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民心不稳的下场

第二章民心不稳的下场

周国萍回到医馆的时候,探手搂住赵素琴,赵素琴很想挣开,可惜,周国萍的手臂如同钢箍一般牢牢地束缚着她,动弹不得。

一股浓烈的酒气从周国萍的身上散发出来,赵素琴低声道:“你喝酒了?”

周国萍松开赵素琴道:“我现在要去睡觉了。”

说罢,就大踏步的向卧房走去。

“这两天,你不用管我。”

赵素琴道:“黑衣人首领云大来过了。”

“云大?他轻易不离开玉山城,怎么会到我们这里来?”

“是县尊派来的,县尊害怕你死掉。”

周国萍嗤的笑一声道:“太小看我了,我哪里会如此轻易地死掉。”

“县尊说你现在有自毁倾向,要我来看着你点,还说,等你办完这里的事情,就押送你去汉中最穷的地方当两年大里长平缓一下心境。”

侧面的门开了,身体有些佝偻的云大咳嗽一声从里面走了出来。

周国萍不满的道:“我如果把这里的事情办完,也算是立功了,怎么就要把我撵去最穷的地方受苦?”

云大那张满是褶皱的老脸笑了之后就更加看不成了,抬手摸着周国萍的头顶道:“这是我们蓝田县对付有功之臣的惯例,你不会不知道吧?”

周国萍甩脑袋抖开云大的手道:“我已经很大了,不是那个龅牙小姑娘了。”

云大嘿嘿笑道:“你当初央求我多教你一些有用的刀术的时候,嘴巴可甜的很呐。”

周国萍道:“云老头,我是不是真的有病了?”

云大摇头道:“少爷说你有病,你自己也发现自己有病,只是在努力克制。

既然是少爷说的,那么,你就一定是有病的,你喝了这么多酒,吃了很多肉,不就是想要好好睡一觉吗?

现在,你可以去睡了,你云叔替你看着。”

周国萍道:“二月二,龙抬头,无生老母归故乡。”

云大道:“知晓了,去睡吧,三百黑衣众任你调遣。”

“赵素琴,你不跟我一起睡?”

赵素琴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表示拒绝。

周国萍骂了一声,就钻进了自己的卧房。

等赵素琴也走了,仆人打扮的云大就掏出自己的烟斗,蹲在花坛上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周国萍躺在屋子里听着云大的咳嗽声,以及打火镰的声响,心中一片平静,平日里极难入眠的她,脑袋刚刚挨到枕头,就沉沉睡去了。

谭伯铭并没有成为县令,反而成了应天府的盐道,负责管理应天府二十八个盐道榷场,也就是说,他坐上了应天府最大的肥缺。

这个位置就是拿来捞钱的,不仅仅是替国家捞钱,同时,也可以替自己捞钱。

皇帝或者督抚主官将这个职位授予某人的时候,就说明,不论是皇帝,还是督抚,都默许这个人发财。

谭伯铭不是一个挑拣的人,和风细雨,且细致有效的将法曹任上所有的事情都跟闫尔梅做了交代,并一再嘱咐闫尔梅,要注意地方治安。

闫尔梅对交接的过程很满意,对谭伯铭毫无保留的态度也非常的满意,在谭伯铭将法曹财物一并交出,清点之后,闫尔梅甚至还有一点羞愧,觉得自己不该那么说谭伯铭。

交接清楚之后,谭伯铭第二天就去了盐道衙门上任了,并且在第一时间开始查验盐道存盐,以及盐商盐引发放事宜。

此时,应天府风平浪静。

直到一对卖唱的父女上酒楼卖唱,十二三岁的女儿被恶少调戏了之后,南京城一瞬间就乱了。

恐怕那个恶少被人乱刀砍成肉泥的时候,都想不到,自己仅仅摸了一下小姑娘的脸,就有一群举着砍刀嘴里喊着“无生老母,真空家乡”的家伙们,不由分说,就把他给分尸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人太吃惊,南京这座城池里的人脾气本身就不怎么好,不时的出点人命案子并不稀奇。

因此,当衙役们匆匆跑来时候,他们忽然发现,昔日一些面熟的人,现在都开始发疯了,头上缠着白布,身上披着白布,还在腰间打了一朵硕大的白花,最恐怖的是还有人戴着白色的纸做的天王冠,挥舞着刀剑,四处砍杀身着绸缎的人。

才出动了五城兵马司的人弹压,他们就发现,这群兵丁中的很多人,也把白布缠在脑袋上,手持兵刃与那些围剿白莲教教众的官兵厮杀在了一起。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二月二龙抬头,恭迎无生老母降世。”

一座挂满白布的木制祭坛很快就搭建起来了,上面挂满了刚刚劫掠来的白色丝绢,四个全身白色的童男女站在祭台四周,一个遍身白绢的老妪,戴着莲花冠,在上面摇着铜铃铛疯狂的舞动。

暴乱从一开始,就迅速燃遍五城,火药的爆炸声此起彼伏,让刚刚还极为热闹的南京城瞬间就成了鬼城。

一群群身着白衣的暴徒从大街小巷里冲出来,只要遇到大户人家,就用火药炸开大门,然后一拥而进。

主人家手捧金银,祈求这些人放过自己家小,却被人夺过金银,一刀砍翻在地,继续向后宅肆虐……

见了血,见了金银,暴乱的人就疯了……更何况他们本身就是一群疯子。

尝到甜头的人越来越多,于是,连南京城中的地痞,流氓,城狐社鼠们也纷纷加入进来。

在他们的指引下,一座座大户人家的宅邸被攻破,惨叫声,哭喊声,求饶声,惊叫声,充斥了整个南京城。

一些机敏的人家,为了避开被白衣人劫掠烧杀的下场,主动穿上白衣,在恶徒来临之前,先把自家弄的一团糟,希望能瞒过这些疯子。

而白莲教眼中似乎只有白衣人,只要是身披白衣的人,他们统统都认为是自己人。

有一家成功了,就有更多的人家效仿,顷刻间,南京城变成了一座白色的海洋。

虽说应天府衙还管不到南京城的城防,当史可法听到白莲教叛乱的消息之后,整个人如同挨了一记重锤。

史德威才带着兵马离开南京不到两日,南京城就发生了如此骇人听闻的暴乱。

想要与南京城里的六部取得联系都不可能了。

张峰凄厉的声音从衙门外边传来,看样子他正在组织衙役们固守知府衙门,而应天府法曹闫尔梅却只知道在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这全是他的错”这样的废话。

在张峰的带领下,知府衙门中的书吏,小吏们纷纷从武库中拿出弓箭,刀枪与蜂拥而来的白衣人作战。

尤其是张峰,站在衙门大门口上,面前插着长刀,身后的地上插满了羽箭,每一声弓弦响动,就有一个白衣人被射翻,威风凛凛如同天神。

眼看对面的白莲教教众畏缩不前,张峰一连三箭射翻了三个白莲教众之后,拔出面前的长刀,发一声喊就带着一干衙役,捕快,书吏,小吏们就朝白莲教众冲了过去。

最悍不畏死的狂信徒被射杀,其余凑热闹的白莲教或者假冒白莲教的地痞们,见这群杀神冲过来了,就怪叫一声丢掉刚刚抢来的东西以及武器,一哄而散。

“速速召集各个里长,互保,将白莲妖人驱赶出城。”

张峰大喊一声,让那些不通厮杀的文吏们清醒过来,一个个疯狂的敲着锣鼓,呼喊里长出来驱赶白莲妖人,否则,事后定不轻饶。”

官府出声了,一些官员还凶悍的不像话,那些胆怯的里长们便战战兢兢的跟在张峰这群人的身后,开始一条街,一条街道清理白莲妖人。

与此同时,南京六部所属也逐渐发威,五城兵马司,以及中军都督府的官兵终于清除了内鬼,也开始一步步的从城池中心向四周清理。

城里那些穿白衣刚刚躲过一劫的百姓,此时又匆匆换上平时的衣衫,战战兢兢的缩在家中最隐秘的地方,等着劫难过去。

周国萍站在栖霞山上俯视着南京城,此次发动南京城暴乱的目的有三个,一个是清除白莲教,这一次,南京的白莲教已经算是倾巢出动了。

即便是此时逃脱,也难逃接下来的清算。

第二个目的就是清除勋贵,豪商,即便是不能清除他们,也要让他们与百姓成为仇敌,为日后清算勋贵豪商们做好民意安排。

第三,便是通过这件事,彰显张峰,谭伯铭的名声,让他们的名声深入到百姓心中,为以后,架空史可法,全面接手应天府做好准备。

从黑烟滚滚的效果来看,这三条目标基本达成。

勋贵,盐商们的府邸,自然是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开的,可是,当云氏黑衣众混杂其中的时候,这些人家的家丁,护院,很难再成为屏障。

云大,蹲在一块石头上继续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只是目光一直落在周国萍的身上。

暴乱之后的南京城定然是惨不忍睹的。

而这场暴乱,才刚刚开始……

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不断地有穿着白衣的黑衣众从各个地方返回了栖霞山。

每回来一队人,就有人在云大耳边轻声说两句话。

等最后一队人回来之后,云大就对周国萍道:“闺女,我们该走了。”

周国萍低声道:“目标达成了吗?”

“徐,朱两个国公府已经被焚……”

“死伤如何?”

“不知道!”

周国萍长叹一声道:“这就是一个活的没来由,死的没去处的世界。”

云大笑道:“走吧,你没有时间伤心,汉中还有好多穷人等着你去帮助呢。”

“这算是赎罪吗?”

云大笑道:“你本来就没有罪过,哪里用得着说什么赔罪,要说将来会死无全尸的应该是你云叔我,想想当年干的那些事情,就觉得自己会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