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海上的财富

第一**章海上的财富

云昭连夜回到了家就看到高杰老婆云慧在云娘那里哭哭啼啼的,尤其是见到云昭之后就开始嚎啕大哭。

不仅仅是她哭,两个孩子也哭的惨惨戚戚的让人心烦。

“要哭找你夫君去哭,才回来就在闹市纵马伤人,活该被关起来。”

云昭才进门就开始撵人。

云慧闻言立刻就不哭了,抹一把眼泪瞅着弟弟道:“他就是闹市纵马伤人?”

云昭瞅着云慧道:“难道说还有我不知道的过错?”

云慧连忙道:“没有,没有,高杰性子不好,不过对咱们家还是忠心耿耿的。”

云昭不耐烦的道:“好好地过你的日子,蓝田大将用不着你监视,要去,你自己去,天太晚了,孩子们留在家里。”

云慧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连忙道:“都去,都去,孩子们六年没见过他们的父亲了。”

目送云慧带着两个孩子连走带跑的走出家门,云娘问道:“高杰真的没有问题?”

云昭道:“没有问题,就是疑神疑鬼的。”

云娘拍着胸口道:“不光是云慧着急,为娘也着急,一个边关大将才回来就被关进大牢,很多人都以为出了大事情。”

云昭叹口气道:“没事最好,有事情的话,又是姐夫,又是部将的很不好处理。”

云娘笑道:“我儿心怀天下,自当承担天下之重,该下手的时候莫要因为亲情而犹豫不决。”

云昭摇头道:“事情还是处理的圆满些比较好,我不愿意把自己弄成孤家寡人。”

云娘道:天子,不就是寡人吗?“

云昭笑道:“那是旧天子。”

“咦?你这个新天子准备怎么做呢?”

“当然要驾长车,策长鞭,缚苍龙,驱山填海,倚天抽宝剑,裁万仞雪山让人间同此凉热!”

云娘见儿子雄心万丈的立刻笑逐颜开。

做母亲的都喜欢见到儿子信心满满的样子,哪怕是吹牛,她也一定会当成真的,并为此焕发出无数种辉煌的结论。

云娘已经有两年多没打过云昭了。

这是她已经默认儿子长大成人的表现。

将老娘哄得眉花眼笑的,云昭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冯英跟钱多多两人的争斗已经从肉搏变成了棋盘较量。

两儿子一边站一个,为自己的母亲喝彩加油。

说起来很怪。

钱多多要比冯英聪明的多,学识也要丰厚几分,但是,在棋盘上,钱多多却输多赢少。

两人以棋盘为战场斗殴的主意是钱多多提出的。

刚开始的时候,冯英永远是被虐待的一方,可是,随着时间长了,钱多多就有些怕冯英了。

眼看着钱多多的红车就要被抽掉了,急的钱多多抓耳挠腮,见云昭回来了立刻就拂乱棋盘,兴冲冲的迎上来道:“夫君可曾训斥了高杰?”

云昭装作没看见冯英幽怨的目光就笑着道:“已经是统军大将了,不好再训斥,罚他喝了几坛子酒,就算过去了。”

钱多多笑道:“我就知道高杰不会犯大错,可怜的云慧居然不相信,带着孩子去找母亲哭诉,她也不想想,要是高杰真犯了严重的错,求母亲也是白饶。”

冯英阴恻恻的接话道:“高杰白饶不白饶的我不清楚,你过来,给我把这一盘棋下完了!”

钱多多道:“夫君回来了,还下什么棋啊,再说棋盘都乱了,只能重新下。”

冯英快速的复好了棋盘,指着她的黑马道:“我要将军了。”

“你又将不死我!”

“但是,我可以抽车!”

“咦?我的车在这里吗?你耍赖!”

“要点脸啊,两孩子在这里呢,做个样子给孩子们看。”

云昭见两个女人又陷入了日常争吵,就来到乳娘边上瞅瞅已经睡着的闺女,就把两个儿子夹在胳膊底下,一起去了浴池洗澡。

云昭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又因为什么事情需要下棋来决定,从钱多多开始耍赖的事情来看,事情应该不小。

来到大明世界之后,云昭最大的安慰就是家里的澡堂了,修建大书房的时候居然从地下挖出一眼热泉,父子三人赤条条的在碧波荡漾的大水池里游水玩的不亦乐乎。

从没有把这父子三人当成男人看的云春,云花端进来好些果子,还给云昭弄来了一些米酒,泡在温热的水里,此时喝最好。

白日里喝了好多酒,这时候来一点还魂酒很有必要,温热的米酒下肚,全身都舒坦。

钱多多黑着脸进来了,看样子她还是输了。

赌气般的抓过云彰就帮他擦背,疼的云彰吱哩哇啦的乱叫,云显则惊恐的钻到父亲怀里求保护。

很明显,虐待云彰一个人不足以泄愤,所以云显也被她捉走了。

“给我也擦擦!”

“让你另外一个老婆擦!”

钱多多很快就把两个孩子洗的干净的不能再干净了,就用两条毯子裹着两个孩子,夹在胳膊底下看都不看云昭一眼就走了。

很奇怪!

钱多多进澡堂子了,冯英就不会进来。

钱多多走了,冯英就立刻进来帮丈夫擦背。

“你们今天又起了什么争执?”

“内宅财务上的一些事情,今年商家早早就把红利送来了,是一锭一锭的黄金,你那个贪心的婆娘居然命人把金锭融成了三个两百斤的金球。

三个金球不好分,她非要拿两个,然后就下棋赌胜负,赢的人拿走两个金球。

她输了。”

云昭见冯英满脸都是笑容,就轻轻叹口气道:“你确定是你赢了?”

冯英道:“当然,已经命云甲他们把金球运到我的库房里了。”

云昭轻声道:“你看啊,你们的事情我完全都不知晓,可是,我对你们两个还是非常了解的。

第一,多多贪财是真的。

第二,多多心眼多也是真的。

第三,多多此人从不吃亏。

就在刚才,多多已经开始耍赖了,她既然已经弄乱了棋盘,以她的性子,她如何愿意让你复盘成功且输掉这场棋局呢?

这其中只有一个原因。”

冯英咬着嘴唇恨恨的道:“我赢了金球,其实还是输了,金球是她故意输给我的,她在用金球来遮掩被她独吞的另外一笔更加庞大的钱财。”

云昭捏捏冯英的鼻子笑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说,家里的事情我从来是不管的。”

被云昭捏了鼻子,冯英的身子就开始发软,她的鼻子其实是不能触碰的,最是敏感不过。

于是洗澡就洗了很长时间。

第二天,云昭起身的时候就看见钱多多笑的像狐狸一般的朝他招手。

两人鬼鬼祟祟的来到钱多多的房间,钱多多从大木头箱子里取出一个枕头大小的檀木箱子,打开之后里面的宝石在朝阳的照射下差点弄瞎云昭的眼睛。

“这就是你把我当美男计使唤,又使用计谋蒙骗冯英得到的好处?”

“走西番的商队回来了,这是一份大收入。”

钱多多的表情有些吓人,两只眼睛里似乎探出来了两只手,正在那些五颜六色的宝石上来回抚摸。

云昭拿起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笑道:“留几颗,给你们打首饰,其余的都换成金银。”

钱多多摇头道:“不!”

云昭道:“这东西对我们家来说没有用处,就是一个个漂亮的石头,换成金银,才能帮得到我们。”

“我喜欢漂亮的石头。”

“相信我,你以后想要多少这种漂亮石头都会有。”

钱多多痛苦的合上檀木盒子,用尽全身力气推到云昭身边道:“快拿走!”

云昭挑出来一把看着顺眼的宝石拍钱多多手里道:“有这些足够了,很快,你就看不上这些东西了。”

钱多多紧紧的攥着宝石道:“怎么说?”

云昭笑道:“海商回来了,那么,韩秀芬劫掠到的货物也该到蓝田了。”

钱多多闻言,一下子跳起老高,大方的把手里的宝石丢回檀木盒子,唤来云氏帐房老阴,趁着天色还早,把这些宝石统统拿去蓝田集市子,跟那些南方来的盐商们换成金银。

事实证明,云昭的预测一点都没有错!

因为郑芝豹与郑经分家之后,郑芝豹想要在闽南立足,就少不了云氏的支持,所以,这一次,郑芝豹派人将韩秀芬这些年劫掠到的东西统统给运回来了。

随这一批财物回来的人是刘明亮。

财物交割完毕之后的刘明亮,第一时间就回到玉山书院,要求厨子给他弄一碗面,多油,多醋,多葱,多辣子,多蒜,多面

厨子第一次见到了吃面吃的泪流满面的人。

还吃的那么多

“海上的日子苦啊斗笠大的螃蟹,胳膊粗的虾,百十斤重的鱼,簸箕一般大的贝,这东西是人吃的东西吗?

出海人就想吃顿面,可怜啊

一出海,就是两月,风浪颠簸也就算了,主要是这吃食啊人不能总是吃海鲜,那就不是人吃的粮食。

不过,那里的土地可真肥啊,火山灰里撒一把种子,用不了多长时间,稻子就能长得比人高。

树上的果子也吃不完,怎么吃都吃不完,摘完成熟的,没两天,又有成熟的,一棵树上,开花,结果,长成,最后成熟的果子都有,一年四季都吃不绝

就是没有面啊,这可要了我的老命了。”

“听说你跟张传礼一起生了一个孩子?还是蓝眼珠的。”

“胡说八道,不可能,绝无此事!”

刘明亮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丢下大老碗,毫不在意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