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章商人的自尊

第一六九章商人的自尊

在过去的一年中,蓝田县进行了多项改革,其中,土地改革的影响最为深远。

蓝田县现有的大商贾们,大多是从地主变成大商贾的。

土地改革已经断掉了他们的后路。

这让他们对自己目前正在突飞猛进的事业,也产生了怀疑,担心,蓝田县再来一次打击大商贾的行动。

这种事情在大明不是没有出现过,当年太监横行大明的时候,大明很多商贾都遭受了灭顶之灾。

皇帝缺钱,就派太监去垄断大明所有最赚钱的生意,这是一种杀鸡取卵的夺财方式。

蓝田县在颁布了《土地改革令》并认真执行后,就迅速颁布了《个人财产保护法》用来安定人心。

可惜,前面的《土地改革令》太吓人了,导致后面的《个人财产保护法》被人当成了遮羞布。

关中不缺少聪明人。

从这两个法令颁布的时间顺序就能看的出来,即便是蓝田县尊云昭本人,也不认为《土地改革法》完全合理。

如果云昭真的认为这个法令合理的话,他就该先颁布《个人财产保护法》而不是那道可以强行拆分,拿走大户人家田地的《土地改革令》了。

自古以来,这片土地上的人就对商贾有一种特别的厌恶感。

这种厌恶感主要来自与统治阶层,

他们普遍的做法是扬农抑商,在某些特殊时候,商贾基本上都是贱籍。

所以,当云昭开始实行抑制大地主,鼓励商贾的时候,他们一致认为,云昭既然能对大地主下手,那么,大商贾被针对也是必然的事情。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云昭看来,将所有人都捆在土地上,大明再过一千年都不可能真正富裕起来。

只有发展工商业,才能解决农夫们产出收入比低的问题。

保护绝大部分的小农,用来稳定国家的税赋收入,保证粮食生产永远都在一个高水平位置上。

小农户多了,缴税的人口也就多了,这对一个国家有一个健康的财政非常有利。

鼓励商贾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批人是最好控制的一批人,不论他的商业帝国有多么的庞大,在国家机器面前,随时都能把他们的商业帝国碾成粉末。

农夫就不一样了,这是一群需要云昭来好好讨好的一群人,永远保证他们从自己的土地上能够获得足够的物质保证。

如果保证了这一点,他屁股底下的椅子就是钢浇铁铸的,哪怕学昏君酒池肉林,农夫们也会因为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继而支持云昭继续过上后宫八千的荒淫日子。

农夫的问题永远都是土地问题……盛世到来的时候,他们繁衍的很快,经常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能让人口翻上好几倍。

到了这个时候,土地就不够了,人太多,土地安置不了这么多的人口,加上吃不饱肚子,云昭要是处在这样的位置上,他比谁造反的都要快。

蓝田县这才安定了十余年,人口已经翻倍了,现如今,关中的人口册簿上有名有姓记录的人口,就已经在今年开春的时候突破了一千万。

由于土地产量跟种子,农药,化肥以及工商业的原因,后世的关中能承载四千万人口,而现在,一个远比陕西大的蓝田县这一千万人口,已经云昭煎熬的没什么好日子过。

在大明世界里,工商业能够分流的人口终究不多。

这个时候,除了动用军队满世界的占领新的土地,就成了唯一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这也是蓝田县界碑为什么要自己乱跑的原因所在。

从夜市回来之后,云昭就一直在沉思。

冯英抱着已经不断打盹的云彰,想要催他休憩,见他面色阴沉,就把儿子放在摇篮里,轻轻摇晃着。

过了很久之后,云昭抬起头瞅着窗外的明月道“该培养商贾的自信心了。”

冯英怵然一惊道“让商贾自信起来?您忘了吕不韦旧事了?”

“吕不韦?”

云昭轻笑一声,蔑视的意思彰显无遗。

“商贾重利,无义,买空卖空,对国朝有敛财之功,无推进之效。”

云昭呵呵笑道“一个国家要是没有商贾,才是大灾难,睡吧,以后有空了我好好给你讲讲其中的门道。”

“您的学问总是跟我们学过的东西不一样。”

云昭揽住冯英的腰身嘿嘿笑道“你忘了,我是一头野猪精!”

在蓝田县县衙,云昭整整待了十天。

在这十天中,除过那个倭国女人,再也没人敲那个惊堂鼓了。

于是,云昭就姑且认为,关中去年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恶性案子,没有百姓被欺辱的求告无门。

不过,也有可能是作恶的人把后事处理得好。

至于刘主簿恭喜云昭时说的什么,海晏河清,天下平安的屁话,云昭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以关中人的二杆子脾气,能为别人多看了一眼就老拳相向的人,不出这样的事情才是天大的怪事。

绝对的公平,只有在阎王爷的面前才有,云昭这种人间军阀,还不配有在这样的待遇。

回到玉山的云昭,就通过秘书监发出了邀请,邀请全关中的商贾们遴选出代表,来玉山城开会。

这一次的会议规格很高,一连开三天,云昭从头至尾参与,会议由獬豸主持,讨论的议题就是——《如何积极推行个人财产保护法的全面实施》。

关中商贾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几乎就疯魔了。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介商贾,也有机会进入朝堂,与关中王云昭的满朝文武一起讨论关于商贾的话题。

从各个里长那里传来的消息看,关中这一次恐怕是真的要将个人财产的处置权放在光天化日之下讨论一下了。

自古以来,每一朝每一代对于商贾基本上都是羞于启齿的,哪怕是商贾最繁盛的宋代,商贾同样没有多少话语权,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附在官员身上,以保证自己的财产不被侵犯。

对此事,议论纷纷的不仅仅是关中的商贾,就连与关中有商业往来的外地商贾们,也在翘首期盼这一次会议的结果。

这也是沉寂了很多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蓝田县,第一公开了自己的政务。

也是第一次向世人展示蓝田县是如何推行政务的。

“与强盗商议?”

“与虎谋皮?”

“自投罗网?”

“这是云昭这头野猪的阴谋!”

……

无数的议论声笼罩在大明的上空,就像无数只乌鸦,哇哇的叫着,在阴沉的天空下飞翔,而在西北之地,云昭化作的那头山岳一般雄伟的野猪,显得越发的狰狞。

蓝田县的大鸿胪,昔日的秦王殿下不这么看,身为蓝田高官,也甚为长安城的巨贾,他第一个拿到了这场会议的入场券。

他甚至信心满满的告诉请来请教的商贾们道“这将是一场重要的会议,大明的商贾们应该在这一场会议上为自己考虑,为关中考虑,最后从中选出一条双方都能接受的法例,着为永例。

某家已经接到县尊之命,将在秘书监的配合下,审核所有参与会议的人是否够格。

诸位这时候,如果再哭穷,隐瞒自己的家业,财产,如果因为你们这样做,从而引起律条的偏差,将来休要再聒噪。”

商贾们各怀鬼胎离开了大鸿胪府邸。

将自己的家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自然是万万不成的,万一……

钱少少皱着眉头将名单给了云昭道“有不少有实力的大商贾,因为自己申报的财产额度太少,从而没有入选这一次的会议名单。

其中,以矿业,制药,建筑中的几个大商贾做的最为明显。”

云昭停下手中的笔笑道“这说明他们对我们没有足够的信任,既然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也就失去了对话的基础,这样一来,就可以不再考虑他们的利益了。”

钱少少道“需要额外处罚吗?”

云昭摇头道“此消彼长之下,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钱少少阴阴一笑,不再作声。

云昭瞟了钱少少一眼道“以后不要露出这种神情,如今位高权重的要稳重,另外,不要把楚楚关在家里,没事干的时候去找找冯英,多多她们聊天,孩子也带去。”

钱少少道“不妥吧?”

云昭道“有我这么一个姐夫很丢人是吗?”

“我是担心……”

“滚!”

云昭当然知道钱少少会说什么话,平日里只有他才能随便进云氏后宅去看望姐姐,楚楚跟孩子们除非遇到大日子才进去,即便是进去了也战战兢兢的,也不知道钱少少是怎么吓唬楚楚她们母子的。

獬豸拿着文书来到云昭身边道“高杰似乎在有意扩大战争。”

说着话就把文书递给了云昭。

云昭看了看文书皱眉道“蓝田城启动了一级动员?这不是胡闹吗?”

獬豸点头道“张国柱的文书里说的很清楚,三级动员已经有六万战兵,一级动员影响太大,全民皆兵的话蓝田城所有的事情都要停下来了。”

云昭道“高杰,云卷的文书过来没有?”

柳城连忙回答道“还没有。”

云昭挥挥手道“去一份文书问问。”

柳城迅速写好了文书,加盖了云昭的印信,用火漆封起装进防水的牛皮筒子,交给早就等候的信使道“八百里加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