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三章襄阳成熟了

第一七三章襄阳成熟了

木头飞机被破坏的非常彻底。

昨晚用了无数心血用刮刀刮出来的机翼上不但有牙印,更有暴力踩踏的痕迹。

费尽心血制作出来的三个轮子,已经不知去向。

厚实的机身被摔成了两截,竹片削成的螺旋桨少了两片叶片,惨兮兮的埋在竹篮最底层。

云昭没有再理睬破碎的飞机,站起身对钱多多道:“可能真的是我有些不务正业了。”

钱多多见丈夫似乎有些伤心,就安慰道:“您有大事要做。”

云昭点点头道:“确实有大事要做,雷恒的军队已经整装完毕,该出动了。”

钱多多对这个消息并不感到吃惊,雷恒这些天来家里跟丈夫喝了好几顿酒,该谈的话应该已经谈完了,该安排的事情估计已经安排妥当了。

想着这几天,也该雷恒军团开拔了。

“目标是哪里?蜀中?”

云昭摇头道:“白杆军挡在我们前边,秦将军亲自领兵驻守重庆,防备的就是我们,就目前而言,与白杆军开战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既然不是蜀中,您想要哪里?”

云昭道:“襄阳!”

“襄阳?对付李洪基?”

“也算不上对付李洪基,只不过是要把李洪基跟张秉忠两人的势力分割开来,他们两个最近为了罗汝才的事情闹得很僵。

我们要是拿下襄阳之后,就能把这两个混蛋分割开来,免得他们发生内讧,是为他们好,另外呢,汉中已经为我们所夺,那么,汉中的侧翼襄阳就该拿下来,如此,我们的土地才是完整的。

加上玉山书院这一届的毕业生就要毕业了,八百多人呢,总要给他们寻找实习的地方。

而襄阳那片地方,已经被李洪基,张秉忠,以及大明的官吏蹂躏的差不多了,这样的白地,很适合我们。”

大将要出征,这自然是大事。

大书房里的人一个个都很严肃。

在更加遥远的古代,大将出征的时候一般都要建立高台,帝王站在上面,以大礼酬谢将要出征的大将,大将则指天盟誓,感谢帝王的信任,然后拿着虎符出征。

韩陵山,段国仁两个家伙都没有去乘坐蝗虫制作的飞机然后被摔死,围着雷恒东摸摸,西捏捏的占便宜。

钱少少则在一边阴阳怪气的指责雷恒新婚燕尔的已经掏空了身子,现在整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句话很亏心。

在云昭看来,穿上甲胄的雷恒仪表堂堂还是能算的上的,九尺高的身板,放在三国也是盖世无双的猛将,尤其是一双砂锅大的拳头不断地阻拦韩陵山,段国仁向他下三路侵袭的双手的时候,显得很有力,也很敏捷。

“县尊给了你半个月的婚嫁,你现在还有力气,和说明什么?

说明张国萌一点都不给力,我记得她的身材不错啊!”

面对韩陵山不怀好意的话,雷恒是半点都不在乎,当年他带着这两个混蛋透过小洞偷窥女澡堂的事情,张国萌已经知道了,这时候被兄弟拿出来调侃,也没什么。

只要能把张国萌娶回家,他雷恒就算是赢了。

云昭挥挥手制止了他们无底线的调笑,对雷恒道:“八千人的正规军团,一万两千人的辅兵,都是我蓝田最好的儿郎。

望你珍惜他们,莫要让他们遭受没有必要的损失。”

雷恒站的笔直,捶着胸口道:“县尊放心,雷恒此去必当小心谨慎,为我蓝田开疆拓土之余,一定会全力保护好手下。”

云昭摆摆手道:“说到军阵上的事情,我不如你们,你放手施为就好,这一次你的军务就是拿下襄阳,将李洪基,张献忠所部分割开来,同时,还要逼迫已经损兵折将的罗汝才离开大湖以北。

北方的大部分地域,已经糜烂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想,我们很快就要离开关中,为天下苍生而战了。”

雷恒大笑道:“末将早就等候这一刻多时了。”

韩陵山接着道:“你是我们玉山书院出来的第一位军团统帅,兵凶战危的多加小心,别给玉山书院的同僚脸上抹黑。”

雷恒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段国仁笑道:“别死。”

雷恒笑道:“身为将军,该死的时候就该死。”

钱少少阴测测的道:“我会时刻看着你的。”

雷恒道:“你看着我没关系,别看我老婆就成!”

中午的时候,钱多多跟冯英亲自送来了一桌丰盛的酒菜,由于张国萌不知怎么面对韩陵山,段国仁,钱少少三人,打死都不来,因此,钱多多,跟冯英也就没有停留,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五个人。

酒没有多喝,人却变得激动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朗诵少年中国说,然后其余的几个人就一起跟着大声朗诵起来。

云昭在激动之余,甚至当场吟诵出“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这样的文字。

被其余几人敬为天人!

第二天的时候,云昭没有去送雷恒。

雷恒来到大书房门口站立了一柱香的时间后,就回到了凤凰山军营,与副将云霄一起带着大军从凤凰山,径直踏上了武关道。

这支大军才离开凤凰山军营,全天下的掌权者就像是一头头受惊的驴子,战战兢兢的瞅着这支军队的行踪,关于这支军队的行踪,他们几乎是一日几报。

他们不能不吃惊,不能不害怕,这是蓝田县最强大的军团,他们不仅仅是一支全火器军团,还是一支全骡马化的军团。

经过武研院改良后的最新式的大小火炮就携带了足足三百门,由于这些年蓝田县对于钢铁几乎是不惜血本的研究,加上水力锻锤的出现,让蓝田县的军用火炮的重量不断地减轻,威力却在不断地增大。

最大的二十磅火炮,虽然依旧是前膛炮,由于用的是新研制的开花弹,整个炮身也只有两千斤,效能堪比上万斤的要塞重炮。

外人只看到了这些鸟铳跟火炮,却忽视了这支军队装备的新型燃烧弹,其中最恶毒的白磷弹,即便是雷恒军中,也仅仅装备了两个基数两百枚。

这东西完全是武研院无意中弄出来的一个副产品,材料来自于书院收集的尿液。

刚开始的时候,武研院里的疯子准备从厕所碱土中提取纯硝,然后就有人认为这种硝的来源应该是人尿,为了还原真实的自然环境,他们就在尿液里面添加了沙子然后煮

却意外地得到一种像白蜡一样的物质,发出耀眼的白光。

这些人这从未见过的白蜡模样的东西,还以为是废物,可那神奇的蓝绿色的火光却令他们兴奋得手舞足蹈。

找云昭要研究经费的时候,云昭才发现,这些混蛋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弄出来了白磷!

在投入了大量研究经费,烧伤了,中毒了好几次之后,蓝田县就出现了一种既可以当毒气弹,又能当燃烧弹的世界上最恶毒的一种东西白磷弹。

为了大规模的制造这种弹药蓝田县人以后上厕所,必须要把尿进木桶里,等着专门的人收集,最后送到一个身处偏远地带的工厂煮尿厂。

因此,这种弹药的珍贵性可想而知。

雷恒,云霄统领的大军没有掩饰自己行踪的意思,他们浩浩荡荡的直奔襄阳,目标非常明确。

红娘子受李洪基所托,携带大量财物,星夜抵达了玉山城,求见冯英。

冯英再次见到红娘子的时候,昔日那个英气勃勃的女英雄已经显得有些憔悴,面对冯英的时候少了一份昔日的英姿飒爽,多了几分悲苦。

直到现在,她依旧不明不白的跟着李岩,但是,孩子却已经有了两个。

听说红娘子来了,钱多多就把自己院子里的人统统撵去服侍冯英,因此,红娘子进入冯英的院子的时候,堪称仆婢如云。

“怎么不带孩子过来给我看看?”

见红娘子想要亲近一下云彰又不敢的样子,冯英笑呵呵的问候了红娘子之后就开始嗔怪她。

冯英的模样变化不大,只是身上多了些雍容模样。

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女人享受幸福生活之后的从容。

“大家都是姐妹,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受闯王之命前来,是为了问妹妹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红娘子不想在冯英面前落了下风,仰起头瞅着屋檐上的脊兽轻声道。

冯英笑道:“你我情同姐妹,有什么话尽管道来。”

红娘子正色道:“听闻蓝田大将雷恒,云霄统领两万兵马进入了武关道,意欲何为?”

冯英叹口气道:“姐姐与我都是女流之辈,在家中安心相夫教子不好么?为何要参与到男人们的事情里面去,何苦来哉。”

红娘子戚声道:“我命苦,没有妹子这样的好福气,不参与男人们的王图霸业,就连最后的一点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为了我的两个孩子,只好千里奔波。”

冯英沉默片刻道:“妹子还没有看出来吗?我夫君听闻闯王与八大王为了罗汝才起了冲突,大家都是义军,自然不能眼看着他们内讧。

因此,我夫君就派了雷恒他们去襄阳阻断闯王与八大王之间的联系,大家耳根子都清静。”

红娘子霍然站起道:“襄阳乃是闯王龙兴之地,你们如何能这样做呢?

蓝田兵进襄阳,这就是要与闯王开战,蓝田难道就不怕闯王麾下的百万大军吗?”

冯英将一杯茶水放在红娘子手里道:“我夫君一向蛮横惯了,是不管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