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不好色的云昭

冒辟疆大病一场。

好不容易活过来之后,人瘦的可怕,甚至比他当驴子的时候还要瘦。

这场病对冒辟疆来说非常的凶险。

最麻烦的时候,他的高热不退,且昏迷不醒,玉山书院最好的大夫认为他存活的几率不超过三成。

但是,六天后,这个人硬是从地狱里爬出来了。

方以智,陈贞慧作为他的好友,非常的合格,两人衣不解带的伺候了他足足六天六夜。

可是,这家伙醒来的第一反应,却是瞪着因为身体消瘦,从而显得奇大的两个大眼珠子对每天来看他一次的董小宛道:“辛苦你了。”

董小宛哭得很厉害,冒辟疆却笑得很开心,方以智,陈贞慧非常的烦恼。

病愈之后,冒辟疆先是狠狠地洗了一遭热水澡,水很烫,能把全身弄成煮熟螃蟹的颜色,他不在乎,在里面泡了良久,又麻烦方以智,陈贞慧帮他搓了身。

所以,他从书院澡堂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显得很干净,就是衣衫显得有些大。

“我本来准备等病好了,就娶你,后来又觉得不合适,你在明月楼待得好像很愉快,听说你正在整理龟兹古乐,准备将佛音编练入你的曲子里。

这很好,现在嫁给我你的心血就白费了。

那就等两年,正好我也有事情去做。”

董小宛哭得更加厉害了。

冒辟疆烦躁的道:“哭什么哭,这事就这么定了。”

说着话就从脖子上解下一枚玉坠塞给董小宛道:“这是信物。”

方以智,陈贞慧看的目瞪口呆。

他们两个知道冒辟疆脖子上的那块玉坠子的来历。

这东西在他们家非常重要,冒辟疆即便是在当驴子的时候,宁愿被那些混账折磨的死去活来也不肯放弃这东西,现在,却轻飘飘的给了一个歌姬。

这说明,冒辟疆是真的准备迎娶董小宛而不是梳拢一个清倌人那么简单。

“你爹会打死你的!”

“你娘会哭死的!”

“我不敢拿!”

方以智,陈贞慧,董小宛一一表态之后,就听冒辟疆哈哈大笑道:“你们太高看我冒辟疆了。”

说完,就直奔书院食堂。

见冒辟疆向食堂奔跑的速度快逾奔马,方以智对陈贞慧道:“他的病好了,就怕高热烧坏了脑袋。”

陈贞慧道:“我倒觉得这家伙开始变得讨人喜欢了。”

然后两人齐齐的对董小宛道:“你也算守得云开见月明啊。”

董小宛面目通红,从袖子里取出一柄剪刀,分了一半递给方以智道:“这一半我留着,作为守节刃,另一半麻烦两位公子交给郎君,若我有不守妇道之举,可以以此刃杀之!”

陈贞慧瞅瞅半柄锋利的剪刀叹口气道:“你准备很久了吧?”

董小宛笑道:“原来是为云昭准备的。”

方以智,陈贞慧思忖了一下云昭的名声,觉得很有道理。

冒辟疆的运气不好,今天的饭食是高粱米,而且是红高粱米饭。

这东西拿来酿酒是再好不过的原料,喂猪也不错,可是,人拿来吃,多少有些凄惨。

书院食堂的三成费用被砍掉之后,白米饭就难得一见。

冒辟疆似乎一点都不在乎,给高粱米上浇了两勺子菜汤之后,吃相颇有风卷残云之势。

方以智将半面剪刀递给冒辟疆。

冒辟疆随手将剪刀丢掉道:“要这东西做什么。”

陈贞慧将剪刀捡回来重新放桌子上道:“这是董小宛对你的承诺。”

冒辟疆冷笑一声道:“胡闹,剪刀是拿来量体裁衣的,不是用来自杀的。”

说罢,就拿着半面剪刀顺手丢出了窗外。

吃了一碗红高粱米饭,冒辟疆又取来一块糜子馍馍,还抢走了方以智,陈贞慧两人的鸡蛋,一口气全部吃下去之后才拍拍肚皮道:“我要去竞选襄阳里长,你们去不去?”

方以智摇头道:“我不日就要回南京,不能容忍侯方域这个蟊贼毁坏我们的声誉。”

陈贞慧道:“我喜欢上了甲骨文,还想再研究一段时间,不过,我终究是要回南京的。”

冒辟疆点点头道:“人各有志,不好勉强。”

方以智忍不住追问道:“你真的要留在蓝田为官?”

冒辟疆道:“不是为了做官才留在蓝田,而是为了做事才留下来,经历了此次劫难,于生死之际我觉得自己以前好像活错了。

趁着年轻,就想重新活一遍,但愿,我还有足够的时间。”

不管,方以智,陈贞慧能不能理解,冒辟疆快速的收拾了碗筷,就直奔图书馆去了……这一待就是足足半个月,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段时间冒辟疆都在看什么书?”

赵元琪先生来到图书馆查看学子自修情况的时候,见冒辟疆独占了一处角落,一边看卷宗,一边做读书笔记,他从身边经过两次,都浑然不觉。

负责图书馆借阅事宜的学子查看一下账簿,就低声道:“十天前,看的是《蓝田律总纲》,八天前看的是《土地法》,五天前看的是《刑法总纲》,现在看的是《蓝田管理制度》,他已经预先借走了《蓝田律法解释》,以及《蓝田律法试用文本》。”

赵元琪闻言,微微点点头,瞅着伏案书写的冒辟疆低声道:“总算是愿意放下架子,认真学习了。”

不知不觉,关中淫雨霏霏的九月就到来了。

也把关中从酷暑中解脱了出来。

钱多多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生产近在眼前。

有上两次生孩子的经验,云氏大宅这一次显得很是从容。

玉山书院两位最高明的女大夫已经就位,别看她们年纪不大,王秀已经是关中地区声名远扬的产科圣手,经她之手接生的孩子已经不下两千。

在这两千人中,产妇丧命六人,婴儿夭折十八,其中母子俱亡的只有三起。

这样的产科大夫,放在云昭以前的世界里,估计早就被家属大卸八块,挫骨扬灰了。

可是,放在大明世界,却是高手中的高手。

另一位也不遑多让,也是身经百战之辈。

这种有本事的人其实很讨厌,一个个脾气奇臭,一点都不好伺候,虽然见到云昭的时候还是以礼相待,不过那两张冷冰冰的丑脸,还是让云昭很不舒服。

“本事这么大,还家财万贯的,却嫁不出去,人早就有些变态了,能对着您挤出一丝笑意已经难能可贵了。”

冯英的肚皮没有动静,所以话语里多少有些夹枪带棒的。

“云霞呢,我最近准备把她赶出家门。”

“云霞说了,要是被赶出家门,她就上吊自尽,韩陵山虽然好,想要让我云家女儿凄凄惨惨的送上门去,她宁愿不嫁。

所以,死了你的这条心吧。”

“咦?韩陵山乃是人中龙凤,干嘛不嫁?”

“谁规定女子嫁人一定要嫁给人中龙凤了?

就韩陵山的猴子性格,指望他安心的娶妻生子,哪里有这种可能?

云霞嫁给他没好日子过。

你要是还疼惜你的妹子们,以后就不要丢人扫兴的去干这种拉郎配的事情。”

冯英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男人眼中的男人,跟女人眼中的男人区别很大,不可一概而论。

“大明公主来关中已经一个半月了,你这样逃避总不是一个办法,该接见的还是要接见的,总要给人家一丝丝希望,免得皇帝现在就拿出全部力量来防备我们。”

云昭很诧异冯英能说出这种话来。

这种话钱多多可说不出来,要不是云昭一直在压制她,大明公主早就横尸荷花池了。

见丈夫诧异的看着自己,冯英苦笑一声道:“如果你是寻常人,莫说一个大明公主,就算是钱多多也早就被我掐死了。

问题你不是普通人,你的一举一动全天下人都看着呢,如果拒绝大明公主,对大明朝来说就是莫大的羞辱,也证明我蓝田县是要狠下心来彻底推翻大明朝的。

在这种局面下,你总要出面缓和一下才好。”

云昭摇头道:“我们本来就要推翻大明的,这一点我很肯定,你真的以为那个公主很重要吗?

你觉得崇祯皇帝会幼稚的以为,我成了他的女婿之后,就能不造反,还帮他平定天下?

这个小女子不过是被她父亲丢出来的一枚棋子。

能起作用固然好,起不了作用,也无所谓。

另外,我云昭还不觉得这个天下比我的节操更加重要。

要我假惺惺的祸害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小姑娘,然后利用她来施展一些计谋,就是为迷惑别人于一时,这磕碜不磕碜啊?

要见那个女子也是你们去,我去做什么?跟一个凄凄惨惨的小姑娘我有很多话说吗?”

冯英虽然被丈夫训斥了,脸上却有了笑意,拉住云昭的手道:“听我夫君情深意浓雄心万丈的一番话,妾身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了。

嫁一个有情有义的夫君,这样的日子过起来才会有滋有味。”。

云昭瞅着懒洋洋靠在自己怀里的冯英道:“其实我也想见识一下天下美人,问题是,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给过我机会?”

冯英哈哈大笑道:“所以说啊,妾身的日子过的很有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