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零章继续驱虎吞狼

第一九零章继续驱虎吞狼

一百二十万斤胡椒,三十五万斤肉桂,二十万斤丁香,以及二十万斤豆蔻,已经足够弥补蓝田对韩秀芬海军集团所有的投入了。

这些货物如今就在广州,由蓝田商号经营,估计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就能全部换成金银。

这些东西在南方的销售情况远远好于北方。

香料之所以盛行天下,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香气,而是,添加了香料的食物不容易腐坏。

北方天寒地冻的时间长,所以,对于香料的要求没有南方那么急迫。

因此,这些香料就放在了广州,并未运回关中。

刘明亮在密谍司的帮助下从广州运回来的好东西奇多。

比如两万斤金沙,一千两百根象牙,七百根犀牛角,一千斤珍珠,一千斤宝石就很讨人喜欢了。

金沙被交给匠作融化制作成了蓝田金币,象牙,犀牛角这东西云昭一点都不喜欢,因此,在匠作们的恳求下,这两样东西也交给了匠作。

按照他们的说法,蓝田并不缺少高手匠人,只要有这些材料,他们一定能够制作出一些精美的物件,那时候,一根象牙,或者犀角的价值会暴涨十倍百倍。

至于珍珠跟宝石,蛮横的钱多多一定要把这些东西送去云府,让她清点完毕之后再送去府库造册。

尽管每一个人都能从钱多多狼一般的眼神中觉得此事不妥,然而,当初韩秀芬离开蓝田远赴欧洲的钱是人家钱多多私人出资,因此,众人见云昭不肯呵斥他老婆,而他们又不敢招惹钱多多,也就默认了。

刘明亮第一次被百十个人团团围住,听他讲述出海之后发生的每一件事。

这是一种荣耀。

也是一种恐惧。

这家伙在书院的时候,就不是好学生,如果在其余门类可以出人头地的话,他也不用去学书院最末流的通译了。

因此,云昭,在段国仁,韩陵山,钱少少等人针对他的话术面前,刘明亮汗如雨下,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在东南亚的所做所为说了一个底掉。

对话进行了整整两天……

云昭等人已经通过刘明亮的视野,彻底了解了韩秀芬在马六甲的所作所为。

接受完问话的刘明亮像是大病了一场,他发现,自己在这些人有目的的诘问下,他不但说了自己知道的,甚至连自己遗忘掉的东西好像也说得清清楚楚。

云昭瞅瞅瘫在椅子上的刘明亮道“看来就这样子了。”

钱少少道“想不到番人的舟船居然已经厉害到了这个地步,老韩,你当初在澎湖能弄到两艘荷兰武装商船看来有运气原因。”

韩陵山道“幸好去欧洲的时候,县尊特批让韩秀芬去了,如果她不去,我们很可能会错过一个大时代。”

段国仁瞅着落日的余晖叹口气道“我以前总觉得勒石燕然,开疆拓土才是男儿功业,现在看来,大海物产丰饶,百姓耕海牧渔,同样是一门大功业。”

韩陵山道“不去海上,就不知道海洋之辽阔,不在船上,就不知晓大海的富饶。

陆地上的敌人我们可以对付,如果敌人从海上来,如同我炮轰东南沿海港口一般,我们如果没有一支强大的海军,就会被敌人困在陆地上动弹不得。

因此,我才全力支持韩秀芬跟施琅。”

刘明亮对马六甲乃至他对海洋的认知,让云昭等人彻底坚定了发展海上力量的决心。

刘明亮或许都没有认识到海洋的重要性,这些人已经从他的话语中,或者事件中发现了。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既然意见已经统一了,那么,就该有一个明确的前进方向。

湖南过去,就是江西,江西过去之后就是福建。

这两个地方出了无数的状元,进士,学士乃至阁老,堪称大明官员的老巢,是云昭最希望被流寇祸害一下的地方。

手段相对温和的李洪基不是合适的人选,张秉忠这种杀人魔王,才能把江西,福建治理好。

当然,张秉忠在江西一定会遇到空前的抵抗,不过,这不关云昭的事情。

他自忖,对张秉忠来说,他堂堂野猪精比江西官兵加上士绅可怕的太多了。

钱少少道“张秉忠夺下长沙之后,就裹足不前,这一次他侵占长沙之后,没有用屠戮蜀中的暴烈手段,长沙百姓似乎也显得很是欢迎此人。

说实话,我都不明白百姓们为何会相信他。”

韩陵山笑道“湖南本就民风彪悍,素来有一半盗匪一半民之说,加上湖南本就多山,地势险要,啸聚山林成风。

张秉忠去了湖南,岂不正是鱼入大海?

实力暴涨是预料中的事情。”

段国仁道“不由他,就是怎么让张秉忠兵进江西有些难度。”

云昭笑道“也容易,既然张秉忠已经夺得了长沙,那就继续南下吧,江西,福建也应该有一些外来的力量,搅乱那里的政局。

水浑了,我们才好摸鱼。”

钱少少道“我们既然能夺了李洪基的襄阳,我认为再夺张秉忠的武昌,应该不成问题。”

云昭的目光从韩陵山,段国仁,高杰,云卷的脸上掠过,见他们都在点头,就对柳城道“草拟命令,命,凤翔团练使云蛟进驻天水。

命天水团练使云豹进驻襄阳。

命雷恒军团继续前行,进驻武昌。”

柳城复述一遍命令,很快就拟好了文书,当着众人的面,用了云昭的印信,又用了存放在云昭这里的军务司大印,就将三道军令,封装在牛皮筒子里,交给三个信使,即刻上路。

目送信使离开,钱少少笑道“上一次雷恒兵进襄阳的时候,张秉忠没有接受李洪基联合抵抗我们的说辞,不知道这一次,张秉忠去找李洪基求援的时候,李洪基会是什么态度。”

云昭冷笑一声道“流寇而已。”

就目前而言,云昭依旧没有与大明王朝形成真正的军事斗争。

蓝田目前拥有的领地,一部分是朝廷主动放弃的土地,另一部分就是贼寇肆虐之后的杳无人烟的土地,现在,云昭放弃了韬光养晦的策略,开始从贼寇手中收复土地。

这是蓝田彰显大义策略的一部分。

这个策略施行到今天,已经被划分的极为详细,且有针对性。

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朝廷敢放弃一块土地的统治,蓝田就会迅速接收,基本上,被蓝田接收的土地,无论是大明王朝,还是巨寇,都没有重新夺走的可能。

如今,云昭这头野猪终于长大了,獠牙终于从嘴里穿出来了,山岳一般的身形留给大明世界乌云一样的阴影。

今日,总算是又下定了一个决心,接下来就看自己的决心能否得到彻底的执行。

云昭其实对执行问题不是那么关心,他的部下需要的不是鞭策,而是约束,年轻人的性子总是那么急躁,他们都希望在这场重塑大明世界的洪流中,寻找到自己建功立业的机会。

关中团练,成建制的调动,这还是第一次。

对于关中来说,团练一般就是地方守备军队,他们虽然没有军籍,却实际上干着军队才干的事情。

在内守备的时候,团练一般是五抽一,抽出来的这两成人马,就会拥有暂时的军籍,一切待遇次军团兵马两级发放。

这一次不论是云蛟的凤翔团练,还是云豹的天水团练,都是设置最久,训练最久,战力最强的团练。

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必须按照五抽三的惯例进行抽调。

三天时间中,云豹已经集结了六千团练,而地处关中精华地带的云蛟,却抽调了八千人马。

天水团练使管辖的地盘太大,不由云蛟轻慢。

而此时,奉命前往襄阳的云豹还在武关道上快速行军呢,雷恒已经率领大军空群出动了。

雷恒此次出兵却出奇的快捷,上一次没有作战,已经让他的部下们极为不满。

接到指令后的第三天,由雷恒亲自率领的主力大军已经拿下了三百里外的随州,在进攻的过程中,几乎就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探马第一次来报,说贼寇在二十里外,第二次回报的时候,贼寇已经在五十里开外了……

另一支由副将云霄统御的偏师同样如此,兵不血刃的克定荆门之后,就星夜向荆州进发。

此次军事行动天下必定震动。

云昭对这种程度的震动已经不是那么在乎了。

既然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云昭的昭字是司马昭的昭,不干点司马昭干的事情就对不起全天下人的期望。

忙碌完毕这些事情之后,云昭总算是能回家了。

家里静悄悄的,两个儿子一个闺女被母亲带着去金仙观烧香去了。

云春,云花,在院子里晒太阳抠鼻孔,何常氏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带着四个小丫鬟绣花。

自觉疲惫的云昭才推开卧房的门,里面就传来一声惊叫。

匆匆跑进去一看,眼珠子都要变红了。

冯英正背过身去匆匆的穿亵衣,而钱多多却一丝不挂的躺在一个巨大的盆子里,脸上敷满了珍珠粉正冲着他媚笑。

而盆子里一滴水都没有——全是珍珠跟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