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准备回家的人

崇祯十五年对应天府来说不是一个好年份。

尽管今年还算风调雨顺,可是,应天府知府史可法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笑容。

李洪基的百万大军就在庐州,应天府近在咫尺,他如何能高兴地起来。

好在,南京城的勋贵,盐商,富户们也看到了威胁,因此,史可法组织长江防线应付李洪基的策略,获得了大家的肯定。

也是第一次,史可法的政令在应天府畅通无阻的执行。

武器,粮秣,兵员,舰船,军饷,都置办的非常顺利。

谭伯铭进书房的时候,正在与义父史可法商议事情的史德威就匆匆的对谭伯铭道:“明道兄,流贼进驻凤阳,我预领五千兵马进驻扬州,粮秣军饷,可曾准备妥当?“

谭伯铭道:“粮秣军饷有,问题是少将军如何领兵进入扬州呢?我刚刚收到扬州总兵张天禄,张天福联合署名的公函。

人家在公函中说的很明白,扬州兵强马壮,还有战船两百艘,应付流寇绰绰有余,不需我们应天府帮忙。”

说着话就把公函放在史可法的桌面上。

一同议事的应天府参赞闫尔梅怒道:“都什么时候了,张天福,张天禄还在提防我们。”

谭伯铭皱眉道:“说实话,我是不赞成派兵前往扬州的。”

史德威道:“此时天下纷纷,人人有守土之责,流寇已经到了滁州,南京好歹有大江阻隔,流贼又不擅长水战,自然安然无恙。

流贼只要南下,一日夜即刻抵达扬州,一旦流贼大举前来,他们拿什么抵挡?

就张天禄那吃空饷的两万兵马?”

谭伯铭瞅着年轻的史德威叹口气道:“应天府也不安稳!”

史可法沉吟片刻对史德威道:“我再去给张天福,张天禄兄弟写信,说明你去扬州只是协助他们防守,粮秣,军饷我们自带,没有觊觎扬州之心。

五千兵马去扬州,也仅仅是协防,你去扬州要受张天福,张天禄兄弟节制。”

史德威怒道:“如何能将指挥权拱手想让呢?”

史可法瞪了史德威一眼道:“以大局为重!”

谭伯铭见史可法主意已定,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处处以大局为重的史可法已经耗费了应天府大笔的钱粮了……

这种没有重点,没有关注度的政策,应天府即便是再强盛,也会因为这种到处撒胡椒面的行为变得逐渐败落。

史可法见谭伯铭脸色阴沉,叹一口气道:“再忍忍。”

谭伯铭苦笑一声朝史可法拱拱手道:“卑职身为应天府法曹,有责任告知府尊,应天府如今因为李洪基大军的到来,已经暗流涌动,需要兵马弹压。

这个时候派出少将军带走我们辛苦操练的五千兵马,不合时宜。”

史可法笑道:“无妨,应天府百姓温顺,经过两年治理,民心向背已经极为明显,只要我们勤加勘察应天府定然无恙。”

谭伯铭眼睛瞅着房顶,淡淡的道:“但愿如此吧。”

闫尔梅笑道:“如今大明之弊在应天府已经革除,之所以让少将军带兵去扬州,目的就在于让扬州百姓知晓府尊的大名。

利用扬州之战来立威,继而为我们下一步向扬州推行新政做好准备。”

谭伯铭低声道:“府尊有如此雄心,为何不命少将军效法战国信陵君行大铁锥夺权之事?谭伯铭愿为少将军副贰!”

闫尔梅吃了一惊道:“明道如何能出此昏悖之言,如此做了,会致府尊于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境地。”

谭伯铭瞅着史可法道:“明知张天福,张天禄兄弟二人乃是尸位素餐之辈,却让少将军听命于他们,流贼不来也就罢了,流贼若来,坏的第一个人定然是少将军。

府尊,大明之所以会落到如此地步,就是因为我们这些想要做事的人,被礼法束缚住了手脚,处处忍让才会落到如此田地。”

史可法摇摇头道:“陛下以应天府托付于我,我必以忠心回报,明道,竭尽所能吧。”

谭伯铭长叹一声,离开了书房。

史德威听了谭伯铭的话心思有些闪动,想要说话,见义父忧心忡忡的,最终将想要说的话吞进了肚子。

闫尔梅道:“府尊,谭伯铭,张晓峰二人的权柄过大了,如今又出昏悖之言……”

史可法不等闫尔梅把话说完就挥挥手道:“我们要团结一心,莫要寒了这些人的心。”

闫尔梅抱拳施礼,以示歉意。

等谭伯铭回到公廨,正在书写公文的张晓峰放下手中毛笔,抬头瞅着谭伯铭道:“怎么样?”

谭伯铭低声道:“你说的很对,就算把事情明摆着告诉了他们,他们依旧以为周国萍操持的暴乱不过是疥癣之疾。

我提出趁着史德威进驻扬州的关系,杀掉张天禄,张天福兄弟的建议,也被否定了。”

张晓峰用力的揉搓一下面孔道:“预料之中的事情,我们这位府尊,不惜命,却害怕做大事,既然他做不来大事,就应该由我们推着他去做大事。

史德威年少,加上此时正是雄心勃勃之辈,怂恿一下应该能成。”

谭伯铭道:“你决定绕开府尊把这这件事给做了?”

张晓峰摊摊手道:“有何不可?反正我们迟早是要进入扬州的。”

谭伯铭闻言笑了,拍拍张晓峰的手道:“我原本打算继续把法曹这个职位扛在身上,应对将要到来的暴乱,现在,法曹有新的人选了。”

“谁?闫尔梅?”

“没错,我今天的话超过了府尊能承受的底线,我被更换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估计我会被派遣去担任一个县的知县,由闫尔梅来替代我当法曹。”

张晓峰笑道:“你不要把书院斗智的那一套拿出来欺负这些老儒生,太欺负人了。”

谭伯铭笑道:“这只是小事一桩,但愿周老大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县尊下了严令,且给出了期限,我们已经超时了。”

鼓楼边上的鸡鸣寺!

满座白衣。

周国萍坐在最中间,头顶一朵绚烂的绢布荷花。

抖一下飘带,周国萍轻声道:“无生老母有令,我们返回真空家乡的时候到了。”

说完话,就继续闭目沉思不言。

原本安静的佛堂顿时就起了一片议论声。

等众人议论到**的时候,周国萍的双手虚空按按,众人重新归于寂静。

“杀富户,散余财,解脱仆婢,开仓放粮,而后,无牵无挂归故乡。”

一个老僧双手合十道:“老僧等待回归故乡已经很久了,圆空,我们走,杀富户,散余财,解脱仆婢,开仓放粮,而后,无牵无挂归故乡。”

白须老僧扶着禅杖缓缓站起,带着一个年轻僧人离开了鸡鸣寺庙。

“不尊老母之言,永坠阿鼻地狱,不得超生。”

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农模样的人,也站起身,带着几个年轻汉子离开了鸡鸣寺。

“告诉家中弟子,这是老母给我等的最后机会,错失就要再等一万年。”

一个船工模样的老汉站起身,带着一些年轻人也走了。

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妪问道:“香火钱留三成?”

周国萍摇头道:“这是最后的机会,我们都要去真空家乡,你若不愿去,香火钱都是你的。”

老妪嘿嘿笑道:“既然如此,我出两千人。”

周国萍取下头上的荷花冠戴在老妪头上道:“我要去徐氏,恐不能回祭坛,请你在施法的时候,将我的事情告诉无生老母,希望无生老母能携我的魂魄归乡。”

老妪乐的张开没牙的嘴巴道:“圣女尽管前往,尽管前往,你们起事之日,就是我开坛做法之时。”

周国萍认真的点点头,对最后留守的几名汉子道:“火药,兵器已经下发了吗?”

一个壮汉点头道:“已经齐备,就等无生老母降临。”

周国萍解散头发,如同女鬼一般张开双臂对着大殿内的弥勒佛像大声吼叫道:“二月二,龙抬头,正是无生老母降临之日!”

眼见周国萍癫狂,老妪也匍匐在弥勒佛坐像之下,浑身抖动,似乎在她干瘦的身躯里蕴藏着一个强壮的魔鬼,正要撕开她的身体从里面钻出来。

片刻之后,老妪坐直了身子,以一种女孩子才有的童音道:“二月二,龙抬头,正是无生老母降临之日。”

周国萍瞅一眼那个老妪,见她眼眶中那两颗纯白的见不到一点黑色的眼球,就握着自己的长刀,跨过老妪干瘦的身躯,大踏步的离开了鸡鸣寺。

此时,天空已经渐渐暗下来了,巷子里飘起了细细的雨丝。

打着一柄朱红色的油纸伞,周国萍一身淡紫色长裙,宛若一朵鲜艳的丁香花。

即便是下着雨,巷子深处那家烤鸭摊子依旧有人。

周国萍将长刀放在矮小的桌子上,自己坐在矮凳上,对期待已久的老板道:“老规矩,一只鸭子,三角酒,酒里不要掺水,也不要掺别的东西。”

对于周国萍奇怪的要求,老板也不感到奇怪,因为,这个美丽的蒙面女子,已经在他这里吃了六十七只鸭子了,当然,还杀了两个人。

南京城的老板们对于周国萍这种花钱痛快,且从不赊账的老主顾是极为宽容的,哪怕她杀了人。

不一会,一只香喷喷的烤鸭就被老板切成块整齐的摆在盘子里,枣红色的外皮在油灯下如同玛瑙一般。

周国萍,喝酒,吃肉,一言不发。

很快,一只鸭子,三角酒就进了肚子。

她拍出一锭银子在桌面上,对收钱的老板道:“这些天能不开,就不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