奴虽然做了一些安排,可是呢,这里所有的小买卖都跟平日里别无二致。”

刘主簿一边开路,一边陪着笑脸跟云昭解释。

云昭笑道“谁有功夫看物价,我就是来散心,来玩的,那个,那个,撒了糖霜加了冰的西瓜水给我来两碗。”

冯英四处看看,就来到一个卖西瓜水的小摊子前边,从袖子里摸出六个铜钱,就开始跟面前这个有着一身黝黑发亮皮肤的妇人说起自己对西瓜水的要求。

一份多冰,一份多糖不加冰。

多冰的给云昭,多糖没冰的给儿子。

装西瓜水的容器是竹杯,里面放了一根芦苇管,可以吸溜着喝。

云昭喝了一口冰凉的西瓜水,再看看这个还带着青竹皮的竹杯就对刘主簿道“商家的心思很巧妙啊,能做出这么精巧的竹杯,而且产量如此之大。”

刘主簿呵呵笑道“少爷千万别被这东西给吓唬住了,玉山书院弄出来了水力旋车,还是我们蓝田县商贾出的钱支持的。

这东西原本是用来切削钢铁的,结果,刀子不成,速度也慢,研究院的先生们就只好重新研究更好的刀子,旋车就空闲出来了。

那些自以为出了几文钱帮忙的商贾们,居然狗胆包天的说什么,切钢铁不成,切竹木应该不成问题,然后,您也看到了,这种竹杯,木碗一类的东西就烂大街了。

价钱低廉到了只能成为西瓜水的陪衬,喝一碗西瓜水,就送一个竹杯的地步了。

老奴以为这个竹杯,木碗生意也就做到头了,没想到,那群狗日的商贾居然把木碗,竹杯弄得轻飘飘,薄薄的,用上那么几次就会裂开。

已经用了木碗,竹杯的商家们只好自认倒霉,没过几天就要换一批竹杯,木碗,最后就成了送的了。

那些卖竹杯木碗的黑了心的商贾们,居然把这门生意做成了一门长久买卖,不少赚钱。”

云昭闻言呵呵一笑。

在大明,最接近现代人思维的一群人毫无疑问就是商贾!

云昭有时候甚至觉得,如果把大明的商贾弄到他以前的世界里去,给他们一段时间适应一下,用不了多少年,他们中间一定会出现顶级富豪。

不说别的,几乎所有的商家,都能把客人伺候的妥妥帖帖的。

尤其是明珠楼的掌柜,见到云彰脖子上那个硕大的长命锁,眼泪都下来了,拦住云昭一家三口,一定要在他们家的摊子上小坐片刻,一个劲的要帮小少爷看看金锁,要是金锁上万一有毛刺剌伤小少爷娇嫩的皮肤就不好了。

云昭对这种事情这自然是不在意的,冯英却有些紧张,掌柜的一说,她就立刻从儿子脖子上取下金锁让掌柜的检查一下。

云昭不太明白,这个明珠楼为什么要在这里摆摊,还是掌柜的亲自出现,且他们家小小的玻璃展柜里面,放的全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在玻璃灯的照耀下能弄瞎人的眼睛。

“蓝田县孤寡院一年三成的用度,是明珠楼提供的。”

刘掌柜稍微解说一下,云昭心头顿时就释然了。

顶着刺眼的光芒,云昭发现有一朵珠花不错,就取出来直接插在冯英的发间,还说一句“很好看。”

见云昭这样做,原本正在用丝绸检验金锁会不会有毛刺的明珠楼掌柜的,手都开始发抖了,好不容易听到云昭在问价钱。

面红耳赤的挤出一个五文钱的价格。

刘主簿暴怒,咣当一声就从袖子里取出十个银元拍在玻璃柜子上,小声对掌柜的道“我家少爷是来买东西的,不是来抢东西的,该什么价钱,就什么价钱!”

云昭忙着跟冯英浓情蜜意的评论这朵珠花,云彰坐在木头桌子上吸溜吸溜的喝着西瓜水,对那边的状况假装没看见。

金锁重新回到了云彰的脖子上,珠花也安稳的待在冯英的发间,刘主簿也收回来了五个银元,云昭就对诚惶诚恐的商贾道“很好,良善传家是富贵长久的保证。”

掌柜的连声道“小的一定多做善事。”

云昭笑道“也要量力而行,还有很多人指着你吃饭呢,为了做善事,就把你明珠楼弄垮了,反倒不美。”

掌柜的连连点头道“小的一定记在心上,一定将良善传家四个字当做传家之宝。”

有了明珠楼作样子,后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商贾们为什么要在今天把所有宝贝摆出来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这是刘主簿特意安排的一场大型酬谢活动。

感谢这些商贾们这些年为蓝田县做了一些官府触及不到或者遗漏的事情。

人的善行是需要时时鼓励的,只要这些商贾没有违法乱纪,云昭愿意在这个时候跟他们说说话,问问生意,聊聊家常。

整个大市场才走了一半不到,云昭就买了很多东西,有茶叶,有竹器,有砚台,有最好的松墨,印花笺纸,以及云彰看进眼里就再也放不掉的巨型鹦鹉。

来到一个专门卖黄馍馍的摊子前边,刘主簿骄傲的指着一个一笑一嘴黑牙的老汉道“少爷,这个狗日的您别看他脏,千万别小看了。”

云昭笑着拱手道“老人家有礼了。”

老汉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贵人,局促的用手抓着干净的围裙,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刘主簿在一边笑道“少爷,您能想到吗?这只老土狗生了一窝狗娃子,偏偏他这个狗窝里,出麒麟,出凤凰,总共六个孩子。

最大的儿子已经是乾县的里长,大闺女进了武研院,二儿子在玉山书院下院,明年就毕业了,听说志气很高,准备去关外发展。

其余的两儿一女,一儿一女在玉山书院就读,一个儿子在宁夏镇玉山书院上院就读。

不出十年,这个老狗就是咱们蓝田县赫赫有名的老太爷。”

云昭闻言大笑道“如此,某家不可不礼敬!”

说着话,再次朝老汉拱手为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