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见微知著

打扫战场的时候,梁凯再一次来到那片骨灰地。

骨灰已经被那场怪风带走了很多,只有在岩石缝隙,以及裂开的土地上还能看见一些,

“此物毒辣至此。”

梁凯忍不住感慨一声。

随同他一起检视战场的粮草主簿兼密谍司密谍的姜成道:“你知道个屁啊,磷火就是磷火,再毒辣也不至于把人马都烧成灰。”

梁凯不服气的指着地上的灰烬,以及一些残存的干骨头道:“这还不能明证?”

姜成上下瞅瞅梁凯摇摇头道:“你这人身上的油水不多,不好烧。”

“什么意思?”

姜成嘿嘿笑道:“人其实也是柴火,只不过需要引火物罢了,这磷火就是一个引火物,就像把一块肥肉放在火上煸烤,油脂都冒出来之后,仅仅是这些油脂,就足以把尸体烧成灰烬。

我听族里年长的长辈说,当年他们在蓝田要是捉到有钱人勒索不来钱财,就在他们的肚脐上捅一刀,插一根浸了灯油的棉线,点着之后,这根棉线就会一直燃烧。

听说有点七七四十九天的,名曰点天灯!

支持棉线一直燃烧的东西就是人油。”

梁凯皱眉道:“以后不要乱说这些话,传出去对县尊的声誉不好。”

姜成摊摊手道:“以前这种话都是随便说的,聋二爷他们经常干,小时候我还跟二爷学过手艺,要不是少爷把我弄玉山书院里,我现在该是一个很好的刽子手。”

梁凯无语的瞅着姜成道:“你现在是官员!”

姜成道:“我其实更想去府里办事,当这个粮草主簿太没意思了,当密谍更没意思,你们都躲着我。”

梁凯冷笑道:“现在进去还好,要是县尊将来进了皇宫,你说,你胯.下那一刀挨是不挨呢?”

姜成大笑道:“别拿这事来吓唬我,少爷这辈子据说就两个老婆,那是神仙一般的人,府里其余的姐妹都是跟我一起光腚长大的,有个屁的男女大妨。

甲一他们年纪大了,该我们这一批人顶上去了。”

梁凯实在是不愿意跟别人谈论县尊内宅之事,总觉得这对县尊很不尊敬,满蓝田县也只有这群云氏老贼才心心念念的想着进内宅当差呢。

见梁凯无意跟自己说闲话,姜成就道:“我怎么觉得你读书读坏了?”

梁凯不解的道:“何出此言?”

姜成用脚踢散了一小堆骨灰道:“这些狗日的全都该死!”

梁凯道:“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怎么还长吁短叹的?”

梁凯瞅着姜成道:“你这种在书院里混了八年的混蛋,那里知晓人应该有悲悯之心这回事!”

姜成诧异的道:“对建奴?”

梁凯踢了姜成一脚道:“对人!”

“建奴是建奴,不是人!”

“我不跟你这种不学无术的人说话!”

梁凯说完就背着手走了,姜成连忙跟上,他很想问梁凯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场大战下来,高杰收获颇丰。

虽然岳托,杜度等建州高级将领都跑了,不过,他还是有收获的。

比如,被他的亲兵活捉回来的耿精忠!

蓝田县早就有规矩,对于那些主动投降,或者叛逃的大明人,在哪里发现,就在那里杀掉,不用审判,也不用押解回蓝田搞什么批判大会。

只要有机会就杀掉,一刻都不要停留。

高杰觉得有些可惜,加上自己不久之后就要回蓝田县休整,就觉得把这个家伙带回蓝田,应该是一件很有教育意义的事情。

对于口供什么的高杰没兴趣知道,这个奸人在建州的足迹,以及干了一些什么事情,密谍司知道的清清楚楚,再交代一遍没有任何意义。

交付军法司看押之后,他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军法司里有密谍司的人在,他们一定会看好耿精忠这个家伙的。

人进入了军法司其实问题不大,如果违反了军规,那就按照军律执行就是了,一般情况下,就是打板子。

如果是蓝田县人,犯了足够杀头的罪过,这需要獬豸下判词云昭知晓才能处决。

也就是说,一切都有规矩可行。

可是,如果落进军法司密谍手中,就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个什么下场了。

姜成就是密谍!

这在军中并不是什么秘闻。

所以,大家一般见到他都躲着走。

姜成之所以缠着梁凯,目的并非跟他闲聊,他想要这一战活捉的所有建州人。

一个耿精忠自然是没法子满足他的胃口的,尤其是在,毁掉耿精忠双腿跟右手之后,这个烂泥一般的叛徒,就没有什么好招待的。

“我建议你把这两千多建奴全部活埋!”

“这两千三百四十二人中,不全是建奴,还有蒙古人,以及汉人。”

“不,这些人都是建奴,应该活埋掉。”

“将军没有下这样的军令!”

“狗屁,杀不杀人是你这个军法官的事情,不是高将军的权力范围。”

梁凯停下脚步,瞅着姜成道:“你是粮草主簿,也是密谍司的人,但是,你的权限再大,也没有哪一个律条要求你越过我去处置降俘。”

“这一战,我们战损了七百八十七人,我想,你心中应该有数。”

梁凯皱起眉头盯着姜成道:“如今的蓝田,不是昔日的土匪,我们以后办事,不能随心所欲,我知道你报仇心切,我看到那些战死的同袍我也心痛。

可是,规矩不能破,他们必须经过审判之后才能定罪,而不是问都不问的就全部给活埋掉。

县尊以后就代表着天道!

是天道就要公平,然后才能服众。

不管是敌人也好,自己人也好,县尊都应该以大心胸去面对,胸中都应该装着这些人。

天下人的悲苦,就是县尊的悲苦,这就是天道。

手上沾染我大明百姓血的人,不论是不是建奴都应该被处斩,手上没有沾染大明百姓鲜血的人,就罪不至死!

该服苦役的就去服苦役,该去军前效力的就去军前效力,这才是我蓝田县的律法!

也只有这样的律法,日后才能昭信天下!”

姜成吧嗒一下嘴巴,很想说一句他才不管将来的一类的话,话在嘴边忽然想起他土匪老子警告他守规矩的话,就把要说的话生生的吞咽了下去。

对于一个土匪来说,快意恩仇才是王道。

岳托,杜度在一百里外的二道泡子终于站稳了脚跟,重新清点了大军之后,岳托忍不住悲从心来,野狼岭一战,他岳托虽然没有全军溃败,但是,折损两成,近七千军力这件事,还是让他难以承受。

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建州人中,终于出现了逃兵。

蒙古战奴,汉人阿哈逃跑,这在军中是常事,不足为奇,但是,建州人逃跑,这是开天辟地第一次。

昔日,建州人莫说从战场逃跑,即便是战败都是一种严重的耻辱,都会被剥除所有荣耀,所有财产,甚至还会被剥夺妻子儿女。

这就造成了建州人宁愿光荣战死,也不肯逃遁。

但是,这一次,一些亲眼见证了那场火雨的建州人,胆子终于被吓破了。

虽然只有区区十余人,对军心却是一场重创。

看到雄狮一般怒吼要把逃兵碎尸万段的岳托,杜度就显得平静的多。

“此战非战之罪!”

岳托压低声音从喉咙里硬是挤出一句话道:“别找理由,打败了,就是打败了,这没什么好说的。”

杜度摇头道:“野狼岭一战,我建州将士作战与平日一样勇猛,贝勒的统领也与平日一般英明,将士们面对蓝田密集的弹雨,即便死伤惨重没有溃散,与蓝田骑军交战,也苦苦坚守,缠斗。

面对蓝田雨点般的炮弹,将士们依旧勇猛向前。

唯独……”

岳托慢慢安静下来,闭上眼睛道:“下一战,如果高杰依旧使用这种火雨我们该如何应对?”

杜度道:“我问过那些死里逃生的骑兵了,这种火极为阴毒,一旦沾身,便如同跗骨之蛆,不死不休,有些将士即便是削掉了皮肉灭火,结果,皮肉内依旧有火焰在燃烧。

如果将士们能安定沉着一些,这种火焰并不难对付,无论是盾牌,还是皮甲都能阻挡火焰于一时。

麻烦的是这种火焰带来的恐慌,以及毒烟,才是最麻烦的,多吸两口毒烟喉咙就会受伤,眼睛就会剧痛。

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导致我三千铁骑命丧山坳。

由此引发的慌乱,才是导致我们损兵折将的最主要原因。

贝勒,我以为我们接下来的仗应该以防守为主,那种火雨毒辣,想必也一定珍贵,高杰此时远离蓝田城,我想,他的补给必定不足。

如果他真的有那么多的火雨,在我们交战之初就开始用了,不至于费尽心机的等到我们最珍贵的骑兵出击之后才用。”

岳托叹口气道:“这一战不算什么,就算我们全军覆没对我大清来说也算不得什么,我不是担忧下一场仗该怎么打。

我是担忧,一旦云昭一统中原之后,我大清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