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我为千古第一人!

第十九章我为千古第一人!

钱多多悲伤地走了,抽抽噎噎的告诉张国柱跟韩陵山,她恨他们。

张国柱跟韩陵山两人面面相觑。

明明是他们两人被逼迫签下城下之盟,为什么,看似受伤的还是钱多多。

钱多多的身影才离开视线,两人睿智多年的脑子就重新回来了。

“她除过答应我们以后不再出现在政事场合之外,好像什么都没答应!”

“对啊,她本来就不会出现在政事场合。”

“所以,她什么都没有答应是吧?”

“不一定,我觉得她是一个知道分寸的人,我也希望她是一个有分寸的人。”

没了钱多多胡搅蛮缠,两人的行为就正常多了。

今天的菜肴不错,刚才喝酒喝得没有滋味,重新让云老鬼上了一坛酒,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清闲,趁着今日有时间,不如多聊一阵子。

钱多多今天大哭一场,其实已经是在向两人道歉,更是一种保证,这一点,不论是张国柱,还是韩陵山都清楚。

他们两人也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钱多多以及云昭,云氏的姻亲计划必须停止,蓝田县上下不能全是云氏姻亲,否则,当初构建好的官僚体系就会变味。

能过来胡搅蛮缠的哭一场,是钱多多能做到的极限了。

因此,韩陵山与张国柱这顿酒喝的格外有滋有味。

这是蓝田官员第一次开始干涉云氏内政,就目前的局面来看,效果不错,云昭没有昏聩到不分是非的地步,钱多多也没有蛮横到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步。

既然大家都很明白,也很克制,这算是一场不算太差的斗争结果。

徐五想,段国仁,獬豸,朱雀,杨雄,云猛,云豹,云蛟,云霄,云福,李定国,高杰,雷恒等封疆大吏对开府建牙意见书很快就到了。

这几个人对云昭新的权力分配方案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他们还是不同意云昭在短时间内迅速将手中权力下放。

其中,以云福为代表的云氏将领们认为,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云昭必须是蓝田的权利核心,任何政务,军务,法务事项讨论时都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獬豸,朱雀认为,在蓝田县官吏人手不足的时候,应该进一步考虑有选择的扩充旧有的官员,在旧官员中,还是有一些可用人才的。

尤其是一些事务性,技术性官员,这些人是极其难得的宝贵财富,不可白白浪费。

徐五想,段国仁,杨雄认为,在权力划分的同时,也必须划分责任,权力必须与责任相等,在这个大前提下,才能进行权责划分,否则,宁愿不分。

李定国,高杰,雷恒三人认为,在军事上,主将与副将的某些权责没有划分清楚,在主将与副将思想一致的时候,自然可以做到,相互妥协,相互让步。

如果主将与副将的矛盾不可调和的时候,必须在军中设立一种决定机制,不能再含糊下去了。

至于海军首领,韩秀芬与施琅的文书还没有送来,施琅或许已经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不过,在资历上,他不如韩秀芬。

估计要等韩秀芬的文书抵达之后,两人通过文书达成一致意见之后,才会发言。

在这些首脑人物说明自己的意见之后,蓝田疆域内的大里长们,也纷纷上书,将自己的意见,在文书中写的很清楚,甚至有一些畅所欲言的意思在里面。

这些大里长们通过自己实地检验之后,加上部下们的想法,也提出了自己对将来蓝田政府构架的设想。

这些意见被秘书监的官员们整理成册,刊印之后送到云昭等人面前。

云昭用手抚摸着眼前几乎与他身高差不多厚的一摞刊印文书赞叹道:“这才是我蓝田真正的瑰宝。”

云昭最迟准备在崇祯十六年九月,在长安召开一次蓝田国民大会议,从广泛的官员群体中,读书人群体中,商贾群体,工匠群体,农夫群体中挑选一些贤达人物共商国事。

以后,这种共商国事的行为将会成为一种惯例,每五年举行一次,每五年遴选一次参会人选。

没有极为特殊的状况,这个会议通过的国策,政策,律法将不会改变,即便有所偏失,也要执行到下一次会议。

直到被大多数与会人员提出废黜,并且决议通过之后才能正式停止实施。

基本上,在这个会议上,所有的问题都能谈,都能商量,都能决策。

当云昭将自己酝酿已久的想法公布出来之后,整个蓝田社会立刻鸦雀无声,即便是最大胆的狂生,最无畏的猛士,最恶毒的y谋家,也闭上了嘴巴,且面露恐惧之sè。

如果说,云昭之前正在施行的开府建牙计划,只是一次国朝权力的正式划分,这是蓝田必须要执行的。

众人还能在这件事上各抒己见。

这一次,云昭提议的蓝田国民大会议,则是真正把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力裸的摆在明面上,供蓝田所有人共享。

云昭承认自己是天选之子!!!

但是!云昭认为他的权力来自于人民!!!

人民才是炎黄土地上真正的神灵!!!

云昭认为,所有臣民都有资格行使自己的权力!!!

不因为地位,财富,权势为阻碍,只要你是蓝田的百姓,只要你在人群中有声望,只要你品行端正,刚正不阿,大义敢谈,你就是可以在会议上与志同道合者一起行使云昭独有的至高无上的权力!!!

云昭的建议在蓝田日报上发表之后,全世界似乎都沉默了。

这种沉默甚至足足维持到了七月。

钱多多惊恐至极,她甚至认为因为自己胡作非为,才导致云昭做出了如此巨大的举措,哭得涕泪横流,跪在云昭面前无论怎么拖都不肯起来。

钱多多哭成这样,这才算是真正心痛了。

云昭将钱多多抱起来,在厅堂中一边踱步,一边将嘴巴凑在钱多多嘴边低声道。

“这才是真正能保证云氏万年的做派。

这才是你夫君的雄才大略。

一个人一生不过百年,犹如白驹过隙眨眼即过,而江山永在。

昔日秦皇汉武,何等雄风,一朝繁华落幕,也不过是过眼云烟。

权力这东西如同沙子,你越是用力捏住,它流失的速度就越快。

你若将它捧在手心,它将永不流逝。

你也曾熟读史书,越是强大的王朝,他一旦崩坏之后,国朝就会越发的虚弱,强汉之后有五胡乱华,盛唐之后有五代十国。

富宋之后有蒙元肆虐,大明之后,如无你夫君提三尺剑重振汉人声威,建奴的马蹄必定会踏遍这五湖四海,这令人何等的悲怆啊。

就目前而言,你夫君即将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随着强悍的杀人武器不断出现,我不敢想象一旦我云氏王朝崩坏,会给这个国家造成何等惨痛的后果。

从来就没有一个王朝可以万万年,我云氏王朝又何能例外?

在我最强大的时候,我将手中权力还给百姓,将来,即便是国朝败坏,也非我云氏一家之罪,乃是全民之罪,怨不得旁人。

如此,云氏得万万年……你先下来,我慢慢跟你说,我的胳膊酸了。”

冯英接过钱多多顺手把她丢到床上,急急地拉着云昭的手道:“夫君,你想清楚了。”

云昭甩着酸麻的双臂道:“我想的非常清楚,甚至从我开始打天下的时候,就在想这件事,如今,时机将要成熟,我只是如实公布出来罢了。”

冯英难过的道:“如果那些人一起反对你怎么办?”

云昭冷笑道:“我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我的子孙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连一场大会都无法控制,并左右,那就说明,我,以及我们的子孙已经不适合待在这个位置上了。

被人通过国民大会这种方式平安的撵下台,无论如何要比困居在京城等死的崇祯好的太多了。

阿英,你应该满足,贪婪才是皇族灰飞烟灭的诱因!”

冯英崇敬的瞅着自己的丈夫,盈盈拜倒在地道:“我夫君果然是天下第一雄才!冯英能侍奉夫君,乃是万世之荣幸。”

云昭将冯英拉起来笑道:“论拍马的功夫,多多远不如你!”

冯英笑嘻嘻的瞅着躺在床上四脚朝天还在发呆的钱多多道:“她被你宠坏了。”

云昭顺势躺在床上,愉快的闭上了眼睛,对冯英道:“明天早点叫醒我,我要去大书房看看韩陵山,张国柱这些人的模样。”

说着话顺手揽住依旧四肢僵硬的钱多多又道:“我老婆蛮横一些有什么了不起的,把云氏闺女嫁给他们,可不是什么狗屁的拉拢,而是恩赐!

都以为老子想成为千古一帝,却不知老子最想做的是成为这片大地上所有人的恩人!

我告诉你们,皇帝才是这个世上最该杀的人,皇帝才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罪恶的源泉。

老子之所以这样做,目的就在于结束万恶的皇帝的命!

普天之下,只有我云昭这个不是皇帝的皇帝,才是万世法祖!“