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五章仗势欺人

对于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自己县界的蓝田人来说,蓝田县足够大。

对于一辈子都没有离开关中的关中人来说,关中非常大!

对于从未踏足大明异域的大明人来说,大明朝已经大的没边了。

对于云昭来说,大明之地窄小的让他快要窒息了……

是野猪就应该有一个好胃口!

是枭雄,就应该建立万世不拔之基业!

身为后来人,云昭见过自己身处的这颗蔚蓝色星球全貌的。

以前他只是一味地赞叹宇宙之神奇,现在,手中握着巨大的权力之后,他就觉得那颗蔚蓝色的星球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脆弱,如同一颗玻璃球。

他甚至天然觉得,自己有瓜分这颗星球的权力。

如果没有,那一定是没人问过他的意见!

玉山书院是世界上最公平的地方,在这里,龙可以自由飞翔,吞云吐雾,虎可以啸傲山岗,睥睨天下,是狼就可以成群结队,横扫草原……

当然,如果你是猪……你也可以用自己的血肉,皮毛,心肝脾肺肾来滋养大地。

旧文人进入玉山书院,就像一条狗,一头猪被驱赶进了大自然,能力强的,就会变成狼,变成野猪,能力不够强的,变成其余野兽的粪便一点都不稀奇。

改变过来的旧文人,如果没有云昭提供的可以让他肆意纵横的场地,他们回到原来的世界之后,就会变成异类,与他门原来的环境格格不入。

想想也是,当一条狗,一头猪开始有野性之后,他们会咬人的,咬人的狗,跟咬人的猪是什么下场,很多人都明白。

这些人进玉山书院容易,想要脱离……那就太难了。

想想就明白,当你自由自在成习惯了,当你认为这世界是一个拼能力的世界,当你认为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一个好结果的时候……黑暗降临了。

拼搏变得没有意义,能力变得没有施展的余地,眼前一片漆黑,你的痛苦无处宣泄,无人理解……这时候,在玉山书院学到了多少,就会爆发出多大的破坏力。

当然,仅仅是对旧世界而言。

在蓝田,最凶残的不是他强大的军队,也不是最凶残的黑衣众,更不是密谍司,监察司,而是——玉山书院。

军队,密谍司,监察司最多会要命,而玉山书院是一个要你的灵魂,要你全部血肉的地方。

“轰轰轰……”

巨大的水力锻锤一次又一次的砸在烧红的铁块上,火星四溅。

等铁块颜色逐渐变暗,逐渐冷却之后,一群身强力壮的铁匠就用巨大的夹子重新将数百斤重的铁块弄到铁滑车上,推进炉子里继续煅烧。

胸前挂着牛皮围裙的侯平抹一把脸上的汗珠端起自己的大茶杯咕咚咕咚牛饮一通凉茶,就对徒弟们道“开二号炉,莫要停,别浪费了水力。”

一众铁匠答应一声,就打开了二号炉门,两尺长的火焰顿时就从炉门里蹿出来,映红了众人的脸膛。

一块已经锻造出雏形的火炮炮身,被烈焰烧的通体发白,发亮。

众人齐声吆喝一声,就把烧好的炮身从炉膛里拽了出来。

“加铁芯。”

随着炮身被铁链吊起来下到地坑,一根铁芯就已经放置在了先前楔出来的不规则炮口上,锻锤轰然而下,大地都颤抖了一下,楔铁大半钻进了炮口。

徒弟们拖出楔铁,又换了一根长的,锻锤继续轰击,直到侯平用内外卡钳量过尺寸之后,这跟炮管又被丢进炉膛,等烧红了,再进行最后的精锻。

自从有了锻造钢之后,蓝田县的火炮重量正在急剧减轻。

从最早之前靡费奇高的青铜炮,变成重大万斤的铸造铁炮,再到现在只有千余斤的锻造钢炮,威力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降低。

因为水力镗床的出现,蓝田县已经可以将炮膛平整化,精细化,让炮弹与炮膛贴合的更加紧密,这让火药的推力损耗的更少。

完成了用更少的火药,达成最大推力的目的。

而锻造炮身的强度,远不是青铜重炮,与铸铁重炮所能企及的。

等学子们看完了整个锻造流程,导师卢象晋这才回过头对一大群学子们道“今天让你们进入武研院,看我们最新锻造工坊的目的,是要求你们对昔日的奇巧淫技有一个直观的判断。

你们或许还不明白,就是因为有了高炉,焦炭,水力锻锤,以及水力车床,镗床,这才让蓝田造炮,造枪的水平提升了很大的一个层次。

同样威力的火炮,我们的造炮成本比起青铜炮,下降了三十倍,比起铸造火炮,下降了十倍,炮药的使用量也比同威力的火炮减少了两成。

自从青铜炮被铸铁炮取代之后,别人造一门炮的成本,我们就能造同样威力的十门火炮。

在以后的岁月中,火炮将是主宰战场的神。

我们有这样的锻造优势,就表明我们已经获取了战场的主动权。

小子们,自从火器主宰战场以后,决定战场胜负因素不再单一的追求将士们的勇猛程度,训练程度,以及指挥官的英明程度。

更多的是表现在强大的后勤供应上,看谁制造武器的速度更快,更多,更好,更便宜上。

如果你们这些人足够争气,我们蓝田就会出现一种新的战争模式,那就是,战死更少的人,获取更大的胜利。

我作为先生,对你们有很高的期望。”

夏完淳笑道“先生的期望将是我们学习的方向,弟子以后一定会携这些火炮平定天下。”

卢象晋笑着点点头,又瞅着独自站在一边的沐天涛道“沐天涛,你的观感如何?”

沐天涛眨巴一下眼睛回过神来道“先生之言,乃金玉良言。”

卢象晋笑道“你们已经完成了基础学科学识的积累,也通过了书院的考核,从今往后,你们的学习将没有成法。

书院一向讲究因材施教,所在呢,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中,你们要开始选择自己在学业上的主攻方向。

在这三个月之中,我身为你们的导师,也会带你们走遍蓝田,观摩蓝田县的各行各业,启发你们的兴趣点。

没有人可以自大到同时学所有门类的学问。

所以,我希望你们从现在起,就要好好思考。”

众弟子起身应诺。

卢象晋笑道“好的,我们接下来会继续进入蓝田核心部门观看,水力车床,镗床,刨床的工作原理,有志于机械制造的小子一定要认真,对这里的工匠要尊敬。

这里将是你们未来实习的地方,而那些工匠也将是你们的师傅。”

众人随着卢象晋离开了锻造工坊,很多人恋恋不舍的回头看,听了先生的介绍之后,他们觉得这个地方实在是一个很厉害的地方。

沐天涛紧紧跟着卢象晋,等众人走上了石板路,就拱手道“先生,蓝田模式,在天南能重现吗?”

卢象晋笑吟吟的对沐天涛道“我知道你有重振沐王府声威的志向,我想,等你学成之后回到天南必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不过,蓝田乃是天下第一无二的存在,是所有人十余年来共同努力的结果,最重要的是,在前进的过程中,蓝田神奇的没有走一点弯路,才有今日之宏大场面。

你想在沐王府重现蓝田盛景,这很难,或者说,非常难,至少,身为你的先生,我看到任何希望。”

沐天涛微微叹息一声,低下了头。

卢象晋在弟子有些气馁,就拍拍他的肩膀道“你莫要感到失落,不仅仅是你沐王府没有这个能力,普天下除过云昭,没有人有这个能力。

不客气的说,这天下本就是云昭的囊中之物,你如果不愿意加入,应该尽早筹谋,免的将来……唉,蓝田大军一旦出关,任何阻碍都会被这辆钢铁战车碾成齑粉。”

沐天涛低声道“弟子明白。”

卢象晋双手按在沐天涛的肩膀上道“你是我玉山书院的弟子,这里的弟子本就习惯于战天斗地,一路走不通,那就换一条,一条道跑到黑不是我们鼓励的行为。

跳出你固有的想法,前边一定会有道路的。”

沐天涛对自己的先生非常的尊敬,心中虽然痛苦,却还是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回报先生的教导。

夏完淳一把搂住沐天涛的肩膀道“我其实有一个不错的想法,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听?”

如果换一个人跟他如此亲近,沐天涛绝对是无法接受的,但是,夏完淳是不一样的,他们两人在宁夏镇两年,战斗了两年,虽然每一次都惜败于夏完淳之手,至少,沐天涛已经把夏完淳当成了一个可以跟自己平起平坐的人。

“说说看。”沐天涛没有挣扎,斜着眼睛瞅了夏完淳一眼。

“听说云南,也叫彩云之南,那里四季如春,是一个难得的适合居住的地方,所以呢,我对那个地方很感兴趣,将来说不定会亲自领兵去云南。

我们两人的争斗一直落在纸上,落在沙盘,落在擂台上,其实我很想真刀真枪的与你战斗一次。”

沐天涛笑道“你来,我等着!”

夏完淳奇怪的看着沐天涛道“你等着?你确定?”

沐天涛冷笑道“大不了战死罢了。”

夏完淳嘿嘿笑道“其实你可以跑的!”

沐天涛大笑道“我知道你是蓝田县尊的开山大弟子,我知道你将来一定会位高权重,我甚至知道一旦蓝田大军开进云南,以云南现在纷乱的局面远不是你的对手。

不过,沐王府没有贪生怕死,不战而逃之辈,你尽管放马过来就是!”

夏完淳撇撇嘴巴对凑过来的云展道“你看看,这又是一个穷的只剩下骨气的家伙。”

云展凑过来,在沐天涛的身上嗅嗅,然后对夏完淳道“果然一身的穷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