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反贼的西征

阿旺准备在玉山修建一座行宫,一座辨经场。

为此,云昭准备把已经炸平的望月峰对面的屏风山炸平!

这里以前是准备拿来扩建武研院的,现在看来,还要先紧着佛寺。

武研院可以修建到云昭想要的任何地方,佛寺就不一样了,人家要求地势高,风景好,还要金碧辉煌,一点都大意不得。

云昭以前认为乌斯藏是一个贫穷的地方,当阿旺再次拿出一万两黄金准备修建寺庙,云昭就改变了乌斯藏贫穷这个根深蒂固的概念。

屏风山的青石已经被剥取的差不多了,所以,工匠们就在山里打出来了几十个大洞。

如今,这些大洞里装满了火药,希望这些火药能把山头完全削平。

炸山的这一天,阿旺也来了,而且身着盛装,他提出要亲自点燃火药,这点要求云昭自然是同意的。

于是,在一片空地上,阿旺先是坐在太阳底下诵经,然后张开双臂,似乎正在向天空诉说着什么,然后,屏风山就在一声巨响中,坍塌了。

乱石穿空……非常的危险,不过,阿旺一点都不在乎,站在空地上对乱飞的石块一点都不在意,好像这座山真的是他轻轻挥出一掌之后就给拍塌的。

云昭躲在掩体中看的心惊肉跳,阿旺却神奇的毫发无伤,看来,有的时候,一个人想要当领袖什么的,真的需要好运气。

换一个人,比如说韩陵山这种喜欢招惹祸患的人,早就被乱石砸成肉酱了。

屏风山大半的山石跌到悬崖下面去了,百姓们正好可以用这些土石在山下修建一座塘堰。

屏风山消失了,这跟那些辛苦凿石头,挖洞,装药的工匠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人人都在赞颂阿旺喇嘛法力强大,在中原给藏传佛教开辟出来了一块净土。

玉山学子们觉得这件事很扯淡,被先生揪着耳朵训斥一顿之后,也就不再说什么废话了。

百姓们也觉得这件事很扯淡,但是,遇到自家长辈的时候,看见长辈笑眯眯的表情,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尤其是家里经营砖瓦,以及跟建筑有关的家庭,敢说佛爷的不是会挨打。

说毕竟,人家花了一万两金子,说什么都是对的。

关中百姓就是这么憨厚,朴实。

阿旺来关中了,青海的牧人就不再偷袭蓝田县运送盐巴的商队了。

以前跟蓝田敌对的和硕特蒙古部的固始可汗,也第一次派人来到长安献上牛羊,玛瑙等贡品。

大明朝对西宁卫执行的是“裂土分爵,俾自为守”的政策,也就是说,河湟一带的百姓,只认识部族首领,部族首领的权力极大,堪称当地的土皇帝。

阿旺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他来关中,就预示着乌斯藏人放弃了一直想要统治,却没有办法统治的青海,并且将固始汗这个顽固的敌人留给了云昭。

在他看来,等到云昭麾下兵马一统西宁卫之后,那也该是几年之后,到了那个时候,中原大地上的局势又会有一个新的发展。

而雪域高原,外人想要进来,几乎不可能,即便是在汉人最强大的时候,雪域高原依旧是他们的禁区。

这样下去是不成的,青藏高原对中华大地来说实在是太重要,是三江之源,这里不容有失。

在韩陵山,段国仁,张国柱他们的心中,地图是平的,但是在云昭眼中,地图绝对不是一张平面,而是一个地势起伏不定的动态图。

阿旺在关中盘恒了足足有一个半月,才离开了关中,他还留下了一支喇嘛团,负责与蓝田县沟通商事。

云昭同意在在秦、洮、河诸州设立茶马司,专门以茶叶换取西宁、河州、洮州、甘州等地的马匹。

这基本上就是一项善政了。

此时的蓝田县,对于马匹的需求并不是非常的旺盛,蒙古大部纳入蓝田体系之后,他们根本就不缺马。

只是看中了河州马要比蒙古马更加高大魁梧的份上,才开了这个口子。

随着阿旺的到来,蓝田县就多了很多事情,一个乌斯藏发生了变化,蓝田县所属的西部边陲,都要有新的变化,其中对麻烦的就是河西走廊。

西宁卫云昭志在必得,那么,拿下西宁卫,河西走廊的武威,张掖,酒泉,敦煌,玉门的问题就摆在了云昭的桌面上。

现如今,这些地域还处在固始汗的统治之下。

对于什么“裂土分爵,俾自为守”的旧有的羁縻政策,云昭是不同意的,他甚至鄙视这种养虎为患的政策。

在他看来,一个国家想要真正拥有一块地方,就该派出官吏,军队,执行统一的律法,施行统一的政策,征缴同样额度的赋税,如此,才能说这块地是属于这个国家的。

所以,固始汗在青海,河西走廊的统治,基本上已经走到了末路。

段国仁对这种事非常的感兴趣,坚持说,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懂河西走廊以及西域了,坚持要离开蓝田城,率领一批从宁夏,天水,乃至关中抽调得由五万人组成的团练军团奔赴河西走廊,建立霍去病当年才能建立的无上功勋。

为了满足段国仁立功的心思,云昭从高杰军中抽调了两百多名基层军官配属给段国仁,同时,也从李定国军中抽调了三千骑兵一并配属给了段国仁。

四月天,禾苗有半尺高的时候,段国仁离开了蓝田城,奔赴兰州,开始自己的西征之路。

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不是这里的仗有多难打,而是长路漫漫,没人知道段国仁的最终目标会在那里。

“不要冒进!”云昭再一次叮嘱段国仁。

“给我弄一块真正的好玉石回来。”韩陵山认真的拜托段国仁。

“给我弄一个老婆回来!”张国柱觉得自己的终身大事该考虑了。

“配发给你的两千罪囚,记着往死里用,不用给我脸面。”钱少少对于把渣滓全部推给段国仁从心眼里高兴。

“等我回来,一定给你们一个稳定的西北,一个富饶的西北。”

段国仁豪情万丈的挥挥手就骑上马走了,紧跟着他的是两百七十七名玉山书院的毕业生。

送别段国仁西征的人很多,其中就有夏完淳沐天涛跟朱媺娖等。

眼看着段国仁带着随从以及去年的毕业生们离开了玉山城,夏完淳激动地手都在颤抖,他已经恳求过师傅无数次了,想要跟着段国仁去西征,都被云昭拒绝了。

看到眼前豪迈的出征场面,夏完淳实在是忍不住了,指着远去的段国仁等人的背影,对同伴门吼道:“大丈夫建立无上功勋就在今日,去不去?”

云展的方脸也涨的通红,拍一下身边的树干道:“自然要去!”

“那就走!”

夏完淳一个虎跳,就跃上太子,带着四五个同窗直奔玉山书院的马厩,这一次,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参与这场伟大的西征。

沐天涛的胸口起伏不定,双手捏成拳,面孔通红,看的出来,他极度的想要跟夏完淳一起去追赶段国仁,但是,他的脚步始终没有动弹。

“你很想去帮助这些反贼吗?”朱媺娖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不知怎么的,她觉得段国仁这群人的西征一定会成功。

沐天涛长吸一口气道:“这是西征啊——这是开疆拓土啊——那个男儿心中没有“封狼居胥”的念头?”

朱媺娖抓着沐天涛的袖子道:“可他们是反贼。”

沐天涛笑道:“那就是反贼的西征,这样的反贼我都想做。”

“你不是反贼,你是沐王府的世子。”

沐天涛道:“大明的铁蹄最远抵达哈密,而后就再也没有出过嘉峪关。”

“他们难道就能走的更远?”

沐天涛道:“段国仁授课的时候你没有听,如果听了,就会知道,段国仁的目标是天边。”

“他们走不了那么远。”

“那当然,物资,粮秣,枪炮,都限制了他们的行程,不过,这不重要,必要的时候他们可以就食于敌,哈哈哈,千军万马出天山啊……出天山啊!

媺娖,我去弄些酒菜,今天我们一定要痛饮一场!”

说完话,不等朱媺娖提出反对意见,他就拖着朱媺娖的手直奔书院食堂。

他的手滚烫滚烫的,朱媺娖想要呵斥一下沐天涛的无礼,却莫名其妙的心软了,任由他拖着去了书院食堂。

梁英自然发现朱媺娖被沐天涛拖跑了,她职责在身,自然是要跟上去的,不过,她一点都不着急,这个惯会害羞的沐天涛终于当着众人的面,捉着朱媺娖的洁白的手腕跑了。

这下子,再说他们两个没有奸情,鬼都不信。

沐天涛今天血气上涌的厉害,心头的那点礼教大妨,此时估计没了踪影,别喝了点酒干出点别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梁英就大喊一声道:“等等我啊。”

然后慢吞吞的朝书院食堂跟了过去。

书院食堂的大师傅早就习惯了少年人热血上头的模样,这在书院里一点都不稀奇。

所以,当沐天涛抱走把刚刚煮好的半个猪头的时候,他一点都不生气,乐呵呵的给沐天涛挂了帐,还送了半盆子刚刚炸好的花生米。

这东西才大规模种植了三年,也是精贵东西,不过,今天喝酒的人多,他就多弄了一些。

沐天涛这个少年人平日里彬彬有礼的很讨人喜欢,加上手里还拖着一个漂亮小姑娘,大师傅决定多帮在这个小家伙一次。

从桌子底下掏出一坛稠酒道:“你们年纪小,在书院不准喝酒,喝点这东西吧。”

对于亢奋的沐天涛来说,此时喝什么都是酒,将一坛子稠酒夹在隔壁低下,冲着大师傅笑道:“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