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前进跟放弃

第一八六章前进跟放弃

“枭雄就该是云昭这个模样的,李洪基,张秉忠之流不足论!”

这是冒辟疆在很短的时间里得出来的一个结论。

“这又该是龙的那种变化呢?”

冒辟疆找不到对应的卦象。

“或许只有深入进去,才能发现其中的奥妙”

冒辟疆自言自语的道。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冒辟疆一丝不苟的执行着陈平的指令。

每一个指令都被彻底的贯彻下去,即便是小小的东湾村,也渐渐没了破败的模样,每日里炊烟袅袅的,有了几分村落的模样。

一边干活,一边思考,对冒辟疆来说非常的有利。

冒辟疆很快就发现,没有大地主以及豪绅们的阻拦,南漳县大里长陈平的意志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执行。

他发布的每一项政策,看似对百姓是最有利的,可是,他也在同一时间内为官府攫取了极大的利益,其中,无主的土地,就是最大的一块利润。

冒辟疆相信,云昭将来必定是要一统天下的,想必,陈平这些人对这个目标更是笃信无疑。

此时,土地不值钱,然而,南漳县地处要道,迟早会发展起来的,也就是说,蓝田县今天投入的东西,在不久的将来会百十倍的收回来。

冒辟疆甚至相信,当云昭的手里握有如此多的资源之后,对他控制国家有着极大的好处。

就像他眼前这座原本有四千多人村子,一旦人口慢慢充盈之后,土地的价格依旧会回升到一个合适的价位上,甚至会更高。

穷人有时候穷是有道理的。

在合适的时候,没钱,没人,没眼光,只好海枯石烂般的继续穷下去。

李洪基,张秉忠,官府这三方耗光了一地的资源之后,有能力并愿意向穷困地方投资的只剩下蓝田了,所以,蓝田成了最大的利益收割者,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

但是,蓝田县做的所有事情似乎都是为了让百姓吃饱饭,所有的行动,哪怕是军事行动也基本上是为了这个目标前进。

争霸天下,在云昭眼中似乎一文不值。

经营天下,好像才是云昭真正的目的。

想到这里,冒辟疆的心头忍不住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云昭现在不剥削百姓,完全是因为百姓们太瘦了,没有什么油水。

他在把百姓当猪养等猪长大了,长肥了是不是就到他下手的时候了呢?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大明世界必定已经到了海晏河清,政通人和的地步了,那个时候的云昭必定成为了天下的主宰,既然这样,他要钱做什么呢?

人不能胡思乱想,一旦开始胡思乱想了,时间就过的非常快。

眼看已经到了三更天了,冒辟疆想到明日还要开始划分土地,就强迫自己进入梦乡。

昨日的一场小雪,给冒辟疆创造了一个很好的烧荒条件。

原本肥沃的土地四五年没有耕作了,上面长满了荒草,因此,趁着地上还有一层小雪,就下令烧荒。

一眼望不到边的土地上黑烟滚滚,烈焰熊熊。

整饬一新的南漳县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家杂货铺子,掌柜的是一个个子矮矮的且圆咕隆冬的的家伙,大家都把他称作矮冬瓜,不过,他一点都不生气,即便是人家这样称呼他,他也笑嘻嘻的邀请客人进店看看。

一天也卖不了几个钱,但是,这家伙一点都不着急。

不但他不着急,还有人在他的杂货店边上开了一家卖布的店铺。

依旧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

没有客人的时候,矮冬瓜就会跟边上的高个子布店老板一起下棋,不论有没有客人,有没有生意,他们这两家店铺都雷打不动的每日开门。

渐渐地,有妇人进店购买一点针头线脑,也有妇人购买一点碎布头,再后来,终于有人开始扯一些布,要给家人作新衣服。

街道上有了人气之后,南漳县也就渐渐有了活力,不再是鬼蜮模样。

当东湾村的田地全部划分完毕之后,冒辟疆浑身就跟散架了一般,他很想好好地大睡一场,又要带着这些百姓开始选种。

大祠堂里人声鼎沸,小孩子跑进跑出的让人烦不胜烦。

那些老妇人,以及不大不小的粗鄙妇人们,总是喜欢把话头落在冒辟疆的身上,像他这样温文尔雅长得又好看的少年郎,在此时的襄阳根本就看不见第二个。

这里主要的作物还是麦子,另外还有很多油菜。

此次从关中运来了很多红薯,土豆,玉米种子在这里试种,但愿能有一个好收成。

红薯被偷吃了很多,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育秧苗用的红薯,在那些孩子眼中就是无上的美味,不用烤熟,生吃就能让他们乐此不疲。

虽然会被打的很惨,依旧屡禁不绝。

祠堂里热闹的场面经常让冒辟疆神游天外,他原本给自己规划的人生似乎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过,眼前的这一切都让他觉得真实无比。

想要让东湾村恢复往日的繁华这需要时间,想要让东湾村变得更加繁盛,这也需要时间。

所以说,只有时间才能治疗世上所有的伤害与伤口。

“施琅跟朱雀说,潮州目前不需要进一步的加大投入,施琅走了韩陵山昔日走的路子,开始利用黑衣众向外扩张了。

到目前为止,施琅已经成为潮州势力最大的盗贼,领地囊括了潮州三县,并且向惠州,韶州扩张,并来信说,希望能允许他进入广州。”

钱少少将施琅跟朱雀联合署名的文书念了一遍之后,就把文书放下,等待云昭的反应。

“郑芝豹与郑经在什么地方?”云昭皱眉问道。

“郑芝豹在漳州!郑经去了澎湖。”

“不是说他们两人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吗?”韩陵山追问道。

“郑芝豹作出了一些妥协,允许郑经带走了两百二十七艘战船,这几乎是十八芝所属战舰的一半,郑芝豹也希望郑经能够用这些战舰开拓出属于郑经吃的产业。

从而,将漳州老家留给他。”

段国仁不屑的道:“这就是与胸无大志之辈合作的坏处,害得我们现在还不能杀郑芝豹,也不能杀郑经,不论我们杀了这两人中的哪一个,十八芝立刻就会恢复铁板一块。”

云昭道:“韩秀芬马六甲一战之后,也算是损兵折将,不过,他与英国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达成了一个利益联盟。

就目前而言,荷兰人的势力只要不在短时间里衰弱下去,这个松散的利益联盟就暂时还能维持。

不过,我同意韩秀芬的意见,对这些异族人永远保持警惕,如果说翻脸,很有可能是顷刻间的事情。马六甲路途遥远,我们短时间内无法救援。

因此,支持施琅与朱雀迅速成军,是当前的头等大计。

为此,我们应该命令广州所属,全力支持施琅向惠州,广州扩张的计划,只有将广州的造船业控制在我们手中,我们才能制造出足够的战舰。”

段国仁道:“即便是支持也是有限的支持,毕竟,岭南之地各种势力犬牙交错我们根本就分不清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就目前而言,我认为我们暂时蛰伏才是最好的方略。”

韩陵山怒道:“我们前进一步容易吗?干嘛要撤退,这件事只能勇猛精进,哪来退缩的道理。”

段国仁道:“是蛰伏,不是退缩。”

韩陵山道:“裹步不前就是倒退,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采取暗中布置,暗中发展的方略,到现在,我以为该正大光明的施展一下我们的手段了。

面对岭南的那些土鸡瓦狗一般的人物,不臣服,那就死!”

钱少少鼓掌道:“我也赞成韩陵山的意见,我们干脆大大的闹一次,让这些杂鱼彻底知晓惹怒我蓝田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段国仁同样站起身道:“我们的摊子铺的太大,即便是要发威,岭南也是最差的一个选择。

现在蜀中正在积极进取,云贵也在渗透,汉中正在积极建设,襄阳的摊子才刚刚铺开,宁夏镇刚刚见到了效益,蓝田城被高杰一场大战,两年的积蓄被折腾的一干二净。

我就问你们两个,我说的这几个地方重要还是岭南重要?”

韩陵山,钱少少明显与段国仁的意见相左,此时起来纠纷,就齐齐的将目光落在云昭的身上。

云昭慢慢站起身,瞅瞅面前的三个人来到地图边上,陷入了沉思。

很多时候,选择是非常艰难的。

甚至在选择的时候没有对错。

就像此时的场景,不论是韩陵山,钱少少,还是反对的段国仁他们的话都是很有道理的。

地图上标满了红色箭头,每一处箭头,就是蓝田势力前进的一个方向,此时此刻,占据了半面墙的巨型地图上满满的是红色点,与箭头。

云昭的手在地图上游走,最后,落在山东京师一带,回过头对韩陵山等人道:“抽掉山东,京师八成的隐藏力量,全力支援施琅。”

听到云昭的决定之后,不论是韩陵山,还是段国仁都不再说话了。

钱少少低声道:“我们一旦将八成的力量抽出山东,河北,京师,这么一来,就给李洪基东征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云昭淡淡的道:“我们的力量出现在了这片区域,才是错误的,我们应该离开,只有离开了,这一片土地才会发生新的变化。

就这么办吧,国仁说的没错,我们不能面面俱到,该舍弃的时候就要舍弃,陵山说的也没错,我们不能放弃岭南,这个地方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