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纷乱的情愫

第一八三章纷乱的情愫

钱多多终于生了。

这一次很快,不像上一次生云显那么让人揪心。

她的肚子很大,生下来的孩子却小小的,只有五斤四两。

是一个女孩。

云娘有些不那么高兴,云昭却如获至宝。

钱多多也不开心,见云昭看这孩子的眼神中的溺爱几乎要融化了,这才慢慢高兴起来。

“夫君,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云昭摇摇头道:“我已经起了十几个名字,没有一个满意的,你容我再想想。”

云氏嫡千金降世,这对蓝田县来说又是一个大喜事。

前来祝贺的人熙熙攘攘的,让云昭烦不胜烦。

好在,有冯英这个壮劳力在,总能安排的妥妥当当。

也就是在这一天,云昭还是无法避免的见到了大明长公主朱媺娖。

这是一个身材小小的女子,稚嫩的脸上明明有惊恐之色,却拼命地保持着自己皇家公主的威仪。

云昭看了这个公主一会,见小姑娘的手脚都在抖动,眼中也有泪水在迅速积蓄,这才,上前一步笑着施礼道:“大明蓝田县知县云昭见过公主殿下。”

长公主有些吃惊,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像弄错了,她以为站在台阶上那个虬髯秃头身材高大,面目狰狞的汉子才是云昭。

没想到,她刚刚在人群中找到的唯一一个能让她轻松些的年轻士子才是云昭。

“爱卿免礼。”

过了片刻,长公主这才回过神来,向云昭回礼。

“关中贫瘠,不如京城繁盛,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请长公主海涵。”

“大鸿胪招待的很好,蓝田县也好山好水的看不足,就是县尊公务繁忙,直到今日才能得见。”

云昭呵呵笑道:“臣下怠慢了,死罪,死罪!”

冯英见云昭结束了谈话,就邀请长公主进内宅一叙。

来看小侄女的云杨见公主走了,就撇撇嘴道:“她把我当成你了。”

云昭道:“一个小丫头而已,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云杨呵呵笑道:“长公主?她也配,这个名头该是我刚出世的小侄女的。”

云昭无奈的摇摇头,就带着一些男宾客去了花厅饮酒。

“雷恒兵进襄阳,我是不是该兵进洛阳了?”

众人才坐定,云杨就迫不及待的说话了。

钱少少疑惑的道:“据我所知,李洪基将洛阳看的比命还重要,如何肯放弃,如果你兵进洛阳,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我们不怕与李洪基作战,但是,我们最初制定的清洗计划就会付诸东流。”

韩陵山道:“等李洪基拿下开封,我们就能收复洛阳路。”

段国仁皱眉道:“县尊之前说过,只要崇祯皇帝在一日,我们就礼敬他三分,此时出兵洛阳不是一个好主意,对县尊的声望打击太大。”

云昭看着话语中偷梁换柱的段国仁道:“我的原话是皇帝不死,我们不出关。”

云杨怒道:“如果崇祯要是活到七老八十难道我们就陪他耗着?”

云昭淡淡的道:“没多长时间了,我们现在的实力依旧有些薄弱,再隐忍两年算不得什么。”

云杨笑道:“你是说崇祯最多再活三年?”

云昭道:“这要看李洪基有没有进入京城的打算了。”

众人对云昭说出的这种预言一般的话,一般都是不做评论的,在以前,有很多让他们吃亏的例子在前边,所以,基本上认可云昭的预言。

蓝田县的发展就是在严格按照云昭的预言进行安排的,直到今天,还没有出现大的纰漏。

“小侄女出世了,她就该有一处封地,我这个做伯伯的,一定要给小侄女安排好,阿昭,你觉得那块地放比较好,我这就给她拿来。”

云昭皱眉道:“云氏封地就是玉山城,这话我早就说过了,以后云氏子孙不再拥有封地,这一点你给我记牢了,莫要忘记。

即便是玉山城,云氏也只有统辖权,没有所有权!”

云杨叹了口气,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红薯,吃的吧唧,吧唧的,不再说话。

韩陵山笑道:“我们如今占领的土地,太过分散了,我也希望在这两三年中间,将我蓝田县的土地勾连起来,如此,才好统治。”

段国仁道:“大明的国土过于广袤了,我们的人手还是不足,既然肉就在盘子里,我们不急着吃,等我们实力足够强大,再一口吞!”

云昭不在意这些人说的怂恿的话,看的出来,这几个人已经在扩张的事情上达成了一致意见。

大明朝最黑暗的时候还没有到来,就不是云昭主动出击的时候。

一个王朝的覆灭,是有一定规律的,只有把旧有的王朝弊端全部都暴露出来之后,才算是到了真正的谷底。

“韩秀芬来信了,她在马六甲与荷兰人激战一场,算是胜利了,按照她的描述,我更觉得是两败俱伤。

从她的信里,我还看出来,她对将来与荷兰人的主力战舰对决不是很有信心。”

韩陵山终于抛出了今天最想说的一段话。

云昭暗暗叹息一声,韩秀芬还是有先见之明的,在欧洲,因为航海大发现,海上的权益日益增大,火炮战舰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蓝田县远离海岸线,加上沿海一地大多不在蓝田县的传统势力范围内,导致蓝田县在发展海上力量的时候收到很多势力的掣肘。

潮州,算是蓝田县的地盘,但是,蓝田县在潮州的势力还是薄弱了一些。

施琅,朱雀带走了三千两百人,说起来人数很多,放在大明沿海上,却是算不得什么。

现如今,郑经正在与郑芝豹争夺十八芝的统治权,在内耗,如果,施琅他们不能在郑经一统十八芝之前发展壮大,施琅一定会成为郑经的首要攻击对象。

现如今,施琅的发展还没有进入快车道,潮州相比泉州,广州这些大港繁华,不论是造船,还是招收人手,都有诸多的不便。

从朱雀发来的消息来看,在海军没有发展起来之前,蓝田县必须在潮州布置一支足矣让大明朝廷,乃至郑经忌惮的陆上力量。

如此,才能相辅相成。

可是,沿海地域的势力划分已经结束,不论是江南财阀,还是岭南海商,他们已经默认为沿海之地是属于他们的,外人只要进入,就会遭受他们的联袂压制。

就在云昭等人在花厅高谈阔论的时候,大明长公主朱媺娖站在后宅的假山上正在眺望花厅里谈话的这群人。

“王公公,蓝田悍贼都在这里是吧?”

王承恩低着头道:“公主,这只是其中的一小撮。”

“王公公,你说大明天下为什么会出这么多的悍贼呢,他们为何就不肯好好种地呢?”

王承恩叹口气道:“公主,是因为天灾,天灾来了,一些人没有饭吃,就只能去抢别人的饭。”

“不是还有一些人不抢吗?”

“公主,不抢的那批人都饿死了。”

朱媺娖眼中泛着泪花道:“可是,我父皇已经减膳食了呀,有时候批阅奏章到深夜,我跟母后去给父皇送餐食,父皇总是吃两口就不吃了,总说,能省一口就能多活一个人。

天灾,是天灾啊,又不是我父皇的错,这些人为什么都要把所有的过错都归罪于我父皇呢?

父皇总说,天下要是没有这么多的反贼,种地的收获,应该足够百姓们吃的。”

王承恩沉默不语。

朱媺娖眼瞅着远处花厅里的人高谈阔论,心头一阵阵的发痛,只觉得那些人一定在谋算着如何伤害她的父皇。

“云昭不会娶我的。”

朱媺娖有些绝望,自从看到了冯英跟钱多多的模样之后,她就有些自惭形秽,刚刚生产完的钱多多即便是面色惨白,精神不济,也是她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美丽的一个。

“公主莫要伤心,像云昭这样的枭雄,娶妻只会娶那些对他有帮助的女人,至于女人的美貌,颜色,倒是在其次。

公主乃是真正的天潢贵胄,是世上最高贵的血脉。

云昭这些草莽之人,最看重的就是血脉,能娶到公主是他的荣幸。”

“好,如果我们嫁给云昭,我一定全力规劝他效忠父皇,为我大明效力。”

朱媺娖嘴上这样说,心中却没有半分把握。

从看到云昭的那一刻起,她就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阳光般的男子,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从云昭的眼神中看出了怜悯

一个知县在怜悯一位天潢贵胄这样的情绪本不该出现在朱媺娖心中,但是,不知怎么的,怜悯之情从这个男子身上流露出来,却显得那么自然,那么应该。

在深宫里的时候,年少的朱媺娖也到了怀春的年纪,她曾经一位自己父皇就是天下最伟岸的男子

来到关中之后,她的耳中就充满了云昭的各种神奇的传说,开始还不屑一顾,时间长了,当她发现这些神奇的传说似乎都是真实的事件之后。

她就逐渐有些迷茫,有时候甚至在梦中会出现一个白衣白甲,白马银枪的少年这个少年会把她抱上马背,一起在风中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