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贪心不足

石柱宣慰司中完全心向秦将军的人已经不多了。

以前白杆军之所以悍不畏死的作战,完全是贪图一点朝廷给的军饷,军粮,以及战争的缴获,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贫瘠的石柱土司有足够的粮食跟盐巴。

后来,自从秦将军的弟弟秦翼明因为第一次开封战争被皇帝剥夺了指挥权之后,白杆军就回到了蜀中,再也没有出来过。

一来呢,是因为张秉忠这个时候入川了,二来,冯英也入川了,而且跟石柱土司开始做生意了。

皇帝三令五申希望秦将军能够再次披挂出征,都被秦将军以老迈之身不堪驱驰为由拒绝了。

皇帝又派出心腹宦官带着礼物去游说秦将军,失败而归,回来之后告诉皇帝,石柱土司的主人已经变成了独眼将军马祥麟。

这么一来,问题就很严重了,马祥麟这两年从未离开过石柱土司,天天操演兵马,囤积粮草,雄心壮志似乎不小。

这一点云昭是知道的,不过,冯英好像更加清楚一些,因为,她石柱的穷亲戚又来了。

对于石柱来的穷亲戚,冯英从来都是热情款待,不但会高价收购他们带来的不值钱的货物,还会带着他们游览关中名胜。

幽谷鸣泉这些穷亲戚们是不稀罕的,想要这种地方,蜀中多的数不胜数,甚至他们居住的村子的风景,都比关中精挑细选的景致好看些。

他们眼中的名胜是——蓝田大市场,是蓝田城的饭馆,蓝田城的酒坊,是蓝田县的成衣作坊,更是蓝田县热闹非凡的街道。

当然,长安他们更加的喜欢,尤其是当冯英带着这群穷亲戚看了一遭明月楼的歌舞演出之后,他们就不怎么想回石柱了。

毕竟,这里吃的是干干的白米饭,油汪汪的肥肉,热腾腾的羊肉,狠狠一口咬下去见不到骨头的肥牛肉,至于咸鱼,那是穷人下饭的菜肴……

吃了多年的‘望望盐’之后,他们不想再过苦日子了。

更何况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冯英——成了皇后!

没错,石柱土司来的人就是看冯英的。

穷亲戚的相貌每年都在变,有一些连楚楚都不认识。

不过,这没关系,只要是从石柱土司来的客人,冯英跟楚楚都会招待的很好。

楚楚如今早就不吃条子肉了。

虽然说生了两个孩子之后腰身变粗,尖下巴变成了圆下巴,人依旧美丽,只是多了几分贵气。

眼瞅着穷亲戚们在用盆子吃条子肉,楚楚就对一个赞叹条子肉美味,赞叹了足足有一百遍的穷亲戚道“咱们石柱土地太贫瘠,想要天天吃条子肉,就要从石柱搬出来住。”

“搬到哪里?”

努力吃条子肉的穷亲戚脑子很清楚,并不因为吃多了条子肉之后脑袋发蒙。

“夔州!”

“那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如果能去成都就可以。”

“秦将军许诺你们去成都?”

“没有,秦将军住在堡子里,现在轻易不出门,这是我们的想法,少将军也似乎有这个意思。”

“你们要造反?”

穷亲戚嘿嘿笑道“算不上造反,算不上造反,我们就想弄块好地方种地,最好能跟你们一样天天吃条子肉。”

“根据朝廷律法来看,石柱宣慰司所属只要离开石柱就算是叛乱了。”

穷亲戚往嘴里塞了一块肥肉吃的满嘴冒油,吞下去之后,用袖子擦擦油脂道“皇帝怕是顾不了我们了吧?”

楚楚看了看这个聪明的穷亲戚道“你们要整个成都,还是只要一块?”

穷亲戚道“自然是整个成都,如果蜀中全给我们也成,哦,重庆府可以给你们。”

楚楚皱眉道“这是少将军说的?”

穷亲戚连连摆手道“这是我们这么想的。”

楚楚一字一句的道“我家姑爷可能不愿意。”

“怎么就不愿意了呢,都是一家人嘛。”

楚楚笑道“说的也是,终究是一家人嘛,千万不要弄僵了,我家姑爷脾气不好,你们是知道的,这些话也不要跟我家姑爷说,要不然我家小姐就倒霉了。”

“吓!冯英不是云昭的皇后吗?这点主都做不了?”

“我家小姐终究是女流之辈,你们别忘了,还有一个钱多多呢,小姐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你们这些娘家人如果再不帮她一把,辛苦保下来的石柱宣慰司恐怕都保不住。“

“啥?仙人个板板,云野猪连石柱宣慰司都想吞并?怪不得云猛在蜀中谁都想杀!”

楚楚笑道“好好地在石柱宣慰司待着,别出门,守住老家这是天大的道理,我家姑爷或许不会难为你们,要是敢从石柱出来,家里那点人根本就经不住消耗的。”

穷亲戚终于没胃口吃肉了。

喝了满满一壶酒之后就匆匆的去睡了。

云昭回家的时候马祥麟试探冯英的话已经变成了文字,钱多多跟冯英正在研究中。

见丈夫回家了,冯英就把文书递给云昭道“马祥麟坐不住了。”

云昭仔细看了一遍之后道“坐不住是应该的,都是英雄豪杰,要是面对大明如此境况,还能坐住的那里算什么英雄豪杰。”

钱多多道“他的胃口很大,要整个蜀中。”

云昭摆摆手道“等高杰大军进了蜀中,他就不这么想了。”

“会不会太晚?”

“不会,高杰大军初步编练已经完成,正在训练中,六个月后,就能齐装满员的开进蜀中,等到年底,蜀中就应该完全彻底的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包括石柱土司?”

云昭看看冯英,低声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冯英点点头道“我会尽力劝说秦将军,希望石柱土司莫要作出螳臂当车的事情来。”

云昭继续道“以后,石柱宣慰司将不复存在,那里只会有州府。”

“石柱土司府能否存在?”

“占地是否超过了千亩?”

“没有,寨子很大,却居住着很多人,土司碉楼占地不足十亩,加上城墙,也不过三百亩。”

云昭想了一下道“他们可以保留祖产,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冯英道“那座碉楼应该想办法拆掉,不管从地势,还是兵家视线来看,那座碉楼存在,就是一种很大的威胁,妾身建议,依旧用大明‘改土归流’的政策,命马氏一族搬来关中。”

云昭瞅着冯英道“你没必要这样做。”

冯英摇头道“此事要是妾身提出来,石柱土司或许还有存活的可能,一旦高杰他们进入了蜀中,以咱们蓝田军中的习惯,马氏一族一旦反抗,定然是灭族之祸。”

钱多多在一边道“石柱土司所辖之地太贫瘠,妾身建议,还是全族搬到夔州比较好,反正夔州现在人烟稀疏,正好容得下石柱土司。”

云昭觉得自己两个老婆想的比自己周全。

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就应该有大一统的气象,就不该留下一些边边角角的遗憾给后人。

如果开国者都不能完成的事情,留给后辈们之后难度会加大。

就像一小块肿瘤,如果快刀斩乱麻一般的切除掉,不给他留下长大祸害整体的机会,从长远看,不论这个肿瘤切得多么的痛苦,也不可能比他长大之后再切更坏。

在这个前提面前,一切的情义以及尊重都显得无足轻重。

将生存艰难的山区百姓迁徙到生活相对容易,交通相对便利的地区生活,是蓝田县一直在执行的一项政策。

这项政策可以很好的保证百姓的生活水平,同时对加强管理也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深山老林,就该留给野兽们生活,而不是让人在那种环境里苦苦求生,这样对野兽不好,对百姓也没有多少好处。

在跟冯英,钱多多商量好之后,就把这个工作交给了钱少少去羁縻马祥麟。

蜀中本来就有大批的蓝田势力,在不动武的情况下,对石柱宣慰司进行经济封锁很容易办到。

韩陵山认为,马祥麟的野心其实就是蓝田县喂养出来的。

让一个食不果腹的穷苦地方变得有东西吃,有衣服穿,这是一种恶。

现在,当石柱宣慰司重新回到贫穷状态,马祥麟或许就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了。

楚楚笑嘻嘻的带着自家的穷亲戚们吃了最后一顿条子肉之后,就奉送了很多礼物,送这些穷亲戚们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些穷亲戚们都很满意,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最后一顿条子肉大宴,是他们十年之中吃的最后一道大宴,直到马祥麟在石柱的统治因为贫穷分崩离析之后,他们才再次吃到了美味的条子肉。

张国柱回来了,云昭设宴欢迎。

这个单纯的理想主义者,在见到云昭的第一刻,就问自己下一个工作是什么,他对云昭置办的酒席嗤之以鼻,还说,他现在需要的不是一顿吃食,而是工作!

在他看来,喝酒就是喝酒,每人抱起一坛子酒一口气喝完就算完事,因此,他匆匆的喝了六坛子酒之后,在清楚自己的新工作内容之后,就走了。

瞅着张国柱微微有些摇晃的背影,云昭瞅着在座的,韩陵山,钱少少,段国仁怒道“你们看看人家!”

韩陵山剔着牙齿道“这人将来一定会累死的。”

云昭却冷冷的道“可是,全天下人都会记住他的名字。”

韩陵山怒道“我也能!”

云昭指着秃山后面的一座石头山道“如果你们真的达到这个地步,我会下令把我们所有人的头像用那座山雕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