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莫日根活佛

第一七一章莫日根活佛

云昭的这个理想很宏大。

因为这不是他一个人的理想,而是很多人共同的愿望。

并且,这些人都在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而竭尽全力。

孙国信坐在玛尼堆旁边,蓝天下,彩色的经幡被风吹得呼啦啦作响。

用糌粑在石头上写经文,会留下一行白色的经文,不过,这样的经文经不起风吹日晒,一场雨,一场风,就能把经文吹散。

孙国信并不在乎,他写在石头上的经文是他的心意,雨水可以冲刷掉糌粑留下的痕迹,而经文却会随着雨水一起进入大地,会让深埋在泥土中的草根,来年更加茁壮的萌发。

风可以带走糌粑,经文却会混进风里,随着风一起去更加遥远的地方,给远方的人带去祝福。

所以,孙国信写的不是经文,而是心意……

蓝天白云下,一个身披藏红色僧袍的喇嘛,五颜六色的经幡,盛开的格桑花,绿色的草地,以及天上振翅高飞的苍鹰,草地上白色的羊,褐色的牛……如此的美丽。

一股清泉,汩汩的从草丛中冒出来,水质清澈,如同滚动的玉浆,一双黝黑而又洁净的手,从清泉上截取了一截玉浆,匆匆的跑到孙国信的面前,将这一捧清水倒在他的钵盂里。

然后,这个蓬头垢面的老牧人,就五体投拜的孙国信的面前。

孙国信探出手抚摸着他的头顶道“你是一个有福的。”

老牧人泣不成声,亲吻了孙国信的脚尖,就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玛尼堆。

此时,那个年轻的少年喇嘛依旧久久的注视着那个老牧人,眼神温暖而慈悲。

“我要为你们解脱悲苦,我要在这里诵经四十九天,我要让在这里的王爷们解除你们的苦难,我要让这里的豺狼也变得仁慈。

我佛慈悲……”

苍穹下只有一个红衣喇嘛!

他发下重誓,要在旷野中孤独的熬过四十九天,要不停的为这片大地上的人们诵经四十九天,如果他能完成这个宏愿。

草原上的王爷愿意饶恕那些有罪的牧人……

坐在玛尼堆边上的孙国信目送夕阳落下,眼看着明月升起,缓缓闭上眼睛。

四颗暗黄色的光点,缓缓地靠近了孙国信。

孙国信笑着睁开眼睛,一只淡黄的小狼就一下子跳进了他的怀里,另外还有一匹高大的母狼,安静的卧在他的身边。

孙国信从母狼的肚子下边摸出一个袋子,才打开,一股子奶香味就扑鼻而来。

小狼立刻就从他的怀里跳出来,仰着头等孙国信喂它。

袋子里装满了奶球,一天没吃东西的孙国信往嘴里丢了两颗,见小狼眼巴巴的模样,也就往它的嘴里喂了一颗。

“四十九天不吃饭,吸风饮露,这自然是不成的。”

吃了一肚子的奶干之后,孙国信不再是萎靡的模样,在两只狼的看护下,裹紧了袈裟,沉沉的睡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太阳再一次从地平线上升起,孙国信微微一笑,盘膝坐好面对朝阳又开始了一天的晨课。

至于那两只狼,早就不知去向了。

晨课结束,孙国信来到泉水边上,开始细细的洗漱。

他洗漱的速度很慢,很仔细,即便已经风餐露宿四十九天了,依旧风姿飒爽。

今天要见人,所以,他就用剃刀把脑袋重新刮了一遍,直到明光锃亮之后,才满意的停下手,俯身瞅着水中的倒影,微微笑了一下。

就重新整理了一下袈裟,站在泉水低头瞅着水中寸许长的近乎透明的小鱼在水中嬉戏。

修道的过程是极其枯燥无味的,因此,他养成了观察细微事情来解除寂寞的法子。

草原上出现了三匹马头,三个戴着金冠的王爷从太阳的方向疾驰而来。

孙国信依旧低头看着水中的小鱼。

“上师,何苦为一些罪人损坏自己的修行呢?”

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蒙古王公叹口气道“我们这些人迟早都会死的,汉人不准我们投靠建州,建州也不准许我们投靠汉人。

不论我们投靠了谁,最后的下场都是死。

那些罪人们以为投靠了某一方就能活命,却不知,不论投靠了谁,我们都必须冲在最前面。

在不久的将来,活佛就会看到蒙古人出现在汉人,建州人的军队中,他们与自己的同胞殊死作战。白白献出生命,却不知为什么作战。

活佛啊,如果您的慈悲,智慧可以化解这个矛盾,就请告诉我苏格拉沁,我们将修建金庙永远供奉您,让您的声音可以响彻草原,我们无不遵从。”

孙国信继续低头看着水中的游鱼叹口气道“你看,水中的鱼儿是何等的快活,它们不知道这个泉眼到了冬天就会干涸。

人呐,想的越远,就越是痛苦。

你们的痛苦在于,想要保住自己的拥有的,还想获得更多……这就是你们痛苦的源泉。

这里草木旺盛,水源奇多,牛羊可以在这里繁衍,你们也能过上富足的日子……可惜啊,这片草原对你们来说就像小鱼之这条小溪。

小鱼如果想要长成千斤巨鱼,小溪是不够的,它需要的是大海。”

蒙古王公继续抚胸施礼道“请活佛告诉我,蒙古人的大海在何方?”

孙国信抬起头露出阳光一般的笑脸,柔柔的道“你们的大海就在你们的心里。”

年轻的王公道“心里?”

孙国信点头道“就在你们的心里,你们不愿意舍弃这片草场,那么,这片草场将会成为你们的枷锁,你们富贵的时间太长了,早就忘记了,一个牧人本该追逐水草而生。

草场属于牛羊,并不属于你们,即便是牛羊,对这里的每一棵青草来说,都不过是过客。

记住,遵循你的心,记住你的祖先。”

孙国信说完话,就拿起自己的钵盂,一步步的向三个蒙古王公来的方向走去。

在地平线上,有无数的马头出现,这些原本应该蒙古王公装进木头箱子抛弃在草原上的人,如今都重获了自由,他们下了马,站在青草上,等孙国信走到他们的身边,这些牧民就匍匐在地上深情的亲吻他的脚印。

“嗷”

一声狼嚎声从远处传来,在远处的沙丘上,站着两只狼,一大一小。

孙国信停下脚步,朝两匹狼遥遥的挥手之后,看也不看匍匐在地上的牧民,走向守候了自己很久的队伍,钻进了马车。

“老孙,你还是没有说动这些王公投降我蓝田是吧?”

一个年轻的红衣小喇嘛等孙国信进了马车,就迫不及待的道。

孙国信躺在柔软的垫子上呻吟一声,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脊椎骨在嘎巴,嘎巴作响,等身体彻底觉得舒服了,才慢慢的道“急什么。”

年轻喇嘛道“怎么能不急呢,高杰发疯一般的召集蓝田城的战士,准备跟建奴决一死战呢。”

孙国信淡淡的道“那是高杰的事情,我们要做的事情十年之后才会显露功勋,急不得。”

“我们现在难道就这样漫无目的的乱走?”

孙国信瞅着年轻喇嘛道“张新良,你既然已经成了喇嘛,就该变成一个真正的喇嘛,我们这是在修行,走遍草原,看望每一个牧人,把佛音传给他们,让他们获得解脱。

用我们的双脚丈量大地,才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身为喇嘛的义务。”

张新良摸摸自己的光头不甘的道“我没打算当一辈子喇嘛,还准备娶妻生子呢。”

孙国信笑道“相信我,等你真正的入道了,你就会发现探索未知,安静,寂灭才是极乐世界,妻子儿女不过是过眼云烟,一场空。”

张新良连连摇头道“我还是觉得娶妻生子好一些。”

孙国信露出一嘴的白牙嘿嘿笑道“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我是一个快活的大喇嘛。”

张新良闻言,面黑如墨。

马车外边非常的热闹,不仅仅是孙国信的两百个随从,更多的是当地的牧民,以及那些刚刚被解救的囚犯。

他们围在孙国信的马车周围,载歌载舞,只有最好的骑手,才敢纵马越过孙国信的马车,将洁白的哈达缠绕在马车上。

相比这些快活的牧人,三个蒙古王公的神情苦涩。

活佛说的很清楚,想要在汉人跟建州人之间的战争中活下来,他们唯一能选择的道路就是离开。

不再有自己固定的牧场,需要带着族人,在草原,戈壁上流浪,就像草原上所有最黑暗的时光一样,逐水草而居,永远流浪,永远不停下脚步。

从而避开汉人这头野猪,以及建州人这头猛虎。

两不相帮,对蒙古人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也唯有如此,才能等到建州人,或者汉人取胜,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蒙古人才能回到故乡,臣服某一位胜利者。

“苏格拉沁,你真的要离开去流浪吗?”

“玛格,你想带着族人替建州人冲锋呢,还是想带着族人向建州人冲锋呢?”

“我谁都不帮,我的族人只为自己的牛羊战斗。”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是一群牧人,是一群牧羊犬,追逐着自己的牛羊走才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