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章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第一九七章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我们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云昭将书本扣在脸上,嗅着书本里的油墨清香,准备午睡了。

夏完淳拿来一张薄薄的毯子盖在师傅身上低声道:“不可更改吗?”

云昭的声音从书本下传来:“不容更改,即便是发生了偏差,我也要让它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来,大明国灭不是不成,皇帝也不是不能死,可是,偌大的一个京城,总不能连一个抵抗者都没有吧?

这样的历史事实如果被记录到史书上,那是汉人的耻辱。

皇帝已经绝望了,只是因为心头还有一点坚持,这才强行让自己留在京城,到目前为止,对于皇帝,我依然尊敬。

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帮助皇帝了。”

“给皇帝一个真正可以信赖,可以依靠的人?”

“是的,皇帝将女儿嫁给我有什么用呢?

难道说我会放弃蓝田的立场去为这个将死的王朝卖命吗?

将皇帝的女儿嫁给你,你会全心全意的帮助皇帝吗?

都不会,我们两个不管任何一人娶了公主,都只会让皇帝陷入更加悲惨的境地,让公主陷入万劫不复。

这就是皇帝能力不足的地方,也是他眼光不到的地方,也是大明朝满朝文武心思龌龊的地方。

皇帝在绝望中把我们当成了救命稻草,以为他把最心爱的公主给我,我们就该回报他,这是典型的帝王思想。

那些大臣中不是没有聪明人,不是没有预测到结局的人。

听说,在公主来长安的事情上,他们在朝堂上商议了一整天,据说到天黑都没有真正说过一句话,他们选择了默认,默许,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贿赂我。

而长公主就是他们的礼品”

夏完淳冷哼一声道:“果然无耻,这句话公主不该骂我,应该回京城之后骂街!”

“沐天涛是一个很不错的孩子!小淳,在某些方面来说,他比你还要强一些,尤其是在坚持立场这方面,他是一个很纯粹的人。

哪怕书院的先生们都知晓,沐天涛越是强大,对蓝田来说就越是坏事,但是,他们还是很好地秉持恪守了为师之道,对这个孩子一视同仁。

有时候啊,惊才绝艳的孩子总是能让人忽视他的立场,让先生们沉浸在得英才而育之的快感之中不可自拔。

玉山书院之所以会分为上下两院,其中下院存在的目的就在于简拔人才,培养孩子的秉性,看清楚孩子的立场与理想,所以下院才是玉山书院的根本,至于上院,不过是一个学习办事方法的地方,不值一提。

沐天涛在下院经受住了那么多的磨难,依旧本性不改,从高处来说这是儒家的教导已经深入骨髓的表现,从小处来说,这也是玉山书院教育的失败。

这孩子是我玉山书院花园中不多的一朵奇葩,他骨子里有坚不可摧的信念,又学会了我玉山书院的机变,游历蓝田县各个部门又打开了这个孩子的眼界。

如果环境允许的话,这孩子该是一个有出息的。

如今,我把这个孩子推到皇帝怀里,你知道我心中有多么的不舍。”

夏完淳嘿嘿笑道:“咱们果然是师徒,连办事方法都是一样的,我们两个都是帮了人之后不求别人感激的那种人。”

云昭从脸上取下那本大学砸在夏完淳的身上道:“无耻,滚!”

沐天涛醒来了,哪怕是浑身痛的快要散架了,他依旧坚持跪在朱婥房门外,面如死灰。

朱媺娖轻声道:“世兄不必如此。”

沐天涛低声道:“都是微臣的错。”

朱琸道:“沐王府乃是大明最忠贞的臣子,你若受辱,本宫感同身受,即便是有错,也是我的错,与世兄无关。”

沐天涛苦笑道:“此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朱媺娖道:“当然没有这么简单,按照梁英的说法,我已经被我父皇当做礼物给送出来了。”

沐天涛沉默片刻低声道:“请公主以大明江山为念,忍一时之羞辱,图将来之大计。”

朱媺娖笑道:“世兄,你久在蓝田,那么,你来告诉我,我一个小女子能否改变蓝田对朝廷的立场呢?”

沐天涛摇头道:“蓝田县尊云昭的心志坚定,不以美色为念,不以财帛欢喜,这样的人的目标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天下。

事实上,以微臣之见,蓝田早就拥有了席卷天下的实力,之所以引弓不发,就是为了捡现成,通过,李洪基,张秉忠等等流寇大乱大明旧有的社会构成。

从而让他们兵不血刃的接收一个干净的大明好完成他们对大明的改造。

据微臣看来,这已经成了蓝田上下的共识。”

朱媺娖道:“世兄,云昭不会见我,我也无法影响蓝田,既然如此,我该怎么办呢?”

沐天涛沉吟一下道:“殿下,既来之则安之,别的不敢说,殿下只要身在蓝田,不论大明发生了任何事情,都不会波及到公主。

以云昭,以及蓝田其余魁首的骄傲,他们还干不出挟持公主威胁陛下的事情,他们不屑这样做。

因此,微臣建议,公主在很长一段时间中都会以一个超然的身份存在于蓝田县,既然如此,公主为何不利用你的身份,走遍蓝田,让这里的百姓知晓大明的存在呢?

要知道蓝田,乃至关中百姓遗忘大明朝廷久矣。”

“云昭不会同意的。”

“县尊会同意,甚至不会阻拦。”

“为何?”

“还是因为骄傲,他们认为公主做的事情对他们不会有任何影响。”

“这样做了又能如何呢?”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你能帮助我吗?”

“微臣本就是大明的臣子,公主有命,自然遵从。”

朱媺娖道:“既然如此,你速速去疗伤吧,你在我这里待得久了,对你不好。”

沐天涛哈哈大笑道:“微臣自忖为堂堂男儿,岂会担忧区区流言蜚语,待我养好伤,再与夏完淳这个无耻狗贼决战!”

说罢,就站起身,捂着腰部缓缓地离开了朱琸在玉山书院的驻地。

沐天涛与夏完淳之间的争斗,在玉山书院实在是算不得什么,这样的事件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只是精彩程度不同罢了。

不过,惯于将男女往一起拖的玉山书院无聊大众,很快就把沐天涛跟朱媺娖联系在了一起。

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一个是公主,一个是王子,他们本身看起来就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过,这也让很多仰慕沐天涛的玉山书院女同窗们的芳心碎了一地。

其实,真正说起来,玉山书院的男子们,很少有跟女同窗们成就好事的,即便是在书院里的时候两情相悦,离开书院以后的结果,往往是劳燕分飞。

女子为官这件事对关中百姓来说非常不能理解,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关中人,也仅仅听说过这片土地上曾经出现过一个女皇帝,出现过女尚书。

现在,出现女里长这就让人很是不能不理解了。

好在,最能挑事的族老,乡老们早在倒霉年月就死的差不多了,而关中官府的权威远不是一点流言蜚语所能动摇的,所以,也就慢慢接受了他们被一个或者很多女子管束的事实。

不过,这样的女子很难婚配娘家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当官的,如何会轻易放弃,而男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当官的儿媳,所以,很多都耽搁下来了。

至玉书院男同窗们,既然有数不清的各种遵守三从四德,温婉善良,美丽的女子可以选择,谁会娶一个太上皇搁脑袋上呢?

“小薇,我真的有些嫉妒你了。”

梁英伸直了四肢,在床上伸展一下四肢,自从沐天涛走了之后,朱媺娖就双手托腮,瞅着玉山主峰愣神。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以为公主就该锦衣玉食?告诉你,我在宫中吃的饭食,甚至比不上玉山书院,更不要说与荷花池驻跸地媲美了。

头面首饰,也是到了荷花池之后,秦王妃送来了一些,云氏老夫人送来一些,这才勉强能出去见人。

以前在宫里的时候,往往成年累月的见不到一个陌生人,只能在不大的后花园里闲逛。

你知道不,紫禁城里也只有后花园有几颗老松柏树,其他地方都是光秃秃的,冬天奇冷,夏天奇热,春天的风沙从没有放过过紫禁城。

午门上的鼓经常会响,宦官打更的声音调子拖得老长,跟鬼叫一般,我害怕,让嬷嬷跟我一起睡,她们没有一个敢这样做的,还把卧房的门关上,给我留下老大的一个空房子我总觉得我床下有人”

梁英哈哈大笑着撩起床单,朝床下偷看,指着朱媺娖道:“以后,我会经常来检查你的床底下,看看你会不会藏个人。”

“不知羞!”

梁英遗憾的道:“沐天涛真的不错,我就是嫉妒你这一点。”

朱媺娖低着头道:“我们不可能。”

梁英道:“你跟我一样,其实都不过是一个小女子,想当英雄,相当豪杰,甚至称霸天下是男人们的事情,与我们这些弱女子何干?

找一个能让自己真正喜欢的夫君,才是我们的头等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