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章王师,王师!

第一七九章王师,王师

高杰在捕鱼儿海大捷的消息终于传回了蓝田。

这个消息对蓝田人好像并没有多少触动,这些年来,蓝田大军取得了太多的胜利,这种一次杀敌七八千的胜利跟云昭一人硬抗李洪基百万大军的胜利相比,确实没有多少光环。

不过,终究给因为酷热无法回房间睡觉的关中人多了一些谈资。

胜利已经成了关中人的习惯。

失败才是大新闻。

从去年开始,蓝田县征兵的工作就变得有些频繁,招收的人数也比以前多了五六倍不止。

因此,坊间就有聪明人开始猜测,蓝田大军是不是真的要离开关中了。

自从雷恒的大军兵不血刃的进驻襄阳城之后,昔日逃难到关中的一些人就开始动心思了,好多人成群结队的离开关中,直奔襄阳,看看能不能回到故乡。

这是一个极为奇特的现象。

关中对这些人很好,他们在关中也生活的很好,并没有人因为他们是异乡人就欺负他们,这里的官府对待流民的态度也没有那么恶劣,最早来关中的一批人甚至还获得了田地。

在雷恒军团占领襄阳之后,依旧有很多人愿意回到襄阳老家

这是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乡土情结。

“梁园虽好,却非久留之地”

赵元琪先生,在讲授完此次流民动向之后,合上讲义,离开了教室。

留下一屋子的学生,在那里嗡嗡嗡的低声交谈。

冒辟疆收拾好书本,匆匆的追着先生的脚步来到教室外边,拦住先生问道:“先生,我很想知道,那些襄阳人为什么会认为,蓝田占领襄阳之后,那里就会平安下来”

赵元琪抱着讲义笑道:“最早回去的一批人都是聪明人。”

冒辟疆抱拳道:“请先生明言。”

赵元琪道:“你如果看了蓝田的发家史,你就很容易从中发现,只要是蓝田县吃进去的土地,从无吐出来的可能。

既然这一次,县尊派遣雷恒将军兵进襄阳,那就说明襄阳对蓝田来说就是一颗成熟的果子,到了摘取的时候。

冒辟疆,你之所以在这一班学生中属于中平,最大的原因是你,不肯放下成见。

你总是喜欢预设一个结果,然后再用结果倒推过程,如此,你得出的答案往往与实际相差太大。”

冒辟疆对先生的话充耳不闻,继续问道:“学生不明白,那些襄阳人既然已经在蓝田立足,为何要抛弃这里优越的生活,回到襄阳那座被流寇洗劫一空的城市去呢

会不会有什么学生不知道,且让那些流民无法忍受的因素在里面,才会导致流民回归,学生以为,一句故土难离不足以解释这种现象。”

赵元琪笑道:“你看看,你又开始预设答案了。

你就想过一些积极地答案吗”

冒辟疆道:“流民们的选择很难让学生得出一个更加积极地答案。”

赵元琪道:“既然如此,我就不说答案了,最好的答案就在襄阳流民中间,给你三天时间,亲自去襄阳流民中间走一遭,得出答案之后,再把你的答案告诉你的同窗。”

冒辟疆躬身道:“学生遵命。”

赵元琪拍拍冒辟疆的肩膀道:“人生百态,滋味各有不同,且慢慢品吧。”

冒辟疆再次施礼,目送先生离开。

在玉山书院看见云昭一点都不奇怪。

冒辟疆现在就看到了云昭,他正在跟一群半大小子在宽大的场地上撵着一个皮蛋子满场飞奔,他两个老婆就带着两个孩子站在场边大呼小叫。

其中一个美的不像话的还大着肚子,全场就属她叫的声音最大。

“成何体统”

冒辟疆暗暗呵斥一句,对云昭有些失望。

“帝王不该是这个样子”

冒辟疆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声。

“你见过帝王”

“没有”

冒辟疆回答之后才发现方以智就站在他身后。

“如果你没见过,眼前这位就是你见到的第一位帝王”

“你说,帝王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吗”

方以智笑道:“帝王模样无成法,既然是帝王,他表现出来是什么样子,这个样子就该是帝王模样。”

冒辟疆看看方以智道:“虽然很有道理,终究有拍马屁之嫌。”

方以智道:“对此人了解越多,我就越想拍他马屁,且不以为耻”

冒辟疆叹口气对方以智道:“陪我走一遭教务处,赵元琪先生给我布置了一个调查作业,我要下山一趟,三天。”

“查什么”

“襄阳流民回流襄阳,到底是自发,还是迫不得已。”

方以智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冒辟疆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还是想去看看董小宛。”

冒辟疆皱眉道:“我与董小宛已经恩断义绝。”

方以智道:“我们被蓝田密谍活捉不关她们的事情,卢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冒辟疆道:“她如今以歌舞娱人且沉迷其中,自甘堕落,不见也罢。”

方以智呆滞了片刻道:“她如今是歌舞大家,自食其力,没什么不好,霓裳羽衣舞你也看了,还说有亡国之像。”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不对啊,我们昔日在南京花船上纵酒高歌,玉树后庭花的曲子我们经常弹奏啊。”

冒辟疆沉吟片刻道:“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护佑万民,生死於斯,不见阳光,决不懈怠。”

方以智被冒辟疆突然冒出来的誓言吓了一跳,双手按住他的肩膀道:“不至于吧”

冒辟疆叹口气道:“云昭大军出了蓝田关,占据了襄阳,这就预示着大明朝的长夜将至,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肯定云昭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权谋面前,一个大奸大恶之徒可以伪装成救世主的模样,一头狼可以披上羊皮假装善良。

之前你说我不懂襄阳人,我不是不懂,而是不敢相信官员们给出的解释,更不敢相信报纸上登陆的那些访问,我想亲自去问问。

从今后,我只相信我探查过的事情。”

方以智欲言又止,最后叹息一声。

一只皮球滚到冒辟疆的跟前,云昭远远地冲着他招手,希望他能把皮球踢回来。

方以智不等冒辟疆踢球,就俯身抱起皮球笑呵呵的朝球场跑了过去。

冒辟疆的脸上浮现一丝痛苦之色,然后就一个人走向教务处。

连续响晴了半个月,天边终于出现了一片镶着金边的乌云。

冒辟疆汗流浃背,坐在茅草棚子里大口的喘着气,太阳被乌云挡住了,茅草棚子里却更加的潮湿了,也就更加的闷热。

喘不上来气,只好大口喘息,不一会,身上的青衫就湿透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他已经光顾了那个老婆婆的冰饮生意三次了。

燥热依旧无法消除。

“我家是一定要回襄阳的,雷大将军已经占领了襄阳,听说现在正在清剿周边的流寇,等我们回去了,流寇就该被雷大将军杀光了。

直娘贼的,好好地家也不知道被那些贼寇祸害成什么样子了,现在好了,王师克定襄阳,我们就能回家了。”

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壮汉,一边用力的擦拭身上的汗珠子,一边跟冒辟疆闲谈。

“王师你以为蓝田大军是王师”

“我蓝田大军不是王师,谁是王师哦你是说大明朝的那些吗滚蛋吧,他们要是敢来,老子就拿锄头跟他们拼命。”

“你们回襄阳是因为关中人不要你们了吗”

“胡说八道老子跟胡里长的交情好着呢,这些年也多亏了乡亲们照顾在这里落了脚,起了房子,衣食无忧的过了几年好日子。”

“既然如此,你们这时候回襄阳,岂不是吃亏了”

壮汉瞅瞅冒辟疆,再三确认他身上穿的是玉山书院的衣服,这才耐着性子解释道:“你在书院难道就没有听说过,咱蓝田啊有一个习惯,叫打下一个地方就治理一个地方。

既然是治理,自然是要投大价钱的。

襄阳的本地人,逃难的逃难,被杀的被杀,还被流寇裹挟走了一批,这时候,咱县尊要治理襄阳,没有人还怎么治理

我们这些人回去,自然是有很多好处的,比如,种子,农具,大牲口这些补贴,再加上那里人少地多,现在回去,正好可以多分一些地。

家里有四个小子,留下大小子在蓝田,我带着其余三个回襄阳,只要再苦上几年,又有一份家业,说不定还能把二小子,三小子给另出去,这就是四份家业,你说我怎么能不会去呢”

冒辟疆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朝壮汉拱拱手道:“多谢。”

天边隐隐传来雷声。

壮汉笑呵呵的道:“快走吧,看样子要下暴雨了。”

冒辟疆从后背抽出油纸伞拿在手上,安步当车的向长安城走去。

壮汉的回答他已经至少听过三遍了。

这些人回答的最多的还是相信蓝田县会治理襄阳

他们每一个人似乎对这个答案笃信无疑。

蓝田县的官府甚至没有公布这个消息,他们就拖家带口的离开了舒适的蓝田县,不辞辛劳的成群结队向襄阳进发。

来到长安城下,他看着城门洞子上面高悬的长安牌匾,仔细辨认之后,发现是云昭手书。

云昭的字算不得好,却格外的有力,似乎有一种刀砍斧凿的痕迹。

“王师蓝田县的军队如今成了王师”

冒辟疆想要呐喊一声,却听的一声惊雷在他的头顶响起,紧接着,暴雨倾盆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