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老子原来是独一无二的

第六章老子原来是独一无二的

牧民们大着胆子开始南迁,只是孙国信工作的一个方面。

当孙国信信奉的宁玛派红教开始在蒙古草原拥有数百万信徒的时候,一个年轻的黄教喇嘛带着浩浩荡荡的数量达到八百人的随从队伍从哲蚌寺来到了长安城。

这个名叫阿旺的喇嘛,据说是一位转世灵童,天生灵智。

同时,他也是日喀则的主人。

建州悍将多尔衮追杀蒙古王到大草滩的时候,他曾经见过多尔衮,那个时候他的年岁不大,却与多尔衮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自从建州人与青海一地的联系被蓝田城生生斩断之后,他就沉默了好多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不请自来。

还说是佛的召唤。

这就很灵异了,云昭的魂魄就是没头没脑的钻进一个躯壳里的,所以,他很希望见到一个跟他有同样经历的人。

云昭对转世灵童的事情并不陌生。

至少,在他年少的时候,就曾经经历过班禅活佛转世事件。

那时候,他认为这是一个政治事件,对国家稳定是一个大事件。

这位阿旺喇嘛的转世过程就神奇的太多了,据说,上一任老喇嘛过世之前,曾经亲口描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以及几个特殊的物件,然后就撒手尘寰,在他灵魂将要离开身体的时候,他的手无力地下垂。

手指的地方就是方向,于是,就有数百位喇嘛骑上马朝老喇嘛手指的地方狂奔。

这一跑,就足足跑了好几个月,当然,也有跑好几年的,喇嘛们在日喀则地方终于看到了一个神奇的孩子,这个穿着彩衣的孩子,见到这群人就说:“啊,你们找到我了。”

然后,这群人就迅速按照老喇嘛的遗言检查这个孩子,最后发现,这个孩子非常符合老喇嘛遗言中的描述,于是,他们就把这个孩子当成备选之一,然后,继续找。

但凡是被这些喇嘛找到的孩子从此就不属于他的父母了,而他父母拥有的一切却都是这个孩子的。

等孩子们被送到哲蚌寺之后,喇嘛们就开始闭门挑选,检查。

直到其中的一个孩子被认定是转世灵童了,才会罢休,而其余的孩子都会成为侍奉这个转世灵童的喇嘛侍从。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往往会有奇怪的战争,斗杀,死亡,失踪事件,不过,从总体上,还算靠谱。

不过,再过一百五十年,这种经常引发战争,斗杀事件的遴选转世灵童过程,就会出现一个奇怪的东西——一枚金瓶子。

这个过程叫做——金瓶掣签。

准确的说,当时的王朝不允许大家作弊了,开始用抽签来决定,这一方面维持了转世灵童的神秘性,另一方面,也保证了公平性。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云昭脑袋里的事情,就目前而言,谁当活佛,还是要看实力的。

喇嘛们是不相信喇嘛们的,所以,他们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势力参与其中,保证这个新近被选出来的活佛具有权威性。

以前的时候,是蒙古王林丹,现在,林丹汗死了很长时间了,不能给新选出来的活佛护法,最麻烦的是阿旺选好的护教法王现在被云昭阻挡在数千里之外,没有办法帮他的忙。

所以,已经占据了甘肃全部,青海一部分以及宁夏全境的云昭,就成了一个很好的法王人选。

现如今,阿旺最麻烦的对手就是——拥有数百万信徒的孙国信!

一旦孙国信成为红教敏令赤钦仁波切,并完成灌顶之后,就成了他这个黄教转世灵童最大的敌人。

所以,阿旺前来的目的,就是希望云昭能够成为他的护教法王,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借助云昭世俗的力量弄死孙国信,完成黄教大一统的大业。

云昭是一头胃口奇大的野猪,这一点世人皆知!

所以,阿旺带来的礼物非常的丰盛,堪称琳琅满目。

云昭与阿旺的谈话,同样是热烈而坦诚的,且非常的有成效,就目前而言,他们两个已经达成了一致的事情就是——大家都很讨厌草原活佛莫日根!

能达成一致意见,这已经让阿旺非常满意了,剩下的一些俗事就轮到那些大喇嘛跟蓝田政务司,秘书监继续商谈。

乌斯藏很大,很高,云昭出了大力之后,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吧?

毕竟,云昭对乌斯藏这块土地有着很深的感情……不管是谁上辈子被弄到羊八井修建地热站三年,并且把大半头发丢那里,都会对那片广袤的土地生出感情来的。

一连三天,云昭与阿旺步行丈量了玉山之高,用眼睛观察了蓝田县之富,用胃品鉴了关中食物的多样性,甚至还用耳朵聆听了明月楼歌手天籁一般的歌声。

两人的关系在飞速加深中,甚至到了联床夜话的程度。

“阿旺啊,转世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有没有一种用力从一小口钻穿紧身皮衣的感觉?”

“阿彘,转世是一种神之又神,玄之又玄的事情,是六识的一种转移,是学识的一种传承,是霍然飞到白云之上见大日如来受戒的神奇经历。

身体不过是臭皮囊,不值一提。”

听阿旺这样说,云昭立刻就知道这家伙是一个骗子。

当初他就是用力钻小口紧身皮衣才占据这具身体的,钻完之后,昏睡了三天,差点把母亲活活吓死,日夜抱着他唱歌,才把他从黑暗中哄回来的。

哪来的什么大日如来,如果有,那也是云娘伪装的。

跟骗子多说一句话都是一种浪费,于是,云昭就放弃了追究同行的行为,开始把全部身心都放在如何通过控制阿旺,来控制荒蛮中的乌斯藏。

大家如果是同行,自然会有一种新的局面出现,对待他们的态度也会完全不同。

现在,既然面前的这个人只是接受了前人的学问,而不是像他一样接受了后世的学问,这个人对云昭来说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通过金瓶掣签的方式插手乌斯藏事物,我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以后,不论是哪一个活佛转世,都逃不脱我们这一关。

我们可以通过操纵金瓶掣签来影响转世灵童的选择,从拓展出对我们极为有利的一个局面。”

张国柱对于神灵非常讨厌,或者说非常厌憎!

当初他拖着两个妹子在流民群中苦苦求生的时候,他曾经非常用心的乞求过漫天神佛,结果,年纪最小的那个还是失去了生命。

在他因为偷东西被狗撵,被人捉住的时候,他依旧乞求过神灵,希望神灵能够大发慈悲一次,让他与仅存的妹子可以活下去。

他还是被人家吊起来用鞭子抽……如果不是张国莹趁着天黑偷偷把他拖回去,他很可能会被人家活活打死。

有过这样经历的人,看神佛的时候就像是在看木头。

“青海,这个地方因为盐巴的缘故,对我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而乌斯藏就在青海之上,加上我们马上就要控住蜀中,云南,最多到后年,乌斯藏就会被我们三面包围。

如果乌斯藏出了问题,我们这三处领地就会受损,在高原雪域,或者深山密林中派兵征伐,这非常的不现实,因此,我建议,不能放过这一次机会。

如果能让红教取代黄教,那就最好了。”

段国仁在地图上将整个西域用红笔囊括起来,最后点着西域道:“别忘了这里,如果你们舍得派兵拿下这里,乌斯藏就被我们包围在中间了。

为祸更烈!”

一张好好地地图,在张国柱,段国仁,韩陵山,钱少少的切割下,很快就变得乌七八糟的。

“阿旺曾经说过,向乌斯藏开战,就是向漫天神佛开战,没有人能取得胜利。”

云昭笑着将自己与阿旺闲聊时的内容告诉了大家。

“装神弄鬼!给我一万大军,我当横扫高原!”

张国柱再一次用行动表示了对漫天神佛的蔑视。

“放一放吧!”

云昭瞅瞅乱七八糟的地图,丢下手中的红笔道。

“先后的顺序很重要,现在只能未雨筹募的做一些事情,对于阿旺,我们现在还是表示全力支持,对于孙国信进青海的事情我们也要做好铺垫。

等时间到了,我们再继续筹划,现在就这样了。”

钱少少道:“那就在甘肃安排我们与乌斯藏的交易城,我看过了,这一次阿旺带来的礼物中,以药材,金沙最好,其余的不怎么之前,至于皮毛,现在已经卖不上好价钱了。”

韩陵山笑道:“有没有可能在乌斯藏发动一场暴乱呢?”

云昭道:“乌斯藏很大,且没有一个明确的聚集地,那里一个头人一个土司就相当于一个国家,每个头人之间似乎都有姻亲关系。

平日里他们或许会发生战争,一旦遇到奴隶造反事件,他们就会联手剿灭,加上那里的百姓对于转世轮回之说笃信无疑,想要让他们反抗,能难。”

“砰!”

张国柱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恨声道:“土司,头人统治百姓的身体,活佛,喇嘛统治百姓的头脑,这样黑暗的世界里哪里有百姓的活路?

我们应该打碎百姓脖颈上的枷锁,还他们自由。”

段国仁拍拍额头道:“真正论起来,我们这群人其实也是百姓脖子上的枷锁,你岂不是要连我们一起干掉?”

张国柱郑重的道:“我们是不同的。”

云昭咧开嘴笑道:“没错,我们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