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四章击鼓传花

白裘,貂帽,长弓,少年!

未曾吐气开声,手一松便箭如流星。

羽箭越过八十步的距离,最后落在箭垛上入木三分。

箭羽剧烈颤动,撕碎了白羽,抖成一小片白雾。

翩翩佳公子落寞的收起长弓,丢给长随之后,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地廉价的女子惊叫声。

其中,以梁英叫唤的声音最为尖利。

“阿薇,阿薇,看到了吗,看到了吗?百步穿杨绝技!”

朱媺娖悄悄向外挪移两步,她可不想让别人误会她跟梁英一样都是花痴。

等众人的目光离开梁英之后,朱媺娖才慢慢靠近梁英道“那个少年是谁?”

梁英笑道“云南沐王府王子沐天涛。”

朱媺娖笑道“上任黔国公沐启元之子,现任黔国公沐天波之弟?”

梁英笑道“不错吧,这才是好男儿,是我们要嫁的好夫君,家世好,人品好,外貌好,更难得的是他文武双全,前两日诗会上的那首《思南》便是此人所作,谱上乐曲之后,情意绵绵的让人只想落泪。”

朱媺娖皱眉道,不是还有一个名叫夏完淳的可以与之相媲美吗?“

梁英嘿嘿笑道“夏完淳是我的,这个沐天涛是你的。”

“呀,净胡说八道,传出去也不怕羞死。”

梁英见朱媺娖似乎当真了,就叹口气道“你的身份摆在那里,嫁谁都成,我只是念想一下,图个一时口快,这种好男子,哪里有我的份啊。”

“你,你真是不知羞!”

梁英见左右没什么人,朱媺娖又穿着男生衣衫,就一把揽住她的肩膀道“你以只为准许男人好色,就不准女子好色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朱媺娖又羞又气,又被梁英紧紧的揽住脱不开身,在梁英脚面上踩了一脚,这才脱身。

不过,沐天涛刚才射箭的模样却已经深深地映入了她的心田。

毕竟,在她不大的世界里,像沐天涛这种有世,有相貌,有才学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道,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的梦中,如何能少得了这种人物?

夏完淳将最后一口苹果啃完,顺手就丢进了鱼塘,果核才进水,就被大鱼莽子一口给吞了。

苹果吃完了,他就再从云展背囊里掏出一个继续吃。

云展不满的道“你的嘴巴就不能停一停吗?”

夏完淳道“在宁夏,老子净吃沙子了,回来了还不允许我多吃两口?”

与他同岁的云展不屑的道“在宁夏你的嘴巴就没有停过,馋疯了把人家的驴子都给杀了吃,人家农夫找上门来,害得我们一群人被罚。

半年的奖学金没了啊,都拿去赔人家驴子了。”

夏完淳嘿嘿笑道“你知道个屁啊,那个农夫是个难得的好人,咱们偷吃他家地里的任何东西他都不吱声,给他赔偿他也不敢要,把我们当纨绔子弟了。”

云展怒道“那你还杀人家的相依为命的驴子?”

夏完淳冷笑道“有一些人你如果不把他逼到绝境,他们是不敢反抗的。

杀了他家的驴子,等于要了他全家一半的性命,他自然要豁出命去找书院理论。

理论之后就会发现,书院其实是一个很讲道理的地方,不是他心目中培养强盗的地方。

你算算,我们八个人损失的半年奖学金够不够他买八头驴子的?”

云展算了一下自己的奖学金数目,点头道“如果在骡马市,买十头都够了。”

“你再算算,够不够补偿我们祸害他家的那些庄稼的?”

“绰绰有余!”

“驴子赔给他了,祸害的庄稼也加倍赔了,他老娘的病不用再拖了,他家里的娃子也能上学堂了,因为我们被重罚,他家的庄稼也没人敢祸害了。

这不就完了?

有时候你对一个人好的时候,不一定要让他高兴,再说了,我们兄弟干事情为何要让他感激涕零呢?

贱不贱啊。”

云展瞅着夏完淳道“你之所以请我们七个人吃驴肉,目的就在于牵连我们七个是吧?”

夏完淳咬一口苹果道“你们七个是祸害人家庄稼的罪魁祸首,一亩地的黄豆,全被你们摘掉拿来煮盐水豆,不牵连你们牵连谁?”

云展想了一下道“夏老大,你下回坑我的时候能不能事先说一声?”

夏完淳道“告诉你了,还怎么坑你?”

云展道“即便是告诉我了,我也让你坑。只要别折磨我就成,就算是被坑,也要求被坑的明明白白。

不过,夏老大,你是不是又在坑这个沐天涛?”

夏完淳道“你喜欢这种花蝴蝶一般的淫贼?”

云展摇头道“不对吧,沐天涛虽然是沐王府的公子不假,可是,人家是出了名的冷面小王子,为人也豪气,虽然总是冷冰冰的,在书院的时候人家可没有摆什么架子啊。

更没有听说人家勾引谁,那些往他身上扑的花痴,沐天涛也从不理会。

你该不是嫉妒人家了吧?”

夏完淳再次将啃完的苹果核丢给潜伏在水中的莽子,朝沐天涛远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道“他不可能跟我们是一伙的。

同学几年,你见他跟谁成为好友了?”

云展摇头道“一个都没有,他身边总是跟着四个护卫,除过上课,比试,他一般不跟我们玩。”

夏完淳道“人家是通过利益交换才来到玉山书院就学的,在这里学好本事之后,就要拿这些本事来对付我们。”

云展笑道“欧阳先生说过,我们这种人成群才是狼,不成群屁用不顶,他一个人学成了,就是屁用不顶。

老大,你准备怎么坑他,需要我帮忙吗?”

夏完淳凶狠的道“我们这群人合起来才是狼群,当然需要帮忙。

走,我们回书院沙沙沐天涛的傲气,打乱他的心神。”

关中风平浪静。

虽然雷恒大军正在急火流星一般的攻击张秉忠,却总是不愿意损耗张秉忠的实力,几场小规模的战争打下来,雷恒连俘虏带武器一并还给了张秉忠。

此时,张秉忠终于明白,云昭的目标就在于武昌!

悲愤的张秉忠不得不大部分的兵力撤出武昌,命艾能奇领兵退守岳阳,主力大军则屯集在长沙与宝庆府,作困兽之斗。

他的预测是正确的,雷恒大军进入了武昌之后,就不再继续前进,于是,等了半个月之后,张秉忠切实发现,云昭不再进入大湖以南,就命艾能奇回到长沙,放弃了岳阳。

大明朝的战乱再一次平息了,继续恢复了虚假的歌舞升平场面。

又有了老大一块空地,于是,那些担任里长副手的玉山书院学子们就正式获得了升迁,正式成为各个地方的里长。

而原来的经验丰富的里长们,则背上行军背囊,离开已经治理的欣欣向荣的土地,向武昌进发,那里还有更多的嗷嗷待哺的百姓等着他们去治理,等着他们去喂饱。

刚刚毕业的玉山书院的学生们,则迅速填补了各地里长副手的空缺,每个人都明白,他们不可能长久的待在一个地方的,等蓝田大军继续开拓出新的领地之后,他们就要离开。

这种滚动式前进的方式在蓝田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大军攻击到哪里,他们就会追随大军的脚步治理到哪里。

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

“夫君,你真的要把公主塞给沐天涛?”钱多多跟冯英围着刚刚从大书房回来的云昭悄悄地问道。

“你们既然能把公主这口黑锅扣在夏完淳的脑袋上,夏完淳为什么不能把这口锅甩到沐天涛的脑袋上呢?”

“如果沐天涛发现了呢?”

“那就要看他的本事了,看他能不能继续甩锅。”

“天啊,这岂不成了击鼓传花?”

云昭咧嘴笑道“你们说的很对。”

钱多多摊摊手道“既然你怜惜自己徒弟,那就这样了,我倒要看看公主这朵花最终会落在谁的手里。”

云昭冷笑道“必然是沐天涛!”

冯英大笑道“我也觉得该是沐天涛。”

在蓝田县的权力体系中,钱多多与冯英扮演的并非仅仅是后宫这个角色。

她们两人都有一些属于她们自己的权力,这些权力原本是属于云昭的,云昭无暇顾及,因此将这些权力下放到了钱多多跟冯英手中。

之所以会有这种局面,依旧是为了制衡蓝田权力。

云昭掌握的权力必须占据绝对的优势才成。

这就是历朝历代都在遵循的强干弱枝政策!

这道法门,直到云昭生活过的后世,依旧采用了这样的方略。

有单独权力的人,自然会干一些倾向于自己权力的事情,这是必然的。

“真不明白,您当年为何会同意沐王府将沐天涛这些人塞进玉山书院呢?”

冯英非常不解。

当年,元寿先生游学归来之后,玉山书院的学子构成就没有那么纯粹了,当时因为此事,蓝田权力中枢曾经起了很大的纷争。

云昭最后坚定的支持徐元寿,这才导致目前这种尴尬的玉山学子不是蓝田人这种尴尬的局面。

现如今,这些童子逐渐成长起来了,依旧不能完美的融进蓝田体系之中。

“当时,做了很多利益上的交换,同时,也是为了让玉山学说最后变成主流学说做的未雨绸缪的准备。

此事极为重要,决不能以一时得失来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