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一章温柔陷阱

人一辈子总要干一些蠢事的。

钱多多干蠢事是日常,冯英干蠢事就非常罕见了。

钱多多认为是玉山书院大名鼎鼎的聪明人,所以,干一点蠢事,会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高不可攀,容易亲近,这样的话,身边很容易聚拢一群有用的人。

冯英没有钱多多这种底气,只好小心谨慎的不让自己干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从根本上来说,是个人就会犯错,尤其是女人,她们犯下的错误罄竹难书,只是男人一般都不好多计较,更不会公诸于众,这就显得她们好像比男人更加稳重。

这绝对是一个错觉,一个错误。

钱多多小的时候就干过把银子藏被窝的蠢事,这个毛病并没有因为年纪渐长,地位变高而有什么改变。

所以,云昭看到钱多多用珍珠把自己包裹起来把玩宝石,一点都不吃惊。

问题出在冯英

“你慢点穿衣服,不要慌。”

云昭上前将冯英勒在肩膀上的亵衣扯一扯,帮她穿好,冯英还用双手捂着胸部惊恐的看着丈夫,就像是被云昭捉奸在床一样。

“多多说用珍珠埋身子对面皮好。”

云昭笑道:“不用解释,你喜欢就好啊。”

“我要穿衣服,你去看多多。”

冯英被丈夫炙热的目光看的有些害羞。

钱多多懒懒的道:夫君,抓住她,你没看见她刚才把珍珠往胸口上撩的模样,我一个女人都看的血脉贲张的,你就不想看看”

云昭瞅着木桶里的珍珠叹口气道:“看样子,你是不准备把这批珍珠跟宝石交给匠作了是不是”

钱多多瞅瞅身上的珍珠叹口气道:“这下子好像真的不能送出去了。”

云昭叹了口气对穿好衣裳的冯英道:“看看,你又被利用了。”

冯英不敢看钱多多荒淫的样子,低着头道:“我也喜欢珍珠跟宝石。”

钱多多抓一把珍珠让它从自己的脸上滑落,痴迷的道:“我们是皇家,是皇家就该有钱,就该比所有人都有钱,如此,别人才会相信我们的实力。”

云昭苦笑道:“我前几日才在玉山书院讲课的时候说天下为公,你们就中饱私囊,这不好。”

钱多多道:“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咱们家的,韩秀芬离开玉山的时候,他们的货物,他们的装备,他们的船,他们的人手,他们的所有东西,包括身上穿的衣衫都是我出钱置办的。

只因为当初派他们去观察欧洲的使命是出自你一个人的建议,财务司不肯出钱。

既然如此,她们取得的成绩跟收获,就该是我们家的。”

云昭的眉头皱的越发紧了,他低声道:“看样子,你不仅仅是要这些珍珠跟宝石,你甚至还想要海军”

钱多多笑道:“夫君,大明皇家海军的名称不好听吗”

云昭坚决的摇头道:“这会造成分裂”

一言不发的冯英突然道:“就要分裂,不分裂,您无法掌控全局”

云昭闻言将赤条条的钱多多从木桶里捞出来,将她丢到床上,用毯子包起来,这才从木桶里捞出一把珍珠让它缓缓地从手中流出来,大珠小珠的落在地板上。

然后对钱多多跟冯英道:“钱财,粪土而已”

钱多多大笑着掀开毯子一角露出自己肉光致致的腿道:“美色呢”

云昭瞅瞅钱多多曼妙的身子,重新把她遮盖起来,微笑着道:“两情相悦,自然是金风玉露相逢,瑶池台上相会,如果无情,你说这算什么呢”

钱多多没好气的道:“狡猾,狡猾的。”

云昭将冯英拖过来,三人坐在一起,云昭左右瞅瞅两个老婆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有趣的是过程,从来都不是结果。

而且呢,结果很无趣,且谁都知道那就是死

我喜欢天下风云出我辈的快感,这绝非区区钱财,以及单纯的美色能比拟的。

就像十五天前我下令,撤回山东,河北,京师的八成人手,强行将改变了李洪基的劫掠方向,这难道不令人快乐吗

这道命令一旦被达成,即便是天下至尊的崇祯皇帝也去日无多,难道不令人快乐吗

几天前,我刚刚下令,命雷恒挺进武昌,原本准备在长沙称帝的张秉忠立刻准备南下,这难道不令人快乐吗

刚刚变得有些平缓的天下再次风云激荡,皆因为你夫君的一句话,这难道不快乐吗”

钱多多探手抓住云昭的手道:“总觉得你亏得慌。”

云昭反手拉住冯英的手将三人的手叠加起来笑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钱多多叹口气道:“这些珍珠,宝石妾身不准备还了。”

云昭瞅着钱多多笑而不语,钱多多发狠道:“老娘买下来还不成吗”

云昭才要为钱多多的豪阔挑大拇指,就听钱多多又对冯英道:“你也要出一半钱”

冯英摊摊手道:“如你所愿,我也不愿意把这些沾了我们身子的东西拿给别人。”

听两个老婆一点都不在意大笔钱粮支出的问题,云昭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人手里到底有多少钱”

钱多多扣着自己的长指甲道:“不多,就一点脂粉钱”

云昭又看向冯英,冯英笑道:“姐姐说的没错,就一点脂粉钱。”

云昭忽然想起自己当年用了一点点钱扶持起来的那些商户,思忖一下问钱多多:“你还记得那个叫刘茹的卖烤玉米的女人吧”

钱多多警惕的瞅着丈夫道:“当然知道,她是我们的人,最近在伏牛山呢。”

云昭笑道:“我就想知道,她现在每年给我们家多少利钱”

钱多多木然道:“一点点。”

“一点点”

“没错,就是一点点,去年缴纳了六万个银元。”

云昭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才几年啊”

钱多多哼一声道:“您也算是大老爷了,一声令下天下惊恐,澡桶里装满了珍珠跟宝石,两个绝色老婆左拥右抱,三个子女满地乱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云昭笑道:“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好了,我走了,你们要是喜欢珍珠浴,可以当我没来过。”

钱多多叹口气道:“没兴致了。”

云昭笑着离开了房间,估计钱多多跟冯英还有很多话说。

钱多多主持的家庭矛盾一般就是这个模样的,有时候是深情的,有时候是香艳的,有时候是顽皮的,她绝对不会在夫妻间起矛盾的时候把事情弄得干巴巴的。

她觉得那样伤感情。

好多时候,撒撒娇就能把事情办了,干嘛要争吵呢

天大的事情都没有夫妻间的感情来的重要。

云氏皇家海军的事情搞不成,那就放弃。

不过,海贸这件事情却绝对能干。

夫君提起刘茹,就说明他对自家参与商事是不反对的,不过,这估计是云昭最后的底线了。

云氏的强盗从来都没有解散过

蓝田黑衣人与其说是蓝田的一支武装力量,不如说是云氏的私兵

是云氏最可信赖的一支武装。

而这支武装就控制在冯英跟钱多多手中。

云氏的老强盗们并不喜欢参加蓝田军,这些年长大的土匪崽子们也对进入军队,密谍等等单位一点兴致都没有。

家里但凡有儿女长成了,那些老强盗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找到云娘跟前,把孩子当着云娘的面交给冯英,或者钱多多,然后万事不管。

对于这些子弟,云娘的态度是来者不拒,冯英,钱多多也是同样的看法。

指望这些黑衣人去经商是没有什么可能的。

所以,这些年,黑衣人依旧在操持老本行,满大明的干坏事,而钱多多跟冯英就是两个坐地分赃的女强盗。

现在,钱多多跟冯英染指海军的计划失败,以这两个女人的本事,估计,她们会另辟蹊径。

云昭还是喜欢跟云杨在一起。

面对这个兄弟的时候,他可以毫无掩饰的活着,喜欢的时候抱着光头猛亲的事情他干过。

一言不合的时候一拳砸在眼眶上的事情他还是干过。

对云杨而言,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蹲在火坑边上,烤红薯,喝酒来的痛快了。

“你确定不限制一下多多跟冯英”

云杨掰开一块烤的焦香的红薯分给了云昭一半。

云昭咬了一口道:“我信任她们。”

云杨笑道:“这话你也跟我说过,你甚至跟好多人说过,最近的一次是跟高杰说的。”

云昭笑道:“这是我的荣幸。”

云杨道:“你放心,家里我会看着,只要不过份,我就闭一只眼睁一只眼,到目前为止,人都很好。”

云昭喝一口酒道:“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云杨啃一口红薯含含糊糊的道:“你没有做让我看不起你的事情,相反,现在干的全是让我欢喜,让我钦佩的事情。

从小到大,你基本上没有干过太离谱的错事。”

云昭喝一口酒道:“我的心太大,太野,名,我想要,利,我也想要,我很担心像我这种要的太多的人,会没有好报应。

这才是我此生最担心的事情。

我想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在手中,现在看起来,快要不能面面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