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千里传音

对于启用旧官员的事情,在蓝田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

随着蓝田占领地不断地扩大,界碑不断远飚,领地内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很多大明官员。

在蓝田县扩张初期,由于人手不够,他们曾经短暂的出现在蓝田官员的序列之中,可是,随着蓝田的各项政治制度,已经规范开始逐步推行的时候,他们就成了阻碍。

云昭对这些人的处理方式就是解除他们的官职。

这些人很不满,面对强势的云昭也没有什么办法。

有些聪明人在被解除官职之后就很老实的过自己的新日子去了,关上自家大门不理世事。

不聪明的人下场就不太好说,云昭从来就不是一个仁慈的人,所以,一部分人被驱逐出了关中,还有一些因为煽动,叛乱等罪名,被砍头了。

加上在蓝田做官,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处可以捞,渐渐地那些旧官员也就没了做官的心思。

獬豸曾经骂他们是鼠目寸光。

却没有做更多的解释,其中滋味,只能自己去品味。

现如今,蓝田需要大批的官员来充实各个位置,而玉山书院每年的产出就那么些人,造成很多职位都由一人来担任。

身兼数职在官场中是要不得的。

自古以来中国的官员结构就是叠床架屋式的结构,官员之间有相互监督,相互帮助的义务,但是,当一个人身兼多职之后,监督者不见了,这很危险。

身兼多职的好处也不是没有,比如办事速度很快,可是,这样的好处相比破坏预防性的官员架构流程来说,不值一提。

在官员体系中,办事的正确性,准确性以及是否合乎规定远比办事速度来的重要。

快速办事可能方便一小部分人,实际上,这是得不偿失的。

一个国家,本身就是一架机械!

自有他运转的频率,任何外来的事物,在国家这架机器面前,只能附和国家机器的频率,而不是要求国家机器的频率将就他的速度。

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说起来不难理解,这就是在彰显国家的权威感。

当然,办事人员故意刁难那就是另外一种说辞了。

云昭非常的怀念自己以前混的那套官僚体系,在某种层面上,他办事高效而准确。

至于她依旧被百姓们吐槽,埋怨,甚至是咒骂的原因就是两者思考的事情不在一个频率上,官员们认为只要跑赢别的体系的官员就是进步!!

而百姓只考虑自己的处境。

云昭没有后世那么强大的官僚体系,所以,只能通过勤奋来弥补。

如今的他兼职太多,从蓝田元首,到政务总理,再到三军总司令,三军最高军法官,还是蓝田县令,玉山书院首脑,武研院的最高首脑。

这些职位中的一个,就能让一个人满负荷工作,云昭之所以能当这么久,且没有发生什么大的纰漏,这已经极为难得了。

有时候,他很庆幸,现在的消息传递速度很慢,让他有时间慢慢来处理事务。

如果他有能力改变这里的通讯系统,当所有的消息都是实时传讯过来的话,他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应付如此庞大事物的。

关于电的研究正在进行中……这才是云昭为何会准许部下们开府建牙的真正原因。

武研院关于电的研究是越过“法拉第圆盘”直接从西门子直流电发电机开始的……所以,武研院的人已经在两个月前亲眼发现,闪电不是雷公与电母的作品,而是来自于县尊。

微观的正负电子学问,这时候用不上,云昭也没法子跟他们讲清楚,当本世纪最大的发明——直流发电机粗暴的诞生之后,彻底推翻了人们对神学的认知。

云昭之所以急急地将发电机提前弄出来,可不是为了点灯照明,更不是为了开创电器时代的,他最重要的目的是电磁学,而电磁学在他眼中最大的作用,就是著名的——千里传音。

千里传音太重要了……

重要到让云昭日思夜想的地步!

因此,武研院对于电学的研究直接进入了与之相关联的电磁学研究。

方向已经有了,云昭觉得不知道哪一天,自己就会有电报机可以用了……他很期待。

这是蓝田的绝密,即便是韩陵山等人也一无所知,唯一知道一点消息的人是云杨,不过,以云杨对这东西的理解,云昭不担心秘密外泄。

因为,云杨已经固执的认为云昭真的是野猪精下凡,还是一头把雷公,电母看家本事偷出来的野猪精。

顺便说一句——他被电的很惨……云杨也是历史上第一位被人造雷电伤害的人!

伟大的科学发明就是为生活服务的,在欧洲,人们即便是发现了这东西,想要让他大行其道恐怕还需要非常多的时间。

在蓝田不存在这个问题,只要有新的发明诞生,在云昭过目之后,他们都能迅速找到自己最正确的前进方向,不走半点弯路。

就因为这一点,云昭骄傲的认为,自己天生就该是皇帝!

云昭的秘密很多,有一些就连钱多多,冯英都不知道,其中,最大的秘密就在武研院里。

每年,钱多多都要向武研院追加很多经费,钱多多去检查资金使用状况的时候,往往会憋一肚子的气。

在她的眼中,有的人在研究用巨大的茶壶烧水,有的拿走了大量的珍贵紫铜融化成铜线,缠绕成圈圈之后不用多长时间,又把铜线丢进炉子里重新融化再弄成紫铜锭再抽丝……

如果仅仅用紫铜这种珍贵的东西也就罢了,最近,武研院又提出想用银子抽丝……而且是质地最纯的银子!

晚上回来的跟云昭抱怨几句,还以为丈夫会好好地训斥一下那些糟蹋好东西的人,没想到,每当这个时候,丈夫都会加倍增加供给,且不给她一个解释。

云昭不解释的事情,钱多多一般都不会追问,今天,她终于看到了那台奇怪的机器,好奇心无论如何也按捺不住了。

“夫君,今天在武研院最里面的一个小院子里见到了一台机器。”

钱多多见云昭正在看文书,就送过来一杯茶,顺势坐在他身边,装作无意中提起。

“他们又要钱,要东西了?”

“嗯,要最纯的紫铜一百斤,准备拿去抽丝。”

云昭放下文书淡淡的道:“那就给他们。”

钱多多见丈夫不假思索的就同意了,立刻仔细盯着丈夫的脸又道:“他们还要一百斤最纯的银锭,据说也要拿去抽丝。”

云昭面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这些要求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毫无阻碍的道:“家里如果有,那就送去,家里没有,就去府库兑换。”

“有,有,三千四百多斤呢。”

云昭抬起头瞅着钱多多道:“那就快快的送过去,不是跟你说了吗,赵彤这些人要东西就给他。”

“不问一下情由?”

“问了你也没办法理解,不如不问。”

“就像你那个刚刚会自己跑的大茶壶?”

钱多多被丈夫的话说的心都碎了,一种丈夫在外边有情人的酸楚迅速在全身弥漫。

如果真的是有情人了,钱多多还不会如此,她有的是对付情人的法门,问题是赵彤是一个男的,知道的却比她还要多。

最要命的是,花的还是她的钱!

云昭奇怪的瞅瞅脸色很难得钱多多道:“他们做的事情很重要,现在的花费是大了一些,不过呢,等东西彻底造好了,你就会发现,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那东西有什么用处呢?”

“比如可以千里传音!”

云昭回答完毕了妻子的问话,就提起笔开始撰写自己的文稿——未来的政体必须要与时俱进,以满足,符合科学发展的速度。

任何一个政体,如果在未来的百年内不紧紧跟随科学发展的速度,必定会是一个腐朽的,没落的政体,会被历史大潮吞噬。

钱多多安静的瞅着正在奋笔疾书的丈夫,心中的怒火高涨,她第一次觉得丈夫在骗她,不行,一定要找到根源所在。

武研院需要的紫铜锭,纯银锭她在第一时间就派人送给了赵彤。

然后就抱着闺女来到了冯英的院子里。

冯英正在给云彰,云显授课,这两个孩子很聪明,已经可以认识不少字了,并且已经开始生吞活剥的背诵《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了,看他们摇头晃脑的模样,将来一定是一个博学的。

冯英见钱多多抱着云琸来了,就给两个学生发了纸张,让他们描红,自己邀请钱多多来到石榴树下喝茶。

“夫君在武研院有几个很费钱的玩意你知道不?”

钱多多在冯英面前并没有遮掩的意思。

“知道啊!”

这三个字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让钱多多头脑发蒙,连忙接着问:“你知道夫君在干什么?”

“在弄千里传音啊,只要这东西成了,不论是漠北还是天南发生的事情,夫君都能在第一时间知晓,你说神奇不神奇?”

听冯英这么说,钱多多发白的面色终于有了血色,只要冯英知道的不比她多就成。

“你信?”

钱多多一脸的不可思议。

冯英瞅着钱多多道:“我夫君的话,我为何不信呢?”

一句话,就让钱多多面红耳赤,全身都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