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乱世里什么都是乱糟糟的

第三章乱世里什么都是乱糟糟的

“周国萍的“焚心计划”已经实施。”

钱少少找到云昭的时候,发现他正带着两个儿子捋榆钱。

父子三人嘴里都嚼着榆钱,貌似很愉快。

“白莲教除掉了吗?”

“还没有,发疯的官兵们正在清乡,不过,白莲教余孽好像也没有逃的意思,南京城里的白莲教余孽躲在一些大户人家里继续负隅顽抗,乡下的白莲教教众还被人组织起来之后继续打家劫舍。

南京城,以及应天府”

云昭递给钱少少一枝满是肥厚榆钱的枝子道:“不用跟我说这些。”

钱少少闻言,接过榆钱,就掏出火折子,将手里的密报点着了。

“此事与我们无关。”

云昭点点头道“把周国萍的那个女人送到汉中去。”

钱少少皱眉道:“不是说”

云昭打断钱少少的话道:“相比毁掉周国萍,周国萍喜欢女人这种事,我还能接受。”

钱少少道:“她是密谍,有些事就该面对。”

云昭摇头道:“她在成为密谍之前是一个女人,或者说,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只是有一颗不服输的心,这才处处力争上游。

她与韩秀芬是不同的,韩秀芬就是单纯的喜欢建功立业。

说真的,周国萍现在这个样子跟我们有很大的关系。”

钱少少吃一口榆钱道:“你为何不问应天府的事情,却更多的在关注周国萍。”

云昭瞅一眼钱少少道:“我们要以人为本。”

钱少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毕竟,在南京城,应天府的人还没有成为蓝田臣子的时候

进入崇祯十五年之后,云昭的变化很大。

从钱少少的角度来看,云昭已经变成了一个帝王。

本人已经冷静的可怕,面对任何国事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感**彩了。

不过,只要不谈国事,云昭又是一个纯粹的善良的人,甚至是一个感性的人。

听到治下百姓生活依旧困顿,百姓民不聊生的时候,他会潸然泪下,会大发雷霆,更会把自己的俸禄捐出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他甚至在看玉山书院学子排练的时代剧,遇到一些令人伤感的场面的时候,他会流泪

可是,应天府此次叛乱造成两万多人的死伤,好多盐商,勋贵人家遭难,场面惨不忍睹,他却充耳不闻。

就像现在一样,因为手中有榆钱,引来了好多小孩子,他在分发榆钱的同时,自己也笑的如同一个孩子。

人人都在产生变化!

云昭却是这些变化的源头。

此时的云昭如果发怒,云杨都不敢多说一个字。

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大家开始创业的时候,感情高于一切,当事业变大了,规矩就变得至高无上了。

一个苹果兄弟们谁吃都无所谓,一个金苹果该如何划分,就应该好好说道,说道。

獬豸远离蓝田县去了塞上蓝田城,目的就是为了给云昭跟兄弟们一个自我切割的机会,这个时候该讲情义的时候大家还可以讲情义。

等所有的规矩制定之后,就该规矩说话了。

蓝田县如今已经统治了大明超过一成的国土,而他们的扩张速度并没有减慢,反而在加速。

以二十万蓝田正规军为根基的蓝田人,向外扩张的时候,显得肆无忌惮。

然而,朝廷残余的力量,却不能拿来对付蓝田,只要对蓝田实力有一个基础认知的人都清楚,朝廷如果此时与蓝田开战,结果就是加速大明灭国。

对于大明旧有的利益既得者来说,蓝田是一个法令严苛,但是很讲道理的一群人。

当然,这个很讲道理指的是跟李洪基,张秉忠相比。

蓝田县甚至在某种状态下,比朝廷还要讲道理一些。

至少,你进了蓝田县境,除过土地之外,只要是属于你的东西,没人会抢。

这些年,经过王嘉胤,王自用,高迎祥,李洪基,张秉忠这些人教育过的大明士绅们,对于钱财这些东西已经看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尤其是土地!

经历了残酷的战乱之后,他们才明白,真的不能把农夫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拿走

不过,这个道理也就能明白一辈人,到了第二代人,还是会忘得干干净净。

对此,云昭也没有好办法。

背着一个儿子,抱着一个儿子回到了家里,两个儿子依旧不愿意从父亲身上下来,云彰甚至骑跨在父亲脖子上,屁股一拱一拱的把父亲当马骑。

孩子年纪幼小,云昭自然有的是耐心,等再过两年,就能打了。

皇家的父子一般很少谈论情感,或者说,他们的情感基本上是嘴上说说,或者表演性质的。

一个君臣名份就已经把所有的感情击打的粉碎,当父亲随时随地能把儿子脑袋砍掉的时候,再谈感情就显得非常虚伪。

很多人对父亲的印象基本都是来自于童年,成年之后,父亲跟儿子基本上就成了对手。

所以,云昭就想在孩子还没有生出逆反心理的时候,多跟他们亲近一下,多生出一些亲情出来,免得将来老了之后惹人厌,害得儿子需要举着刀子逼迫他滚蛋。

“今天怎么有时间跟孩子们玩闹这么久?”冯英见两个孩子睡着了,这才小声问道。

云昭叹口气道:“巴结他们呢。”

“巴结?”

“不巴结不成,刘泽清的儿子把刘泽清活活的用枕头给闷死了。”

“整天胡思乱想什么,彰儿,显儿,都是好孩子,拿这么恶心的人跟我们的孩子比较,不该!”

“还有更恶心的呢,李洪基的老婆又跟人跑了,这一次是跟李岩。”

冯英叹口气道:“苦了红娘子。”

云昭道:“以后不用再为红娘子这个女人担心了。”

“为何?”

“听说她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跑了。”

“咦?会不会跑到我们这里来?”

“不会,听说追李岩去了,这一次李岩把李洪基坑的很惨,不但带走了李洪基大笔的钱粮,还带走了差不多三万人。

朝廷的赏赐已经下来了,李岩被封为东平伯,驻守徐州!

李洪基对天发誓,要将这一对狗男女剥皮抽筋。”

“可是,李洪基的大军还是留在庐州没有离开啊。”

“没了很多钱粮他能往哪里去呢?估计,李洪基又要开始劫掠了。”

“扬州?”

“不是的,是徐州!”

“刘泽清出事跟李岩归顺朝廷,有关联吗?”

云昭笑道:“有,这里面有曹化淳的影子,听说东平伯的官位原本是刘泽清的。”

冯英叹口气道:“人伦大道全都不顾了。”

云昭道:“这就很吓人了,朝廷终于决定不要脸皮了。”

这些消息让冯英听了之后,她自然不会太愉快的,红娘子算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此时此刻,眼见自己的老友又被她所爱的人抛弃,要说心中一点想法都没有,这不大可能。

没办法,云昭这里知道的消息一般都很黑暗,尤其是关于大明以及李洪基跟张秉忠的消息,从这些地方传来的消息,让云昭的世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好在,汉中,襄阳,宁夏镇,白银厂,乃至蜀中总会有一些正面的消息传过来,这才让云昭获得了一点解脱,不至于让他对这个世界完全失望。

贫瘠的陇中传来的消息最让人愉快,云豹他们掏钱种植的烟叶获得了极大的丰收,当地人还特意研究出来一种新奇的吸烟法子水烟。

由于白银厂产铜,于是,还弄出来了一种烟具叫做水烟袋,准确的说,烟叶在烟锅子里燃烧之后,产生烟,然后暴烈的旱烟被水过滤之后,就变得绵软,且回味悠长。

这让烟草迅速成为白银厂附近最具有附加值的经济作物,当初贫瘠的青城,现在已经成了赫赫有名的烟草集散地,日进斗金的让人欢喜。

汉中的流民,基本上已经下山了,这让蓝田县的户籍上又多了一百多万百姓,按照徐五想的说法,再有两年,他就能让汉中重新焕发生机。

只是汉中依旧还有很多盗贼,还需要云氏黑衣众继续追杀,所以,短时间里,借调的云氏黑衣众不可能送回来。

宁夏镇出产的一年一熟的稻米出奇的好吃,宁夏镇准备今年再加大稻米种植面积。

这很好,说明宁夏镇从最初的吃饱,开始向吃好发展了。

襄阳的土地分配已经彻底完成,从关中孽生出来的富户们,对襄阳这片土地极为重视,很多商家甚至把襄阳当做蓝田县日后进入福建,广东的中转站。

因此,襄阳的商业繁荣程度,甚至超过了,刚刚开始的农业。

至于蜀中就很有意思了。

云氏在蜀中并没有主动扩张,而是,地方上的百姓在主动地向云氏靠拢,在蜀中,蓝田县界碑再一次开始了漫长的旅行。

秦良玉几次三番的给冯英写信警告云氏不得向蜀中扩张,都被冯英无视了。

女将军的警告其实是非常疲乏无力的,现如今,跟关中做生意做的最大的就是她石柱土司。

当蓝田县的商业政策稍微向石柱土司倾斜一下,就那片贫瘠土地上的产出,还不够钱多多商业集团一口吞的。

赚到了钱的石柱土司,直接在关中集市上换成了粮食跟盐巴,布帛,运回石柱土司之后,再向更加偏远的地方售卖,纯属一本万利。

事到如今,本该早早死掉的女将军长子马祥麟如今活的非常健康,经常与云昭有书信来往,在书信中,这位石柱宣慰司指挥使大人,常常表达出对云贵两地军阀混战的不满。

希望云昭出钱,出粮,出武器,由他来出力,平息云贵两地百姓的军阀,给百姓一个清平世界。

云昭深以为然,任何时候他都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