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战争以新的方式开始了

第一七五章战争以新的方式开始了

“轰!”

一声炮响从侧面传来。

高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黑点从小山背后飞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七八声轰响。

炮弹落在空地上,在坚硬的岩石上弹跳一下,最后飞溅到了距离高杰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其余的几颗炮弹也大抵上是这样,不过,他们的目标不是高杰帅旗,而是高杰背后的火炮阵地。

“建奴也知道用炮了?”

瞅着亲卫捡过来的实心炮弹,高杰在手里掂量一下,发现这是一枚十八磅炮的炮弹。

随后丢掉炮弹,高杰对自己的亲卫道“耿精忠,尚可喜”就在小山背后,把他们捉来!“

亲卫首领应答一声,就带着五百骑冒着不断飞出的炮弹直插那座不起眼的小山。

军法官梁凯见将军身边只剩下寥寥数十人,且以文士居多,就对高杰道“将军,我们要嘛前进,与火铳兵汇合,要嘛退后与炮兵汇合。

现如今,我们的大军已经分成了两截,恐为建奴所趁。”

高杰抽出自己的长刀笑了,对梁凯道“你是文官?”

梁凯愣了一袭,马上抽出长刀道“是文官,但是论起杀敌,一般的将官不如我。”

随着梁凯抽出长刀,其余文员同样收起自己的笔墨,也从腰间抽出长刀,甚至有人已经准备好了火铳。

蓝田县基本上没有什么文人跟武人之别。

他们穿上儒衫就是读书人,挂上刀剑就成了武人。

高杰瞅着还没有动静的敌人右翼,轻声道“总不能让老子脱光了,你们才会出动吧?”

话音未落,一彪人马就从右翼的坡地后面冲了过来,是建州骑兵。

“组建防线!”

梁凯喊叫一声,一众文员就挡在高杰前边,面向骑兵。

高杰呵呵笑道“终于出来了。”

梁凯大声道“请将军速退。”

眼看着万马奔腾,排山倒海一般冲锋过来的骑兵,高杰笑道“退什么,我们今日就近距离看看建州骑兵最后的荣光。”

梁凯焦急的道“将军不可涉险!”

高杰抽出长刀对梁凯道“我要是走了,建奴就不会继续冲锋了,命令,开炮!”

梁凯脸色煞白,不过他还是摇动了火炮发射的旗子。

就在旗子摇动的第一瞬间,炮兵阵地上就硝烟弥漫,早就准备好的炮弹密密匝匝的飞上了天空。

这些炮弹飞行的速度并不快,射的也不够远,眼看着它们轻飘飘的飞到两座丘陵间的凹地上空,就砰的一声炸开了。

没有飞溅的弹片,也没有浓烈的火光,只有无数点火星摇摇晃晃的往下落。

梁凯见了,大惊失色,对同伴道“磷火弹,掩住口鼻。”

众人匆匆的掏出布巾子绑在口鼻上,全神贯注的瞅着敌人越积越多的山坳地带。

山坳地带对骑兵来说非常的不利,下山冲锋的时候,马速不能太快,否则会在摔倒在山坳里,进入山坳之后,战马不得不调整速度,就会在山坳处有一个短暂的停顿。

白日下,磷火几乎不可见,就这么摇摇晃晃的笼罩了整个山坳。

一朵磷火落下,阿克墩挥刀扫开,这朵火焰似乎突然间有了灵性一般,避开了他的长刀,继续下落,眼看着落在肩膀上,阿克墩一边催动战马,一边随便一巴掌拍在火焰上。

等他的战马跑起来之后,阿克墩忽然觉得手掌一阵剧痛,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掌居然在燃烧。

火油就是这个样子很难熄灭,阿克墩就把着火的手夹在胳膊底下,来回蹭两下……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肩膀也开始着火了。

一朵磷火落在战马脖子上,战马吃痛,昂嘶一声,就向前蹿了出去,正在努力灭火的阿克墩猝不及防,从战马上摔了下来。

好在战马跑的不是很快,掉下马的阿克墩就在地上一阵翻滚,想要灭掉身上的火焰,然而,被身体压过的着火处,火焰再一次出现。

这一次,他看的很清楚,火焰居然是白色的。

天上在不断地往下落火雨,开始建州猛士并不在意,当他们发现这种看似柔弱的火焰,扑不灭,浇不灭,打不灭,埋不灭的时候,原本有些整齐的队形终于开始散乱了。

受伤吃痛不受控制的战马驮着主人斜刺里向外冲,依靠本能躲避灾难。

火炮阵地依旧不疾不徐的向天空发射着炮弹,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那一片的天空就被火雨笼罩了。

梁凯叹息一声,见识过磷火弹威力的他,如何会不知道被火雨笼罩的后果。

高杰瞅着对面已经乱作一团的建奴骑兵,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对梁凯道“我们只有五百枚这样的弹药,全消耗在这里了。”

梁凯瞅着高杰舔舐嘴唇的样子,小心的道“县尊说过,这东西不可轻用。”

高杰冷笑道“我现在难道不是重用?本来想动用蓝田城所有力量给建奴重重一击,让他们绝了进犯我们的心思。

谁知道,县尊不准,所有人都不准!

老子的战争目的却一定是要达到的,既然有磷火弹可以用,老子为什么要让自己的部下去跟建奴打生打死?

这一仗,要确定谁才是草原上的王!

老子要让所有的蒙古王公跪在老子的脚下,不敢依附建奴!”

梁凯道“在这里用用也就罢了,我就怕将军用顺手了,在什么地方都用,卑职建议,以后再使用这东西的时候,还请将军达成众意才好。”

高杰淡淡的道“五百枚全打光了,老子就是想用,也没得用了。”

见高杰不高兴,梁凯也就闭上了嘴巴。

阿克墩此时坐在火焰中,已经没了生命的迹象,火焰并不因为他的生命消失了,就放过他,继续滋滋的炙烤着他的身体。

脖子烧断了,脑袋跌落在地上,继续燃烧。

侥幸逃回去的骑兵不算多,骑兵首领布鲁湛觉得射出了各自逃命的鸣镝之后,同样被火雨点燃了身体,甲胄着火了,他就丢弃甲胄,皮肉着火了,他就削掉着火的皮肉。

顶着一面着火的圆盾踉踉跄跄的逃出了火雨范围,他已经伤痕累累,血流如注。

身为满洲固山额真,他平生参与过无数大战,即便在最凶险的时候,也不如此刻百分之一。

耳听得中军处出现的撤退号角,眼看着山坳处层层叠叠还在燃烧的人马尸体,布鲁湛仰天大叫挥刀割断了自己的脖子,一头栽倒在草地上。

白磷燃烧自然是有毒的,不仅仅是有毒这么简单,有些人甚至在呼吸的时候把磷火也吸进去了。

山坳处白烟滚滚,开始还有人马嘶嚎的动静传出来,很快那里只有火焰燃烧的滋滋声。

岳托站在矮山上浑身冰冷。

三千被他寄予厚望的建州骑兵,就这样被毁于一旦。

他不是没有考虑到蓝田军的强悍,为此,他精心布置了战场,为此,在战争初期他不惜示敌以弱,就是为了将高杰大军引诱到这片预设战场上。

在这片丘陵地带,可以有效地降低蓝田军的火炮杀伤力……可是……

“贝勒,我们走吧,云卷的骑兵杀过来了。”

岳托的老搭档杜度看了白烟弥漫的地方一眼,低声对岳托道。

岳托低声道“全体撤退吧,在二道泡子构建防线。”

再看了一眼被磷火肆虐过的地方,岳托下了矮山,走到半路,却纵马离开队伍,咆哮着向刚刚从一道山坳后面转过来的云卷。

他自觉无法应对那种恶毒的火炮,面对云卷屠杀他麾下步卒的场面,却忍无可忍。

眼看着一大群白甲兵向他兜转过来,云卷喊叫一声,就把身上的手雷全部丢了出去,他的部下也依法施为,不等手雷落地爆炸,他们拨转马头就走。

脱离了火铳,火炮的掩护,云卷没有自大的认为麾下的这些将士已经强悍到了可以跟建州白甲兵拼刀子的地步。

既然战斗已经获得胜利,杀敌的机会有的是,没必要在劣势下硬来。

两军距离稍微有些远,手雷起不到杀伤白甲兵的目的,此起彼伏的手雷爆响,也只能起到延缓,迟滞岳托的目的。

硝烟散尽之后,岳托停下马蹄,眼看着云卷带着一彪骑兵继续追杀别的溃兵。

杜度拉住岳托的战马缰绳道“走吧,云卷在引诱我们去他们大炮够得着的地方。”

岳托怒吼道“我们也有大炮!”

“我们的大炮不如对方!”

杜度胡乱给了一个解释,就拖着羞刀难以入鞘的岳托,匆匆离开了战场。

同时带走的还有他的帅旗。

“岳托死了!”

也不知道谁首先发现岳托的帅旗不见了,开始大喊大叫。

与此同时,高杰的帅旗底下,响起了沉重的进军鼓。

原本端着火枪如林而进的火枪手们,顿时就在火枪上装好枪刺,分成了无数支小队,离开军阵潮水一般的向敌军猛扑过去。

山坳里一团团的火焰在这个时候连成了一片,继而形成了冲天大火,烟雾中不再有呛人的磷火味道,被风一吹,一种难以言说的烤肉味道就弥漫开来。

高杰不动如山。

梁凯强忍着不断涌动的烦恶,将头扭转过去。

大火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渐渐熄灭,远远地朝火场看过去,那里只剩下一片白色的骨灰。

在晚风的吹拂下,一些白骨灰打着旋,一路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