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章酒是好酒,人是故人

第一八八章酒是好酒,人是故人

刘主簿见到高杰之后,听了张元的陈述之后,就果断的把高杰关进监牢里去了。

高杰的亲卫们怒不可遏,如果不是因为有云卷弹压,他们几乎要劫狱。

即便是这样,那些亲卫依旧不卸铠甲,在监牢外边站的笔直。

在他们的心中,如同战神一般的高将军一定是遇到了莫大的困难。

就像大明朝很多得胜还朝的将军一样,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当云昭过来的时候,他们极为紧张,草原蓝田城孤悬塞上,与蓝田县的联系虽然紧密,却只限于上层,至于底层的百姓们,他们只认可高杰,认可张国柱。

对云昭则只有深深地恐惧,因为,在过去的六年时间中,军中所有的惩罚都以云昭的名义在进行。

其实,这就是云昭调高杰,张国柱回来的重要原因。

封疆大吏如果不换换,迟早会变成真正的封疆,且不由高杰,张国柱的意志为转移。

高杰回来的时候,思量了很长时间,他知道这些年自己与部下朝夕相处,自然会生出情分来,可是,这种情分不该是他高杰的。

云昭在建军之初,就说的很明白,蓝田大军从来都不会属于某一个人,而是属于整个蓝田县。

这是一条红线,高杰以为,任何人只要跨越了这条红线,云昭一定会下死手处理。

所以,在回到蓝田县的时候,他还在考虑如何将军队重新归还蓝田县,而且要在军中尽量减少自己的影响。

那个碎嘴子里长恰好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

用自己来充当下马威的头号素材,想必那些从蓝田城来的骄兵悍将们应该会收敛一点。

自己从蓝田离开的时候,只有三千人马,现在,却统领着一万六千人,而当初的三千人,现在只剩下不到两千……而他们,也因为在草原上待得时间长了,也似乎忘记了蓝田县的律法。

云昭见到高杰的时候,高杰正躺在稻草堆上哼着草原牧歌。

他觉得自己的做法非常的完美。

见到云昭来了,高杰立刻就站了起来,云昭将胳膊底下夹着的两个酒坛子丢一个给高杰道:“原本在玉山城给你准备好了庆典,看样子,高大将军不愿意莅临。

那么,庆典取消,我们喝一坛子酒就算了。”

高杰笑道:“甚好。”

狱卒给云昭拿来一条长凳,两人就隔着木头栅栏,举着不大的酒坛子对饮起来。

“很多话,我就不明说了,总之,你的心意我明白,喝酒!”

云昭淡淡的说了一句,就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高杰笑道:“今时不同往日,小心无大错。”

“你这样的人很适合充当我的内侍首领。”

“你要是能说服你妹子,我个人无所谓。”

“这就开始不要脸了啊。”

“要脸就要受罪,我这人最不喜欢受罪了。”

云昭抬头瞅一眼高杰道:“有些大臣的模样了。”

高杰笑道:“你也越来越有帝王气象了。”

云昭皱眉道:“我们是伙伴。”

高杰点头道:“没错,我们是伙伴,不过,你也是我们的王。”

云昭摇摇头,不再说话,举着酒坛子两人继续饮酒。

韩陵山胳膊底下夹着两坛子酒来到监牢门口的时候,发现一边站着一群傻了吧唧的大兵,另一边站着刘主簿,老家伙虽然在抽烟,可是,那双恶毒的三角眼里不断地闪着寒光。

韩陵山相信,只要大兵有任何异动,刘主簿一定有办法让这些大兵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这一幕,韩陵山呵呵一笑,大摇大摆的进了监牢。

见云昭正在跟高杰饮酒,他就遗憾的道:“酒拿少了。”

高杰笑道:“我要多喝一些。”

说着话就接过韩陵山丢过来的酒坛子,打开之后跟韩陵山共饮一口。

“你这法子不成啊,摆明了让我们以为这些蓝田城来的军兵们不稳妥,这个时候想不处理你都不成。”

高杰呵呵笑道:“处理啊。”

云昭冷冷的看了高杰一眼,高杰苦笑道:“我出身草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局面,如果事情办得不好,你莫要生气。”

云昭哼了一声不说话,却听钱少少的声音从监牢巷道里传来:“要是信不过你,会让你独自领兵六载?好好地庆典被你这招自污手法弄得臭气熏天。

大将军得胜还朝,就该大摇大摆,得意洋洋,一个将军,打了胜仗都不能开心一下,还有什么事情值得你们开心呢?”

高杰仔细看了云昭阴沉如水的神情,在脑门上拍了一巴掌道:“是我多虑了。”

段国仁此时来到监牢边上,从钱少少推着的板车上取下两坛子酒,一个给了云昭,一个自己抱着,拍开酒坛封口道:“查奸究冗有监察司,处理骄兵悍将有军法司,奖励有功之臣有政务司,颁布赏格,提升官职有秘书监,你一个打了胜仗归来的大将军,只要接受万民喝彩,跨马游街于万人中央享受盖世荣光就好。

哪来那么多的怪心思?

难道说,我们以前杀过很多有功之臣吗?”

高杰被钱少少跟段国仁话语里夹枪带棒的说辞说的面红耳赤。

无话可说之下,只能举起酒坛子一饮而尽。

“你们不能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高杰一个人的身上,我也有份。”

不知什么时候,云卷出现在了监牢中。

钱少少丢给云卷一坛子酒道:“喝吧。”

韩陵山笑眯眯的道:“你进来的时候门口的那些傻子还没有被刘主簿给干掉吗?”

云卷笑道:“我命人带他们去凤凰山大营了,都是有功之臣,能不责罚就不要责罚了,他们在草原上跟敌人作战,已经把脑袋弄得一根筋,不怪他们,全怪我。”

云昭白了云卷一眼道:“你惯会做好人。”

云卷哈哈大笑道:“因为姓云,所以有这方面的方便。”

众人一起喝了一轮酒,云昭见坐着凳子不舒服,就坐在一堆干草上,对围坐在他身边的众人道:“国仁说的没错,有司处理事情,是以后处理事情的一个惯例。

我们兄弟,在一起喝酒就是了,没有人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尽善尽美,出差错神仙都难免,只要不忘记我们昔日的诺言,抱着一颗心为为我们的目标努力。

那就谈不到什么对错。

高杰,我知道你在蓝田城的日子不好过,獬豸的脾气一贯如此,他这人只认对错,不知道迂回做事。

他这一次在蓝田城斩杀了十一名违法乱纪之辈,一定让你如坐针毡。

我明白的告诉你,让你回来,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唯一的原因就是你该回来了。

昔日三千大军兵出阴山,六载之后战陨三成,莫说你,我在看到一份份战报上的折损数字的时候都几乎痛断肝肠。”

高杰的眼睛逐渐变红,一口气喝干了一坛子酒戚声道:“阿昭,我之所以想要在蓝田城发起一级战备令,实在是想要毕其功于一役。

大军屯驻塞上,太寂寞了……我只有发动一场场的战事,才能让将士们忘记思乡之痛。”

六年时间,高杰军团虽然人数扩充了四倍,但是战死的人数远超他当初带去草原的三千人,根据书吏记录来看,六年时间中,高杰军团共战死了五千四百二十八人之多。

如果把伤残的也算上人数超过了七千。

在蓝田县目前拥有的五支军团中,以高杰军团的实力最弱,以雷恒军团实力最强,以李定国军团最为彪悍,以云福军团最为稳妥,以云杨军团最为暴躁。

相比其余四支军团,高杰军团的装备最差,承担的战争义务却最重。

就是这支军团,在艰难困苦中打出了蓝田军队的名号,让世上所有枭雄在面对蓝田军团的时候,无不退避三舍。

在众人肯定了高杰军团的功绩之后,高杰呵呵笑道:“没有辜负诸位的期望就好,没有让我蓝田蒙羞就好。”

看的出来,这一次他是由心底里发出的欢笑,蓝田第一支远征军团统领大将,也终于有了一些顾盼自雄的意味。

“这一次,高杰军团将会进行换装,全面换装,军务司会一路跟进,武研院会倾巢出动按照你们军团作战的特点重新武装你们。

等全部装备完毕之后,你们就要做好入蜀的准备了。

不过,等你们武装完毕,无论如何也是一年之后的事情。”

高杰的目光从在座的所有人脸上一一扫过之后,双手按在膝盖上沉声道:“无所顾忌?”

云昭点头道:“无所顾忌!”

高杰点点头道:“明白了,等我出狱之后,我就会召集将官们研究入蜀作战的方略,陵山,少少,我需要你们详细的情报支持。”

韩陵山笑道:“我们经营蜀中已经五年了,蜀中对我们来说没有秘密可言。”

钱少少道:“我们在蜀中还有六支潜伏力量,他们的装备以及战力不强,不过,却都是本乡本土的豪强,一旦你的出征命令下达了。

他们的指挥权就会移交到你的手中。”

高杰哈哈大笑,起身朝众人拱手道:“天色已晚,某家就不留诸位过夜了,戎马倥偬,某家困乏的厉害。”

云卷笑道:“我陪你睡!”

高杰怒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