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卧槽,服部半藏啊

第十章卧槽,服部半藏啊

自从把张国柱从蓝田城调回来,大书房里让人愉快的氛围就不存在了。

很多时候,他就是嗑瓜子嗑出来的臭虫,舀汤的时候捞出来的死老鼠,舔过你蛋糕的那条狗,睡觉时萦绕不去的蚊子,行房时站在床边的太监。

很招人讨厌!

于是,云昭就把农桑事全部交给他去打理。

给了如此重要的权力他还是意犹未尽,还准备连水利这一块的权力一并拿走。

“累死你个狗日的。”这是韩陵山发出的诅咒。

“姐夫,把云春,云花一并嫁给他吧,这家伙阴阳不调,难以一起共事。”这是钱少少出的主意。

他们两个人话虽这么说,却对张国柱独揽农桑,水利大权毫无意见。

就能力而言,张国柱确实是蓝田最好的大司农人选。

云昭很讨厌张国柱。

别人拒绝娶云氏女儿的时候多少还知道遮掩一下,修饰一下词汇,只有他,当云昭夸奖自家妹子贤良淑德样样拿得出手的时候,的回了一句“我看起来像是蠢货吗?”

这种人活该孤苦一生!

不过,在云昭偶尔半夜起床的时候,听家丁报告说张国柱还在大书房里忙碌,他就会叮嘱厨房做几样好菜给张国柱送去。

农桑事最是繁杂琐碎不过,一个人想要完全处理好这些事情,把自己当驴子用是远远不够的。

此时的蓝田,还没有出现抢夺权力这种事情,这是云昭最欣慰的一点,自己选的人还没有从心底里产生权力这个概念,只想着干活,只想着为理想拼搏,这很好。

四月的关中天气逐渐热了起来,每年这个时候,玉山雪峰上的雪线就会缩小很多,有时候会完全看不见,极少的年份里甚至会出现一些绿色。

此时的玉山城湿润且温暖,是一年中最好的日子。

郑芝豹的人头被送过来了。

施琅下手很毒!

郑氏一族在漳州的势力被连根拔起,就连那座由郑芝龙亲自修建的大宅,也被施琅一把大火给烧成了一片白地。

十六艘铁壳船果然威力惊人,郑芝豹的五百多艘火船在铁壳船面前完全是螳臂当车,十八磅以下的炮弹砸在铁壳船上对战船的损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郑芝豹战舰上的火炮,基本上没有十八磅以上的重炮。

三百艘战舰的船老大在亲眼目睹了施琅舰队摧枯拉朽一般战力之后,就纷纷挂上满帆,离开了战场,不论郑芝豹如何呼喊,哀求,他们还是一去不复返。

对于这些去投靠郑经的船老大们,施琅明智的没有追赶,而是派遣了大量黑衣众上了岸。

黑衣众在很多时候就是灾难的象征……

云昭不知道郑芝豹被施琅活捉的时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不过,摆放在檀木盒子里的首级,香气扑鼻,闻不见腐臭或者血腥气,眉眼看起来有一种解脱的平静。

这没什么好说的,当初郑芝豹将施琅全家当做杀郑芝龙的帮凶送给郑经的时候,就该预料到有今天。

漳州郑氏被灭族,从此,施琅与郑经之间再无转圜的余地。

施琅在信中说的很清楚,灭族之仇已经报了,从今往后,当全心全意为蓝田效力,直至身死。

对于这种保证,云昭是不信的,不过,看到云凤带着一盒子漂亮的首饰去找钱多多显摆的时候,云昭终于对施琅放心了一些。

施琅清除掉了郑芝豹,也就预示着蓝田终于控制了大明的近海。开始主导大明对外的所有海上贸易。

十八芝,已经名存实亡。

大明近海也重新进入了海贼如麻的地步。

施琅如今要做的就是继续清除那些海贼,树立蓝田海上雄风,从而将大明海商,全部纳入自己的保护之下。

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非常难,尤其是郑经的部属众多,被施琅毁灭了陆地上的根基之后,他们就变成了最疯狂的海贼。

想要在大海上找到敌人的主力加以歼灭,这变得非常难,郑经已经通过那些船老大之口,知晓了铁壳船的无敌雄风,自然不会留给施琅一鼓而灭的机会。

彻底控制大明海疆,施琅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还需要建造更多的铁壳船。

为此,朱雀向蓝田发来了请求在潮州修建高炉冶铁以及枪炮制造所的计划。

这一次,不用蓝田县出钱,他们缴获好多钱财。

韩陵山将一张轻飘飘的清单丢在张国柱的桌案上,低声道“看看吧,顶你种十年地。”

张国柱认真看完清单之后依旧不屑的道“你拿这些钱去山东,河北买粮食试试,看看你能不能买到你说的那些粮食。”

韩陵山认真的道“外边的世界很大,需要有我们的一席之地。”

张国柱笑道“我当然知道,我只是生气你们最近有些懈怠了,我们还没有主宰大明呢,怎么就一个个志得意满若此?”

韩陵山拱拱手道“受教了。”

张国柱从自己一人高的文书堆里抽出一份标红的文书放在韩陵山手里道“别感谢我,赶紧派出密谍,把汉中瑶山的强盗清缴干净。”

韩陵山笑道“如你所愿,派周国萍去瑶山当大里长就是了。”

张国柱叹口气道“好好的人差点被逼成疯子,韩陵山,这就是你这种天才般的人物带给我们这些凭借努力才能有所成就的人的压力。”

“我马上就要走一遭南京城,你不用担心被我逼疯。”

张国柱大笑一声,不作评价,反正只要云昭不在大书房,张国柱一般就不会那么激烈。

云昭在新修的鸿胪寺中目光炯炯的盯着跪在他面前的服部石守见。

“你不是应该被称作服部半藏吗?”

看了好长时间,云昭也没有从这个瘦弱的矮个子秃头倭国男人身上看到什么过人之处。

“呀呀,将军真是博闻强记,连小小的服部半藏您也知晓啊。不过,这个名字一般指的是有‘鬼半藏’之称服部正成。

当然,将军您的说法也没有错,服部半藏也是我的名字。

实在是太荣幸了。”

云昭的脑子乱的厉害,毕竟,《侍魂》里的服部半藏曾经伴随他渡过了漫长的一段时间。

“甲贺忍者是怎么回事?”

“回将军的话,忍者不过是我甲贺同心军团中最不值得一提的赤足武士。”

“我听说,甲贺忍者可以飞天遁地,死不旋踵。”

“呀呀,承蒙将军看重,臣下此次前来蓝田,就带了六个甲贺上忍,如果将军喜欢,就留给将军看守门户。”

云昭再一次看了看服部石守见一眼道“说吧,德川派你来蓝田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服部石守见,再次将脑袋贴在地板上恭敬地道“听闻将军的属下大将施琅已经平定了大明海疆,德川将军听后喜不自胜,特意派臣下前来恭贺。”

云昭笑着摇摇头道“你的汉话说的很不错啊,我几乎听不出口音。”

服部石守见连忙道“将军有所不知,服部一族原本与将军乃是同族?”

“同族?”听这家伙这么说,云昭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守候在一边的蓝田大鸿胪朱存极立刻呵斥道“荒谬!”

服部石守见并不惊慌,而是挺直了身板道“服部一族原本就是汉人,在三国时期,跨海东渡去了扶桑,服部一族的汉姓原本姓秦!

勉强在千年前与老夫人同族。”

朱存极听闻服部石守见如此大言不惭,正要呵斥,就看见云昭摆摆手道“算了,随你们的意思好了,一千多年的事情想要说明白,实在是太难了。

说吧,你的来意是什么。”

服部石守见跪坐在地上笑吟吟的道“将军难道不想要台湾吗?”

云昭笑道“台湾本来就是我的。”

服部石守见再次将脑袋贴在地板上认真的道“臣下有一策,可让将军兵不血刃拿下台湾,不知将军愿不愿听臣下进言。”

云昭笑着摇摇手里的蒲扇道“说说看。”

让他说话,服部石守见却不说话了,而是从袖子里摸出一份条陈通过大鸿胪之手呈递给了云昭。

“荷兰,葡萄牙,强盗之属也,将军如今坐拥天下人望,岂能让此等跳梁小丑污秽将军大名。

服部不才,愿意为将军前驱,为将军扫清这等妖人,还台湾旧颜色。”

云昭一边瞅着条陈上的字,一边听着服部石守见絮絮叨叨的话语,看完条陈之后,放在身边道“我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服部石守见用最铿锵有力地话语道“甲贺同心军团唯将军之命是从,只求将军怜惜这些甘心为将军舍命的武士,武装他们!”

云昭点点头道“很公平,只是,你提出来的建议,是你的意思呢,还是德川的意思?”

服部石守见大声道“自然是德川将军的意思。”

云昭轻轻叹口气道“武装了你们,还要借助我的战舰来清除了台湾的荷兰人,葡萄牙人,在优势兵力之下,我不怀疑你们可以杀光荷兰人,葡萄牙人。

你们回倭国的时候,也能获得一个齐装满员且受过战争熏陶的雄师,顺便再把荷兰人从你倭国撵走……

服部,你觉得我很好欺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