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活佛的光芒

“此为万世不朽之功业!”

段国仁瞅着那座山有些感慨。

“谁先死,谁先上去。”

“我死后把我的尸体封进去,以壮魂魄。”

几个人对这那座山指指点点一番,就似乎忘记了这件事,但是,云昭知道,他们都非常的期待。

这些人可以不要钱财,不要生前名利,但是,身后名,他们是一定要的,不论是写在史书上的,还是镌刻在石头上的,这是他们唯一能聊以的事情。

张国柱之所以这么晚才从蓝田城赶回来,原因是他走了一遭草原去看望了在草原上传教散布福音的大喇嘛孙国信。

如今,孙国信的信徒已经遍及草原,沙漠,经过他安抚的草原部族,不再惊慌,不再困苦,他们似乎都有了新的生活目标,也不再继续北迁了。

“雪山,草原上,就该有牧民!”

这是孙国信的教义内容的核心。

“牧民只关心草场,牛羊,孩子,以及天上的雄鹰!”

这是孙国信传教的基础。

“我们愿意向强者献上礼物,但是,强者在收取了我们的礼物之后要爱我们!”

这是孙国信向草原部族传达的和解信息。

“我们的天空足够大,可以有无数的神祗,你信你的神祗,我信我的神祗,神祗从来都没有要求人们献祭他,只要求人们信任他。”

这是孙国信在为所有宗教求得一席之地。

“国家统治我的,我的灵魂归于神祗。”

这是孙国信在信徒中传播国家概念。

“无论我的身体受到了怎么样的虐待,我的灵魂最终将飞去白云之上。”

这是孙国信在教义中教导牧民们忍耐。

“我来人间就是来受苦的,这并不妨碍我享受人间。”

这是孙国信在安慰信徒。

“刀剑,乃是不祥之物,我此生必定只用它来对付野兽,遇到人,我的刀柄会向前。”

这是孙国信号召牧民,放弃抵抗,张开怀抱拥抱每一个善良的人。

这些教义已经获得了很多牧人的遵从,他们冒险从苦寒的北方,缓缓地向南进发,这一次,他们放弃了作战,放弃了抵抗。

遇到蓝田县边关的军队,他们也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不反抗,也不说话,当然,也不愿意离开。

迤都哨所的百夫长裴林遇到的就是这种状况。

两百余蒙古牧人赶着自己不多的牛羊抵达了迤都。

这群人面对骑马赶来的蓝田边军没有逃跑,也没有组织作战,在一位年长牧人的组织下,他们围坐在一起,抱着膝盖颂念“无论我的身体受到了怎么样的虐待,我的灵魂最终将飞去白云之上”。

牛羊都瘦的不成样子,骆驼的驼峰也是干瘪的,至于人,更是凄惨的没法看。

头发结成毡的妇人,孩童,还是很害怕,他们不知道将要面对怎样的未来。

一百骑兵围住了这些人,却并没有发动攻击,百夫长裴林对副手侯俊道“你的活来了。”

侯俊叹口气道“杀了多省事啊。”

裴林道“杀了是省事,可是,这么大的一片草原,不能只有我们这一百人吧?

自从高将军跟建奴大战一场之后,咱们的大军走了,建奴大军也走了,看这个样子,咱们的大军不会再回来了建奴也应该不来了。

方圆三百里之内只有我们兄弟驻守在这里,这不是长久之计。”

侯俊道“不是说要把内地百姓迁徙过来吗?”

裴林坐在马上抬腿踢了侯俊一脚道“要不,把你的家眷迁徙过来?”

侯俊摇摇头道“这里只适合放牧,不适合种庄稼,而且冬天冷的要死,我疯了才会这么干。”

裴林笑道“是这个理,可是,这片土地我们就不要了?”

侯俊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的道“那自然是不成的,这是兄弟们打下来的。”

裴林抽抽鼻子道“你知道蓝田城给我们送补给的靡费是多少?”

侯俊笑道“这谁不知道啊,三比一。”

裴林叹口气道“蓝田城送过来三斤粮食,到这里之后,只剩下一斤不到,送补给的过程中还时不时地有民夫被狼叼走。

代价太大了。

不送又不成,我们按照李将军的命令,每年,争取将哨所向北迁徙一百里,不出十年,从蓝田城运送物资的时候,送十斤能到一斤就不错了。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才需要这些牧民,他们在这里有牧场,我们也能就地获得补给,这可能就是蓝田的大佬们开始考虑接纳这些牧民的原因。

去办事吧,我们保护他们,他们给我们提供粮食,没坏处。”

侯俊皱着眉头纵马来到那个领头的老牧人跟前用蒙古语道“你是他们的首领吗?”

老牧人双手合十道“我们是莫日根活佛的信众,是活佛让我们来的。”

孙国信的大名早就传遍草原,侯俊对莫日根这个名字还是知晓的,只是不知道这位大活佛也是蓝田县的超级大佬。

“从今后,你就是这群人的里长了,你叫什么名字?”

“巴图。”

“好的,巴图里长,现在让每一个牧人都到我身边,我给你们颁发身份证明,有了这个东西,你们就能自由自在的在这里放牧了。

每年冬至日收税一次,放心,执行的是你们祖先成吉思汗的税率,一头牛,我们收取一条牛腿,每十只羊,我们拿走一只,骆驼以及其余牲畜不收税,以里为收税标准。”

老巴图吃惊的道“一年?”

侯俊哑然失笑道“总要给牲口长大的时间吧?”

说着话就从战马上跳下来,从马包里拿出厚厚一摞子硬纸片,当场写了巴图的名字,还标注了他里长的职务,最后用了一次都没有用过的官印。

把硬纸片递给巴图道“小心保管,千万不敢丢了,要是丢了人家会把你们当成盗贼来对付的。”

巴图手里捧着硬纸片瞅着侯俊道“我们可以在这里放牧?”

说着话还用手指指广袤的草原。

侯俊道“哨所在你们东边十里的地方,如果遇到狼群,或者马贼,就去哨所报信,我们会帮你们赶走狼群,杀掉马贼的。”

老巴图高兴地连连点头,欢快的招呼同伴们快快过来,这一次,老家伙很精明,连月子里的孩子都抱过来让侯俊填写名单,顺便给起个名字。

粗通文墨的侯俊想了好久,就把自己的小名给填了上去,于是,侯狗儿,侯一,二,三就很快正式出现在了蓝田县浩如烟海的户籍名册中。

交代完事情,裴林就带着部下离开了这片水源地。

等军兵都走远了,老巴图还拿着自己的硬纸片与族人面面相觑了良久,才猛地爆发出一阵欢呼。

他们难以置信的是,如此肥美的一片草场从此就是他们的牧场了。

“活佛指引的道路……”

裴林跟侯俊,他们对这件事的认知还是很低的,他们仅仅知道收揽牧民归来的一部分好处。

在牧民中去王爷化,去族长化,培育新宗教,将牧人纳入国家管理体系,才是蓝田县放牧民们归来的主要目的。

大明疆界宽广,生态多种多样,地貌更是千差万别。

虽然汉民族的秉性坚韧的如同蟑螂一般,可以全地形,全生态的生长,终究,在某些地域,他们的生产力是远远不如这些职业牧人的。

民族冲突就是这么奇怪的一件事,先期是杀戮,是灭绝,到了后期又会变成救人与和平共处,当然,这必须是在一个大一统的前提下。

当越来越多的蒙古人,乌斯藏人进入了蓝田户籍册之后,就会形成一种新的风潮,会在很大程度上减轻,降低民族冲突。

否则,一个如此巨大的国家,总是处在战争状态这并不符合汉人的利益。

等这些牧人们进入蓝田体系之后,就会有不要命的商贾去找他们进行贸易……哪怕这些人远在天边,这对商人来说都不算一回事,只要他们的产出有足够的价值,价钱足够低!

蓝田就是一架巨大的抽水机,只要是云昭认可的民族,都会受到这架抽水机的吸引,最终会被抽水机抽走,跟数量庞大的汉民族混合在一起,最终被搅拌成一个有共同价值观,共同利益的国家。

在云昭出现以前,汉民族只有种族之分,没有国家的概念,即便是有,那也是家的概念,现在,云昭要做的就是提升国家概念。

有了国家概念之后,包容性就大了,只要在认可一个国家的前提下,很多事情办起来就相对容易。

很久以前云昭无意中认识了一个高逼格的文化人,他做的文化就是客家人文化,在这个基础上,这个牛逼的人物提出一个泛理论——大客家人。

传统意义上的客家人是指五胡乱华之后被迫南迁的汉人,现在,在这位的理论中,只要是离开家乡去南方打拼的人都被他纳入到了大客家人的范畴之内。

如此一来,‘天下无人不客家’的场面就出现了,很方便他骗钱,骗任何东西。

对此,云昭非常的佩服。

这东西就是一个模式,可以套用在任何地方,当云昭对草原,沙漠,高原,雪山有野心的时候,这个“大客家人”概念就自觉不自觉的钻进了他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