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开府建牙的前提

第十五章开府建牙的前提

云昭来到大明世界,改变了很多人的思维。

可是,钱多多跟冯英两人的旧思维不但没有改变,反而在变本加厉。

在别人眼中,云昭是眼光是远大的,思想浩瀚如同海洋,布局手法是高屋建瓴的,行事手法是出其不意的

但是,在冯英跟钱多多这两个女人眼中,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她们见过丈夫最下流,最无耻,最无赖的模样之后,就很难在心中建立起丈夫最光明,最伟岸的形象。

这就导致她们想要崇拜丈夫一下的时候,就会想起昨夜那个

总之,云昭是丈夫,不论在外边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就是在为这个家干活吗?

这不就是一个男人该干的事情吗?

什么时候丈夫给家庭干了什么事情,需要做妻子的专门感激,崇拜?

不需要这就是冯英,钱多多两人得出的结论。

如果云昭真的跟别的帝王一般,跟妻子保持一定的距离,甚至是相敬如宾的过活,以云昭建立的丰功伟业,还是能让这两个女人钦佩一下的。

一旦把这种丰功伟业,变成养家糊口的雕虫小技,再大的丰功伟业也不足以让她们五体投地的膜拜。

张国柱是蓝田的重要支柱之一,这毋庸置疑。

这样的人的婚事怎么可能不掺杂一些政治因素呢?

而蓝田的巨擘们普遍年轻,这就给了冯英与钱多多很多空子可钻。

韩陵山这些人不娶云氏女问题不大,他们都是独苗,张国柱不行,他的妹子是武研院魁首之一,他的妹夫掌控着蓝田最强大的军团,张国柱自己更是独揽蓝田,农桑,水利大权。

这样的家庭要是不塞一个自己人进去,云昭或许相信张国柱,冯英,钱多多两个人如何能睡得着?

这就是事实!

大家都是聪明人,不用说破其中的道理,张国柱就明白,自己这一次恐怕真的一次要娶两个老婆了。

对这件事,张国柱只是坚持一下自己的看法,就迅速投降了,毕竟,只是多娶一个女人而已,为了伟大的理想,这不过是一件小事。

在这个时代里,个人的幸福在巨大的历史河流面前不值一提。

云锦嫁给张国柱,那个原本救过张国柱兄妹性命的刘姓小女子也一并嫁给张国柱。

钱多多把这事般的一点毛病没有,她亲自召见了蓝田刘姓人家,把里面的道理说得清清楚楚,更是大大夸赞了张国柱不因为飞黄腾达之后就忘本。

为了娶刘姓小女子,甚至连自己的前途都弃之不顾。

一番开诚布公的交谈下来,刘姓人家一边感慨张国柱品质高洁,一边很理解钱多多的所作所为。

本来,在关中,皇帝赐婚的事情在民间传扬的太多了。

皇家在办理这种事情的时侯,谁会顾忌平民百姓的想法?

不杀掉他们全家已经是明君中的明君才能办到的事情,好在,蓝田县尊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不但不杀他们全家,皇后钱多多还专门邀请他们全家到了玉山城礼数周全的商讨这件事,这算什么?这已经是恩典了。

于是,刘姓人家就告知张国柱,云氏女不进张国柱的家门,刘氏女无论如何也不会踏进张家一步。

“这不是耍流氓吗?”

云昭听钱多多讲述完了所有过程之后,拍拍脑袋觉得有些羞愧。

他之所以孜孜不倦的把自己的妹子推销给那些栋梁之才,这是做媒,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拉倒,谁都说不出什么毛病来,最多说他嫁妹子嫁的疯魔了。

钱多多跟冯英这么做,里面有明显的仗势欺人之嫌。

“耍流氓也是我耍流氓,你这个蓝田县尊代表的就是规则,规矩,你不耍流氓全天下的人都要额手庆幸。”

“可是,这样做,别人会说我,说一套,做一套。”

“你本来就是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张国柱婚事这么大的事情,不论我们怎么做,都不为过。”

这就没法子讲道理了。

云昭决定今晚去冯英那里睡。

第二天起床之后,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早上见到张国柱的时候还恭喜了他一下。

“你也不问问云锦愿意不愿意。”

张国柱多少有些想不通。

“问过了,是云锦自愿的,人家早就看中你了。”

“我去问问,云锦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别委屈了他。”

瞅着张国柱向云氏大宅走去的背影,云昭感慨的叹息一声,对站在一边看热闹的韩陵山道:“我估计啊,你可能逃不脱钱多多的魔掌。”

韩陵山无所谓的摊摊手道:“告诉钱多多,我从了。”

“要不要我帮你把凤凰山那边的一家子迁走?”

“不用,我儿子才一岁多,那个女人好不容易有一个平安的生活,且生活的很好,人家为我守孝也守了,现在正帮我守节呢,就不要打扰人家。

我现在,就算是突然出现了,说不定反而会打乱人家的生活。

你不会真的认为那个女人是对我有情吧?

人家是觉得我靠的住,可以帮她把她的两个孩子养大成人。”

“这么说,那个女人在是在给她的孩子找爹,不是找丈夫?”

“没错,这女人呐,一旦有了孩子,自己是死是活,就不太重要了,我在潮州的模样可不是什么好人,她之所以跟了我,就是看中咱们蓝田汉子一诺千金的脾性。

现在,暗中为蓝田效命的锦衣卫袁敏我已经报了阵亡,他可以吃我在潮州的功劳一辈子,三个孩子也有好的前途,我们,就不要打扰她了。”

云昭拍拍韩陵山的后背道:“所有人都怕你,都说你杀人如麻,却没有几个人知晓你是一个如此温柔地人。”

韩陵山瞅瞅云昭道:“我马上就压开府建牙了,云霞嫁过来,我也好弹压一下你云氏的黑衣众,即便是行走于暗处的人,也要有规矩,不能只遵循一个杀字。”

“三十五岁以上的为黑衣众,三十五岁以下的为密谍。”

“好,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办。”

“另外,黑衣众要散开。”

“明白,他们不可自成体系。”

一次出嫁了两个妹子,云昭心情很好。

政治这个事情你很难衡量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

一般来说,对自己有利的就是正确的,这是大部分人的是非观。

韩陵山的话说的很清楚,云氏黑衣众就不该出现在一个成熟的政治体制中。

他以前想要解散黑衣众,却没有立场说这句话,娶了云霞之后,他与云氏就是姻亲关系,有了这层关系,他再解散黑衣众,就显得光明正大。

云昭也知晓黑衣众的存在不是一件好事情,如果他想组建锦衣卫这样的机构,黑衣众自然是很好用的。

可是。如今的蓝田县与以往的朝代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这里的大部分掌权者都不是出身草莽,而是云昭自己精心培育出来的。

而且年龄与他仿佛,这群人是要跟他奋斗一辈子的,如何能用防备贼寇一样的防备他们呢?

别的朝代或许还有飞鸟尽,狐兔死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时候,云昭的野心何其之大,他的目标即便是穷他一生也休想达成。

这个时候就把良弓藏起来?把猎狗放进锅里煮熟吃掉?

这种事云昭打死都不干的。

张国柱去见了云锦,韩陵山也约云霞出去喝酒了。

回来之后,大书房里就其乐融融。

韩陵山开始喊钱少少为小舅子。

张国柱也开始这么喊。

钱少少虽然弄不清楚这两个混蛋是怎么算辈分的,却不好翻脸。

“当着我姐的面这么喊我,才算是本事!”

钱少少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停的看自己的正牌姐夫云昭。

云昭笑嘻嘻的拍着钱少少的肩膀道:“马上就要成一家人了,不要在意。”

愤怒的钱少少将文书砸在桌子上道:“我要开府建牙!”

然后,他就在其余三人愤怒的目光中吆喝分配给他的秘书们,帮他搬家,他现在就要开府建牙了。

开府建牙的时候,可不是发一通火就能建的。

五月六日的时候,蓝田召开了针对完善职能部门的扩大会议,大会开了三天之后,就已经形成了决议。

云昭的大书房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叫做中央书房!

司农寺,水利司人员从中央书房切割出来,单独形成了农业水利司,主官张国柱。

鸿胪寺从中央书房里切割出来,从玉山搬去长安形成了外交迎宾司,主官朱存极。

密谍司从中央书房里切割出来,从凤凰山大营搬回玉山后山名曰安全司,主官韩陵山。

监察司从中央书房里切割出来,从玉山搬迁去了玉山后山名曰监察司,主官钱少少。

法司从中央书房里切割出来,从玉山搬迁去了长安,名曰律法审判司,主官獬豸。

军法司从中央书房里切割出来,从玉山搬迁去了凤凰山,名曰军法司,主官云昭。

以上就是蓝田第一次开府建牙的结果。

政务司,财务司,军政司,商务司,税务司,府库司,建设司,匠作司,土地山林湖泊司九个重要部门,将是下一批开府建牙的单位。

云昭原准备一次性的将所有单位职权全部做一次分割,但是,人手严重不足,仅仅是分出去了六个单位,云昭大书房培养的人才已经少了一半。

所有人都不同意启用旧官员,因此,只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