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黑暗的世界看不见光明

第一百九十八章黑暗的世界看不见光明

风在高空呼啸。

玉山的白头便被风吹乱了。

白雪混入天空,将红日遮蔽成了白日。

于是,在大风偶尔停歇的时候,就有干巴巴的雪粒从天空坠落,砸在铠甲上跳起,再一次落在地上。

云昭掸落了高杰铠甲上的积雪,却没有办法让所有将士们的铠甲恢复原貌。

两万七千人的甲士,站立在山谷中,将不大的山谷塞得满满的。

柳城解开云昭的红色披风,还帮他拿掉了沉重的铁盔,身着铁甲的云昭就背着手在大军丛林中漫步。

柳城等人很有眼色的没有跟上去,这种万人中央的荣耀,只属于云昭一个人。

两万七千人,就是高杰这些天编练军团规模的成果。

云昭瞅着队列中那些年轻的面孔,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有这样的一群手足,天下何处不能去?”

披着红披风的甲士们,齐齐抱拳弯腰道“谨遵将军号令!”

“你们作战,其余的事情我来做。

在我麾下,必不使阵亡者英灵不安,必不使伤者流血又流泪,有功者,必将获得奖赏,胜利者必将名扬天下,荣耀而归。”

“喏,谨遵将军之命。”

“我们必将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我们必将打破旧有的腐朽的世界,重建一个光明的,温暖的新世界,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力量!”

“喏,谨遵将军之命。”

“在新的世界里,耕者有其田,织者有寒衣,奋勇杀敌者,必受升迁,勤于公事者,必有赏赐,我在这里起誓,我必不枉杀一个有功之臣,我必公平对待每一个良善之辈!”

“喏,谨遵将军之命。”

北风凛冽,白雪飞扬,将士们黑色的战甲被白雪覆盖,唯有翻飞的红色披风将白茫茫的山谷映成了红色的海洋。

这样的场面,普通人自然是看不到的。

蓝田县自称不以兵甲之利威胁他人,所以,但凡是检阅大军的事情,总会在一些隐秘的地方进行。

两万七千人的大军,加上五万人的团练,再加上两万民夫,这是,蓝田县至今以来最完整,最强大的一个兵团,整顿结束后,战力将超过雷恒军团。

这一天,是崇祯十五年一月一日。

蓝田自从兵进武昌之后,就再一次进入了蛰伏期,张秉忠担忧尽在咫尺的蓝田军,不得不向南拓展,如同云昭预料的那样,刘文秀,艾能奇统领十五万人马正式进入了江西,目标——南昌。

张秉忠希望占据了南昌这座襟三江而抱五湖的要冲之后,再休养生息,整军顿武之后再报云昭劫夺武昌之仇。

然而,他的大军才进入袁州境内,便遭到了强烈的抵抗,无处不在的武装力量让艾能奇,刘文秀头疼不已,不得不一寸寸的前进,大军过处,血流成河……

自从洛阳陷落,福王被杀之后,开封就成了河南地里的一座孤城。

这座城已经被李洪基的大军围困了半年之久。

此时的开封城,已经弹尽粮绝,被贼寇围困半年之久,朝廷的援兵却迟迟不到。

没有粮食吃,于是开封的人们就到处寻找粮食,基本能吃的他们都拿去吃。

就像那些原本用来治病,补身体的药材,例如何首乌、当归之类,人们都拿来充饥。

但众所周知,没病的人不要吃药,因为再好的药吃多了还是有点副作用的,有的人甚至还吃到自己手肿脚肿的,不得不停止吃药物。

肚子饿了,总归是要吃东西的。

于是,人们又去找其他的食物,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了一些水塘和河流,结果在水塘他们发现了一种水草,这种植物叫璎珞草,人们发现这种草味道鲜甜,非常容易入口,于是人们就大举采集这种草来食用。

单靠水中的这种食物肯定远远不够这么多的开封人生存的,于是他们还找水中的一些小虫吃,甚至还吃新马粪。

吃这些东西自然不是长久之计。

有些饥饿的人们甚至因为坚持不住想选择死亡。

官府的人为了安抚人民,假装老天慈悲,半夜撒一些豆到街上,让人民感受到上天也对他们的关怀,从而让他们放弃死亡的念头。

虽然这是假的,但是上天也不会太亏待那些一心想要生存的人的。

后来官府的人发现一个叫刘秀才的家中存有许多大米,于是官府强行征用拿出来分给大家,这是开封人们第一次吃到了米。

至于刘秀才……他好像被人吃了,主要是他家不缺粮,人长得肥,油水足……

在这种局面下,又有一个老农无意中从地下,挖出一仓麦子……然后,老农跟麦子就被煮到了一起。

甚至出现了一种诡异的事情,比如,官府出银子向围困他们的贼寇购买粮食……

而此时,李洪基的大军依旧在滁州过冬。

城里人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情就是拿银子向贼寇买粮这件事。

当贼寇们发现,他们不用攻城,只需要拿出一点点粮食,就能吸干开封城的血,谁还去攻城呢?

因此,开封城在日渐衰弱。

洛阳已经成了无主之地,云昭并没有命令潼关守将云杨向洛阳进发,战线一直保持在渑池县,两年时间未曾前进一步。

洛阳的福王,在城破的时候都没有向云昭发出求援的要求,开封的周王骨气要比福王硬的多,更不会开这个口,他已经做好了身死族灭的准备。

在皇帝几乎用哀求的语气催促下,刘泽清的大军终于离开了山东,以每日二十里的速度向开封进发。于此同时,左良玉,黄得功也用同样的速度向开封进发。

正月十五的时候,关中大地上成了欢乐的海洋。

蓝田县的十年大庆在纷纷扬扬的小雪中拉开了帷幕。

长达数十丈的草龙被这一些精力过剩的家伙舞动的栩栩如生。

最新研究出来的烟花,被火炮打上天空,让蓝田县的天空变得绚烂多彩。

鞭炮声震耳欲聋,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整个蓝田县火树银花的成了一座不夜之城。

数不清的灯笼挂在门口,树梢,竹竿上,富裕一些的人家,甚至在家门口扎了灯山,裱糊身上字谜,供人猜谜作乐。

朱媺娖在梁英,以及沐天涛的陪伴下,走在灿烂的灯市上,不论是朱媺娖,还是沐天涛脸上都没有丝毫的笑容,与这里的游人格格不入。

梁英手里举着三块猪排,一个上面咬一口,吃的不亦乐乎。

“开封城守不住了。”

“周王叔已经做好了殉节的准备,世兄,蓝田日报上描绘的开封惨状是真的吗?”

“是真的,执笔人是柳城,他是蓝田秘书监的头子,不会胡乱编造内容的。”

“刘泽清他们的前进的速度真的是一天二十里吗?”

“可能更慢,周王殿下应该等不到援军了。”

“蓝田在渑池屯有重兵,为何不让云昭他们前去救援呢?”

“报纸上说的很清楚,朝廷不允许,周王也不允许。”

“为什么?”

“凡是被野猪吞进肚子里的东西,别想再拿回来。”

“难道被李洪基这种贼寇拿走的就能拿回来了吗?”

“是这样的,李洪基不过是流寇而已,云昭占领一片地方,就长久治理一片地方,他不但要土地,还要人心。”

自从朱媺娖发现蓝田县有一种叫做报纸的东西之后,她就一期都没有错过过,也就是因为这份报纸,让她知晓了天下的纷乱,明白了自己父皇的苦楚。

而报纸上的一些时事评论,更让她看清楚了大明王朝的现状——岌岌可危。

于是,一个原本只想着随波逐流的小姑娘,平生第一次有了忧患意识。

“开封城没救了。”

沐天涛轻叹一声,他看事情远比朱媺娖看的辽远,他甚至引诱夏完淳跟他在沙盘上模拟了一次开封之战。

结果,夏完淳完全失败了,不是夏完淳不尽心,而是开封城的条件太差了,即便是由夏完淳模拟守备一方,他也仅仅守卫了十一天之后就全军覆没了。

就是这样,还没有考虑官兵的可靠程度,完全把他们当做视死如归的烈士来看待的。

“不要再想开封了,我以为朝廷接下来应该考虑的是山东!刘泽清离开山东后,山东又成了空虚之地,现如今,李洪基正在犹豫是要攻击应天府呢,还是攻击顺天府,如果山东大门打开之后,以李洪基的脾性,他必然是要进京的。”

朱媺娖道“我们把这些东西写成奏章寄给我父皇。”

沐天涛摇头道“我们人微言轻。”

“那就寄给我母后。”

“好吧!”

就在两人做出决定的时候,一朵巨大的红色烟花在两人头顶炸开,巨大的烟花先是炸开,然后就似乎朝下俯冲下来,冲到半路,就逐渐消散了。

朱媺娖伸出一只小手,一些黑色的残渣落在洁白的手上,轻轻叹息一声道“我开始明白我父皇为何会夙夜忧叹了。”

沐天涛道“天无绝人之路。”

朱媺娖道“只是有时候黑暗的让人看不见前路。”

沐天涛咬牙道“那就杀出一条血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