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洛阳的春天

开封失守,敲响了大明亡国的丧钟。

漫长的崇祯十四年过去了,然而,新来的崇祯十五年并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如果说,崇祯十四年是地狱的第十四层,那么,崇祯十五年就是地狱的第十五层。

大明国土上的贼寇并没有变少,反而多出来了无数的蟊贼,山贼,马贼,强盗……

最让人失望的是,大明疆土上已经出现了地方官员自发迎接,投靠李洪基的风潮,这股风潮同样惠及了张秉忠,这让艾能奇与杨文秀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进入了江西。

李洪基派来了使者,跟云昭善良洛阳城的归属问题,因为来的人是无名小卒,这让云昭认为这是李洪基看不起他的一个明证,所以,就杀了那个使者。

云昭喜欢杀使者的名头已经传遍天下了。

所以,也就没人跟云昭说什么“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废话。

杀了使者,就等于告诉李洪基,洛阳问题没的谈。

牛金星通过云昭杀使者的事件,又推测出云昭此时对李洪基极为不满。

洛阳不保,难道开封就能保住?难道河南就能保住?

于是,李洪基果断放弃了进攻应天府的计划,将矛头转向刘泽清。

刘泽清听闻陈永福跟丁启睿战死菏泽府一事之后,吓得魂飞天外,匆匆与刚刚崛起的悍将黄得功合兵一处,准备阻挡李洪基的大军进入山东。

云昭上书言明洛阳已经没有贼兵了,朝廷可以派来官员治理,朝廷很沉默,就在云昭失去耐心的时候,朝廷启用了被废黜王爵的朱存极,命他暂代洛阳知府。

朱存极接到这道旨意,吓得魂飞魄散,连夜找到云昭,想要自杀明志。

“皇帝这是我杀我呀……”朱存极哭得极为凄惨。

“挺好的。”

云昭回答的云淡风轻。

幸好,朱存极知道云昭不是一个喜欢反话正说的人,这才放心。

云昭当着朱存极的面,找来了秘书监,政务司的头头,命他们为朱存极筹备一个强大的工作组,进驻洛阳,事事以朱存极的意见为主。

同时,命云杨的副将云舒,率领一万兵马进驻洛阳。

于是,蓝田县的界碑第一次出现在了洛阳以东。

新任洛阳知府朱存极,快马加鞭的进入了洛阳城,宣布洛阳归于蓝田治下。

这个消息刚刚传出去,洛阳一地的大小贼寇连夜收拾细软逃亡。

可惜,他们得到消息的时间还是晚了。

早在朱存极还没有抵达洛阳的时候,蓝田县的黑衣众,密谍司,监察司的人已经锁定了他们,等朱存极宣布洛阳归属之后,这些大小贼寇纷纷落网。

在缜密的安排之下,没人逃出生天。

洛阳城外荒草萋萋,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这些被活捉的贼寇们,不得不戴上锁链,清理洛阳城,以及周边的白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只能以洛阳周边成群结队的野狗为食。

二月,就要春播了,洛阳大地上黑烟滚滚,到处都是烧荒的农夫。

洛阳终于安定了,可以种粮食了。

或许是老天怜悯这里的百姓,在杏花还没有开放的时候,一场春雨淅淅沥沥的落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到了傍晚时分,小雨就变成了鹅毛大雪。

雪花落在土地上就融化了,随着雪下的越来越大,暴雪就覆盖了洛阳所有的悲伤。

早就人烟稀少的洛阳,不知怎么的,就有很多人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尤其是邙山,从这座山中走出来的百姓居然多达十余万。

朱存极瞅着城外密密匝匝的人群问洛阳大里长杨雄“不会是流寇吧?”

刚刚从汉中跑回来主持洛阳大局的杨雄道“流民而已。”

“怎么办呢?”

杨雄笑道“早有准备,开城门,放他们进来,天气寒冷,他们总归是要找一个暖和的地方过夜。”

“他们要是不安分怎么办?”

“有粮食就会安定下来。”

“哦哦,我带来了很多粮食。”

“借给百姓!”

“借?”

“对啊,借给他们,分三年还清。”

“他们拿什么来还?”

“我们会分土地给他们耕种。”

“哦哦,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拿什么种地呢?”

“农具正在运过来,耕牛,骡马,也在送来的途中。”

“这些东西也是借给百姓的?”

“不,是租用!将这些流民每百户凑成一里,农具,牲畜,种子,钱粮统统租给里长,由里长统一分配,率领这一百户百姓耕作土地。

每年都要支付一定的利息,直到他们的劳动所得超过了这些东西的价值之后,这些东西就会属于这一百户百姓,最终,会按照每户的劳动产出,将耕牛,农具折算给百姓。

放心吧,不出三年,这里就会恢复生机。”

朱存极,终于完整的经历了一次蓝田县的土地改革,因为,从现在起,除过一些没有离开洛阳守着自家那点土地的百姓之外,其余的土地都成了蓝田县的土地。

蓝田县在拿到这些土地之后,就会按照重新编纂的名册进行分配土地,不管以前这里的土地是谁的,这一刻,几乎所有的土地统统归官府说了算。

田亩不足的人家会被补足土地,至于田亩多出来的人家,不是逃亡,就是被流寇给杀了。

所以,每一家分到土地的流民,都把这些土地当成了命根子,这时候,即便是有贼寇来了,他们也能豁出性命去战斗。

以前不战斗,是没有一个战斗的理由。

现在,老子有四亩地!

文书就的揣在怀里,上面还有老子的手印哩。

分配土地的事情进行得非常快,从蓝田抽调的人手不但忙的脚不沾地,那些从渑池借过来的人手,同样忙的日夜不休。

这些人对于分配土地这种事非常的熟悉,办事也非常的粗暴,遇到纠纷一律以抓阄为主,一旦运气不好,那就成为了永恒,没法子更改。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是相对公平的一种举措,这一手法,曾经解决了无数的争端。

当田野上出现第一头耕牛的时候,杏花终于开放了。

杏花开放,洛阳陌上少了举着伞游春的士子仕女,却来了无数的商家。

蓝田的商事之繁华,已经到了无法拓展的地步了,此次洛阳拿到了手中,这些商贾远比云昭这个蓝田主人还要兴奋。

不过,此时的洛阳城还是空的……

城里的商铺,房屋,虽然被流寇们糟蹋的不成样子,不过,哪怕是废墟,也有商贾扛着一箱箱的银元开始购买,不仅仅是蓝田商贾来了,甚至远在江南的盐商,也有人将重注压在了洛阳。

残破的白马寺,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几位慈眉善目的老僧,他们喜滋滋的收拾着已经荒芜的庙宇,并且满怀期望的向官府递送了自己的度牒,宣称自己便是逃亡的白马寺僧侣。

洛阳数目众多的道观,尼姑庵,也各自有逃散的道士,尼姑回来,他们期望着洛阳再次鼎盛起来,好让他们庙宇的香火也鼎盛起来。

于此同时,玉山书院也派人前来勘察福王府,他们认为这里非常适合充当学校……就连明月楼也派人前来寻找开新店的好地方。

总之,官府的归官府,军队的归军队,书院的归书院,和尚的归和尚,道士的归道士……

短短一个月之后,种子已经全部种下了土地,杨柳已经抽出新芽,百姓在原野上忙碌,商贾们在城里奔波,官员们更是忙碌着向洛阳周边几个县深耕作业。

洛阳冒起的第一缕黑烟是砖瓦窑冒出来的。

一群极有远见,以及开拓精神的窑工们,在洛阳城还没有归属蓝田县之前,就冒险来到洛阳附近修建砖窑,现在,他们的冒险得到了巨大的回报。

不论他们产出多少砖瓦,都不够填饱这座城市巨大的肚皮。

“我在洛阳弄了十几个小院子。”

钱多多见丈夫砸闭目养神,就在说了一堆废话之后,将这句话夹在里面说了出来。

“十个,还是十九个?”

“好吧,是三十七个。”

“你住,还是我住?”

“是留给你以后赏赐有功之臣的。”

“他们不需要赏赐,律法上有明文规定,什么样的功劳有什么样的奖励。”

“即便是臣子们不需要,你总有收买人心的时候,万一有一些高傲的人不愿意当官,你又需要他,这时候丢出去一套院子就能收到很好地功效。”

“真正有骨气的人不是战死,就是饿死了,活着的没几个有骨气的。”

“万一有呢?”

“那也是前来求我给他一个官当当的家伙,这种人不值得我收买,你小心獬豸的部下,他们正在洛阳到处审计呢,落到他们手里,没有好果子吃。”

钱多多嗤的笑了一声道“我买的每一个院子,都是被法司确定是无主之物,钱进了财务司,院子就成我的了。”

蓝田县自从成建制以来,最残酷的案子就发生在洛阳,为此,洛阳旧有的潜伏势力几乎被韩陵山这个先行者杀光。

因此,云昭并不担心哪里会出什么太大的乱子,因为,韩陵山又去了洛阳。

拿下了洛阳,云昭终于可以翻翻身子了,并且很希望那个日子尽快到来。

(本卷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