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发明创造的初级阶段

第一八二章发明创造的初级阶段

钱多多怀里抱着一个不小的盆子。

里面装满了刚刚采摘的葡萄。

可能是因为云昭无意中说了一句,多吃葡萄,孩子生出来之后眼睛就漂亮的跟大葡萄似的,所以,钱多多就爱上了葡萄。

这绝对不是盲从,而是跟云昭一起生活好多年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很多时候,自己的丈夫无意中说出来的话,最终都会被事实证明是金玉良言。

吃葡萄很麻烦,不但要剥皮,还要吐籽。

所以钱多多吃一颗葡萄就吐一次,不一会,她的脚底下就多了一堆葡萄皮跟葡萄籽。

这些东西并非是钱多多一人的杰作,还有两个超级稳婆也参与其中。

此时的钱多多一点大姐头的架子都没有,拉着王秀跟宫玉茹闲聊家常,重点是两人的婚配问题。

说起来很奇怪,书院前三届的学子在婚姻大事上都不怎么顺利。

男子还好一些,毕竟有身份,有地位,还有才学,讨一个漂亮老婆不算难。

女子就倒霉了。

想要在书院里找到合适的这简直难如登天,书院的那些男子们早就明言,一不娶同窗,二不娶云氏女。

因此,王秀与宫玉茹的婚事之艰难,还在云昭的妹子们之上。

“花钱找个漂亮男人,生个孩子,然后就把男子打发掉,多多觉得如何?”

王秀对世间的男子早就绝望了。

钱多多瞅瞅王秀有些枯黄的头发叹口气道:“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过,我听我夫君说,男人跟女人的聪明程度会在一定概率上影响孩子的聪明程度。”

王秀不以为然的道:“这样的男人不难找,钱多钱少的问题罢了。”

宫玉茹道:“我觉得这个法子不错,我们干的就是稳婆的活计,按理说领养一个孩子不难,不过呢,我还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我觉得还有别的法子可以不接触臭男人”

三个女人头挨头的窃窃私语一阵之后,钱多多的眼睛瞪得如同核桃一般大,而王秀跟宫玉茹两个女人却有些跃跃欲试。

“可行吗?”钱多多小声问道。

王秀冷笑道:“我们干的就是传宗接代的活计,这点事情对我们哪里有什么秘密可言,玉茹说的法子很可行,等多多生产完毕,我们就找密谍司的人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

“你不会在打我弟弟的主意吧?”

“不会,我要找一个最聪明的罪囚,最好是马上要被砍头的那种,如此才没有后患!”

钱多多的眼神惊恐而好奇。

云昭进来的时候,三个女人立刻就停止了密语。

云昭先是把头贴在钱多多高耸的肚子上倾听片刻,觉得钱多多肚子里的孩子生命力似乎非常旺盛,就对王秀道:“做好准备了吗?”

王秀起身道:“已经做好了全部准备,就等多多临产。”

云昭想了一下道:“我本不该说万无一失的话,还是忍不住要说,你们最好拿出所有的本事,要不然,我可能会发疯。”

宫玉茹道:“多多直到现在一切都顺利,加上多多之前已经生产过孩子,应该不难。”

云昭点点头,又对钱多多道:“别任性,听王秀她们的。”

钱多多此时还想继续跟王秀她们探讨一些男人不宜的话题,随便摆摆手,据把自己的丈夫打发出去了。

见王秀跟宫玉茹一直在看云昭的背影,钱多多打了王秀一巴掌道:“想什么呢?”

云昭之所以匆匆离开钱多多,完全是因为,玉山书院的水轮机已经被开发出来了,今天是试运行期间,他必须去看看。

水轮机对蓝田武研院非常的重要,按照云昭的设想,如果这个水轮机获得了成功,那么,蓝田县的水力车床就会获得一个稳定的动力来源。

在云昭的启发下,蓝田商队已经在江西浮梁找到了钨矿石,并带回来了一大批,冶炼钨矿的实验正在进行中,已经通过摇床、跳汰、浮选、溜槽、等成熟的选矿方法得到了一些白钨精矿。

现在,一群蠢货正在试图将这些精钨矿丢进高炉里准备炼化。

云昭不认为他们能把钨矿炼成一块块金属钨,别人不知道,对于金属钨的熔点,他多少还是知道的。

就算是把焦炭炉子烧废,他们也休想得到一块期望中的金属钨。

据说已经有蠢货发下宏愿,一定要攻克这个冶炼难题。

据云昭所知,钨这个东西,从来都只是特殊金属中的添加物,从来没有听说把这东西单独拿来用的。

反正他的话在那些蠢货研究员眼中就是废话,他决定等这些人准备跳进冶炼炉子殉身的时候,再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说出来。

免得这些人骄傲的不知天高地厚,

见到水轮机,云昭就非常的开心。

一股激流从高处顺着弧形水渠倾泻而下,最后旋转的水流来到一个蜗壳一样的石槽上,石槽是中空的,上面加了一一个铜制叶轮,湍急的水流推着叶轮飞快的旋转。

旋转的飞轮再带动一个大大的飞轮,飞轮的转速惊人,呼呼作响。

工匠们再通过六根坚韧的牛皮皮带,将大飞轮跟一个小小的飞轮连接在一起,于是,小飞轮的转速变得更高了。

蓝田工匠把用齿轮连在这个动力轮子上,再通过一些齿轮的组合,最终将水力化作了机械力。

车床的头部开始嗡嗡转动,速度虽然刻意被减慢了,动力却稳当了很多,卡在车床头部的炮管开始慢慢转动,被车刀一点点的将粗糙的外皮切削平整。

蓝田县的火枪与火炮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跑气的问题,弹药无法与枪膛,炮膛贴合完全,导致发火药的能力被削弱了很多,不能足额传递给枪弹,或者炮弹。

如果这个车床彻底被完善之后,蓝田县就能制造出配合相对紧密的火枪跟火炮。

枪弹,炮弹与枪管,炮膛配合紧密之后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可以提高命中率。

一根炮管的外圆被车刀缓慢走了一遍之后,虽然还是因为刀具不合适,弄得跟狗啃的一般之外,总体上,这一次关于水轮机的实验基本上算是成功的。

其余的事情就要交给工匠跟时间,慢慢来完善。

云昭相信,有了这么一台真正的车床,以后一定会出现刨床,铣床,镗床等等他觉得自己还年轻,应该能看到那一天。

这些年来,人人只知道云昭纵横天下所向无敌,知晓蓝田县被他治理的富甲天下,却很少有人知晓,云昭在各种奇思妙想上花费了多少心力,多少钱财。

就因为有这样的关注度,与投入,才会有蓝田县目前的这种幼稚的工业雏形。

“拨银十一万于水轮机研发,从我的独立账簿上走。”

面对几乎疯狂的工匠以及研究员们,云昭终于决定在水轮机研发上,加大投入。

也进一步鼓励这些人开动脑筋,给他弄出一个又一个真正的惊喜。

云昭不知道遥远的欧洲有没有发展到这种程度,他没有期望全面超越欧洲,只希望自己不要被他们落在后面,而且不要落的太远。

回到家里的时候,钱多多依旧在胡吃海塞,没有半点要生产的意思,王秀,宫玉茹两个人都肯定的说,三天以后再看动静。

钱多多缠着云昭陪她,王秀,宫玉茹直言警告云昭不得动坏心思,还特意加了“切记,切记”四个字。

听着两个脑残女人的话,云昭很想把她们丢出去,难道自己就如此的不可信任?

“夫君快来,快来。”

钱多多见王秀,宫玉茹走了,就迫不及待的拍着床铺让云昭过去。

“那啥”

“谁要那啥了,我有话跟你说。”

云昭端了一杯水来到床头,先是督促了这个怀孕之后就有些邋遢的女人漱口,然后坐在床边笑道:“现在,有什么话就说吧!”

钱多多选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云昭怀里,然后就发出一阵阵令人心悸的笑声。

“夫君,你知道不,我今天听到了什么?”

云昭笑道:“如果是开心的闲话,你就对我说,如果是不开心的就别说。”

“夫君,夫君,你听我说嘛,王秀跟宫玉茹准备自己生孩子,自己养。”

“这不奇怪。”

“夫君,你不知道的是,她们两个准备去找一个死囚,不让死囚占她们的便宜,就能把孩子怀上。”

云昭听了这话,拍拍脑门道:“这有什么稀奇的,你没见过蓝田县司农司是怎么培养耕牛的,如果见了之后,你就会知道,王秀跟宫玉茹在拿自己当母牛呢。

太糟蹋人了。”

钱多多吃惊的张大嘴巴道:“培育耕牛?”

云昭摸摸钱多多的嘴巴道:“那两个人已经快把自己憋成变态了,她们这样要孩子,在人伦上是有问题的,据我所知,只有母螳螂才会在得手之后吃掉公螳螂。

人,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钱多多叹口气道:“她们很可怜的,高不成低不就的,没法子安置身家。”

云昭冷笑一声道:“没什么难以安置的,说到底,是她们自己的问题,真以为学了一些东西,有了一些钱就高人一等了?

这些烦恼都是她们自找的,玉山书院中也不是没有把自己嫁给农夫的女学子,人家现在孩子都生两个了,日子过的何等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