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一语天下惊

第一七四章一语天下惊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徐元寿一遍又一遍的吟诵这句诗词,为此一连喝了三壶酒。

不为别的,他只为他的学生终于有了当人主的自觉。

蓝田县只有一县之地的时候,云昭自谦一下那叫睿智。

现如今,蓝田已经囊括六十八州,羁縻之地千里有余,治下百姓一千万,雄兵十万,乡野间更是暗藏无数英雄豪杰,就等云昭一声令下,百万大军定能席卷天下。

如今的蓝田文武济济,治下国富民强。

是潜龙就该鳞爪飞扬,是乳虎初长成也该咆哮山岗。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崇祯皇帝听到这句诗词之后,就停了晚膳……

在大殿中长吁短叹知道天明。

建奴,他可以和谈,李洪基,张秉忠之流,他可以举天下之力清剿,云昭……他羽翼已成。

细数手中力量,一种强烈的无力感侵袭全身。

清晨的时候,他勉强自己进食两碗,杖毙了两个碍眼的宦官,换好龙袍就上殿了。

今天的朝会跟往常一般无二,坏消息还是如期而至。

百官还在喋喋不休的相互攻讦,仔细听的还,还能从他们的话语中听到深深地恐惧。

云昭的大军第一次毫无遮掩的离开了关中,锋头虽然直指李洪基治下的襄阳,可是,那支军队带给大明文武百官的感觉依旧是恐惧。

他们每一个人都知晓,皇帝今天开朝会的目的所在,却没有一个人提及关中云昭。

只想用一个又一个的坏消息扰乱皇帝的思维,希望皇帝能够忘记云昭的存在。

再多的坏事情也终究有一个度,朝会从日出开到下午,重臣们已经觉得无话可说的时候,皇帝依旧高坐在龙椅上,没有宣布退朝的意图。

首辅周延儒见重臣们不再说话,就暗自叹口气道“启禀陛下,皇长女年已豆蔻,礼宜择配,臣以为当榜谕官员军民人等,年十三,四岁,品萃端良,家教清淳,人才俊秀者,报名,赴内府选择。”

崇祯皇帝面无表情的道“准奏,皇长女婚礼应用府第及冠服等仪,敕所司如例造办。”

这君臣二人的话结束之后,大殿上安静的落叶可闻。

片刻之后,朝堂上就热闹的如同菜市场一般,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始赞扬长公主高贵典雅,秀外慧中,公主之婿万万不可轻慢,非盖世英杰不足以匹配公主。

人人都知道皇帝与首辅这时候提出公主婚配是何道理,依旧没有人愿意说出云昭这两个字。

没有人说,皇帝就不肯退朝……于是,君臣就相持到了晚上。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回闯王,云昭的写这半阙词的意思是,除了他,谁还能执掌大明天下?

与当年楚王问周天子鼎之轻重是同一种意思。”

牛金星回答了李洪基的问话之后,就退了下来。

“哈哈哈,昔日的黄口孺子,今日也终于硬气了一回,爷爷还以为他这一辈子都准备当王八呢,没想到这个黄口孺子毛长齐了,终于敢说一句心里话。

不过,大明天下那么大,他何处不能去,为何独独看中了爷爷的襄阳?”

牛金星道“云昭所虑者不过是,闯王与八大王合流,只要占据了襄阳,那么,他就能把已经占据的夔州府施州卫连成一线,继而将蜀中完全包围在他的领地之中。

也就是说,云昭占据襄阳,一是为了将闯王与八大王分割开来,二是为了护卫汉中,三是为了方便他图谋蜀中,乃至云贵。

云昭野心勃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闯王定不能让他得逞,臣下以为,闯王此时应该快速解开与八大王的仇怨,放弃对罗汝才的追索,合力应对云昭。”

李洪基苦笑一声瞅着牛金星道“我们不是没有跟那头野猪精打过,你问问刘宗敏,问问郝摇旗,再问问李锦他们那一次占到便宜了?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你以为联合了张秉忠就能打的过了?

蓝田军队不是朝廷军队,我们用惯的法子,在蓝田军跟前没有用,他们不要钱,只要命,将官一个个都是云氏本族人马,野猪精一声令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这些年,如果不是野猪精一直把目标对准建奴,我们的日子更不好过。

奶奶个熊的,这头野猪精在很早以前就把大明看成了他的盘中餐,怪不得他宁可带人去草原跟蒙古人作战,跟建奴作战,却对我们不闻不问。

他这是从根本上就看不起我们,认为我们是一群流寇,是一群泥腿子。

娘的,什么时候强盗也开始分三六九等了?

他云氏当了快一千年的强盗,就比我们这些才当了十几年土匪的人就高明吗?”

宋献策在一边道“闯王还是快快决断吧,袁宗第在襄阳已经如坐针毡,如果我们要守襄阳,就尽快发援兵,如果不想与蓝田征战,我们就放弃襄阳。”

李洪基瞅着宋献策道“你非要从我嘴里听到放弃襄阳这句话吗?”

牛金星叹口气道“既然闯王主意已定,我们这就下文书,命袁将军撤离襄阳。”

眼看着牛金星与宋献策离开了,李洪基就对刘宗敏道“地盘对我们来说没大用,襄阳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了。”

刘宗敏道“闯王说的极是,人马才是我们的命根子,只要人马还在,我们就会有地盘。”

李洪基有些无奈的道“就怕我们占领到哪里,云昭就会追击到哪里,那个时候,我们兄弟就会成为他的开路先锋。”

刘宗敏道“我们每到一地,就大肆劫掠,给云昭留下一片白地也就是了。我们要钱,要人,云昭要地,只要我们有人,有钱,天下之大,我们何处不能去!”

看着部下们一一离开,李洪基忍不住暗自喟叹一声道“打不过,是真的打不过啊……”

实力这东西是永恒的决胜条件!

不论是崇祯皇帝,还是贼寇李洪基都对这东西有着深刻的认知。

云昭当然也是如此,而且还是一个资深的实力论者。

经过十年发展,十年生聚,蓝田县的积存几乎为天下冠。

在东边,高杰正在与建州悍将岳托作战,在广袤的草原上,硝烟弥漫,箭矢纷飞。

每一声炮响,都会有一颗黑黝黝的炮弹凶狠的钻进建州人的队伍中,击碎高大的木盾,飚起一路血浪。

鸟铳手不动如山,枪管中一次次的喷射出一缕缕火焰,将快要靠近的建州步卒射杀在半途。

两侧的骑兵缓缓向主阵靠拢,战马已经迈动了小碎步冲锋就在眼前。

建州人的盾阵一次次的布好,一次次的被火炮击碎,他们缓缓后退,虽然死伤惨重,依旧军容不乱。

高杰收起望远镜,对身边的传令兵道“开花弹,三连发,速射。”

随着旗帜摆动,火炮的炮口开始上仰,随即,一颗颗炮弹从跑口喷薄而出,带着火星窜上了高空,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高高的弧线,便一头栽下来。

于此同时,云卷率领的骑兵收起短铳,拔出长刀,在马速起来的时候,呐喊着向建州人的军阵扑了过去。

炮弹落地,爆出无数黑红色的花朵,再一次无情的将建州人完整的军阵炸的七零八落。

面对两股如同长龙一般的骑兵,绝望的建州固山额真大喊一声,挥舞着手里的斩马刀无畏的向骑兵迎了过去,在他身后,那些刚刚从爆炸气浪中清醒过来的建州人,顾不得队形,高举着手中武器从半山坡冲杀下来。

勇猛的固山额真被一枚手雷炸的摔倒在地,即便如此,他依旧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鼓励自己的部下,继续冲锋。

手雷的爆炸声,让战马惊慌起来,云卷控制好战马,狞笑着继续向前突进。

箭雨如同瓢泼大雨倾泻而下,落在骑兵群中,打在铠甲头盔上叮当作响,更有被羽箭刺穿铠甲薄弱处引发的惨叫声。

中箭的战马轰然倒地……

而此时,云卷的战马已经奔上了山头,他没有停歇,继续向建州军阵中穿透。

箭雨只来得及发出一波箭雨,在羽箭刚刚升空的什时候,黑黝黝的炮弹就落在这群只穿着皮甲的弓箭手群中,被火药撑开的炮弹碎片四处飞溅,轻易地穿透了这些弓箭手的皮甲,以及身体。

骑兵在建州步卒军阵中肆虐,岳托却似乎对这里并不是很关心,直到现在,最精锐的建州铁骑并未出现。

高杰瞅瞅自己的火炮阵地,然后,那些鸟铳手便在队长凄厉的哨子声中,端着火枪缓缓前进,与火炮阵地的联系不再那么紧密。

火炮依旧不停地将炮弹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只要那里已经溃散的建州人有集结的倾向,炮弹就会落在那里,将刚刚集结的人马再次打散。

建州步卒终于抵挡不住云卷骑兵的冲杀,开始溃散,云卷回头看了一眼高杰所在的地方,见帅旗并没有变化,代表骑兵的旗子依旧前倾。

就提起长刀指着溃散的建州步卒道“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