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新阶段,新生活

第十二章新阶段,新生活

云昭定下调子之后,服部就没有资格再见到云昭了。

此后,他将面对的是蓝田商务司的官员。

这一次,服部深受重任,带来的倭国人也很多。

这一次谈判关系到蓝田跟倭国正式的商贸往来,不由倭国不重视。

云昭从来没有打算从倭国进口除过银子之外的任何东西。

相比蓝田县,倭国基本上还处在一个封闭蒙昧的状态中。

云昭之所以急着控制大明近海,跟大明的商贸有非常大的关系。

由于大明朝的主力货币是铜钱跟银子,真正的好铜钱的币值是一直比较稳定的,但是,银子这个东西的价值在大明很畸形。

由于张居正施行了一条鞭法之后,将所有的税赋全部编练进了货币中,这就导致铜钱不够用,铜钱不够用的后果就是银子大行其道。

如果大家都用烂钱来兑换银子也就罢了,偏偏蓝田县的铜板一向以质地精美名扬天下。

当初为了笼络市场,争取大明商贾来蓝田,云昭默认了这种损失。

这就催生出来了很多依靠玩钱币发家致富的人,其中,就包括冯英的商事管事刘茹!

随着蓝田县的商业迅速繁荣,蓝田商贾的脚步也逐渐延伸到了世界各地,其中就包括倭国。

大明缺少白银矿藏……可是,倭国可不缺少,那些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英国人,更是不缺少,他们能从世界各地弄来便宜的银子跟大明交易。

他们的银子不值钱,却能用大明的银价在大明大肆的购买各种珍贵的货物,比如——丝绸,纸张,瓷器等等,等等。

在这个交易的过程中,看似所有人都没有吃亏,可是,真正受损伤的却是大明。

不公平的交易让大明的血汗白白的被这些混蛋赚走了。

这就是云昭为何一定要推行银币的原因。

一枚银币没有一两银子重,但是,他的币值就是一两银子,一枚蓝田铸造的银币可以兑换八百文铜钱,而一两银子却不能。

外地商贾的银锭,银条,银块,只能在蓝田商号经过冶炼之后变成蓝田银币才能在蓝田县通行。

蓝田银币不是纯银,这一点每个人都知晓,很多时候,蓝田银币之所以能大行其道的原因,就是因为蓝田过于强盛了。

哪怕在枚银币不是纯银,只是一个概念意义上的货币,大家也愿意使用这种银币。

云昭相信,等到玉山书院新的造纸,印刷体系成熟之后,这种银币终将会被纸币取代。

在这之前,云昭需要手握大量的银子跟金子。

尤其是金子,在蓝田县历来是只进不出的。

等金子足够多了,云昭就可以用金子当做抵押物来印刷纸币了。

一旦纸币出来,就轮到云昭来收割世界了。

施琅封锁了大明近海之后,就能有效的防止大明百姓继续被人通过商业运作来抢劫。

大明作为全世界物产最丰富的,商业价值最高,国内生产总值最高的国度,如果不能做到有效的保护,一年的繁荣贸易会让大明损失惨重的。

倭国看样子已经在德川家光的带领下,准备坚定的走闭关锁国的道路了。

这个策略不能说是错误的,这本身就是商贸不平等让倭国不堪重负的表现。

施琅现在要做的就是带领十六艘铁甲舰巡弋大明海疆,抢劫他们在海上遇见的任何船只,直到这些海商开始乖乖承认蓝田商号的领袖地位之后,才会从海盗变成海军。

强权,是这个世界上永恒的存在。

当书上签字用印了,这份文书也就算是生效了。

服部作为德川家光的特使,最终还是同意了用现银结算这个办法,同时,他也有限度的同意以扶桑银价结算的条件,不过,这个条件需要获得德川家光的首肯,才能最终算数。

对于这一点云昭基本上没有什么想法,他觉得德川家光很可能不会用倭国银价来结算,这么一来,倭国又会很吃亏。

因为这等于云昭将这些货物的价格提高了一倍卖给了他,所以,他可能使用的方法,就是用等值的黄金来结算,这样做,是对倭国最有利的方式。

而云昭自己需要海量的黄金来筹建自己的国家银行,自然也会同意。

一旦德川家光有了充足的钢铁,火药,以及火枪,火炮之后,盘踞在长崎等港口的葡萄牙人,荷兰人的苦日子就会到来。

这叫牵一发而动全身。

今年的春夏很好,鼠疫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至少在蓝田领地内没有发现这个恐怖的存在,虽然河北,山东,山西,似乎还有零星的村庄被肺鼠疫灭族。

不过,这些事情距离蓝田县很远,很远……

随着蓝田界碑不断地远遁,身处蓝田中心的蓝田县越发的繁荣。

如今的蓝田县,已经完全跳出了农业生产这个范畴,几乎每户人家都有在作坊做工,或者经商的人,农业收入对于每家每户来说,已经下降到了几乎可以忽略的地步了。

于是,在这种局面下,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土地租赁这个现象。

不过,租赁可以,官府却不允许租赁时间超过五年的合同,至于土地买卖,更是严厉禁止的,个人无权出售自己名下的土地,而且,荒芜两年以上,就会被官府强制收回。

租赁土地,或者生出出售土地的人都是一些年轻人,那些经历过苦难岁月的老人,中年人,依旧把土地看的比命还要重要。

五月的时候,冒辟疆所辖的村庄,终于有麦子可以收割了,当他看着满地沉甸甸的麦穗就明白,蓝田对襄阳一地的救助工作算是彻底结束了。

今年,自然是不收税的,不过,百姓们还要拿出一部分的粮食来偿还去年借贷官府的种子,农具,耕牛钱,虽然不可能还清楚,人们还是非常的欢喜。

站在田野里,望着随风起伏的麦浪,冒辟疆张开双臂,像是要把身体完全沉浸进青天里。

这种沉甸甸的满足感,远远超越了他写出一首好诗,一曲新词,一段戏曲带来的幸福感。

那些目不识丁的百姓就在他的身边收割,忙碌,哪怕是回小小的孩子,也努力的往牛车上丢麦捆。

他明显的能感觉到,昔日那些满是愁苦,木讷,僵硬的脸,如今变得生动起来,哪怕满是皱纹的老脸,此刻看起来格外的好看。

“这才是君子治理天下的意义。”

就在这一瞬间,冒辟疆心头的愁绪完全消失了,哪怕侯方域把他描绘成什么样的人物,把他描绘的多么不堪,把他丑化到何等程度,他都不在意了。

跟眼前的宏大场面相比,侯方域在江南做的事情不值一晒。

“我冒辟疆带领一千人从一无所有,到现在庄稼遍地,鸡鸭,猪羊满圈,岂是你侯方域一介小人的谣言所能灭杀的。

我亲眼看着一千人在我的带领下,开荒,种地,耕作,开渠,修建塘堰,重新修建屋舍,这每一样,每一个建筑都有我冒辟疆的心血,岂是你侯方域做几首酸曲能比拟的。

从今天起,你侯方域在我心中没有位置了,也不值得占我心田一分位置。”

冒辟疆稍微站立了片刻,就重新开始收割麦子。

他以前是看不起这种事情的,现在,看着麦子被他的镰刀割倒,有着说不出来的畅快。

蓝田县对地方官员的考核之一,就是看他对农事的熟练程度,只有那些专门的部门,才不会考核农事,当然,那些专门部门的人,也就没可能担当地方主官,主政一方了。

因此,下乡担任里长,是蓝田县地方主官的第一个台阶,如果没有这个最基础的台阶,就不会有后面飞黄腾达的机会。

在襄阳,并不仅仅是冒辟疆这一个村子获得了这样的收成,其余的村子也基本上都是如此,除过新粮食在这里长势不好之外,没有太大的毛病。

听说这里的土壤标本已经被玉山书院专门研究农事的官员取走了,并且在这里开辟了一部分试验田,留下来六个官员,重新下种,做对照比较。

这也不是蓝田县新粮食第一次推广失败了,以前,在陕南的推广也不好,不过,经过玉山书院农事官员们培育优势种苗之后,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

目前,汉中新粮食推广不力,不过是一个暂时的事情。

冒辟疆这些人必须在襄阳待足三年,然后就会被送去新开辟的领地上担任更高一级的官员,继续三年之后,他就能去担任州府一级的官职了。

所以静下心来的冒辟疆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董小宛来襄阳已经一个月了,这个蠢女人放弃了明月楼的差事,孤身一人带着全部身家来到襄阳,给自己穿上一套嫁衣之后,就待在冒辟疆的卧室里等她的男人回来。

然后,她就被冒辟疆臭骂一顿。

当晚就把她送到一个寡妇家里居住,还一再叮嘱董小宛,他冒辟疆娶妻岂能偷偷摸摸,待他准备几日之后,才行迎娶大礼。

于是,在十天后,董小宛获得了一个汉中农家热闹的婚礼,不但有婚礼,甚至还有襄阳大里长亲手签发的结婚证。

瞅着青衣布裙在院子里喂鸡的董小宛,冒辟疆心头火热,进到院子夺过董小宛手里的秕谷盆子,全部倒给了鸡鸭。

然后把董小宛打横抱起,在她耳边轻声道:“我爹可能会来看我,你最好趁着这个机会给我生个儿子。”

董小宛嘤咛一声道:“现在还是白天……”

冒辟疆大笑道:“这有什么,白天看的清楚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